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顽笑了笑,这个小蝼蚁还敢对自己呼喝,都不屑杀他的,简直是玷污了自己的手。

  小蝼蚁还在呼喝:“狗奴才,少爷我问你话,你听到了没有?”

  李顽目光一凝,轻轻朝那里吹了口气,立时一千倍速船辇就整个翻船,锦衣青年不及防之下,与那几个女奴全部掉落下来,狼狈地稳住身形,这时望向李顽才有一点惧怕之意。

  但这只是一点惧意,锦衣青年暴喝:“我乃党族大水支族党学精,你竟敢如此对我,就不怕我大水支族降罪与你?”

  党族的大水支族?没听说过啊!李顽只听吕姿蝉说过党族最大的两个支族是北境支族和东境支族,还真没听说过大水支族,看来是党族的一个小支族,顶多族长是道婴境高阶资深的婴圣,根本不够自己一顿胖揍的。

  要说这无心界三大族也确然是大界大势力,其小支族的族长一般都是道婴境的婴圣,据说大支族更是强大,有的界尊甚至都能修至原道境初阶,也是因此能成为三大族的主力战将。

  李顽望着那党学精,微微一笑,问道:“大水支族又会如何降罪与我?”

  党学精色厉内茬地道:“你等着……”

  说着,就狂声喊叫:“少爷我被欺负了,你们这些狗奴才还不过来护驾?”

  这一声喊,立时众多飞行的船辇中飞出密密麻麻的上人,向着这里飞来。

  李顽笑了笑,漫天飞行的上人,也不过只有几万之众,对于他来说都不用去动手。他只是鼓起腮帮,向着周围徐徐喷出口气,就有大力生出,形成大风,把那几万上人都吹的人仰马翻。

  党学精都看呆了,这只是喷出口气,就让几万上人吹的在空中漂浮,近不了前,怎么个强悍了得啊!

  党学精也是被吓住了,这等强大者真的会喷出口气,就会让自己粉身碎骨,人家还根本不费力的。

  他的牙齿在打战,道:“你……你不敢杀我,我……我会让更强者……前来……”

  这等小蝼蚁,比自己的儿子李思念还嚣张,而且是真正的荒淫无耻,就从那几个只身披轻纱,万妙若隐若现的女强者就可看出来。

  不过,李顽并没想杀他,只不过逗玩玩而已,却是没把他吓住,还敢让更强者前来,这也忒嚣张了吧!

  李顽眼睛一冷,却是笑道:“更强者?我倒是期待的很,你去唤来吧!我看看有多强!”

  党学精心中恐惧,却是作出狠色,连忙放飞几个丹鸟,眼睛不敢看李顽,只是在那里目光闪烁着,颇为阴狠的样子。

  李顽忽然觉得自己傻了,陪这么个小蝼蚁玩什么,还真有够无聊的。既然已经说了要等着,对这小蝼蚁也不愿意失信,那就等呗!

  他的目光瞥到那些黑不溜秋的岩石,虽然包着的都是极品灵石,对于他来说已是品级很低,却胜在数量多,品阶还比这空中的灵气高了那么一点。

  干脆乘这段时间快速飞行,大力收极品灵石,大力过去就十几万里方圆的收,再经过大力拂去那表层,别说还是要耗费时间的。没有上人敢于阻拦,便是矿工们都呆呆站立那里,望着那小黑点快速移动,创造着大力神奇。

  范围太广了,李顽飞来飞去,一日时间也只收了三分之一,最主要是剥皮耗费更多的时间,哪里像在自己的世界,只要一动念,就全部剥去了。

  这么一想,李顽就想抽自己一耳光,这是傻到底了,为什么不把全部收进玄薇世界,自己再动念剥皮呢?

  他有时还真会头脑发懵做糊涂事,当然更多时间还是很精灵的,不然岂能活到现在。

  正待他想去大力收时,远处传来咆哮声:“是谁敢欺负我党优狂的儿子,是找死吗?”

  得,欺负了小的,就来了老的,还奶奶的一个嚣张德性。

  只望见远处一个初道境中阶道者气势汹汹飞来,那党学精望见就哭喊:“爹,是那个人,那个人欺负我。”

  这党优狂望去,就萎了,李顽虽然没显示出气势,他还是有眼力的,这竟然是化婴境初阶的婴圣,难怪儿子说很强呢!

  党优狂不敢再嚣张,透露着紧张神情,忙道:“学精,联系我族更强大者没有?”

  党学精呆了呆,道:“我联系了不远的三叔爷,还有也是颇近的大奶奶……爹,您也战不过他吗?”

