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说呢,叶飞现在的状况有些古怪。他并不害怕李I直。他有信心,如果他们冲自己动手,绝对不会让他们讨到好去。可如果他们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那就麻烦了。

  和陈刀谈了不少,叶飞知道了不少东西,可越是这样,他越是担心。之前,他心里还抱着一丝侥幸,认为李向为面子计,他不一定敢说出去。可是现在,显然,李文直应该根本不用李向去说什么就已经知道了。

  哎,看来,这些大人物,真的没一个好对付的!叶飞叹了口气,转身准备去曾那里,他要曾尽快搞定父母出国的问题,尽快!陈刀的病基本上已经差不多了,没有时间了,必须要在李文直知道之前,把父母弄出去。

  哼哼,只要没有人拖累,看老子怎么跟你玩!叶飞下定决心,在路边张望起来,找车走人。

  他还没找到车呢,一阵摩托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传了过来,仿若天上的闷雷般,轰隆隆得由远及近。

  这个声音,他听着有一种很耳熟的感觉,好似在什么地方听过。没等他想出在什么地方听过,就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骑着一辆摩托车有如脱缰得野马般,高速驶近。

  车上的骑士技术很好,在车子即将撞到叶飞的时候,突然煞车,车把左转,高速行驶得摩托车好似被突然勒住缰绳的战马,车轮尖叫着,在地上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最终停在叶飞身前。

  叶飞始终没有动。一开始,他并没有想到什么,只是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等能够看清骑士的时候,就更不担心了,虽然车子的速度很高,可他完全不担心自己会被撞死。因为他已经知道,这位骑士是谁了。

  当骑士脱下封闭头盔后,果然露出了那张他熟悉的冷艳面孔。

  “嗨,美女,好久不见。伤好了么?”叶飞笑嘻嘻地跟骑士打招呼。

  “你伤得比我重,我倒是怀疑,你腿上的伤怎么样了?不会已经变成瘸子了吧?还是被人割掉了什么东西?”骑士毫不在意叶飞的关心,反而很是犀利地回击了一句。

  叶飞不以为意,如果这位骑士没有这种表现,他倒奇怪了。

  “说吧,今天找我什么事儿?不会是又设计了个圈套,想引我上钩吧?”

  “怕了?”

  叶飞很嚣张地大笑两声,说道:“怕?我怕什么?上一次如果不是我心地仁慈,你已经被我开苞了,如果你敢再来一次的话,我绝对不会再放过机会了。”

  “废什么话?敢不敢上车?你要是不敢,我马上就走。”

  “不敢!”叶飞笑嘻嘻地说出了让骑士完全意外的回答,“我是吸取教训了。上一次信了你,差点儿连命都丢了,我现在可是学乖了,远离一切危险!”

  “哼哼,没看出来,那么一次小小的危险就吓破了你的胆子!叶飞,算我高估了你!”

  “别,我可受不了这个。崩想激我,我叶飞也不是三岁小孩子,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得?我可不想跟你去发疯!”

  “哼,怕就说怕,找那么多接口干什么?不过,我很奇怪,如果你真懂得怕,干嘛还要招惹李向?”

  一说起这个,叶飞就火大,无缘无故,把自己推到了李家得对立面上,惹来一堆麻烦。忍不住吼了起来:“李娜,你别跟我装糊涂!我和李向为什么搞成这样你不知道?当初你和李玉设计圈套又是为了什么?我就是谈个恋爱找个女朋友罢了,你看看你们李家,一个个上场,恨不得把我撕了!什么玩意儿!一群仗势欺人的混账王八蛋!”

  没错,这位骑士,就是那次和李玉设计圈套,把叶飞骗走想收拾他,最后却搞的三个人差点儿丧命在绿丘山上的那位女骑士李娜了。所以,当那摩托车得轰鸣声才会让叶飞觉得熟悉。

  叶飞的脾气让李娜觉得他害怕了,有些不屑地说道:“还不是你自找的?你以为我们真那么闲愿意跟你玩么?当初你要是乖乖听了小玉的话,收了那笔钱还会有后面这些事儿么?”

  “放屁!”叶飞毫不顾忌地大骂出口,“你以为你们是群什么东西?你以为李向是个什么东西?一群仗势欺人的流氓,一个只会靠着家里的势力胡作非为的纨绔子弟罢了,你还当很好看呢?笑话,你们说让我放手我就要放?我呸!欺负别人我管不着,想欺负我?门都没有!你回去问问李向,那天的滋味儿是不是挺舒服的?他是不是还想回味一下?没关系,他很快就可以重新品味了,那些东西,我做了一个很好的集锦,很快就会寄到他的手上,你让他慢慢观赏!有什么招数都使过来吧,我叶飞要是皱下眉头,就算白在这世上走一遭!至于林诗儿,你让他死了这条心吧!这辈子,他

  望了!”

