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人的鬼把戏早就被密卫都记录下来,虽然这些定的罪,可是既然这么贪,而且知道用小伎俩的人也好不到哪去,查他们的家底绝对会有问题,到时候就能够一网打尽。

  一切准备好后,舰队收锚起航,行至到近海附近,而且人不能游泳的地方停了下来,岸上送行的人看到这一幕一阵纳闷,怎么停下来了,莫非要回来接自己?不过另外一些人紧张得要命,其中就包括赵家的商会,他们已经成功派人混了进去,莫非是发现了。

  突然从船上扔下来好多人,然后不管那些人的死活,就继续航行,知道看不见了,派人混到船上的商团脸色变得很难看,怪不得有一天突然十分轻松地就混商船,原来人家早已经知道了,看着在海中苦苦挣扎的人,赵家也有点慌了,如果这样真的出事了,那赵铭可就麻烦了。

  果然,舰队离开的第二天,全国就进行了清扫,大批的商团被查出有问题,全部被没收了家产,贬为了努力,这让宇文天赐高兴坏了,这么多商团被抓,其中的利润可比正经经商来的快多了,而且还能得到民间的好评,宇文天赐都觉得是不是放任一批奸商,等他们发展起来,然后再干掉他们,既有金钱又能够得到好评,一举两得。

  赵铭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了,已经有人开始对赵家的商团进行调查了,而且查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赵铭慌忙去找宋唯,可是被宋唯挡在门外,只好去找自己的好朋友张光,张光是见他了,可是交情冷了很多。

  “赵大人,不知道今日来有什么是吗?”张光内心深深佩服宋唯,把事情分析的折磨清楚,赵铭果然没得救了,幸好很多事情都已经撇清了。

  “张大人,张大哥,救救小弟吧,小弟现在是走投无路了,如果大哥能够伸出援手,小弟一定奉上厚礼,”赵铭就差跪下了。

  “赵大人,你让我怎么帮呀,这些都是陛下密卫的工作,你在刑部那么多年了,应该知道陛下的性格,这次你一意孤行,让我怎么帮呀,”张光无奈的说道。

  “张大哥,你去求求宋大人吧,他一定有办法,张大哥救救我吧,我们家族的生意已经被人开始查了,要不了多久恐怕就查到我头上了,以后我一定听你们的,你们让我干什么我干什么,”赵铭说道。

  “赵大人,你还是不要打这个打算了,自从那一天你走后,宋大人十分生气,好言劝你你不听,落到这个下场已经没有人能够帮助你了,看在我们同朝为官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可以替你在陛下那里求情,赦免你地家人,我会替你照顾的,”张光说道,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张光不打算帮他。

  赵铭这个后悔呀。可惜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地。“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们就不怕陛下查到你们头上。”赵铭用出了最后一招。

  “不怕。因为那一天你走后。宋大人就已经知道你地下场了。所以我们早就安排好了。不会被你连累地。你走到今天全是你自己咎由自取。”张光看他还想威胁自己等人。心里十分不满。好心照顾你地家人。你居然都不领情。那就不要怪我们了。“来人。送客。”

  离开张府后。赵铭失魂落魄。自己不就是喜欢钱嘛。难道这也有罪。你们谁不喜欢钱。居然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当初真是瞎了眼。跟你们在一起。现在什么都晚了。果然在赵府门前。赵铭被人带走。新账老账一起算。也正如张光所说。赵铭地下马丝毫没有影响到宋唯地集团。虽然赵铭和疯狗没两样。想把宋唯拖下水。可是都被宋唯不动声色地化解了。不过宋唯集团为数不多地几个高位亲信少了一个。算是一个损失。其他地亲信还都在中低层混呢。

  宇文天赐此时迎来了一个特殊地客人。精灵。而且是老朋友。芬斯特兰小姐。

  “芬斯特兰小姐。这么久没见。依旧是风采迷人。”宇文天赐笑着说道。

  “尊敬地国王陛下。你真是过奖了。您才是年轻有为。”芬斯特兰说道。没想到才一年多没见就如此会说话了。是不是在人类社会待了。

  “不知道芬斯特兰小姐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宇文天赐明知故问道。

  “宇文陛下,听说你们的船队已经回来了,不知道有没有我们精灵的消息?”芬斯特兰连

  “当然有一些,不过芬斯特兰小姐怎么谢我呢?”宇文天赐调戏芬斯特兰道。

  “谢?依照陛下你这种表情,一定是想让我以身相许,不过我已经一百多岁了,陛下确定要我吗?而且我绝对比陛下活的时间长,”芬斯特兰仿佛是在讲一道菜是怎么做地那样,十分正经,让宇文天赐刚刚起来的调戏之心被冷水一下浇灭了,真是没有情趣。

