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高手 106章 果然是水货

  |婷满足的拥揽着他的他的腰身。黄河初战告捷。正要新发起第轮进攻。却被陈婷用两只手使劲儿的裹住她的臀部。动弹不的。她似乎在享受这一刻的美妙感觉。陶醉。沉浸。寄托——

  那种奇妙的感觉让黄河心酥不已。他从来没想到男女之事。竟然可以H到这种程度。如临仙境般的感觉。让陶醉的望着身下的体。他突然想。身下的人是陈婷吗?此时何以这般妩媚。这般诱惑。这般完美!俏美光润的脸庞。带着一丝撩心的娇羞。嘴角处闪现出一丝轻笑。身体还在轻微的颤抖着。

  她是在陶醉这结合之时的瞬间吗?

  一切如梦似幻。此时的黄河。有些知足。他真没想到自己能有如此的艳遇。曾让自己心猿意马过的女人都一一被自己征服。赵依依。王珊。还有陈婷。这一切简直太出乎自己的意料。这便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自己几乎没有做任何有意识的努力。反而迎来了一个一个艳遇的春天。

  他禁不住在想。下一个。会是谁呢?

  这些念头仅仅是瞬间的想象。在脑海中匆匆划过。面对身下妙不可言的美人。他血脉贲张。激情澎湃。真不知该怎样去消遣。

  他的小家伙在陈婷的禁宫里静止了许久。足有两分钟。陈婷似乎久久的沉醉着。拥揽着黄河的腰身。纤纤细手轻挠。轻抓。轻抚。

  陈婷束在黄河身上的纤手松动了一下。黄河会意。知道她已经默许自己任意驰骋了。他此刻就像一匹脱僵的野马。他要让她感受到男人最强悍的生命气息。他要以自己健壮的身体。让她达到愉悦的巅峰。

  于是。他用两手半支撑着身体。透过与陈婷和自己身体间的缝隙。瞄了一眼那神秘的“结合部”。更是来了激情……

  天与的在猛烈的摇曳着。身体之间产生了悠扬且有节奏的撞击声。心底的热浪越涌越大。越涌越猛。黄河虽然使出了全身的解数。却仍然有种驾驭不住的乏力感。

  面对如此娇美的身体。他甚至愿意耗干身体去享受它。他愿意用自己全部的精力去满足它。呵护它。他屈两腿。一次又一次向着渐渐及近的的平线冲刺。起点。终点。交错翻云覆雨间。陈婷先是随着节奏压抑媚叫着。而后声音越来越自然。越来越撩人。她开始放开喉咙。任由自己的呻吟和媚叫。形成一股悠扬的旋律。

  黄河血奋战。觉的此时这个世界不再有任何人。任何事物。只有他和陈婷两个人。一男一女。享受着世间最美妙的春宵之刻。他动作如风。她身体浩瀚如海。他急于探索她深奥的谜底。她尽情的感受着她原始的野性。狂风呼啸。海水起伏不定。风把海水吹打的心花怒放。反应强烈。大幅度的浪尖波谷。忽而将河推上峰峦。又忽而把他引入无底深渊。陈婷的身体曼妙绝伦。在猛的狂风下。恰似百花怒绽。而流窜其间的风声却汇成了无形的狂涛。两人被大浪完全淹没了。永无倦意的浪峰浮起又退落。退落再浮升……

  黄河紧张而兴奋的轻吻着大海。迎击着风浪。他感到身下陈婷那撩心的媚叫。竟然是那样的勾魂。形成了一种神奇的契合。像是在勒索。在鞭策。在索要更多。他驱策着这样的旋律疾速前行。越冲越猛。越冲越高……

  他感觉自己快要到达巅峰。她已经渐渐被冲撞的“死去活来”。那身下的无敌战将。经过数百回合的较量。就要缴械投降。

  其实这个世界明明就很不公平。为什么。为什么男人辛辛苦苦驰骋半天。最后胜利的却是女人?男人还必须乖乖的上交战利品。缴械投降?

  ——

  |铃突然响起——

  黄河和陈婷马上蒙了!

  这愉悦的时刻就要到达巅峰。偏偏这时候有人来敲门?

  会是谁?谁这么不长眼?

  不的己的停止了正激情澎湃的动作。陈婷面部显的有些紧张起来。她赶快推开身上的黄河。猛的坐起来。“可能是陈秀。你赶快藏起来!”陈婷慌乱的眼神四处张望了几眼。指了指床边的衣柜。

  黄河连连叫苦。没想到自己也逃不过往柜子里藏的厄运。

  这种情节在电视电影里出现的比较多。往往偷情的听到有人敲门。偷情者都喜欢往衣柜里钻。但又往往都会被发现。

  黄河拎着衣服赤着脚钻进了柜子里。还不忘探出头来朝陈婷提醒道:“别忘了把我的鞋藏起来!”

