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吓了一跳,枪械这种东西很邪乎,他知道,在这种东西面前,自己苦练多年的功夫会大打折扣,如果不小心甚至会吃个大亏。

  虽然他并不相信那个什么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拿着枪可以很轻松击败一个高手,那是扯淡,除非那是一个神枪手,一个普通人,就是给他一个大炮都没用。

  可是,他对这种东西还是很忌讳的。不过,很快他就不担心了。

  虽然手里握着枪,可光头强的手还是在微微颤抖,刚才叶飞给他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即便拿着武器,也不能让他有少尉心安一点。

  叶飞笑了,笑的很灿烂,他已经看出光头强在虚张声势,突然大喝道:“开枪啊,你倒是开枪啊,还等什么?你在等什么?”

  大喝声冲入光头强的耳内,有若霹雳般炸响,吓的他浑身猛颤,额头汗珠滚滚而落。他觉得,对面这个家伙根本就不能算是人!

  叶飞很满意这种效果,嘲讽地笑了一下,继续道:“光头强,你在等什么呢?你不是怕了吧?你在怕什么?”

  他抬脚慢慢向光头强走去,每一步都很重,踏在地面上都会发出很清晰的脚步声,这声音传到光头强的耳朵里,就变成了巨大的鼓声,咚咚咚咚,震慑心神。

  五步过后,叶飞站在光头强的面前,黑洞洞的枪口紧贴着胸口。他嘿嘿一笑,“你怎么不开枪啊?”

  光头强艰难的吞下口水,心脏剧烈跳动着,“警告你,你,你别逼我,我真的会开枪!”

  叶飞轻蔑地翻了翻眼睛,嘲笑道:“好啊,开枪啊,我等着你,开枪啊,你倒是开枪啊!”

  他连续大吼着,突然趁着光头强失神的瞬间,闪电般出售抓住枪身,太阴真气从手中疯狂涌出。铁质枪身瞬间变的冰凉,光头强惊叫了一声放手,连退了几步,枪落进了叶飞的手中。

  叶飞笑了,笑的很畅快。冷哼一声,骂道:“废物!”

  这一声,刺激到了光头强仅存的一点血性,他怒吼一声,冲向叶飞,一副拼命的架势。

  叶飞没有动,只做了一个动作,调转枪口对准他的眉心,脸上带着戏虐的表情。

  黑洞洞的枪口唤醒了光头强的理智,只是,来的晚了一点儿。

  “我去你妈的吧!”

  叶飞一脚踹在光头强的胸口,光头强惨叫一声倒摔出三四步。他呻吟着,想站起来,胸口剧痛难忍。叶飞却没有给他机会,快步来到他身前,一脚踩在他的手背上,用力践踏,嘴里含混地痛骂。

  十指连心,光头强高声惨叫,可刚刚叫了两声,就被叶飞一脚踢掉了下吧,只能无奈的哼着,再也发不出完整的音节。

  叶飞对着光头强一阵拳打脚踢,发泄了一会儿,把光头强折磨的凄惨无比,两只手背都被践踏的鲜血淋漓,如果不是叶飞手下留情,骨头早被踩断踏碎了。

  叶飞把光头强的下巴接上,冷哼一声,问道:““哼哼,说说吧,李向让你们去我家干嘛?”

  光头强根本没有听清叶飞的话,他浑身疼痛难忍,仿佛所有的骨头都断掉了一样,又向被一辆大卡车从身上压过,他觉得,自己这个身体好像不能要了。

  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回答,叶飞火气上涌,蹲下身把枪口硬塞进光头强的口里,嗓音冰冷,“你他妈给我听着,你就是现在要死,也先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马上轰碎你的脑袋!”

  冰凉的强身把光头强从剧痛中拉回来,叶飞狠毒的表情让他暂时忘记了疼痛。

  “说,李向派你去我家里做什么?”叶飞再问了一遍。他虽然早就猜出他们的目的,可还是要问出来当作证据。

  “他,他让我,让我去那里抓,抓两个人,就是,就是你的父母。”光头强这个时候终于聪明了一次,没有再对抗叶飞的意志,乖乖的回答道。

  “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只要把那两个人抓走就行,其他的随便。要是他们不听话,可以先给他们一点教训。”

  教训?叶飞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两位老人家那么大岁数了,有一个还瘫痪在床,你竟然说要教训他们?李向,咱们没完!

  “他还说什么了?”叶飞压着怒气问道。

  光头强摇头,“没,没了,就这么多。”

  “真的?”叶飞提高嗓音问道。

  “真的真的,我没有骗您。求您不要杀我,我就是给人跑腿办事儿的。”光头强以为叶飞要杀了自己,连声求饶。

  “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怕脏了自己的手。”叶飞用手枪在他的脸颊上拍了几下,冷笑一声,说道:“替我给李向带句话,告诉他,等着收我的礼物吧。”

  回到曾婧的别墅时,天已经很亮了,一路上都有很多早期的老人在遛弯散步,曾婧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见他终于回来,急忙开心地迎了上去,“这么长时间才回来?怎么样?你没受伤吧?”

  看着曾婧在自己身上四处寻找伤口,叶飞无奈地笑了笑,把她拉到自己身前,笑道:“没事,一点伤都没有,我和他们赛车去了。”

  “赛车?”

  “是啊,赛车。我带着他们在街上兜圈子了。”

  “你……”曾婧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他了,自己担心了一夜,他竟然和人飙车去了,实在是太可恶了。

  “哎呀,好了,别生气了,我也是第一次碰车,好玩嘛。”见她有些不高兴,叶飞急忙哄了两句。

  两个人说了会儿话,闹了一会儿,叶飞才正经下来,问道:“爸妈怎么样了?他们没被吓到吧?”

  说到这个,曾婧也严肃起来,瞪了他一眼,“还可以吧,少尉有点儿惊吓,已经好了,就是担心你。被我劝的,刚刚睡下。我拜托你,以后做事想的周全一些,不要那么鲁莽,连累家人我看你怎么办!”

  对于这个教训,叶飞是虚心接受,笑道:“下次不会了。”他本想去看看父母,想给他们解释一下,可听到他们睡下了,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曾婧点点头,“以后你有什么打算?”见叶飞不解地看着自己,只好问的更明白些,“你打算怎么安置叔叔阿姨?那个家是不能回了,我这里也不安全,谁知道李向会不会发疯?”

  这个问题,叶飞倒没有想过,也没机会想,他有些头疼,向后倒在靠背上,“你有什么好建议?”

  “没有。”

  “哎,那就先在你这里吧。我想,李向还不至于发疯,他应该不是那种人。”叶飞揉着额头,想起了还要去赴林诗儿的约会,“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这两天麻烦你替我照顾他们。”

  “这么早你去做什么?不休息一下么?”曾婧关切地看着他,说道:“你睡一会儿吧,吃过早饭再走。”

  “不行啊。”叶飞摇头,“没时间了,我有个约会。好了,替我跟爸妈说一声,我可能晚上才会过来。”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