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叶飞!”当李向看到领头的叶飞和后面的童言林,差点儿吐血:小子啊小子,你他妈还没完了是怎么着?欺负人欺负到家门口了,你真以为我怕了你?

  在现实的巨大压力面前,黄毛最终还是把李向给卖了。当叶飞在天平上加了一块重重的筹码后,他终于倾斜了。

  他仔细衡量了一下,发现就算自己紧紧抱住李向这条大粗腿,以后的日子也不一定好过。昨天那件事,虽然李向好像原谅了他,可他自己也不知道,以后李向会不会收拾自己。

  这里是李向自己的一间别墅,不是很大,平时都是他一个人住在这里,也是他的安乐窝。

  “李兄,客气了,还劳烦你出来迎接,真是客气啊!”叶飞一拱手,哈哈大笑道。

  “你——”李向指着叶飞,气的直哆嗦。迎接,我迎接个屁,你妈的,我恨不得把你扔海里喂鲨鱼!

  “好了好了,李兄,别生气,我今天来呢,是有正经事的。”叶飞一屁股坐在一楼客厅的沙发上,悠闲地翘起二郎腿晃悠。

  童言和林泉可没他那么轻松,周围十几个打手模样的男人让他们两个瑟瑟发抖,双手紧握双拳,手心冒汗。

  李向气了半天,终于是恢复过来。他平时不这样,可是,只要一面对叶飞,他就想起昨天晚上的耻辱,想起那个G。狂种种花样!他现在只想把叶飞撕成碎片才能消心头之很。现在,机会来了。

  “哼哼,叶飞,不用这么假惺惺了,诗儿不在这里。”李向冷哼一声。

  叶飞嘿嘿一笑,“不用这么直接吧?李兄。好吧,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咱们之间的问题,没必要牵扯别人吧?”

  他这句话,却让李向愣了一下,他想不出来叶飞说的别人是谁,他绝对想不到,叶飞会为了一个小姐就打上门来。

  “怎么?想不起来了?要不要我提醒你?”叶飞笑呵呵地看着李向。李向越生气,他越觉得好玩。

  “李向,我妹妹呢?你把我妹妹藏到哪儿去了?”说起妹妹,童言立刻压下心里的害怕,冲前一步冲李向大吼。

  “你是什么人?你妹妹?你妹妹丢了就到我这里找么?”李向不屑地瞥了童言一眼,扭过头盯着叶飞,“叶飞,你到底要干什么?”

  叶飞笑道:“找人啊,他不是告诉你了。李兄啊,你的脑子不太管用啊,真的,找个医生好好看看吧。”

  “哼,叶飞,不用这么假惺惺了。你不觉得,今天来我这里是个错误么?哼哼,如果是在外面,我还真不一定能动的了你。不过,现在嘛,既然你自己找上门来,可就怪不得我了,就是陈总也说不出半句话来!”李向心里发狠,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好像恨不得把叶飞嚼碎了一样。

  “哈哈哈哈哈……。”叶飞仰头大笑,“李向,说你笨你还真不聪明。我既然敢来,就不怕这个。哼哼,好吧,看你不死心的样子,既然这样给你个机会好了,省的以后说我欺负你!来吧,我等着呢。”

  叶飞不丁不八地站着,两手放松垂在两边,慢慢加深呼吸,太阴真气高速运转,脸上隐约可见一层光芒,一派高手风范。

  他这个架势,倒是把李向吓了一跳,想不通是个什么意思。李向知道他的功夫不错,黄毛桌子上的那个窟窿他也看过,不过,他不相信,在自己的地盘儿上,还能让叶飞跑了!

  “李兄,动手吧,不要放过机会,不然,哼哼,以后可没这个机会了!”

  “妈的,看你怎么死!”李向对一楼的十几个手下一挥手,“动手,给我废了他!谁能杀了他,本公子赏一百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一听到有百万赏金,那些打手立刻嗷嗷怪叫着冲上来,脸上充满了对奖金的渴望。

  真是财帛动人哪。

  叶飞摇头一笑,对身边的童言林泉叮嘱道:“你们两个自己小心。”

  刚刚说完,他就动了。

  叶飞的速度很快,快到李向还没有看清他的动作时,就被他放翻了两个打手,两个人同时被叶飞在胸口一点,便瞬间失去战斗力,萎顿倒在地上,胸口竟然同时泛起一片白色霜花。

  这是大内的独门秘籍,太阴指。只要被太阴指点中,身体就会因为至寒的太阴真气而瞬间麻痹失去行动力。当太阴指点中胸口时,巨大的寒气就会让心脏瞬间麻痹,使人失去一切行动力,严重时,甚至能让心脏瞬间结冰,夺其性命。

  不过,这一次叶飞没有下这种狠手。这个年代,杀人可是大事件,不像几百年前,死个人就死了,只要跑掉,抓都抓不到。而且,他和这些人也没什么仇恨,只想救人,让他们失去战力也就算了。

  和叶飞游刃有余完全相反,童言和林泉两个小混混却被逼的手忙脚乱四处乱跳。他们这种级别的选手,那些打手一个打俩都还有富裕。所以,没多久,就被揍的哇哇大叫。幸好,叶飞的动作很快,客厅里十几个打手很快被潦倒大半,剩下几个都被吓的不敢上前,不住的后退。这种有如鬼神般的手段,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只一根指头,就能轻松放