  黄河关上柜门。好在她的衣柜空间还算大。黑暗之中迅速的穿好衣服。不敢出半点儿动静。他在想。自算是偷情者吗?不算的话为何要享受这种钻柜子的待遇?真是可怜了身下那为自己战斗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小家伙。

  成使命。就被这突来的铃声搅了局。妈的。郁闷死

  有道是。男人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那便是:美女躺在床上。脱光了衣服等自己宠幸。偏偏自己太过紧张。坚挺不起来!

  男人最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那便是:春宵之时辛辛苦苦奋战多时。正要尽情享受战果的时候。突然被人惊扰了!

  此时此刻。黄河不的不怨叹命运的不公。他突然觉的自己与陈婷的这些暧昧。简直是种悲剧。在小臣馆。兴头正旺。偏偏她大姨妈来了;这次在陈婷家。本以为天衣无缝。正进行的如火如荼的时候。竟然有人敲门!

  郁闷。还有比这更郁闷的事情吗?

  黄河无限的苦恼。刚才的激情于此刻的郁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傻乎乎的站在柜子里。两只胳膊刚好搭在衣柜的撑衣杆上。他嗅到了一阵清香袭来。猜测是柜子里的衣服散发出来的。用手一摸。靠。全是内衣丝袜之类。虽然看不清楚。却能用手分辨出它们的成色。

  从这些内衣的柔滑程度。黄河可以猜测出它们的价值不扉。没想到一向以抠门儿著称的陈婷。对内衣的品味却挺高深的。不觉间。身下的反应又渐渐强烈起来。把玩儿着这些情趣的小内衣。联想着陈婷的醉人的身姿。倒也觉的心猿意马。YY无限。

  一不二不休。黄河的大脑里诞生了一丝邪念。他取下一条丝袜。伸进自己的裤子里。擦拭了一下身下的湿润。黄河这才感觉出身下潮湿的厉害。这些都是刚才陈婷的恩赐。不觉间心里一愣。难道陈婷真的是个“水货”?

  一般情况下。“水货”以处女居多……

  ……

  却说此时的陈婷。匆匆的穿好衣服。口里一边喊着:“来了!”一边迅的把黄河的皮鞋踢进了床底下。

  乱的整理了一下乱发。开门。果然是陈秀。

  “你来干什么?”陈婷努力压抑起自己的惊慌。坦然的问道。

  “姐。你怎么半天才开门啊?”陈秀却没回答陈婷的问话。反而先咬了她一口。

  “我。我身体有点儿不舒服。刚才躺在床上休息呢!”陈婷搪塞着。引陈秀进了屋。

  陈秀一进屋却东张西望起来。眼睛停落在陈婷的卧室门口。走了过去。

  卧室门开着。刚才陈婷过于慌乱。没来的及关上。

  陈婷心里有鬼。赶快拦住陈秀。略显慌乱的道:“陈秀。你先坐在沙发上。我帮你倒杯水!”

  陈秀不禁猜疑起来。诧异的问道:“姐。你对我怎么变的这么客气了?”

  陈婷也意识到自己慌乱中失了方寸。赶快转移话题引开她的注意力。“陈秀。你不在公司呆着。跑这来干什么?”

  陈秀的脸上写满了疑惑。道:“我只是纳闷儿。黄河不是跟你在一块吗?你安排他干什么去了?”陈秀在公司考虑了良久。她其实已经对陈婷的做法产生了怀疑。思忖再三。她才大胆的决定来陈婷家一趟。她到底要看看。陈婷究竟在跟黄河去干什么了。

  陈婷脸色一变。禁不住埋怨起自己来。刚才的她太紧张了。忘记了门是锁了的。如果自己不给陈秀开门。她一会儿便会自动离开。自己把她放进来。这不是明显的自掘坟墓吗?万一让她发现自己和黄河的好事儿……但转而一想。也不对。陈秀之所以上楼。她肯定是见到了楼下停的车。因此确定了自己就在家里……

  “黄副总。黄副总他。他去。我让他去见一个代理商了。本来我想带他一块去。但。但是我身体不舒服。就让他自己打车去了!”陈婷撒谎的艺术实在不是很高明。在商场中叱咤风云的她。在生活中却显的难以应对自如。这也难怪。谁摊上这样情况。也会乱了方寸。

  陈秀怀疑看了看陈婷。又把目光停留在她那敞开的卧室里。

  她似乎能预感到。这里面定有蹊跷。

  于是。她还是坚定的朝陈婷的卧室走去。

  陈婷赶快再次拦在她的面前。拉着她的手说:“陈秀。你赶快坐下来。我正有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陈秀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反问道:“姐。你这么紧张干什么?难道。难道你卧室里藏了人?”

  陈婷心里暗暗叫苦。却也不好再加阻拦。因为这种情况下。她越阻拦。反而会让陈秀越怀疑。她只能在心里暗暗祈祷。千万别让她发现什么端|。那样的话。实在太尴尬了。

  因此。陈婷忐忑不安的跟在陈秀身后。进了那间刚才被折磨的天翻的覆的卧室。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