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在亚克斯在前面追击后,方先生带领后续部队也跟着亚克斯的步伐追了下去,可是还没等走多远,从侧面一支骑兵冲了出来,迅速把后续部队打乱,就在他们和这支骑兵战斗的时候,从前面的路上又杀出一股白色骑兵,他们边杀边冲向自己,方先生立刻就意识到前面出问题了,连忙组织军队正面突出去,寻找亚克斯,接下来的事情亚克斯就知道了,方先生带着噩耗找到了自己。

  亚克斯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连全军最有智慧的方先生都中计了,那还能怎么办呀,“大人,当务之急我们应该立刻整理队伍,不能让他们分割清剿,只有我们在一起,他们才对我们有所忌惮,”方先生看亚克斯的表情连忙说道。

  “方先生说得有理,你们,赶快去集合军队,我们人多了他们就不敢攻击我们了,”亚克斯像抓住一根救命草一样,连忙指挥和自己一起逃出来的将领去集合军队,这些将领也明白,只有人多了才有活路,立刻去召集散军。

  被打散的军人一点一点被集合起来,粗略算了一下,也有二十多万的军队,更让亚克斯高兴的是,由于方先生的支援,魔动炮也完好保存着,亚克斯这才松了一口气,幸好华夏帝国人少,不能一口吞下自己的军队,要不然可就惨了,虽然魔法步兵团全军覆没了,还好岩土魔法军团还在,“方先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亚克斯对方先生的态度恭敬了许多。

  “大人,以现在我军的士气和状态都不适合和华夏军队再战了,而现在两面都有强敌,前面虽然少,但是依据天险足以抗衡我们,后面的则全部是骑兵,我们更是危险,我建议立刻找一条其他的路,先逃出他们的包围圈,然后整军再战,”方先生说出了现在最好的办法。

  “好,就按照方先生说的办,来人速度去寻找其他出路,剩下的人原地驻守,一定要挡住华夏军队的攻击。”亚克斯现在十分乖巧,方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

  活命的意念支持这些已经被打得晕头转向的士兵再次组织好防御,中间的岩土魔法军团也用最后的魔力不停向慢慢靠近的华夏军队倾泻魔法,不过一支军队的出现让他们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那就是道士队伍,通灵符士发出一个个小纸片样的符文,贴在士兵身上就是猛烈的爆炸,而器修道士则把手中的利剑抛了出来,利剑在空中迅速飞窜,带走一个有一个的生命,而岩土魔法军团的魔法有的刚发出来,就被通灵符士的符文贴中,没有发生爆炸,而是随风消散得无影无踪,这让岩土魔法军团的魔法师大脑当机了几秒钟,大陆上还有这种魔法吗?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情。

  华夏军队才不管岩土魔法军团震惊不震惊呢,他们一停顿,魔法就少了,华夏军队趁机靠上来,消灭更多的敌人,亚克斯看自己的军队就要挡不住了,浑身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害怕,一直哆嗦个不停,“大人,森林里有一条路,可以撤了,”出去探路的士兵带来了让亚克斯想亲吻他的消息。

  “快,带路,全军撤退,”亚克斯已经要崩溃了,再在这里待下去只有被俘。

  有了出路,魔法帝国的军队爆发出了超强的战力,迅速把华夏军队逼退,跟着亚克斯撤向森林,魔动炮也被他们抬了起来一起撤离,这可是大杀器,等冷却完毕就能好好的教训华夏军队了。

  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大陆的森林,十多万人进里面很快就找不到了,赵云带着白马义从和重骑兵来到森林外边,冷笑着,逃进森林就没事了吗,长枪一挥赵云带领队伍朝早已经安排好的地点奔去,留下步兵整理俘虏,这些以后都是奴隶,有大用处。

  逃进森林后,亚克斯看后面华夏军队没有追上来,心里才算镇静点,可是随之而来的是更害怕,以现在看,这次是很难赢了,都是自己贪功冒进,如果回到帝都一定会受到制裁的,不行一定要挽回这个损失,一路上亚克斯一直在琢磨怎么给自己开脱罪名,丝毫没有注意到道路越走越偏僻,队伍越走人越少,最后一名士兵不停被一个黑影拉入树丛消失不见。

  “大人,大人,有点不对劲,这里有点古怪,”方先生注意到了四周的动静,鸦雀无声,很是古怪,连森林中的小虫叫声也没有了。

  “怎么古怪了,”亚克斯现在是草木皆兵,一听方先生说,立刻警觉起来,可是看看四周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没有看到敌人。

  “大人不觉得这个森林太安静了,连鸟兽的声音都没有了,兵书上说过,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只有一种,那就是这里有埋伏,”方先生真是聪明,而森林仿佛也在验证他的话,从四面飞射出无数长矛利箭,士兵们顿时倒在地上一片。

  受到突然袭击,士兵们像惊弓之鸟一样,不要命的四散而去,而亚克斯则带着大队伍向前飞冲而去,事实证明亚克斯这个决定是对的,四散到丛林里的士兵刚一进入丛林就觉得眼前黑影闪过,然后喉咙一凉,倒地不起,有的刚跑两步脚下好像踢断了什么,前面一排削尖的木棍飞射而出,自己和战友被这距离带飞出去,还有的士兵刚刚跑几步,头重脚轻的就被掉了起来,脚瞬间拉脱臼,在半空中哀号着。

  听着进入森林的战友哀号的声音,其他的士兵更不敢进入森林了,就沿着这条不知道通向哪里的道路不要命的飞奔着,虽然前面很有可能也有埋伏,但是这已经不是他们考虑的问题了,他们只知道如果现在不跑,那么现在就会死在这里,到现在连敌人都还没有看到呢,人最害怕的不是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而是未知的恐惧,在那幽暗的森林里谁知到隐藏着什么东西。

  一通狂奔,魔法帝国的士兵逃离出这段要命的道路,魔法帝国的士兵刚离去,从丛林里走出几千名身穿兽皮,脸上画的乱七八糟的士兵,这就是赵云专门向宇文天赐要的重装藤甲兵,用来丛林埋伏用的,看来效果还不错。

  魔法帝国的军队一通狂奔,终于没有敌人了,他们的步伐才算慢下来,可是军队再次损失不少人,而且更多的人身上带伤,亚克斯现在心里痛恨死帝国高层了,说什么这场仗必胜,要不是这样自己会跑来赚什么军功嘛,早知道老老实实在帝都抢个民女,喝个小酒,多快活。

  “大人,前面有条河,”前面探路的士兵过来禀报。

  “什么?”亚克斯一阵头晕,怎么突然出现一条河,这真的是要亡我吗?“那条河有多大?附近可有桥梁?”

  “大人,那条河很浅,只有膝盖深,”探路的士兵连忙回答道。

  一听河不深,亚克斯的表情才算好一点,“通知士兵迅速过河。”

  魔法帝国的军队开到小河边,没有急着过河,而是趴在河中一通痛饮,刚才一路狂奔,已经口干舌燥,急需要补充水分,亚克斯也没有阻拦,手下卫兵用水壶也给亚克斯盛了一壶,亚克斯也是仰头痛饮,丝毫不管水干不干净,这要是放在帝都,亚克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一通暴饮之后,士兵们满足的拍拍肚皮,突然一阵轰鸣声传来,士兵们立刻四面观望。

  “怎么回事,难道这里也有骑兵吗?”亚克斯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
华夏军团异界行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