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兽人退去之后,宇文天赐的兴趣不减,蹲在城墙上,不停的把东西丢向蔓藤区,不管是木头石头,只要掉在蔓藤区就被碾成碎片,两条蔓藤相互这么一挫,血刺相互一磨,木头变成劈柴,石头变成粉末,宇文天赐乐此不疲的把东西挨个试验,甚至盔甲兵器都扔上去了,对于金属制品,这些蔓藤还是表现得挺正常的,任由铁甲兵器落在上面不去管它们,到最后宇文天赐还是按下了自己亲自上去试一试的想法,悻悻的回营了。

  人类大营帅帐。

  “斯林亲王,这次你们绿荫帝国可是立了大功了,有了这片蔓藤,兽人在想进攻可就难了,”沃克笑得十分开心,原来绿荫帝国才是最适合守城的人。

  “恐怕好景不会太长吧,斯林亲王,你们这个魔法不可能没有弊端吧,”修斯是打定主意和大家抗争到底了,看到斯林出风头了,心里就不平衡了,出言冷嘲热讽。

  “没错,这个魔法确实有很大的弊端。”斯林也不狡辩,直接承认。

  “什么弊端,难道怕火,还是怕什么?”文森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也就意味着这些东西阻止不了兽人大军一天。

  “不是,这些蔓藤并不怕火,它们可以分泌一种液体让火没有办法燃烧,也不怕腐蚀,它们本身就具有腐蚀性,基本上你很难杀死它们,”斯林摇了摇头。

  “既然不怕,那还有什么弊端,不是什么弊端也没有了吗,”文森有点迷惑了。

  “虽然它们没有什么克星,但它们最大的问题出在自身,也就是它们只能靠血肉为生,不能像其他植物一样吸收土地养分,我们的生命巫师只负责把它们催化出来,然后它们就开始自己觅食,迅速成长,血肉越多,它们存活的时间就越长,如果没有血肉,它们就会慢慢的枯死,也就失去作用了,”斯林说道。

  “那现在这批蔓藤能够存活多久?”沃克问道。

  “根据今天的情景,最多也就能坚持四五天,如果期间有血肉补充的话还能坚持再长一点时间,”斯林想了想说道。

  “那你说我们能不能用一些牲畜来补充呢?我们可是有不少牲畜的,再或者到时候再撒一些种子,再催生出来一批蔓藤,我们的时间就多了,不是吗?”福克听了连忙说道。

  “这恐怕不行,我们做过实验,这种植物很奇怪,它只对人类或者兽人的血肉感兴趣,牲畜的血肉根本没多大作用,十头牛才能顶一个人类,一个兽人能够顶一个多一点人类,所以我们不主张用牲畜的血肉,因为这样耗费太大了,而且这次用去的种子已经基本上是我们的全部产量了,这种种子极难培养,我们剩下的只有一点了,根本不够防御城墙。”斯林说道。

  “没错,按照斯林亲王的说法,恐怕我们的军用牲畜也不能坚持太多时间,而且浪费我们的粮食,能够坚持四五天已经够了,让工匠们加快速度,把第二道城墙建立起来我们就可以轻松了。”沃克说道。

  “对,而且我们还有一次大规模杀伤兽人的机会,也就是等蔓藤全部死光之后,就会成为碎末变成一种易燃物,而且持久时间长。所以我们可以到时候放大火烧死兽人,”斯林有提供了一个好主意。

  兽人大营里。

  这次杰昆显得平静多了,没有大声吵吵,反倒心平气和的听弗迪的话。

  “王,这应该就是擅长木系魔法的绿荫帝国的招数,也只有他们才有如此恐怖的植物,你看我们是不是派人上去试试这些植物呢,看看他们怕什么,我们也好采取策略,”弗迪问道。

  “弗迪智者你决定吧,我倒要看看人类能够坚持多久,”杰昆看似很轻松的说道,了解他的人看到杰昆这样就知道事情有点不妙了,杰昆愤怒到了极点的时候,就会是这样的情况,再有事情刺激他一下,他就能爆发出来,到时候谁也挡不住。

