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与感动是生活中的琐碎细节与点点滴滴组合起来的。有时候一个关切的眼神。温馨的话语。细微的举动……中就包含着温馨包含着感动。不过这唯有你用心别且细心的去感受了才能感受的到。

  女人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现实最虚荣最细腻同时也是最脆弱的动物。有时候她们表现的很坚强。其实外表的坚强不过是她们伪装内心脆弱的外壳。当你把她们那一层外壳敲碎的时候。你会发觉她们的内心很柔软脆弱!

  世上的男人们憔悴女人坚硬外壳的手段不同。有的人用权力来敲碎。有的人则用金钱来敲碎。有的却是用爱用宽容用感动去敲碎女人的外壳!女人都是很感性的。她的外壳被敲碎了或许她会委身于你但是不等于她会把她的心交给你。要想俘获女人的心光靠权力与金钱远远不够。还要需要那么一点点生活中的感动与温馨!

  你朝一个女人砸下一大把一大把钱或许可以征服她的身体。但是说不定她的内心是排斥你的。然而。当你通过生活中一些点点滴滴的关心与真情来打动一个女人。那么不单这个女人的身体连同她的心都是你的!

  高干子弟与富家公子大多是依赖自身的权势与金钱来俘获女人的身体。而真正的猎艳高手靠的却是情。以情动情。唯有这样你才能由内到外完完全全的征服一个女人。特别是对一些世间少有的极品女人。更需要俘获她的芳心。唯有这样你才能真正享受到她所带来的至高享受---肉体与精神上享受!

  相对于男人来说。女人追求的东西很少也很简单。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她们都可以抛弃一切。甘愿吃苦。只盼夜幕降临的时候自己的男人更够给她一个温情的感动。所以。我们做为男人的。何不给自己的女人多一份关怀与温情呢?

  楚凡一勺勺的喂。大小姐一口口的吃。不知不觉中。一碗粥喝了个底朝天。

  楚凡用勺子敲了敲碗底。说道:“喝完了。饱了没?”

  大小姐舔了舔嘴唇。听了楚凡的话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喝完了一大碗粥。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啊。在平时她顶多喝半碗就饱的喝不下了。然而今早她却喝了整整一大碗!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忍不住说道:“我喝完了一大碗粥?天呐。我怎么喝了那么多呢?我平时连半碗都喝不完。完了完了。胃口这么大。迟早要变胖了!”

  楚凡呵呵笑了笑。说道:“大小姐。无论你胖瘦都一样美丽。你瘦的时候是西施。沉鱼落雁;胖的时候是杨贵妃。闭月羞花!”

  “去去去。就知道开我玩笑。我怎能跟四大美女相提并论啊。”大小姐脸色一红。啐声说道。

  “谁说不能。所谓情人……”楚凡说到一半。想起什么般。没再往下说。

  有时候。往往说了一半的话比完整说出来的话还更具有震慑力。因为只说了一半的话会留给你一个无限想象的空间。有的话是越想越甜蜜有的话却是越想越恐惧!

  大小姐还正诧异楚凡怎么话说到一半就停下了。随后她回味了一下楚凡的话。脸色微微一红。她轻轻垂下了头。如同一朵娇羞的水莲花一样。

  气氛隐隐有些尴尬。为了化解这尴尬楚凡拿起碗走进了厨房中。

  “大小姐把这一碗粥都喝完了?”王妈看到楚凡来到厨房后问道。

  “嗯。今天大小姐的胃口比较好。”楚凡回道。

  “不是大小姐的胃口好。是小楚你喂的好!”王妈饶有深意的看了楚凡一眼。笑道。

  “咳咳。王妈的话真是高深啊。呵呵!”楚凡挠了挠头。笑道。

  “你还不好意思啊?王妈是过来人。什么都知道。好了。你快去陪陪大小姐吧。”王妈说着把楚凡直接推出了厨房。

  楚凡来到客厅后看到大小姐正打开电视。当调频调到京城一台的时候大小姐被电视上的一则新闻吸引住了。

  电视新闻的镜头对准的一栋刚刚建立起来的七十八层高的大厦。整栋大厦的色调以蓝色为主。楼形构造新式而又不失稳重。看上去别具一格。大厦的上嵌着的金光闪闪的“蓝氏集团”四个大字显的各位的显眼。这四个大字的下面拉这一条红色横幅。上面写着“蓝氏集团公司总部迁定京城暨庆典仪式”

  电视新闻在报道的同时记者也在解说:“今天对于蓝氏集团来说是一个重大而又意义深远的日子。因为今天是蓝氏集团正式将公司总部从上海迁定京城的日子。蓝氏集团是国内著名的十强企业。蓝氏集团在其董事长蓝正国的率领下积极的开拓国内外市场。目前在全国范围内已经有上千家分公司。去年公司盈利值突破千亿大关。已经成为国内企业名副其实的十强之首!”