  党优狂·干声道:“这人已是化婴境的初阶境界,我是战不过他,不过三叔已是修至灵婴境中阶,他来了,这人绝对要被杀的,我们现在最好不要惹怒他,等他……咦,娘的,他在收我们的极品灵石啊!”

  李顽见党优狂气势汹汹飞来,却是很快就偃旗息鼓,微微笑了笑,这等货色也就是如此了,恃强凌弱罢了!

  李顽继续收极品灵石,党优狂有些心疼,但也是没办法,就望着那黑点在极其广阔的空间飞来飞去,无数黑岩石被收走,很快就不见了影子,甚可能去更远方收取去了,只不过以他的目力是望不见了。

  党学精早已望不见李顽的影子,问道:“他是不是逃了?”

  党优狂摇头,道:“不知道……他现在就是逃了,我们也没法啊!等等吧!”

  半日后,他们又是畏惧,又有些喜悦,这婴圣没逃,又回来了。

  却是听这婴圣道:“你们这些强者,还待着做什么,想走就赶紧走呗!”

  底下一直在发呆,都不敢说话的矿工们闻听都是大喜,纷纷向李顽拜下,就逃窜而去。那几万上人不敢拦着,只好眼睁睁望着,眼看这多达一百万的旷工如蝗虫飞天般逃窜,很快就逃个干干净净。

  党优狂被气的颤抖,道:“这是我大水支族灭了上千个宗门和家族,才聚起来的旷工,这一逃走,很多就抓不到了啊!”

  无心界太大,若是真有人想逃,隐入人类国度,在无数人中就难以抓到了。

  党学精诺诺地道:“爹,抓回来又有什么用,灵石都被他抢了,还要再过百年,河畔两旁才能再凝出这么多啊!”

  党优狂想想也是,却是狠声道:“那也都要杀了才好,这上百万旷工被我们灭族灭宗门,都是恨极了我们的……”

  他不敢再说下去,因为李顽已是向这里飞来,目光玩味地盯着他。

  李顽飞来,看了看那几个女奴,道:“你们若是要走,那就走吧!没人敢拦着。”

  几个美丽女奴都是被肋迫的,这一要能脱离苦海,都是喜极而泣,跪拜恩公后,纷纷逃走。

  党学精心疼不已,这是他从被灭的家族和宗门精挑细选的美丽女奴,这就逃走了,以后人海茫茫,还怎么去抓到她们啊!他虽然心疼,却是不敢拦阻,只好低着头,目中闪烁极其恨怒的光芒。

  李顽微笑道:“还有谁会来,需要我等多久?”

  党优狂努力控制自己颤抖的身体,道:“快了……至多两日,就都来了……”

  李顽虽然想离开,两日时间还是能等的,便自顾至一边盘腿修炼,这般时间过的最快。

  党优狂和党学精这对父子没那么轻松,都是站在那里,却也不敢再说话,只是焦急地等待着。

  一日后,远处飞来一座一万倍速船辇,远远地就有怒喝声传来:“是谁敢欺负我大水支族的弟子,我党莫追绝不饶他。”

  党优狂和党学精大喜,党优狂忙叫道:“三叔,在这里,是……此子……”

  党莫追收了船辇,飞来盯住李顽,扬着头暴喝:“一个小化婴境初阶婴圣,也敢得罪我大水支族,实在是可恶啊!”

  这大水支族还真是狂得很,这一个个的鼻孔都能朝天了,李顽也是暴喝:“混账,给我到那边老实呆着去。”

  这暴喝声浪立时把党莫追震得七窍流血,呆滞在那里,他就是化婴境初阶的境界,怎么会实力那么强?

  这比自己强大许多,暴浪可不假,他都被伤到流那么多血了,还能分辨不出吗!

  好吧!党莫追怕了,这等强者已不是他能对付的,乖乖地飞至党优狂和党学精处,老实地站在那里。

  党优狂和党学精已经是彻底呆滞,恐惧不停地从心底蔓延开来,这不是就化婴境初阶的婴圣吗?他为何力量还强于党莫追啊?

  党莫追也是在畏惧中又感到奇怪,低声问道:“他到底是谁?你们怎么会招惹这么个超越境界实力的怪物?”

  党学精都要哭了,道:“我也不知他是谁,他从这河里突然冲出来,把我惊到了,我就……说了他一句,他就欺负起我来了。”

  党莫追叹一声,小心翼翼地问:“请问尊驾名讳?”

  李顽瞥了他一眼,淡声道:“李顽……我说还有没有人来啊?还有几位,我等不了多久。”

  党学精结巴着道:“有……有……还有一位……”

  李顽没有再出声,继续闭目修炼。

  党莫追又小声问道:“还有谁能来?”
万欲妙体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