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高手132章要账风波(二)vip

  李斌告诉了黄河一事情。是关于燕的。

  原来。还在贵合的时候。余光富经常到皮乐卡丹专柜去骚扰燕。有一次燕竟然当着人的面儿。把余光富痛骂了一顿。余光富怀恨在心。到楼层经理那里告燕一状。是燕经常身边的导购员们聊天。致使楼层经理找燕谈了话。差点儿进行罚款。当然。这些燕并不知情。余光富一边继续讨好燕。一边找机会报复燕。他还有意安排了几个亲信。专门盯着燕。只要她一有违纪苗头。就用手机拍下来。借此抓她的小辫子……

  黄河一边听一边咬牙切齿。余光富的丑恶面目。仿佛又出现在脑海之中。

  他感到异常气愤。因为在他心中。燕就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天使。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调戏她。或许。在黄河的潜意识当中。燕已经成了他的女人。有保护她不受伤害的义务。

  不过。黄河还是挺动。这李斌仗义相告。让黄河感激不尽。握着李斌的手。道:“谢谢你李斌。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有时间请你吃饭!”

  李斌道:“黄河你太客气了。咱俩谁跟谁啊?”

  王蕾见他们还在客。用手碰了碰黄河的胳膊。再次提醒道:“黄总”

  话还没说出来。黄河就冲她摆手道:“马上。马上就去!”

  说走就走。辞别李斌二人往楼上赶。

  王蕾边走边问:“总你们之间说了些什么悄悄话啊?还神秘秘的!”

  黄河搪塞道:“没什么。以前的同事。随便聊聊”

  王蕾惊道:“黄总。你。你以前。以前不会是真的当保安吧?”关于黄河的传言在公里传播的比较多。尤其是黄河的身份。一直比较神秘。有条小道消息传播的比较广泛。就是关于黄河进华联公司之前当过保安的事情。这条小道消息在公司上下广为流传。不过信以为真的很少。王蕾也认为这是荒谬的传言。像黄河这样优秀的领导。怎么会是当保安出身呢?当然他们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只是。保安这个名词。似乎在人们心目中都有一并不怎么好的印象。

  “是啊。我以前在贵合当过保安。不过后来被解雇了!”当别人问及此事时黄河倒是加隐瞒。

  王蕾差点蒙了。猛的止住步。睁着大眼睛望着黄河。不可思议的惊道:“天啊。不会吧?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当过保安?”

  黄河笑道:“我怎么就不能当保安?”

  王蕾的小手在胸前微颤。支吾的:“你。像你能力。当个保安部经理都亏。我简直无法想象你。我最崇拜的领导。怎么会和那些穿着灰制服灰头灰脸的保安有所关联。你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人。你知道吗?而且。而且你还会被解雇。我。我真的被你给搞晕了。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忽悠我。反正我。我是不怎么相信!”

  看着王蕾这夸张的表情。黄河有些诧异了。这似乎有些太夸张了。看的出。在王蕾的印象中。保安二字就是那种农民工进城没文化没素质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类的字眼儿。

  黄河真不知道王蕾什么也会对保安有这样的偏见。于是黄河告诉王蕾道:“我告诉你。你别小瞧保安。保安里面藏龙卧虎。什么人都有。很多白手起家的大老板。都是从当保安开始过度的。很多特种兵退役后。也选择了保安行业。并在里面大显身手。保安其实跟当兵的一个性质。也是保家护园的一个特殊群体!”

  王蕾对黄河的话持怀疑态度:“真的假的?我不相信!当保安的。都是些混混流氓。或者实在找不到工作的农村青年。怎么会”

  黄河不高兴了。打断她的话道:“你就这么看不保安。看不起农村青年?”

  王蕾赶快摇头道:“不是。不是。我就是无法相信你的话!”

  此时黄河倒是领教了王蕾倔强的一面。轻轻的问:“你听说过燕世国吗?”