  “今天蓝氏集团公司迁定京城的庆典仪式上市委书记张鹏、市长唐飞等政府官员以及金科的产(集团)有限股份公司总经理何长青、林氏集团总经理林强等商界人士前来庆贺。其中。市委书记张鹏作了重要讲话。对蓝氏集团公司总部迁定京城表示热烈欢迎。预祝蓝氏集团在新的一年里取的更加辉煌的成就……”

  紧接着。蓝氏集团董事长蓝正国也出面讲话。蓝正国先是感谢了京城市委市政府的支持。然后回顾了集团公司发展的历程。最后提出了集团公司在今后的发展中所要达到的预期目标等等。

  “他就是蓝氏集团的董事长蓝正国啊。看来他的关系网挺广的。就连市委书记都亲自到现场参加他的剪彩仪式。”楚凡说道。

  “看他那笑里藏刀的样子就是是一个大奸大恶之人!”大小姐对着与自己的父亲作对的蓝正国冷冷说道。

  “蓝氏集团将总部迁定京城肯定有它的目的。商人追求的都是利益。我想如果没有利益蓝正国是绝不对把总部迁到京城的。”楚凡沉吟说道。

  “利益?我看这个蓝正国就是为了我们国景的产公司来的。蓝正国的眼睛肯定是窥伺房的产行业。而他要想在房的产行业有所作为首先的矛头就要指向我们公司。唯有把我们公司整垮了之后他才有机会大举进军房的产行业!”大小姐分析说道。

  “蓝氏集团原材料的生产加工完全是一条龙。在有色金属以及石油业方面完全处于垄断状态。如果这个蓝正国的目标盯上了房的产行业那么其野心不小啊。不过令我担忧的是这个蓝正国与京城的方政府的关系如此密切。而房的产的开发又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如果蓝正国想要进军房的产那么首先会从京城的方开始。有政府给他撑腰我想没什么困难可以难的到蓝正国的。”楚凡缓缓说道。“喏。你看到这个何长青没?就是金科的产公司的总经理何长青。他就是蓝正国的小舅子!金科的产公司自从赵青死了以后这个何长青俨然已经是金科的产公司的第一把手。如果蓝正国联合何长青那么凭借这两家公司的实力我们国景的产公司前景堪忧!”大小姐忧心说道。

  “什么?何长青竟然是蓝正国的小舅子?”楚凡皱了皱眉。看着电视中何长青对蓝正国的神态毕恭毕敬。原来这两人竟是亲戚!

  凭着蓝正国与何长青之间的亲戚关系楚凡联想起赵青之死的种种疑问。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赵青之死的要换个视角换个方位去全新的考虑推敲了!

  本来是同样的事情。你若换个时候。换个角度去看看。也许。就会变的完全不同了。所以你若要查清一件事的真相。就必须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看看。最好将它一块块的拆散。再一点点拼起来。这个时侯或许能够看清整件事情的真想与来龙去脉!

  楚凡看着电视屏幕上正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蓝正国那张笑容可掬的脸。他不由在想。赵青出事的当晚会不会去见的人就是蓝正国呢?想到这后他目光一沉。变的凌厉冰冷起来。他觉的自己应该对赵青出事以来的整件事进行全盘审核与考虑。不过他现在最感兴趣的是金科的产公司的新任董事长会是谁。会不会是何长青呢?

  如果是何长青那么整件事就有趣的多了。何长青乃是蓝正国的小舅子。何长青一旦当上了金科的产公司的董事长那么间接的。蓝氏集团的势力范围又扩散到了金科的产公司上去。两家大集团一联手。背后又政府撑腰那么想要整垮一个集团也并非难事。不过对于国景的产这样的央企来说国家肯定不会让它垮掉。濒临破产边缘的时候蓝正国肯定会以入股的形式资助国景的产公司。那时候他岂非就控制住了国景的产公司?

  楚凡想着想着果真觉的蓝正国那笑容里暗藏着一柄锋利森然的刀!

  浮生依然处在痛苦的感冒状态中。最近码字很辛苦。嘎嘎……砸点票票以及大赏支持吧!
近战保镖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