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高手 100章 阴谋

  陈强见那纹龙青年朝黄河一指。顿时一愣。

  黄河倒也不避讳。直接迎了上来。

  “陈哥。就是他。那天就是他捣乱。不然的话——”纹龙青年见到黄河。倒也有了几分畏惧。

  “闭嘴!”陈强厉声打断他的话。

  陈强见这二人吓的直打哆嗦。心里生了疑惑。他们三个人。都是社会上的渣子。打架斗殴无恶不作。竟然被一个搞行政的普通上班族给收拾了。说不去不让人笑话?对此。陈强很是纳闷儿。盯着黄河的脸色渐渐缓解。轻轻地道:“误会。误会啊!”

  如今的窗户纸已经被捅破。黄河也不想再对陈强太过低调。原来的猜测到了证实。这几个小痞子砸店的事件。都是陈强一手指使的。看来。这个陈强倒不是一般的角色。果然跟地方混社会的有所交往。

  “陈经理。弄了半天。原来都是你一手指使的。泡不上人家。也不至于这样吧?”黄河嘴角里带着一丝讽刺的笑。此时他已经不必太过顾忌陈强的威信。这段时间。黄河已经利用招聘谈心等手段。拉拢住了营销一部的几个主管。黄河在员工之中的威信。已经远远地超过了陈强。现在陈强如果想再暗渡陈仓地孤黄河。似乎的确有点儿难度了。

  陈强的笑容马上僵住了。反问道:“黄主任和那个卖米线的小妞。难道有什么关系?”

  陈强这是话里有话。其实是在质问黄河为什么无端端地阻止他的行动。

  “关系大了。那个米线铺的老板。是我妹妹!”黄河撒了个谎。

  “哦?”陈强先是惊讶。后又笑了:“原来是这样啊!误会。误会啊!你不早说。你要是早说的话。我怎么会打她的主意?黄主任。这就要怪你了。你可是从来没跟我提过啊!”陈强倒是反过来咬了黄河一口。

  黄河没吱声。怒视着陈强。拳头已经攥的紧紧的。

  陈强倒仍然陪着笑。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递过来:“黄兄弟。别生气。千万别生气。算是陈哥对不住你了!”

  黄河自然知道陈强这是笑里藏刀。他表面上装的对自己多好。实际上却很怨恨自己。他肯定还会变着法儿的报复自己。

  此时。他真想跟陈强撕破脸。狠狠地教训他一番。

  但还是忍住了。他现在是公司的副总经理。如果公然在公司打架。势必是造成恶劣的影响。倒不如找机会把他孤立了。然后让他自动提出离职。这样的话。不至于让公司遭受多的损失。

  倒是那纹身青年看不惯了。一把夺过陈强手里的香烟。厉声道:“陈哥。你怎么变的这么懦弱了?他虽然能打。但是架的住我们人多吗?这口气我们不能咽下去。陈哥你放心。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眼睛视着黄河。刚才对黄河的恐惧感突然消失了。

  有时候。一个团伙便是这样。肯定有人唱黑脸。有人唱白脸。陈强唱了白脸。那纹身青年自然要博回几分面子。

  “废话!黄主任也是我的好哥们儿!你们谁敢再打他的主意。别怪我不客气!”陈强冲纹龙青年斥责着。向前两步走到黄河身边。递烟过来。笑道:“黄兄弟。消消气儿。陈哥再次给你赔罪了。你放心。你那个妹妹。我们保证以后不再打她的主意。你妹妹就是我妹妹。是不是?”

  黄河见陈强如此礼让。也不再追究。脸色缓和了一下。接到了陈强递来的香烟。

  ——

  陈强用他那绣着裸体美女的打火机给黄河点上。

  “黄兄弟。晚上陈哥请你吃饭。咱一块坐坐。都是哥们儿。算是陈哥向你负荆请罪了!”陈强道。

  黄河摇头:“晚上我还有事儿。没时间!”

  “那。那等你有时间了。一定!”陈强笑道。

  “好。有时间我请你!”黄河深吸了两口烟。转身回了办公室。

  “唉!陈哥。你今天是怎么了?你怎么变的这么懦弱了?”纹龙青年对陈强的表现。似乎很不满意。毕。陈强虽然身为上班族。但他在社会上还是有一定威望的。这方圆十里的地痞混混们也都敬他几分。他是个老江湖。玩儿社会关系那是一绝。这些社会上的小痞子也被他玩儿的一转一转的。管他称哥。

  “闭嘴!”陈强再一次呵斥。

  “就这么算了?”纹身青年反问。

  陈强诡异地一笑。左右瞅了瞅周围。轻声道:“你觉的可能吗?”

  纹身青年这才明白陈强的高深之处。问道:“陈哥是想先稳住他。然后暗中下手?”

  陈强眯着眼笑道:“跟我玩儿牛B。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自取灭亡!”愤恨的眼神令人生惧。

  纹身青年一惊。问道:“陈哥不会是想做了他吧?”

  陈强神秘地道:“做了他。太便宜了!我要让他求生不的。求死不能!”