  王蕾眨了下眼睛:“肯定听说过啊。这是中国商界的领军人物!”

  黄河道:“燕世国以前就当过保安!”

  王蕾使劲儿摇头:“不可能。怎可能!”

  黄河轻轻的道:“我告诉你。燕世国当初手里拿着五十块钱闯荡北京。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保安。他的雄心壮志和商业头脑。但是在这个时候开始萌芽的。可以这么说。如果当初燕世国没当保安。那么。现在也许就没人知道这个名字。也就没有了这个现在跺跺脚。能让中国经济抖三抖的传奇商业霸主!”

  其实关于燕世国的这些。黄河还是听燕告诉自己的。此时也不妨在王蕾面前卖弄一下。

  王蕾依然是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我。我还是不信。我回去到网上查查。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黄河幽默道:“那你就查查吧。要是确认了我的话。你的弥补我为你费的这些口舌!”

  王蕾坚定的道:“那没问题!只要我确定了你说的是真的。我请你吃饭!”

  黄河点了点头:“我等着!”

  王蕾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恍然大悟的道:“哎呀。黄总。你看。咱们是来干什么的?怎么开起辩论会来了?”

  黄河笑道:“是你的头。”

  王蕾灵机一动。赞道:“不过。我喜欢和你辩论!”

  “为什么?”黄河。

  “不为什么。就是觉的很好玩儿!”王蕾说了一句高深莫测的话。

  办公区。三通公司财务部。

  敲门开门进门。

  “请问你找谁?”一个穿着夏季装的女孩问道。

  “我找财务部经理。”黄河答道

  “你等一下。我去通报一下!”女孩问清了情况。朝内间的财务经理办公室走去。

  片刻后。一个戴着近视眼镜小领装束的少妇从里面走了出来。王蕾轻轻的告诉黄河:“这就是财务经理吕曼。”

  看的出。这位吕经理年龄并不太大估计在三十岁以内。长相虽然不十分出众。却也具备一种美少妇的成熟风味儿。身材饱满。动作麻利。一看就知道是个小领导。

  “吕经理你好!”黄河率先向她施以礼节。

  吕曼点了点头。伸跟黄河握手。王蕾不失时机的解释道:“这是我们公司的副总经理。黄总!”王蕾瞟了一眼吕曼。表情有些不爽。

  吕曼

  不喜客套直截当的问道:“副总是为了货款来的吧'

  黄河一惊。本来还想客套一番。见吕曼如此直接。也干脆答道:“不错。现在公司比较吃紧信货马上到期了。还希望吕经理高抬贵手。给我们一条生路吧。们是小公。资金实在是转不开了。不然我们也不会一次一次前来打扰。我知道。你们也很忙!”

  吕曼一听来人说话的语气。就不像是个简单人物打量了黄河几眼。继续道:“黄总。说实话。你这事儿不该先到财务部来。你应该先找采购部。等采购部签字。我们才敢结款。你是公司的领导。我想这个应该不难理解吧?”

  靠。这少妇经理的口舌之功还挺厉害。

  不过她说的也不无道理思忖半秒。黄河问道:“这么说。只我让采购部确认以后。就能来财务部领到欠款。是吗?”

  吕曼点了点头:“应该可以!”

  王蕾听不惯了。质问道:“什么叫应该可以?可就是可以。没有应该不应该的!”

  黄河赶快给王蕾使了个手势。示意她冷静。

  吕曼瞄了一眼王蕾。冲黄河冷笑道:“黄总。就你们这种态度。哼。我看啊。玄!”

  吕曼丢下这句话。身回了办公室。

  王蕾真想冲过去和这经理好好理论理论。却被黄河止住了。

  “先去采购部!”黄河转身出了财务室。

  王蕾愤愤的道:“太过分了!现。欠账的人倒成了爷了。我们还求他们!”

  黄河劝道:“王经理。你要冷静。知道吗?”

