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红的手掌印清晰可见。

  足以看出若梵扇自己一巴掌的力度有多大。

  可是,他此时此刻丝毫没有感觉到来自脸庞那火辣辣的疼痛,若梵的注意力全放在面前的小身板。

  他内心慌张,却没有办法。

  若梵非常清楚‘坦白’代表着什么意义。

  那意味着面前的小身板或许会伤心难过,或许会暴跳如雷地狂骂他,说他隐瞒自己,甚至会责怪她自己...若梵无法再去想象接下来的后果会有多严重。

  但是同时,他也非常清楚..

  正所谓趁热打铁,这段互换的日子发生过什么,若梵并不清楚..他的心情仍然停留在互换前,坚定决心要跟金泰妍坦白的时候。

  再加上今天演唱会的意外,促使他更加坚定坦白的决心...

  如果错过了今天,那明天能否提起勇气去坦白呢?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若梵静静地等待最后的判刑。

  只不过,整整过去一两分钟场面无比安静,金泰妍依然保持低头把玩水杯的动作,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完全没有反应。

  “金,金泰妍!?”

  “你...听得见吗?”

  若梵弱弱地开口试探,按照正常的反应来说,对方应该是满脸惊讶和不解,然后对着自己大吼大叫喊道,“莫拉古!?你说什么,全没了是什么意思?”

  “你赶紧给我解释清楚”等等..诸如此类才对啊。

  为什么她完全没有反应?

  难道是自己迫切的心情导致产生幻觉了,我刚才说的,做的都是幻想出来的吗?若梵一脸懵b,凑上前正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听见金泰妍传来微弱的声音。

  “嗯,我能听得见。”

  只见她始终没有抬头,点了点脑袋回答,语气里透露出一丝丝的颤抖,如果若梵处于平常的状态应该能够听出她在压抑着自己。

  可惜,若梵现在完全没有心思是理会这些细节。

  听到金泰妍的回答明显一愣,既然听得见,那她的行为更加反常了啊。

  若梵脸凑近,再次小心翼翼地试探,“那,你,没有话想要对我说吗?或者,有问题需要问我的...”

  “阿,阿尼,没有。”

  没有?!这就奇了怪了啊,乖乖,她没事吧...刚刚还因为预约餐厅的不断地追问他,现在倒好~明明他说的话更容易令人起疑心,金泰妍偏偏无动于衷。

  没忍住,若梵伸出手抚摸在她额头,关心道,“金泰妍,你没..”

  当他慢慢地抬起金泰妍的脑袋时,却看见肉肉的精致脸蛋挂着两道清晰可见的泪痕,一滴泪水划过脸颊刚好滴落在她手中的那杯水里,溅起丝丝水纹。

  这,whatareyou弄啥嘞!?

  “什么鬼!?”

  若梵这回是真的无法理解,好好的为什么会哭,他还没解释为什么全没了呢。

  另外一边泪水模糊了视线,无法看清楚若梵的表情,金泰妍双手握紧拳头死死地咬住嘴唇,依稀可见嘴皮破了渗着血丝,眼泪继续哗啦啦地往下掉。

  她完全没预料到在自己坦白之前,若梵率先跟自己坦白了,就在对方开口的那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他之前为什么要说起以前的那些回忆了。

  但是,这一切并不重要,若梵最后一句‘全没了’直击她内心深处。

  瞬间,金泰妍觉得自己太没用~她不知道若梵会突然向自己坦白的理由。她只知道..为什么连他所承受的痛苦也是由他先开口,而不是由她告诉若梵..自己知道一切,并没有责怪他。

  到现在,还得要他顾及自己的感受呢。

  锥心的痛和内疚蜂拥而至。

  直到听见若梵再次传到耳边的话,她泪水终于没忍住脱离眼眶往下掉。

  望着面前哭得唏哩哗啦的金泰妍,若梵非常心疼...

  哪顾得上什么坦白的后果,当务之急得先哄她,“喂,金泰妍,我说你哭什么。”

  “我真是服了,你今晚到底怎么回事,动不动就哭,演唱会就算了..现在又哭什么!?”

  见硬得不行,若梵语气服软继续哄着,“好好好~别哭了,你看看化的妆全糊了,你再哭下去的话,待会服务员进来会以为自己见到鬼。”

  谁知道,他越哄,金泰妍哭得越厉害...

  若梵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起身坐在她身边抱住,“大姐,别哭了~如果被外面的人听见,恐怕以为我在欺负良家妇女呢,好好好~我告诉你,我明天是订了餐厅想要跟你庆祝演唱会结束的,没有约其他人,也没有别的想法。”

  “如果实在不信的话,你可以问小所炫,当时是我跟她一起过来订的。”

  “别哭了,好吗?都是我的错...”

  软磨硬泡,什么手段都施展出来,但是全都没有效果,若梵第一次看见金泰妍哭得如此凶,一时间也变得手忙脚乱起来,抽纸巾帮她擦眼泪,拍背部等等~把她当成婴儿般小心安慰。

  过了没多久,若梵感觉到怀里的小身板终于停止抽泣,心里悬挂的石头缓缓落下。

  下巴抵着金泰妍的脑袋轻声道,“喝点水吧。”

  或许是真的哭累了,后者窝在他怀里轻微耸动着脑袋当作回答。

  杯子没水,瞅了眼近在咫尺的水壶,若梵叫苦不迭,“那能不能先放开我!?”话音刚落,他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拽得更紧...

  行吧,若梵知道答案。

  然后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倒了一杯水凑近她嘴边,“喝吧,害,我说你今天泪腺也太发达了吧?衣服都快像扔进洗衣机里了,慢点喝..”

  “还,要。”

  能说话就代表问题不大了,若梵放下心来,“行,我的公主大人。”

  整整喝了三大杯,金泰妍才摇摇头推掉递来的杯子,“够了。”

  “你够了,我还没喝呢!?”

  闻言,金泰妍轻轻地锤了一拳他的胸膛,“你过去吧,我没事了。”

  放下杯子若梵轻笑道,“怎么?过河拆桥啊,我就不..”说完,紧了紧抱住金泰妍的双手,只是金泰妍接下来的一句话令他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你不是问我,听见了没有吗?”
韩娱之你的名字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