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不相信的还有西兰,她可是听说过伍兹的凶名,的人就没有一个能逃过的,可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一直颠覆者西兰的认识,没听说过,狂化后的兽人,而且还是一个可以修炼斗气的虎族半兽人被人轻易地打败,这个康熙先生的身份应该在原有的认识上在提升两节了,真不知道他还有多少惊喜能够给自己。

  宇文天赐乐呵呵的走到伍兹的面前,蹲了下来,“怎么样?还打吗?”宇文天赐笑着说道。

  “不打了,你们人多欺负人少,”伍兹赖在地上不起来,看着身边的一圈人,估计都不是庸手,而且狂化已经结束了,今天是不能再用了,虽然副作用不是那么厉害,但是力气也用的差不多了,自己起来找不自在呀。

  “不打了?那好,能不能把今天你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告诉我呀,据我所知你的山头可不再这里,刚才我不是听说你被人指使来做这笔买卖的,能不能给我说说?”宇文天赐乐呵呵的说着,但是伍兹越来越害怕,这简直是一个笑面虎,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不可能,我是有原则的,绝对不会说出雇主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伍兹倒是硬气了起来,牙一咬一副准备受刑的样子。

  宇文天赐已经猜到他会这么说了,那么有原则宁愿得罪雇主也不黑吃黑,当然不会说出雇主了,可就是不知道他对兄弟的感情怎么样,宇文天赐一个眼色,典韦提过来一个喽喽,“没关系,我问一次,你不过就杀一个人,再问一次,你再不说,我就再杀一个人,反正杀强盗不犯法,你说不说呢?我可是给你说清楚,你的人可都还没有死,只是晕过去了,如果因为你的嘴硬让他们都丧命,你说他们晚上会不会来找你呢?”宇文天赐依旧是笑眯眯地,可是伍兹两个眼中充满了恐惧,这还是一个一开始就保持这彬彬有礼贵族气质的人吗?简直比强盗还强盗。

  “你到底想怎么样,”伍兹的声音都发抖了。

  “很简单,告诉我雇主是谁,而且在必要的时候为我作证,”宇文天赐说道。

  “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必须把我的手下放走,”伍兹苦苦的挣扎了一下,就答应了宇文天赐的条件。

  “这是当然,你看我像是嗜杀地人吗?我可是有文化的文明人,不要把我和你们这些野蛮人混为一谈好吗?”宇文天赐站起来正正衣着,满脸严肃的说道。

  听了这话。伍兹气地只想跳起来骂娘。见过不要脸地。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地。刚才还拿我手下地性命来威胁我。现在居然说自己不嗜杀。

  “好。不用我地是卡洛里商会。他们告诉我这里有大量地珠宝首饰和美女。说我抢了之后。珠宝首饰归我。美女给他们送过去。”伍兹低着头说道。

  “卡洛里商会?”宇文天赐扭头看着西兰。

  “卡洛里商会就是城里地那些商家联合组成地一个商会。就是他们欺行霸市。垄断市场。”西兰给宇文天赐解释了一下。

  “恩。我相信你说地是实话。你得跟我们走。我还需要你来作证。你地手下我放过。”宇文天赐看着伍兹说道。

  “好。我跟你走。”伍兹知道。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资本和对方讨价还价了。

  “许诸,交给你了。”宇文天赐转身说道,然后整理队伍继续上路。

  西兰也从新回到马车中,对方精心设伏的圈套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瓦解了,今天西兰吃惊的次数比前半辈子还要多,自己都觉得有点麻木了,就是康熙先生说自己是国王,估计也不能让自己吃惊了。如果宇文天赐知道了西兰想什么,不知道会不会恶作剧一样告诉西兰自己就是华夏帝国的国王。

  可能是卡洛里商会对伍兹极有信心,伍兹出现后,就再也没有阻拦了,宇文天赐他们直接来到了下一座城镇,这里可是有华夏军队驻扎的军营,宇文天赐让一名侍卫把伍兹压倒军营,然后派兵送回帝都,交给庞统他们处置,宇文天赐要在回去之前看到结果,和相应措施。

