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星网吓的开启已成烂肉的嘴唇,含糊不清地求饶:“李顽……你我……个人间……无怨无仇……只要放了我……我保证简族……与你永不……为仇……”

  此时,传来简安露的急声:“李顽,你只要放了我爹,我们真的会与你化解仇怨,永不为仇。你若敢杀他,简族一定会追杀你至永远,与你不死不休……”

  李顽冷屑地道:“简族若敢如此,待我强大后,必灭你族。”

  说着,冷血地大力击去,简星网死,被他收入玄薇世界。

  极远处传来简安露的撕心裂肺的痛哭声,恨怒之声随之传来:“李顽,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

  李顽望着简族船辇逃窜而去,消逝与远方,不屑地笑了笑。

  真是不自量力,杀我,你配吗?

  只剩下居文丙,此时他被吓得身烂肉直颤,肉糜直往下掉,恐惧之极地道:“李顽……我错了……我不该……与你作对……呜呜……我不想死……我是高震界……第一天才……第一美男……我还想攀最高峰……我还想升仙……呜呜……”

  此时,步依云的急声传来:“李顽,不要杀他,你们之间没有血海深仇,他既然已知错,你就放过他吧!”

  李顽的目光依然冰冷,道:“想杀我,就要承受被毁灭的命运,不管是谁,都必须被我杀。”

  步依云急忙又喊着:“李顽,求你不要杀他,我已爱他,我会带他离开,永远不与你见面……”

  李顽遥望她,急切的美丽面庞,泪水已是流下,哀求地望着自己。

  李顽心肠冷,没有为所动,道:“必须要杀,我不会留一个祸胎……”

  说着,大力击去,居文丙死,被他收入玄薇世界。

  步依云疯狂地大叫:“为什么?你为什么还要杀他……”

  眼望步依云暴怒飞来,李顽又是唤出飞电锤和紫火葫,虽然它们在战斗中也是有了损伤,但是战力还是很强。

  步依云在两件极品灵宝的威慑下,倏地停下来,恨极地怒喝:“他已无还手之力,我已经答应你,不再与你见面,只求能放过他,你为什么还要杀他?”

  李顽淡声道:“他曾欲杀我,我就不能杀他吗?此人早已在我心中列入必杀名单,必须要杀。”

  “没想到你是这么卑鄙无耻的人,我当初就不该拦着他杀你……”步依云已是有些疯狂,不管对错,喊出了口。

  李顽没有再出声,只是冷冷望着她,对现在已是趋于疯狂的她,也是有了杀意。

  步依云蓦然惊觉李顽的杀意,又是向后飞去,依然仇恨满天,道:“李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仇敌,我一定要杀你……”

  李顽冷冷注视她离去,既然如此,我等你来杀我,那时我绝不留情,成为仇敌吧!

  一座船辇飞来,传来官紫儿的喜悦声音:“李顽,你现在怎么样了?”

  面对官紫儿的关心,

  李顽露出微笑,道:“还好,死不了。”

  目光瞥见阴沉的党红翼和深深注视自己的党佩柔,笑道:“好巧,又遇你们了。”

  党红翼还是阴沉着脸,党佩柔展露一丝微笑,道:“李顽,你是一战成名,想必这一战过后,你的名声会更响亮。只是你与简族已是结下深仇血恨,必将遭受其族的疯狂追杀,步依云也是对你恨之入骨,在品道界和无心界,你会处于凶险之地。”

  李顽无所谓地道:“我一生就是如此过来的,岂会畏惧这等凶险。”

  官紫儿已是飞至面前,下看了看李顽,关心地道:“身的血还在溢出来,你快些养伤啊!”

  李顽见她如此关心自己,也是感动,正待出言,募地感到一丝冷芒,再一瞥间,就看见党红翼目中有一丝冷意妒芒闪过,心中一动。

  李顽对官紫儿道:“你随我来一下……”

  与官紫儿飞至远处,李顽犹豫一下,才道:“你的那个爹,似乎对你有着不一般的感情啊!”

  李顽不好明说,当时他在步依云的乾坤袋里就感觉到异常,现在只想让官紫儿知晓而已。

  官紫儿朝那边望一眼,道:“我心里早已明白,他一直对我很好,但我不会接受的,也是不想与他单独在一起,每次都是有娘在场,我才会面对他。”

  李顽点点头,官紫儿可是曾经的大普国女王,岂会真的那么单纯,什么都看不出来。她也是有着深沉的心机,只是没有说出来,表现出来而已。

  李顽道:“既然你知晓怎么处理就好,我先告辞了。”

  官紫儿不舍了,道:“你就不愿与我……在一起吗?”