  “那好吧,王,我去安排,不过你一定要冷静点,用不了几天我们就可以发动总攻了,云台已经造了十多架了,等到四五十架的时候就是我们进攻的时候了,到时候任凭王处置人类。”弗迪也是很了解杰昆的,知道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让杰昆的火气降下来了,只好随口说两句,也不勉强了。

  “弗迪智者,这些我知道了,你赶快去消灭那片植物吧,我会让各族族长配合你的,”杰昆平静的说道,弗迪叹了一口气下去了,只留下了看似平静的杰昆。

  弗迪下去后就立刻把各族族长召集来,准备清除蔓藤区。

  “弗迪智者,我们应该怎么办,”牛族族长波尔问道。

  “很容易,植物嘛,它们的克星就是火,命令狼骑带着火把去烧这些蔓藤,急着不要靠近蔓藤,把火把抛过去就立刻回来,不能被蔓藤缠住。”弗迪立刻下令道,各族族长知道弗迪比他们都有大脑,所以很听话的听从弗迪安排。

  立刻一对狼骑举着火把冲向了蔓藤区,再离蔓藤区还有20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用力把火把抛向了纠结在一起的蔓藤,然后立刻往回跑,生怕蔓藤缠上来,弗迪他们在后面看着火把向蔓藤落去,钻进了群头,心里替火把使劲,烧光他们吧。

  可是事情可没有他们想象的好,相反,火把落在蔓藤上,腾起一阵青烟就灭了,然后就被蔓藤搅成了粉末,让弗迪他们心里咯噔一下,好像自己被绞中了一样。

  “不可能,一定是太少了,再弄多点火把上去,一定要把这些植物点着,”弗迪也第一次质疑自己的指挥,难道以前看的都是错误的吗?难道植物不怕火吗?

  比刚才多处两倍的狼骑再次出发,这次他们又前进了10米,力求把火把抛到中间一下烧光它们,可是火把依旧是没有作用,冒出青烟熄灭了。

  “不可能呀,怎么不怕火呢,难道这连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今天改变了吗?通知萨满,调制毒药,用毒药看看能不能毒死这些蔓藤,”弗迪没有办法了,只好一个一个试了。

  忙活了半天,一坛坛见血封喉的毒药配置好了,弗迪也不见了平时的从容,用力握着拐杖,让狼骑把坛子抛到蔓藤上面去。

  忙活两次的狼骑只好再度出发,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个个装满毒药的坛子冲向了蔓藤,把一个个坛子摔到蔓藤上后,坛子四散看来,毒液铺满了蔓藤表面,弗迪握着拐杖的手指已经发白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蔓藤的反应,可是蔓藤这是蠕动了两下就又陷入了平静之中,谁也不知道有没有奏效。

  弗迪看向牛族族长波尔,“波尔族长,你们派一些力量大点的战士去试试,用斧子剁,千万不要接触到蔓藤,”弗迪说道。

  波尔立刻安排,一个百人小队的牛族兽人提着斧头上去了,小心翼翼的向前挪着,慢慢的来到被毒药泼洒的一片蔓藤的边缘,看准一根露在外面的蔓藤,用斧头用力的剁了下去,蔓藤里面仿佛和动物肢体一样,充满了鲜血,一斧子下去,鲜血飞溅,蔓藤立刻剧烈的蠕动起来,仿佛感受到了疼痛一般,牛族兽人吓得立刻往后跑去,可是最后面的一个已经被飞射出来的蔓藤缠住了,以力量见长的牛族兽人居然被蔓藤缠住脱不开身,没两下就被拉入蔓藤区中,然后变成一具干尸,剩下的牛族兽人更是头也不回的逃回了大营。
华夏军团异界行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