黄毛得意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喝着茶水,悠然自得。这一次,只要帮了李大公子这个忙,以后的日子就好混啦。只要靠上了李公子,自己大可不必再当什么破保安经理,应该当老板啦。一想到自己以后就能变成老板,黄毛就开心的想笑。

  “黄毛哥,今天心情这么好?”一个妖艳,化着浓妆,穿着黑色吊带短裙的女人蹲在他的腿间,正握着他的下身拼命地用功。

  “哈哈哈哈,是啊,今天心情好。”黄毛大笑一声,按住女人的头用力压下胯间,下身猛顶,直塞进女人的喉咙。

  女人立刻凑趣儿地配合,做出翻白眼,忍受不了状,充分满足黄毛征服的欲望。

  黄毛是个色狼,基本上,海天的小姐都被他玩过了。而海天的小姐也都很乐意讨好他,反正给谁不是给呢?

  在女人的服侍下,黄毛的情绪越来越高,喘着粗气,看来离完蛋不远了。就在黄毛即将步入高峰的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打斗声,然后,一直紧锁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他手下的两个打手被人直接扔了进来跌在地上。

  玻璃破碎的巨响把黄毛吓了一跳,积累的快感瞬间消失,眼瞅着被从高峰之前的瞬间硬拽下来,下身立刻软化成虫,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吓出什么毛病。

  他猛的一拍桌子就站起来,张嘴要骂,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裤子还没提上呢,慌忙坐下,大骂道:“怎么回事?他妈的,你们疯了,敢踹老子的门,不想活了是不是?”

  他刚刚骂完,就看到一个有些眼熟的年轻男人,拉着一个陪酒小姐推开破碎的房门走了进来。

  这个人看着眼熟,黄毛只想了一下,便明白过来,这个人就是李向交代自己要对付的那个穷学生,而那个陪酒小姐,就是被自己安排的诱饵。现在看他的架势,肯定是事情败露了!

  “黄经理是吧?不好意思,耽误了你的时间,你不会生气吧?”叶飞拉着童童走进黄毛的办公室,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旁边的童童战战兢兢地抬眼看了黄毛一眼,便迅疾低下头。

  刚才,在叶飞的威胁和猥亵下,她终于失守,坦白交代了一切。其实,她知道的并不多,也不知道李向,只知道是黄毛让自己那么做的。

  于是,叶飞带着她,直接杀到黄毛的办公室。外面守着的两个打手被他三两下很轻松地解决了。

  黄毛知道,既然对方找上这里,肯定是事情暴露了,不过他不怕,既然骗不了他,那就直接动手好了。道上混的人,最不怕的就是打架了,更何况这里还是自己的地盘儿,有什么好怕的?

  所以,他满不在乎地提好裤子,站起来,把刚才为自己服务的那个小姐揪出来。小姐这时候已经吓呆了,都忘记了把裙子提好,就那么挺着两颗肥大的乳房站出来,乳房上还沾了很多刚才她用来润滑的口水。

  叶飞干咳了一声,对她摆摆手,说道:“没你的事儿,你先把衣服穿上。”然后示意旁边的童童过去帮她。

  “嘿嘿,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个怜香惜玉的主儿。不过,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到我这里闹事儿,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黄毛给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要他们收拾掉叶飞。

  两个打手心领神会,大叫着同时挥拳冲向叶飞——他们显然忘记了刚才在办公室外面的事了。

  叶飞动都没动,甚至连看都没看,闪电般连出两腿,把两个打手踢的倒飞出去,砸塌了两把椅子,趟在地上哀叫就是站不起来。

  黄毛又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这个小子身手竟然很不错,一副很能打的样子。

  “黄毛是吧?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只要你乖乖的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好。”叶飞在放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看着黄毛,表情很诚恳,很,很老实。

  老实?黄毛差点儿被这个想法给笑死,他竟然觉得,这个砸了自己办公室的人老实!

  “叶飞是吧?”黄毛学着叶飞的口气,“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就好。”说到最后,他已经疯狂地笑了起来,整个身体贴在办公桌上扭来扭去,把办公室里的人都弄懵了。

  黄毛一边笑着,一边借着身体的掩护,把手探进了一个抽屉里,那里面放着一把手枪,他专门藏在办公室里防身的。

  叶飞抱着膀子,看着他的表演。

  黄毛的动作并没有隐瞒过叶飞的眼睛,只需要看他肩膀的动作,叶飞就能猜出他的手在做什么,这并不难,除了晃动手指一类的小动作之外,那些需要整只手配合的动作,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都可以看出来。

  黄毛拿到枪了,他心里一阵得意:哼哼,小子,你能打,我打不过你,不过,你能打过枪么?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黄毛也算是老江湖了,所以,他的胆子也很小,也不想去挑战自己的扛击打能力。从刚才叶飞踢飞自己那两个可怜的手下就能看出,这个所谓的穷学生功夫不错,至少比自己好多了,他也不想去受那份罪,还是直接上家伙吧。

  他突然停住自己的笑声,猛的站直了身体,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叶飞。

  “哈哈哈哈,小子,我承认,你功夫不错,不过,只有功夫是没用地!出来混,还是要靠这个!今天碰上老子算你倒霉,哼哼,也不去打听打听我黄毛是什么人!”黄毛得意地点着自己的脑袋,拼命摆出一幅羽扇纶巾运筹帷幄的POSS。

  “你们两个过来,找跟绳子,把他给我捆上。妈的,竟然敢砸老子的办公室,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操,你们他妈的给老子快着点儿,磨蹭什么呢?不想领工资了是不是?妈的!”

  黄毛大声地吩咐两个手下,却没主意,叶飞看他的眼神充满了怜悯。

  两个打手只不过是磨蹭了一下,就被老大一顿臭骂,心里憋的一股气自然不能发在老大身上,那么,也就只有叶飞合适了。所以,他们看叶飞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一个个都想要报刚才被打之仇。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