  百来斤的壮汉,可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

  李向在楼上看的肝胆欲裂。他知道叶飞功夫不错,可没想到竟然会如此厉害,简直,简直就是变态!平时这些手下一个个威风凛凛,个个都有点儿功夫在身,哪知道在人家面前,却像布娃娃一样不堪一击。本想趁着叶飞单刀赴会的时机一劳永逸的解决他,却没想到会弄成这个情况。

  叶飞慢慢地往前走,四周倒了一堆打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仅剩的三个家伙被叶飞慢慢的逼着不住后退。有一个亮出一把刀子比划两下,却不敢上前。

  叶飞抬头看了眼李向,笑道:“把人交出来,我们马上就走。绝不会为难你,李兄,怎么样?”

  李向被叶飞一句话差点儿没给气死:***,我李向竟然需要你的施舍?今天跟你拼了!你不是想救人么?我就偏不让你救!

  “你们几个,给我挡住他!没人奖赏十万!”李向冲下面三个手下大吼了一嗓子,转身往回跑,冲进关着童童的房间。

  此时,童童已经知道哥哥来救自己了,虽然她不知道那个没用的哥哥有什么本事能来这里救人,不过,见到有人忽然冲进来的时候,还是本能地产生了一丝希望,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救命,救命啊,哥哥,我在这儿……”等看到进来的人是李向时,立刻闭上了嘴巴,戒备地看着李向。

  “救命?嘿嘿,我要是让他们把你救出去,我就不姓李!”李向阴笑了几声,一把抓起桌子上的水果刀,扯过童童,把刀子逼在女孩儿的脖子上。

  这时候,叶飞已经解决了那三个家伙。实在太轻松了,虽然为了奖金,三个打手都拼了命,可问题是差距太大了,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他们甚至没有看清叶飞是怎么动的,就觉得心脏忽然被一股强烈的寒气笼罩,呼吸为之一顿,剧烈的痛苦占据了整个大脑,整个人瞬间失去行动力,眼巴巴地看着叶飞迈过自己的身体,步上二楼。

  “叶飞,你不是想救人么?我偏不让你如意,我就是要在你面前杀了他,看你怎么充英雄!”李向此时有些歇斯底里。和叶飞短短的两次交手,都以失败而告终,而且都败的很惨,还让对手抓到了把柄,连心爱的姑娘都跟了对方,让一直顺风顺水心高气傲的李向如何忍受的了?现在,他只想破坏叶飞的目的,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能打败他,怎么样都行。

  “喂喂喂,向,向少,求求你,放过我妹妹吧,求求你不要杀他,我,我给您跪下了……”童言看到妹妹伤痕累累的样子,当时怒火上冲,就像冲过去拼命。可当他看到抵在妹妹喉咙上的水果刀以后,当时就傻了,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

  童言的表现,让叶飞很不爽。这个时候求敌人,简直是没有脑子的表现,如果只是哀求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话,李向也不会把童童抓走了。白痴笨蛋没脑子!

  “李兄,何必呢?你我之间的事,何必牵扯上旁人呢?”叶飞摇摇头,说道:“我知道你只是泄愤,可是你知道么?她是被我胁迫,才把你的计划说出来的。整件事,跟她没有一点关系,如果你想报仇,冲我来,别把不相干的人扯进来,尤其还是个女孩子!”

  “住口!叶飞,你不要以为你赢定了!告诉你,只要我一天没死,我就和你没完!这个女人,就算是个利息吧。你的帐,咱们以后再算!”李向嘶吼着,手里的水果刀刺破了童童的皮肤,殷红的鲜血顺着柔滑的颈子滚滚而落。

  “不要啊——”童言大吼着,双目尽赤。

  “向少,不要,你要想清楚,杀人可是犯法的,要偿命的,向少……”林泉也吓坏了,他没想到李向竟然真的想杀人。不过,这种话显然没什么作用。

  “犯法?幼稚!杀人偿命,那是你,可不是我!”李向冲林泉吼了一声儿,又对叶飞嘿嘿笑道:“叶飞,你不是想救他么?好啊,来啊,看看是你动作快,还是我的刀快!我知道你功夫好,不过,哈哈哈哈,你能救了她么?来啊,救人啊,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救人的!”

  叶飞知道,此时的李向,已经完全不可以用常理来揣度了,微叹一声,左手忽然在旁边的小桌上猛击一掌,桌子上的水杯里溅射出一串水珠,右手闪电般在水珠串中穿过用力向前挥出。太阴真气运至极至,水珠瞬间冰冻成一个个精英的冰豆儿。凝结的冰豆顺着他前挥的动作,闪电般射出,在室内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他的动作很突然,李向完全没有料到他的动作意图,一愣神的功夫,十几颗冰弹瞬间击中他的十几处穴道,身体一麻,便失去控制。

  为了保险,有一颗冰弹直接击中他手腕上的穴位,李向只觉得好像有一颗水滴滴落在手腕上,凉凉的,接着整个持刀的右手便仿佛失去了控制一样,手里的刀子当啷一声脱手,跟着,整个身体也摔倒在地板上。

  他惊讶地看着叶飞,心里还在猜测叶飞是如何做到的。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