  “算了,言归正传吧,这次我们的舰队在海外发现了一座岛屿,上面有人类生活,而且在他们的记载中,千年前曾经有人到过他们那里,依据他们的描述很有可能是你们精灵,”宇文天赐说道。

  “那他们现在在哪?”芬斯特兰一听到这个消息兴奋得要命,那一支精灵果真还活着。

  “这个就不清楚了,那个岛屿十分混乱,战乱不断,很多历史文献都失踪了,所以对那些精灵的记载并不是很完全,也不知道他们后来去哪里了。”宇文天赐把实情说了出来。

  “这样呀,真是可惜了,”芬斯特兰失落的表情让宇文天赐恨不得把她抱过来疼爱一番,恨不得立刻命令舰队杀入大海去寻找,真是太可人了。

  “芬斯特兰小姐,不用担心的,既然已经有了他们的消息,那就好办多了,我们地船队今后还会继续的在海上进行探索,总会有消息的,芬斯特兰小姐干嘛如此失落,”宇文天赐说道。

  “对,没错,既然有消息就好了,宇文陛下,你真是我们精灵一族的最好朋友,”芬斯特兰对宇文天赐行了一个比较郑重的精灵礼节,宇文天赐不是很懂,但是应该是道谢吧。

  “不说这些了,不知道我们帝国出售到精灵森林里的果酒还和胃口吗?”宇文天赐转移了话题,准备和芬斯特兰大摆龙门阵。

  “恩,很好,很多精灵都喜欢上了这种自然的美酒,就是价格有点贵,”芬斯特兰想了想说道。

  “额,先不管价格,既然喜欢就好,我们又新研制了一种红酒,不如来品尝品尝吧,是葡萄酿制地,很不错,”宇文天赐一拍手,进来两名宫女,端着酒瓶和被子,并为两个人一人倒上了一杯,“请吧,芬斯特兰小姐,尝一尝。”宇文天赐像怪叔叔一样,引诱着芬斯特兰。

  芬斯特兰轻轻的小啜了一口,慢慢的品味,精灵和血族一样都是很会享受生活的,这红酒刚研发出来的时候,霍伯一下子就定下来海量地订单,他们虽然不嗜血了,可是在这血红色的诱惑面前还是没有能顶住,而且他们觉得用高脚杯轻轻地端着这血色的红酒,是一种高雅地象征。

  “非常不错,很好喝,”芬斯特兰脸上微微泛起红晕,精灵很有意思,各个都是好酒量,可是他们的酒后特征很明显,往往一杯就能上头,没喝几杯就会小脸通红,在你认为她快要醉地时候,你就会拼命的劝酒,可是最后倒下的只会是你自己。

  “如果红酒买到你们精灵森林怎么样,”宇文天赐露出了狐狸尾巴。

  “宇文陛下,那这种酒的价格怎么样,”芬斯特兰很耐人寻味的看了看宇文天赐,让宇文天赐看得不好意思了。

  “哎呀,芬斯特兰小姐,说这些干嘛?来来,多喝几杯,”宇文天赐一个劲的开始了劝酒的工作,两三瓶红酒下去了,芬斯特兰小脸还是红扑扑的,可是一点醉的感觉都没有。

  最后宇文天赐终于放弃了把芬斯特兰灌醉,然后定价格的打算,只好老老实实的和芬斯特兰坐下来谈判,经过激烈的谈判才把红酒的价格定了下来,宇文天赐心里舒服了许多,终于又能多赚精灵的钱了,而芬斯特兰也是为了让宇文天赐帮助精灵族找回那一支分支,不便太过讨价还价,也就让宇文天赐占尽了便宜,送走芬斯特兰后,宇文天赐才觉得头有点晕晕的,刚才也没少喝,都被宇文天赐用内力压下去了,现在突然上头了,还真有点晕乎。

  第三天早朝的时候,张良向宇文天赐读了商人清理的结果,宇文天赐淡淡的看着下面群臣的表现,很多大臣都是有点慌张,毕竟这里面很多人都曾经贿赂过他们,只是他们没有做得那么过分,宇文天赐没有追究他们,要不然今天这早朝上会少很多人。()
华夏军团异界行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