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合购物中心正门,黄河背着收拾好的行李,愤愤地怒视着这幢充满传奇色彩的商业大楼。

  齐能集团下属的贵合购物中心,高档次的国企单位,主营各类高档生活用商品,注册资金三个亿,是齐南市乃至全省全国的同类龙头企业,2004年成立一年多来,营业收入过十亿,这是一个面向有钱人的购物中心,年收入低于二十万的小白领连进都不敢进,在这里,一部镶钻进口手机可以卖到十几万,服装区的内衣内裤最便宜的都要卖到六七百一条,现在这年头,讲的就是排场!

  奢华的购物中心共有十个楼层,宽阔的购物中心门口,停放着上百辆名牌轿车,其中一半以上是宝马奔驰保时捷之类,最低档次的是别克本田之类,一般情况下,宝马奔驰的主人是前来消费的客户,别克的主人基本上都是在这家购物中心上班的员工。

  黄河带着满心的愤怒和伤感,久久地凝视着,咬紧牙关皱紧眉头,狠狠地朝着正门骂道:“妈的,国企就牛逼了是吧?我告诉你们,解雇我将是你们最大的损失!操,我黄河今天在这里立下重誓,有朝一日老子非得收购你不可!齐能集团,别以为仗着省电力的后台就觉得了不起……”

  黄河狠狠地骂着,值班的两个保安试图制止他的行为。“黄河,你就别闹了,我们知道你心里憋屈,但是你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还是想办法再找个工作吧,当保安也不是什么光彩的职业!”这两个保安是黄河的同事,当然他们并不知道黄河是以什么身份进入保安队的。

  这时候从保安值班室里出来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对着两个保安喊道:“把这家伙给我赶走,如果他再在这里瞎叫唤的话,就把他拉到西门值班室里教育教育!妈的,你不是觉得自己很牛逼吗?牛逼的话就不会你这副德行!黄河,做人要低调!”这男子是中心的保安部副经理余光富,他嘴角里始终带着一丝冷笑,事实证明,他胜利了!

  两个保安看了看这位牛逼大的可以塞进一颗原子弹的副经理,面露难色,毕竟他们和黄河朝夕相处了60天,也有一定的感情了,黄河此时则攥紧了拳头,他恨不得一拳打残这个不可一世的保安部副经理余光富,这家伙简直太阴险了,如果不是他,自己明天就实习期满,可以坐上副经理的位置了;如果不是他,自己明天就可以领到一千五的奖金;如果不是他,自己一定能在这家大型国企里叱咤风云,创造辉煌!

  但黄河还是忍住了,攥紧的拳头渐渐舒展开,他的语气也变得缓和起来。“余光富,我告诉你,你能算计我一时,却算计不了我一世,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这个阴险的家伙现出原形,我会让你在齐南市没有立足之地!”

  余光富也不恼火,反而轻轻一笑:“黄河,你小子要是不这么高调的话,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记住,做人要低调,再低调,尤其是你这种初入社会的小瘪三儿,更得学会低调!”

  黄河一怔,这个余光富的话孔不无道理,自己败就败在太高调上了!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职场方面是个失败者,而且败的好惨好惨,他为齐能集团做了这么多,最后还是毁在了余光富手里,这家伙不亏是职场上的老油条,太阴险了!

  此时此刻,这个全国闻名的大集团,留给他的,就只是愤恨,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自己在实习岗位上兢兢业业,集团的安防方案、管理方案、制度检改全是出自他的手中,结果工作也做完了,也见了成效,他反而被解雇了,他恨透了这个将他推向国企职场断头台的余光富,恨透了那个叫燕璟的女导购员,此时他终于明白了女人是祸水的道理,长的跟天使似的,实际上就是天上掉下来的一泡屎,蛇蝎心肠,为虎作伥!

  黄河把愤怒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这时候天气开始阴晦起来,微风轻拂,就要下雨了,七月原来爆热的天气得到了一丝缓解,其实这附近都是商场,随便找个地方就能避雨,但是他没有,他还要去找工作租房子,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更何况,此时哪怕就是大雨倾盆,对他来说也丝毫没有影响,他倒想让雨水冲洗一下自己,让自己的大脑清醒清醒。

  “黄河,黄河,你等等我,等等我——”

  身后传来了一阵甜甜的女音。

  在她身后二十米处,有个天使般的美女正一路小跑着追赶他,她穿着贵合购物中心皮尔卜丹厂家的导购装,白色短袖T恤浅红色短裙,迷你女士皮凉鞋,胸前的工作证随着她凌乱的步伐剧烈的颤动着,她的脸上还有一丝稚嫩,说明她年龄不大,也不过二十岁左右,但胸部的饱满和微颤以及魔鬼般的身材说明她发育的很好。

  黄河一回头,发现是她,狠狠地骂道:“滚回去,我不想见到你!”

  因为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让他恨不得强奸一千次发泄愤恨的那个导购员——燕璟!

  “黄河,你是男人吗?是男人你就停下来听我说!”燕璟此时已经气喘吁吁,一不留神差点儿被脚底下翘起来的方砖拌倒。

  黄河不再理会她,继续朝前走。

  燕璟不气馁,继续小跑向前追。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黄河突然停住了,转身对已经香汗透衣的燕璟喊道:“我警告你,别跟着我,再跟着我小心我非礼你!”黄河一般不怎么跟女孩子说这种话,但面对燕璟,他觉得这样对她算是够温柔了,这个女孩纯粹是有才无德。

  不过说来也怪,燕璟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导购员,但是业绩水平却超过了其他同事的数倍甚至几十倍,黄河还曾经暗暗欣赏过她,在贵合实习的时候,经常借机找她聊天,尽管有制度规定上班期间不允许员工互相聊天,但是这个燕璟见了黄河就笑,让人无法抗拒,那是一种勾魂似的笑,一笑腮前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让人看了想喝两口。

  燕璟在黄河面前停下来,微喘着气,呵呵一笑道:“你要是觉得非礼我能消除你对我仇恨的话,那你就非礼我吧!反正事情已经出了,你啊,还是想开点儿,离开了贵合,说不定摆在你面前的,是更广阔的一片天空!”

  黄河本想骂她‘放屁’,但还是忍住了,转过身继续朝前走,他现在肚子饿了,想去先吃点儿东西,顺便借酒浇一下愁。然而,这个燕璟就像是个幽灵一般,他去哪儿她就去哪儿,即使黄河使出了最拿手的一招——坐公交车想甩开她都不能如愿,转了几道弯后,开始飘起了小雨,黄河进了一家叫‘星星之家’的米线铺,然而他刚刚迈进去,那个燕璟随即也跟了进去。

  黄河真有些不解,这个燕璟难道还嫌害自己害的不够?

  妈的,自己还没找她算账,她倒还缠上自己了!

  ━━━━━━

  【友情提醒:看书不忘投票收藏,保镖的新书,需要朋友们顶起来哟……本书取材真实,讲述退役中南海保镖纵横都市的传奇故事!都市生活为主,职场、商场为附;激情、功夫、艳遇,一个都不会少——】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