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的变故让狼牙卫都来不及反应,就被“叛变”的多人,这是他们才反应过来,绞杀这几名狼牙卫,可是在付出几条生命后终于杀死了“叛变”的伙伴,可是从伙伴身体里飞出了几道黑影,再次有几名伙伴“叛变”,这种变故让狼牙卫连后退了几步,太诡异了。

  宇文天赐也十分纳闷,这个玉佩是庞统临行前送给自己的,并且交代必须带着,宇文天赐当时不明白庞统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给一块玉佩带,但是出于一贯对庞统的信任,宇文天赐把玉佩带到了身上,今天看来,居然救了自己一名,这个庞统,有这样的好处就直说呗,还高这么多花样。

  几个鬼王生力军的加入,让宇文天赐这边的局势迅速缓解,没有人敢去杀被鬼王附身的狼牙卫,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些狼牙卫死后,那些黑影还会不会再次让人叛变了,可是不杀他们,他们杀自己,这弄得实在是为难。

  黑衣人也发现了这一问题,那几个黑影明显就是幽魂,难道亡灵已经和华夏帝国如此亲近了,都指派亡灵随身保护了?看了看远处慢慢接近的烟尘,援军快到了,任务要失败了,“撤退,立刻撤退,”黑衣人说到,如果再留在这里恐怕就会全军覆没,如果被他们全部抓住,难保没有人会供出什么来。

  狼牙卫迅速撤离,留下满地的狼藉,六十多名侍卫只剩下了三十多名,其中二十名还是十八禁卫和许诸典韦,损失可谓惨重,宇文天赐脸色阴沉着,一句话也不说。

  “陛下,臣救驾来迟,望陛下赎罪,”远处来的正是岳云的背嵬骑兵,他们看到这里有大型魔法使用的踪迹,再结合宇文天赐刚刚离去,就断定有人伏击宇文天赐,连忙派出骑兵飞驰而来,岳云看到满地的尸体,连忙跑过来跪在宇文天赐面前。

  “起来吧,不怪你,是敌人太狡猾了,立刻传令封锁澜洲领,要把这群人给我抓住,”宇文天赐狠狠的说道。

  “遵命,”岳云立刻对后面的骑兵布置,几个骑兵飞驰而去,发布任务了,而被鬼王控制地几名狼牙卫只是静静的走到士兵面前,让他们把自己捆起来,然后鬼王飞出来,又钻进了玉佩,几名失去鬼王控制的狼牙卫清醒过来,可是眼睛里透露出深深的恐惧,刚才他们被控制地时候比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相反,他们的意识更清晰了,可是那种指挥不动手脚的感觉让他们心里留下了深深地阴影,恐怕他们这一辈子都要做噩梦了。

  宇文天赐并不多说什么,让岳云厚葬战死的侍卫们,然后要了一批士兵护送自己,至于那些人,宇文天赐知道,岳云如果抓住了会给自己送来的,自己现在就是要赶快回到帝都,谁知道会不会还有埋伏了。

  岳云立刻调集一队精英背嵬军护送宇文天赐回帝都,而且挑选快马,让宇文天赐早日回去。

  也许黑衣人已经放弃了。有了鬼王地帮助。就是再多地人也没有多大作用。在黑暗帝国呆过地人他可是知道幽魂地厉害。自然不会来犯险了。所以宇文天赐一路上平平安安地进入了帝都所在地中州领。宇文天赐让背嵬军退了回去。不能暴露自己地身份。以后有机会还要出来玩呢。

  回到帝都已经是半晚了。城门即将关闭。宇文天赐他们连忙进城。但是没有急着回宫。帝都里面眼线太多。容易被人发现。他们依旧先到出城时地那个院子里。等天色渐渐暗下来。才回到皇宫。

  回到皇宫后。安妮她们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早早地回去休息了。宇文天赐则是很难睡着。“来人。传召庞统张良诸葛亮。”宇文天赐吩咐道。

  不一会。三个人来了。“参见陛下。

  ”

  “不必多礼了。朕刚刚回来。对三位卿家处理卫城地事情十分满意。另外还有一件急事找三位爱卿。”宇文天赐说道。

  “陛下,不知道什么事那么着急?”庞统问道。

  “朕这次回来的路上遭到了埋伏,侍卫损失惨重,庞卿家,朕要在这里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那枚玉佩,朕已经殒命了,”宇文天赐站起来,对庞统鞠了一躬,庞统连忙站起来还礼。

  “陛下折杀臣了,这枚玉佩本来就是陛下的,是道士杨羲献上来地,正好陛下也要外出游玩,臣就把玉佩交给陛下,”庞统说道,“不过没有想到陛下真的遇到危险了,不知道是什么人所谓

  统问道。

  “目前还不知道,朕已经命令岳云封锁澜洲领,查找这伙贼人,对了,张卿家,你的情报里有没有一个黑衣人的情报,黑衣人包裹得十分严实,只漏两个眼睛,”宇文天赐问道。

  “陛下真的遇到这个黑衣人了?”张良听到宇文天赐地话很吃惊,宇文天赐也很吃惊,怎么一说张良就知道了,难道这个黑衣人真的是自己对头?