  “陈哥想怎么做?”纹身青年来了兴致。

  陈强再次瞟了瞟楼道。发现这时候员工们都正结

  楼下走。便匆忙地把这二人领到了楼上的楼梯口。共商大

  于是。一个卑鄙的行动便酝酿了出来!

  陈强的一番口头安排。让纹身青年和另位兄弟连连点头称绝……

  ……

  ……

  中午吃过饭。黄河和陈秀便开车前往机场。

  陈秀今天穿的挺娇艳。一套白色纹花吊肩裙。凉鞋无袜。浑身上下散发着青春的香气。令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黄河一阵心猿意马。

  陈秀一边开车一边琢磨:姐姐到底是怎么回事。让自己去机场接她。干嘛非的叫上黄河?难道有什么重大的安排?

  但是通过平时陈婷的举行和言行。她似乎也能感应到某些端倪。致使她藏在心里的那个小秘密。渐渐变的遥不可及。

  “黄总。你知道我姐为什么要让你一块去吗?”陈秀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疑惑。问黄河道。

  黄总。她也叫自己黄总了?

  有趣!的确有趣!想起之前她对自己那不可一世的霸道模样。黄河觉挺有意思的。现在。自己已经成了陈婷的心腹。而且。其位置并不亚于陈秀。陈秀现在一改以前的霸道形象。对自己特别尊重。不过黄河还是怀念以前的那个陈秀。跟自己逗逗嘴。让自己给她倒水听她指使。那倒也有别有一番情趣。

  “我也不知道。陈总这样安排。我也没问!”黄河敷衍着。眼睛却没离开过她的胸脯。按照她胸前两处的形状分析。似乎尺寸有所增长。

  陈秀俏眉轻皱。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靠近路边停下了车。

  “黄总。你打车回去吧。我一个人去接大陈总!”陈秀道。

  “为什么?”黄河很是不解。

  陈秀满怀心事的样子。眉头皱的更紧了:“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

  “不行。我必须去!”马上到机场了。黄河自然不能因为陈秀的一席话而放弃。毕竟是陈婷交待过的。如果她真有要事要自己协同办理的话。岂不失职?

  不过这陈秀此时犹豫重重的神态。倒是让黄河摸不到头脑。

  陈秀纤手轻拍脑门儿。小脑袋轻晃了晃。自言自语地哀叹道:“哎呀。怎么会是这样啊!”

  “怎么了?”黄河追问。

  陈秀表情迷离。连忙摇头道:“没。没。没什么!”

  “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了。还是跟大陈总闹矛盾了?”凭她此番复杂的表情。黄河判断出。她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而且这件事很可能与她姐陈婷有关。

  “没。没有。我能有什么不顺心啊!”陈秀一踩油门。车刷地飞驰出去。

  这一路上。陈秀的表情都很怪异。开车也比平常快了许多。

  齐南机场。

  陈秀抬腕儿一看表。班机还差二十五分钟来到。便和黄河在车上坐了一会儿。

  黄河发现陈秀的情绪始终兴奋不起来。难道。她不希望陈婷从深圳回来?

  陈秀一直是一个很乐观很有幽默感的女孩。此时。为何变的如此沉默寡言。情绪如此低落。难道她受了什么沉重的打击了?

  她这些天的表现。确实让黄河有些疑惑。

  二十五分钟后。两人起身去迎接陈婷。

  陈婷下飞机的那一刹那。让黄河眼前一亮。

  那穿着一身白色紧身套裙手提便携式小型行李箱的美女。是陈婷吗?

  她那原本并不算长的头发盘了起来。头上戴有金色饰物做装配。两缕细发顺着脸颊飘逸着。棕色高跟凉鞋。无袜。轻盈的步伐。自信的笑容。将完美的身材和高贵的气质演绎到了极限。

  在熙熙攘攘的下机人群中。她就像是绿丛中一朵昂然挺立的鲜花。尊贵美艳华丽。

  黄河真有一种心动的感觉。脑海中又掠过了那美好但不乏遗憾的一夜。他甚至下流地在心里琢磨:何时才能与她共同弥补上次的遗憾?

  倾城倾国的美女老总。轻盈地走到面前。目光却停在黄河身上。

  “姐。你今天穿这么漂亮干嘛。去约会?”陈秀见了陈婷。倒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惊喜。而是满脸的疑惑。

  陈婷没有回答陈秀的问话。而是对她道:“陈秀。车留下。你打车回公司吧。我带黄副总去办点儿事!”

  这可把陈秀打击坏了。不满地道:“什么事情啊。不能带我一块去?”

  “别问那么多。回去吧。把公司的事情统筹一下。别乱套了!”陈婷催促道。

  这叫什么事儿啊?自己辛辛苦苦开车来接她。她却让自己打车回去!陈秀心里义愤到了极点。气的像充气娃娃。满肚子的委屈。但是她又有些害怕陈婷的威严。也没再反驳。毕竟。她不想让陈婷当着黄河的面儿给她上堂服从管理的教育课。

  委屈归委屈。她还是服从了姐姐的安排。转身愤愤地离开了。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