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张玲的赌约,叶飞只是当成个玩笑,并没有当真。当时之所以提出以她身上穿的内裤做赌约,也不过是因为气氛的催发,一时冲动而已,也没想过张玲会履行诺言。所以,当他在校园里碰到张玲,接过她悄悄塞给自己的一个纸袋时,还以为是这位美女作家的大作呢。

  “什么东西?不会是你的大作吧?”叶飞笑嘻嘻的接过袋子,捏了捏,没有想象中书本的坚硬,而是软软的,好像某种布料。这个时候,他才忽然想到那个赌约。

  不会吧?她不会真把这种东西送给自己吧?叶飞有些发蒙,一想里面装的很可能是昨天穿的那件小内裤时,立刻血往上涌,眼睛发红。

  张玲是个大方的女孩儿,不然昨天也不会提出那种赌约,更不会在叶飞提出要用自己的内裤打赌时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可亲手把自己曾经穿过的,最私密的东西交给一个男人,还是让女孩儿羞红了脸。

  “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现在别看。”见叶飞就要打开袋子,张玲羞不可抑的出声阻止。

  这等于是变相的承认了,不用再问,叶飞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了。他吃惊地看着女孩儿,眼中除了惊讶,还有一种玩味的笑意。

  “看什么看?”张玲脸颊通红,叶飞的眼神让她羞的只想马上逃跑。可她还不能走,还有好多事要问,便娇声叱骂了一句,掩饰自己的尴尬:“大色狼,这下你高兴了吧?”

  她越是这样硬撑,叶飞越觉得好玩。有胆子把自己最贴身的衣物送给自己,却没有胆子面对,这个女孩儿实在太有意思了,他忍不住逗道:“什么东西啊?这么神秘?还现在不能看?说说,到底是什么?”

  “你,你混蛋!”张玲没想到他竟然装糊涂,羞怒交加,骂道:“你说是什么?大色狼,你难道忘了昨天你想要什么了?”

  此时的张玲,就像一只被惹急了的小母豹子,叶飞觉得更好玩儿了,非要逼她说出来,“我昨天要什么了?昨天喝了那么多酒,好多事都记不清了。你不说算了,我自己打开看。”

  “你混蛋!”张玲一把抢过纸袋,她实在没办法允许一个男人在自己面前看自己最私密的东西,“哼,不要算了,本姑娘还不想给呢。”

  叶飞不为所动地刺激她,“不给啊?不给就不给呗,反正你们女孩子都这样,输了就不认账。”

  张玲虽然是个很开朗的女孩儿,骨子里却有一种执拗,是个非常有原则要强的人,怎能忍受叶飞如此讥讽?

  她四下看了看,然后一把拉起叶飞往星星湖边的小树林钻去。进了树林,又走了一段,直到深处,四周再也没有一个人影的地方,才松开手,恶狠狠地瞪着叶飞,“大色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哼,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就会欺负我们。你不就是想听我说么?好,我现在就说给你听!”

  她打开纸袋,那是一件纯白色的纯棉小内裤,很符合她学生的身份,裆部的布片儿上,有一小块湿润的痕迹,看的出来,不是新买来的。

  她把小内裤打开在叶飞面前反复展示了几下,说道:“这就是我昨天答应输给你的,我昨天穿过的内裤,直到一个小时前还穿着我身上,刚脱下来!现在送给你!这下满意了吧?”

  女孩儿说的很快,声音很大,的眼波盈盈,蕴着丝丝水气,表情委委屈屈的。

  “呃……”叶飞愣住了,他没想到,只是一句玩笑话,竟然引来对方如此大的反应。他急忙检讨自己,知道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了,急忙道歉:“这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开个玩笑。这个,这个东西你拿回去吧,我昨天只是说着玩儿的,你别当真……”

  “哼,谁跟你说着玩了?”张玲哼了一声,把内裤塞进叶飞的手里,“我张玲说话算数,绝对不会抵赖,既然跟你打赌输了,绝不赖账!别把我们女孩子都当成那种只会耍赖皮的人!”

  “现在,我已经把东西给你了,是不是你也该履行诺言了?”

  “啊?你说什么?我,我答应你什么了?”

  “你——你混蛋,大混蛋,大赖皮,你昨天答应我什么你忘了?”张玲气的在他身上狠狠锤了一拳,说道:“昨天你答应我,告诉我你是怎么让谁从手指里流出来的,别告诉我你忘记了!”

  “啊,怎么可能呢?我就是一是没想到而已。”经她这么一说,叶飞想起了自己曾经答应,满足这位美女作家的好奇心。这个倒没什么,反正就是编故事呗,她也不可能去验证,反正为了掩饰什么,自己已经编了不少。

  “这个绝没问题,你现在有时间么?我现在就可以说给你听。不过,这个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我昨天真的只是说笑,你不用这么认真。”叶飞真的很想要这个东西,上面还残留着女孩儿的体味儿呢。可这种东西,太私密了,实在不是一个男人应该拿的。更何况,她和林诗儿还是好友,万一让林诗儿知道了……

  叶飞打了个寒噤,自从两人确立关系,林诗儿就从温柔淑女变身为小母老虎,他现在还真的有点儿怕她。要是收了张玲的内裤,还不等于在身边安了个炸弹?

  张玲很聪明,从叶飞闪烁不定的眼神中猜到了他的想法。知道他不是真的想拒绝,便哼声道:“没胆鬼!想当色狼占人家便宜偏偏还胆子那么小,真不知道诗儿看上你什么了!哼,你放心吧,只要你别让诗儿知道,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我可不想让我男朋友误会!”

  叶飞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手里拿着小内裤,往前送也不是,往回收也不是,甚至不敢用力抓,僵了一会儿,心里一横,把内裤小心地折叠装进纸袋里收好。

  张玲眼看着他小心地把内裤弄好,心里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看他轻轻抚平内裤的动作,竟然觉得,他好像在抚弄自己的私密处一般,浑身一阵痒痒的,麻麻的,好似被电流穿过般的感觉,很奇特,很奇妙,很,很舒服……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