  这些事情结束后,宇文天赐稍作休整和补充物资,安妮她们骑马骑累了,就雇佣了两架大马车,她们坐马车前进。

  而在卫城中,卡洛里商会地人可就不轻松了。

  老虎伍兹失败的消息传回来以后,让他们重新认识了宇文天赐他们的实力,本来他们以为重金聘请老虎伍兹的话,一定会成功

  有想到,伍兹居然也会失败,有这样高手做手下简单,而且伍兹也被他们带走了,不知道伍兹会不会供出自己众人,他们心里有一丝侥幸,像伍兹这样有原则地强盗应该不会供出雇主吧。

  “克鲁会长,您看是不是去找一找宋家,打听一下朝中的消息,我们也有所准备,”曼科已经没有了当初地嚣张,心里不停的打鼓,自己也就是一个暴发户,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大地产业,真的不想放弃。

  “可是,宋家每次都是很贪,没有绝对必要我们还是不要去麻烦他们了,”克鲁可是知道宋家地贪婪,简直比亡灵族的吸血鬼还贪婪。

  “贪又怎么了,现在谁不贪,大家都出出力,把供奉对出来,然后会长去求求宋家,要不然等找到了头上我们可就晚了,”曼科现在就像一只老鼠,满脑子都是一只大猫扑了过来。

  “曼科,当初你可是很大胆的,怎么现在这么胆小了,伍兹可是一个有原则的强盗,他怎么可能供出雇主,再说了单凭他的一面之词怎么能告我们,我看你的胆子比老鼠都笑了,”海曼本来就和曼科不对头,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嘲笑一番了。

  曼科被海曼嘲笑的脸色发红,“我胆小?我只是为了大家着想,如果真的出事,我们可都跑不了,海曼,别以为你当初不赞成去抢劫他们就能置身事外了,挤压那些人的时候你出手可是比谁都狠,有你的同行中几个人可是到现在都死因不明呢,如果这些事翻出来,你还想逃到哪去,”曼科一怒之下揭了海曼的老底,这下海曼可不干了。

  “你就好了,你的同行都是被人乱棍打死的,这些可是有根有据的谋杀,如果论起罪来你可比我重多了,如果你找到那些死因不明的是我做的线索,再告我我无话可说,但是凭空诬陷,我可是不会承认的,”海曼自认为做的事天衣无缝,根本不会被任何人找到线索。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吵了,都什么时候了,我们先不去求宋家,让其他的人在朝中注意一下,如果有风吹草动再找宋家不迟,我们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宋家很容易摆平的,当然我们付出的代价也会不小,各位要有心理准备,”克鲁被他们两个吵得心烦。

  “代价不小就不小,反正现在这座城里已经是我们的天下了,以后的钱还不是大把大把的赚,”曼科嚣张的说道,西兰已经被挤兑走了,城里的市场他们已经垄断了。

  “曼科,你别太嚣张了,帝都的市场已经开始再向外发展了,很快就会到我们这里了,帝都里的那些人可不是我们能比的,你还是不要高兴的太早,”海曼总是爱泼曼科的冷水。

  “行了,你们两个只要不吵,我们团结在一起,他们就是来了又能怎么样,在我们的包围之下,他们只能和我们妥协,这里不是帝都,”克鲁真是头疼,这两个人怎么这么不对头,如果别人想破坏商会,只用从他们两个入手,绝对简单不过了。

  克鲁还是有几分威信的,见克鲁发话了,曼科和海曼也就不说什么了,只是谁也不理谁,“昆尼,你怎么又是不说话,这次没有预感了?”克鲁到现在一直认为昆尼应该是商会中最聪明的,只要让他想办法,就绝对没有问题。

  “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预感一直不是很好,而且愈演愈烈了,会长你还是早作打算为好,”昆尼的话让人泄气,当然知道情况会很糟糕,这些不用你说都知道,而且刚才不是已经做好了打算。

  “昆尼,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克鲁还是不放弃。

  “最好的办法就是放弃我们现在的产业,带着所有的钱远走他乡,重新发展,”昆尼想了想,还是把最稳妥的办法说了出来。

  “昆尼,你别这么紧张好不好,我们好不容易才发展到这个地步,如果远走他乡,又是重新打拼,我们人生地不熟,很难发展的,而且不确定因素太多,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曼科被昆尼的话吓住了,没有这么严重吧。

  “其他的办法,我还没有想出来,”昆尼想了一下说道。

  “算了,昆尼你还是继续想吧,我们还是先按照刚在制定好的办法做吧,”克鲁知道短时间内昆尼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还是慢慢来吧。

  ()
华夏军团异界行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