  “张卿家难道有黑衣人地情报?”宇文天赐说道。

  “没错,陛下,臣也是黑暗帝国灭亡之后才知道有这个黑衣人的,从乔纳多地口中,我知道乔纳多的很多事情就是这个黑衣人干地,比如说亡灵入侵,就是这个黑衣人带着亡灵巫师做的,然后再杀亡灵巫师灭口,比如说当初的谣言,也是这个黑衣人做的,不过被我们简单破解了,再比如说我们国家内部的动乱,也是他策划的,更让我们恼怒的就是,他曾经身揣大型魔法卷轴来到帝都,准备暗杀陛下您,可是那一段时间您没有出宫半步,所以他没有得逞,黑暗帝国灭亡后,他就消失了,这次看来他又投靠了新的主人了,”张良把得到的情报简单说了一下,宇文天赐倒吸了一口冷气,自己到底怎么他了,让他如此怨恨自己,处处和自己作对。

  “陛下,这恐怕就不妙了,没想到居然有了这么一个疯狗一样的敌人,我们恐怕安生不得了,他还真执着,到处给我们下黑手,我看要尽快找到他,要不然他还会来我们国家搞破坏,这次陛下幸运,没有什么事,如果下次对我们大臣下手可就不好了,”庞统说道。

  “恩,这次我带回来了几个俘虏,交给东厂,一定要敲开他们的嘴巴,张卿家,你手下的密卫可要劳累一番了,立刻调查这个黑衣人的来历,到现在我还记得他看我那种怨毒的眼神。”宇文天赐说道。

  “遵命陛下,”张良说道。

  “还有,既然这个人那么执着,我看岳云估计是很难抓住他了,庞卿家,通令全军,以后要严加戒备,这次居然让这么多的敌人潜进来,这实在是太危险了,”宇文天赐虽然不相信他们能潜到帝都这里,但是只要进入华夏帝国境内,就会有危险,还是防患于未然好。

  “遵旨陛下,”庞统说道。

  “你们对卫城处理的事情,我看了报告了,很满意,我还是想亲耳听听你们还有什么打算,还有卫城突然抓走这么多商人,后续的措施怎么安排的?”宇文天赐看黑衣人这件事已经订下了,就关心起另外一件事,国民的生计重要。

  “陛下,卫城的商行已经有华夏商团暂时介入,到他们有了自己的商人之后,华夏商团才会撤出,至于法令法规这一面我们已经做了一些规范,对那些黑心商人严厉查处,并且由帝国来稳定物价,不会让一些垄断商家扰乱市场,至于具体的方案工部和刑部会联合出台法律法规,”诸葛亮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恩,很好,法律法规是慢慢完善的,有问题就改正,也要组织人力到下面各处暗访,及时发现问题,不要让问题积累了酿成大祸,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要忘了这一句话,这次幸亏发现的早,要不然成了风气,帝国岂不是被他们给搞乱了,那些和他们勾结的官员怎么处理了?”宇文天赐问道。

  “所有有问题的官员都没收了全部家产,削为奴隶,情节严重的直接处斩,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的,只是有一个人不是官员,是宋唯的堂哥,而且并没有帮助他们什么,所以我们也没有理会他,据说他已经被宋唯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张良说道,这是宇文天赐建国以后的指示,所有的违禁官员,只要抓住不是处斩就是贬为奴隶。

  “很好,把这个通报所有的官员,给他们提提醒,在他们贪得时候,也会估计一下后果怎么样,我们不能被蛀虫给害了,宋唯堂哥的事情就交个宋唯处理吧,财产没收充公,人就不用罚了,宋唯也没有参与其中,给他提提醒就行了,让他管好他的家人,下次可就不会这么简单了,”宇文天赐说道。

  “遵旨,陛下,”张良说道。

  “好了,你们都退下吧,朕赶了几天的路了,快累坏了,”宇文天赐一挥手,让庞统他们退下了。()
华夏军团异界行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