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些人已经断胳膊断腿了,宇文天赐心中的火气才算消下去一些。

  “宇文大哥,今天你火气怎么这么大?”凯瑟琳也发现宇文天赐一反常态,和平时的温文尔雅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知道,可能是屋里的气氛不好,再被这几个混蛋一搅和,才会生气吧,不过现在好多了,看来有火就要发泄一下。”宇文天赐也觉得有点不理智了,可能是权力势力迅速膨胀的结果吧。

  突然街区外有好多士兵赶来。

  “青年,维斯基的后台来了,你还不快跑。”好心的老人又一次提醒宇文天赐。

  “没事,老大爷,这一次我就帮你们把这群浑蛋都铲清,你们刚快避一避,免得一会打起来伤着你们,”宇文天赐眯着眼看着赶来的士兵。

  “好吧,青年,你小心点。”老人看宇文天赐这么坚持,也不多说什么了,退到一旁静静地看着。

  “闪开,闪开,什么人敢在穆哈斯城闹事,”为首的队长吵吵嚷嚷的拨开人群走了进来。

  “哥,救命呀,”维斯基一听到声音连忙叫起来。

  “维斯基,是谁伤了你,快给我说,我给你报仇,”看来这个人就是维斯基的后台了,这名队长一看维斯基痛苦的躺在地上,胳膊和腿都不正常的扭曲着,连忙跑过来蹲在他的身边说道。

  “哥,就是那边的那群混蛋,”维斯基用残余的手一指宇文天赐他们,眼睛中冒出怨毒的目光。

  士兵队长看着宇文天赐他们,手一挥,手下的人立刻围上宇文天赐他们,张龙赵虎也迅速带领手下把宇文天赐护了起来。

  “这位先生怎么称呼,我是穆哈斯城城卫军队长维斯理,我现在怀疑你们聚众闹事,希望你们放下武器老老实实的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如果不是你们的错,我马上放了你们。”维斯理说道。

  “这名队长,你怎么不问问那个躺在地上的维斯基先生,他怎么得罪我们了,像你这样执法,明显是维护他,我们如果放下武器,岂不是任由你们揉捏了,”宇文天赐有点好笑,又是一个想把武器骗下手的白痴。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不跟你啰嗦了,老老实实投降,免得我当场把你们格杀。”维斯理也是一个痛快的人,看自己被揭穿了,也多说什么,他手下的士兵纷纷抽出长剑,慢慢的围了上来。

  “你确定就凭这些阿猫阿狗就能制住我们吗?你未免太自信了吧,”宇文天赐轻蔑的看着周围六十多个城卫军。

  “当然不能了,不过我也不是白痴,维斯基手下多少人什么货色我知道,所以我已经派人回去叫人了,他们已经来了。”没想到这个维斯理还有点脑子,知道再叫人来,远处又一大队人赶来,看来足有一百多个。

  “好,既然这样,那就试试看吧,”宇文天赐对张龙他们可是很有信心。

  刚刚赶来的士兵也迅速加入了包围之中,而且把周围的百姓也隔离开。

  “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赶快投降,或许我能饶你一命,否则的话,让你当场血溅三尺。”维斯理也不愿意自己的手下多受损失。

  “不用说了,这个机会我们不想要,张龙,还和刚才一样,不住伤他们性命,打断他们一条胳膊就行了,”宇文天赐不像做得太绝,这些士兵也是没办法,必须要听命令。

  “是,”张龙手下的士兵再次出击,情况还是一样,惨叫声不断地从城卫军嘴里喊出来。

  “住手,”突然一声高喝,场上立刻静了下来。

  人群外边闪开一条道路,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进来,那个年轻人宇文天赐正好认识,就是刚分开不久的法瑞尔。

  “这是怎么回事,维斯理,你就是这么管理城中的治安的嘛?”中年人看到维斯理大声的说道。

  维斯理一看到中年人,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献媚不止,“城主大人,你怎么来了,只是一些恶徒,长着本领高,在作乱而已,属下马上就解决他们。”维斯理连声说道。

  “慢着,你说他们是暴徒?”法瑞尔一看站在冒险者工会门口的宇文天赐他们。

  “是呀,这位少爷,你不知道,他们有多凶残,一百多个城中百姓都被他们打断胳膊和腿了,我那可怜的弟弟出来制止他们的暴行,结果也被他们打残废了,”维斯理可谓是演技高手,眼泪说着说着就要掉下来了。