  李顽笑道:“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别忘了,我会助你升仙的。”

  望着李顽乘船辇而去,官紫儿发呆,他怎么知道无心果说的话,难道当时他也在场?可是在场的强者中没有他啊!这真是奇怪了!

  李顽离开后,就进了玄薇世界,在船辇疗伤自然不如这里安全,这次飞电锤和紫火葫也是受到一定伤害,它们也在恢复中,相对他要时间稍长一些。

  这次用的本体之力比较多,雪清音也在恢复中,比较虚弱,只是与他心念交流。

  不过,有六个界尊的世界补充,她的力量其实更强大了。

  待李顽恢复后,她已是能心声交流,告诉李顽,她可以帮着处理那些在牢笼里哀哀戚戚的人类,因为她已能与世界之心公孙末影沟通,传送人类过去。

  而在那里,公孙末影会运用力量,划出新的地域,安置这些人类。

  这类大量传送,只有雪清音能做到,她是主世界的世界之心,公孙末影还是无能为力的。

  这倒省了李顽的事了,雪清音还真是贤妻,以后可以帮他做很多事的。

  无数人类被雪清音传送向末影世界,李顽又一次为那个世界的灵气犯愁,已是在想着要不要收取几件高阶资源

  性灵宝过去凑个急。

  李顽的目光转向玉竹魂,这件高阶灵宝不是天象灵宝,对现在极为广阔的玄薇世界已经作用不大,只是孕养至今,与它有了感情,自然舍不得毁去。他也不想玉竹魂过去末影世界,只有在这里孕养,才能更快速地进化。象吸灵镜有着自主吸收资源的能力,倒是不用担心,它会自己去吸收灵气,自给自足的。

  现在专属宝物们比较齐全,但凡有宝物进来,几乎都会吞噬了,使得他现在没资源性灵宝可用。

  为此,他给搜刮设定一下模式,要它以后留下几件好用的高阶资源性灵宝,再经由雪清音传送过去。

  再次出去后,继续路,按照原定计划,要把无心宇宙的星球全部收了。

  一路,又是收了许多星球,还有几次遇简族的婴圣,只是他们眼见一座五十万倍速的船辇,都是吓的掉头逃窜。

  现在李顽的恶名已是在简族强者中传遍,除了界尊,谁还敢捋他的虎须啊!便是界尊也要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格,不是世界境高阶界尊,还是不要妄想了,那两件极品灵宝都能灭了他们。

  可是,简族入内的世界境高阶界尊也只有十几个,还有一个世界境高阶资深界尊,都是分散在各处,不知李顽在哪里,自然难以相遇,也找不到的。

  同时间,李顽大名在无心宇宙中传着,不少强者都是知晓了。但凡遇的强者,有些怀着敬畏的心理,望着这座五十万倍速船辇疾驰而过,一瞬间就没影了。

  五年后,李顽又是收了一个星球,只觉离宇宙中心越来越近了。

  一座船辇飞来,其站立四个界尊,两男两女,正是风雅丽,柳念寒,席向明和周国峰。

  席向明和周国峰当初就是道婴境高阶资深境界,又曾观看过风雅丽和柳念寒的升级,深有领悟,三十多年的修炼,让他们也是与近日成为界尊。

  风雅丽望见李顽,就是惊喜地招呼:“李顽。”

  李顽朝他们点了点头,与他们聚在一起,聊了起来。

  对于席向明和周国峰,曾在遗忘城相处二十年,互相称兄道弟,很是亲密,虽然出来后,有了一点隔膜,却是这般叙谈,又拉近了关系。

  席向明笑道:“李顽,你现在的名声传遍无心宇宙,谁都知晓你拥有两件强大极品灵宝,你的战力也是强绝,杀了六个界尊,还包括三个世界境高阶界尊。”

  现在都这么传了吗?李顽有些惭愧,他是靠星球爆裂才能杀了的,现在也没那力量啊!

  李顽赶紧谦虚地道:“没有,没有,那都是误传,我是击爆一个星球,才能杀了他们。”

  风雅丽问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李顽简单说出当时的情形,只是摘去了一些事实,比如说他是依靠强横的身体和强大的吸融能力,才能活下来,只是说乘那六个界尊不备,才击爆星球杀了他们,自己也身负重伤,养了好长时间。
万欲妙体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