  叶飞很激动,李娜的态度把他这些天积累的怒火都勾了出来。如果可以选择,他真的很不想和李家有什么瓜葛,可麻烦一个接一个的来,让他连选择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被扯了进去。

  李娜被叶飞说的一愣一愣的。前面那部分她听明白了,后面就迷糊了,完全不知道叶飞说地是什么。其实,她来找叶飞跟李向虽然有关系,却是为了提醒他注意李向,而不是和李向合谋要对付他。可叶飞却完全误会了她的意思,“李娜,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跟你去的!同样的办法用两次,是你们白痴,还是你们把我当白痴?”

  李娜听出叶飞话里的意思,不由地产生一种被误会曲解的委屈,如果换成李玉,这会儿肯定要掉眼泪的。可她不是李玉,她是李娜,所以,她没有掉眼泪,而是用更大得声音吼了回去:“叶飞,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我不是白痴!”

  “好,你不是白痴,我是好了吧?”李娜被叶飞气极,猛地一拧油门,摩托车发出剧烈的轰鸣声,车轮原地高速空转,整个车身颤抖着,“狗咬吕洞宾!叶飞,你就是个不识好歹的混蛋!”话音刚落,摩托车猛地飙飞出去,留下一个曼妙的背影给叶飞。

  叶飞愣了一下,回味着那句“狗咬吕洞宾”的意思。他当然知道这句话得意思,可从李娜的嘴里说出来,就不明白了。

  难道,她不是来引我进圈套的?叶飞忽然觉得,自己或许误会她了。

  “妈的,这叫个什么事儿?”叶飞有些懊悔,刚才不应该那么激动,应该给李娜一个说话的机会。“都是李向这王八蛋!”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李向。

  既然人已经气跑了,再想也没用,以后有机会再解释吧。叶飞心不在焉地往曾别墅的方向走,甚至连叫车都忘记了。

  走了大概五分钟,那个熟悉地发动机轰鸣声再次出现。叶飞惊喜地停住脚步,回头看,果然,李娜驾着车子重新出现在眼前。

  “嘎吱”一声响,是车轮和地面摩擦时发出的尖叫声,和上次完全一样的停车动作,只是,这一次叶飞却从其中读出了一点儿怒气和委屈。

  叶飞刚要开口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可李娜却不给他丝毫机会,直接冷冰冰地丢下一句话:“我不知道你和李向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想知道,这次来就是告诉你,我知道他可能要对你不利,你自己小心点儿。”说完,李娜一拧油门,就准备驾车离开。

  听她这么一说,叶飞就知道,自己刚刚的确是误会了她,怎么可能给她机会走掉?一把拉住她的右手,急声道:“李娜对不起,我刚才不知道你想给我报警,你听我说……”

  “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你好自为之!”李娜的声音依旧冰冷,和之前刚见到叶飞时的冰冷完全不一样。那时候,她是装出来的冰冷,可这一次,却完全不同,就像对一个完全陌生的路人,是一种拒人千里的冰冷。

  “不是,你听我说,刚才我是误会你了,我以为你和李向合伙……”

  “合伙来骗你是不是?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我骗你有什么好处?”李娜就像一座突然爆发得火山,向叶飞不间断地喷射着怒火。

  她刚才含着怒火,驾车走了很远,心里却想到了那天晚上,在绿丘山上的一幕幕,叶飞抓住秦勇拼命撕咬,还有让李玉带着自己先走,最终,还是重新掉头追了上来。

  见她如此表现,叶飞倒不着急了。既然她没有马上走,情况就还不算坏。他默默地承受着李娜得怒火,一动不动,毫不躲闪。

  “你这个混蛋,上一次你杀了秦勇救了我,这一次我给你报警咱们两个扯平,以后我不认识你这个王八蛋!”在一连串喝骂声中,李娜的喷发终于结束了。

  叶飞笑呵呵地看着李娜,“我上次可是救了你一命,你随便跟我报个信就算扯平?你也太会占便宜了吧?”

  李娜怒瞪着叶飞,“你想怎么样?”

  看着一张鲜艳的红唇一开一合,叶飞忽然俯身,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鲜艳的唇瓣柔软冰冷,带着丝丝甜味儿,叶飞贪婪地在上面磨蹭舔吻,甚至还轻咬了一下。

  李娜没料到叶飞会这样,一时间愣住了,十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她一把推开叶飞,抬手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甩在他的脸上,“流氓混蛋,你去死吧!”

  摩托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消失在街道尽头。叶飞轻抚被抽了耳光的脸颊,很得意地嘿嘿笑了起来。
大内供奉在现代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