  “法瑞尔贤侄,怎么,你认识那群人,”穆哈斯城城主扭头问法瑞尔。

  “基德伯伯,何止是认识呀,他们就是小侄给你说过的华夏领领主,还有安妮公主,凯瑟琳小姐她们,他们怎么可能是暴徒呢,看来伯伯的手下平时一直欺瞒伯伯呀,”法瑞尔苦笑了一下。

  “什么?那个年轻人就是华夏领领主宇文天赐?还有安妮公主?”基德城主不由得吃了一惊,看来自己手下说的话可不是事实呀,“维斯理,你说那些人是暴徒?”基德城主看着在面前抖个不停的维斯理。

  维斯理现在已经快要崩溃了,这个年轻人说什么,那个小白脸居然是华夏领领主?那些女的居然有帝国公主?今天是什么日子?刚才听得都是错觉吗?我一定是没睡醒。

  “维斯理!维斯理!”基德城主一看维斯理居然不理他,便把声音提高大声叫道。

  “大人饶命呀,”维斯理以为基德发火了,连忙跪倒,求饶。

  “给我滚一边去,等一下再收拾你,你们把他给我看好了,一会交给公主发落。”基德城主一脚把维斯理踹到一旁,居然骗了自己这么久,要不是陪法瑞尔在城中转转,还不知道要被他骗多久呢。

  “宇文兄,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呀,”法瑞尔和基德来到冒险者工会门口。

  “法瑞尔兄,确实有缘,你还没有回帝都呀,”宇文天赐笑着说道。

  “没有,这里有一个家父的老朋友,我要拜访一下,我来介绍,这位就是战戟领领主基德领主,这位是华夏领领主宇文领主,这位是安妮公主,这位是凯瑟琳小姐,……”法瑞尔给众人一一介绍了一下。

  “原来宇文领主这么年轻,真是少年英雄呀,安妮公主也是美丽动人,众位小姐也是天生丽质,大家能到我战戟领来,真是我基德的荣幸呀,”基德领主每个人都夸到,真会做人。

  老狐狸,宇文天赐心里给基德下了一个定义,每个人都夸了一番,谁也不得罪。

  “基德领主不用多礼,我们也只是来历练一圈,只是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安妮公主天生的外交官,看似平常的话语,里面隐含了对基德的不满。

  “真是让公主受惊了,都怪我御下不严,出了这么一个败类欺骗我,经常给我说这里是全帝国治安最好的地方,今天要不是出来,还不知道被他骗多久呢,”基德也是很气愤,居然欺骗自己,还敢围攻公主,看来这个维斯理是别想活了。

  “算了,如果不是宇文领主手下将士英勇,可能就见不到基德领主了,希望基德领主能够严惩主谋,这些士兵也只是听命行事,”安妮也不愿意多说什么。

  “是是,宇文领主的手下真是厉害,如果我也有这么一批手下该多好呀,真是羡慕宇文领主呀,”基德看了看张龙他们,以50多人的力量居然打败了快两百的对手,看来法瑞尔给自己说的没有夸大,果然是训练有素,勇猛无比呀。

  “基德领主过奖了,战戟领可是帝国士兵的支柱,那么多士兵都是战戟领出去的,基德领主真是不一般,能把这么大的一个领地管理的井井有条,我真是该向基德领主好好学习学习,华夏领就一个城池我都没管理好,真是惭愧。”宇文天赐也客套道。

  “宇文领主真是谦虚了,现在谁不知道,华夏领用绝对优势吞并老牌领地战甲领,这份武勇,可是帝国少见,以后战场之上宇文领主建功立业的机会可是不少呀。”基德也是非常客气,“来人,把那个混蛋给我带上来。”

  两个士兵架着维斯理拉了上来。

  “维斯理,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围攻帝国领主,帝国公主,还有众大臣的女儿,还欺骗我,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基德看着维斯理说道。

  “大人饶命呀,公主饶命呀,小的也是被人蒙骗了,要不然给小的再多的胆子,小的也不敢围攻公主和领主呀,”维斯理大声求饶到,心里更是把维斯基骂了个遍,告诉你小子多少次了,生事之前要打听清楚再动手,免得碰到惹不起的人,这回倒好,直接惹了一个连领主都惹不起的人。

  “哼,还敢骗我,那个维斯基是你弟弟吧,看来就是他招惹公主,然后你给他报仇的对不对,你不用多说了,把他们拉下去,问清罪行,按律处决。”基德一挥手,士兵把维斯理拉下去,留下一串的求饶声。
华夏军团异界行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