  王蕾呼出了一口怒气。道:“好。冷静就冷静。我听你的!”

  二人又去了采购部。见了采购经理。没想到这采购经理更牛B。直接给黄河甩脸色道:“现在关于这方面的批示还没下来。的等领导签字。只有他们同意给你们结款了。我才敢签字核对!”采购经理是个三十多岁的留着小胡子的男子。|的出。他对黄河和王蕾的到来并不友好。

  黄河问道:“那么。个领导说话才管用呢?”

  采购经理轻轻摇头。了口气道:“只要程副总同意。我马上就可以给你们核对签字!”

  黄河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麻烦。但是他抱着先礼后兵的态度。不想一开始就把事情做绝。因此黄河对采购经理道:“谢谢你。我这就去找说话算数的领导去!”

  采购经理冷笑一声:“恐怕现在事情很难办了。程总正在气头上呢!”

  黄河一怔。正要问。却见王蕾又沉不住气了。质问道:“你们程总在气头上。关我们什么事?你们要弄明白。是你们欠我们钱。不是我们欠你们!”

  黄河这次没有阻拦王蕾。她说的没错。而且。这个时候。由一个女人向他挑明这些。也是情理之中的。

  “跟你们关系大了!”采购经理表情一变。转而冷笑道:“我劝你们还是让陈婷亲自来一趟吧。不然的话。这事儿很难办。因为你们已经把程总彻底罪了!”购经理的言辞越来越严厉。越来越不友好。

  黄河不解的问:“我们?我们什么时候的罪过程总?”

  采购经理道:“今天到了这种局面。完全是你们那位谢经理一手造成的。本来我们并不想拖欠你们货款。但是你知道你们的谢经理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现在我们程总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黄河一惊。自然知道他口中的谢经理。便是谢东无疑了。然而。谢东究竟对他们做了什么。致使那位程总那么生气?

  “谢东!我就知道这个谢东不会事!”王蕾焦急的轻握拳头。眉头拧成一个漂亮的小疙瘩。

  “谢东做了什么?”黄河继续问道。

  采购经理冷冷的道:“问问谢东就知道了。”

  黄河给谢东打了电话。询问了一下具体情况。谢供认不讳的告诉黄河:当时。他来三要账的时候。由于心急。曾经跟程副总发生过摩擦。而且差点儿动手。程副总当时朝他拍了桌子。让保安将谢东轰了出去。从那以后。谢东再去三通时。程副总便再也没有接见过他。而是让采购经理和财务经理相互敷衍于他。

  从谢东的话里。黄能觉察出一些端倪。看来。这件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谢东是个刚刚毕业的本科生。有学历社会经验。工作虽然认真。脾气却很躁。根本不懂的与别人沟通。导致他与程副总发生了纠纷。

  就此看来。这起催事件。谢东的上是罪魁祸首。如果他当初处理问题够冷静。也不会造成现在这种僵持的局面。三通公司也不会处处为难于华联公司。

  了解完情况。黄河与王蕾去了程副总办公室。

  程总倒像是个年轻有为的角色。三十多岁。单眼皮。白皮肤。油亮的中分头。正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文件。

  黄河直截了当的表来意。并诚恳的表达了歉意。希望程总能网开一面。在结账单上签字。

  然而。这个程总倒不是好应付的角色。倒打一。将谢东在这里大吵大闹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讽刺一番。倒让黄河和王蕾有些不好争辩了。

  黄河据理力争:“程总。我们的谢经理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做事是有点儿不老练。这个。我可以让他向你赔礼道歉。还希望程总能体谅我们的难处。为我们结清货款。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我代表华联公司真诚的谢谢你!”说这些的时候。黄压抑不住心里的愤怒。但是为了追回欠款。他不不放下架子。与程和谈。

  这位程总却依然不买黄河的账。扬言道:“现在你们已经没有和谈的机会了。我给过你们机会。但你们没有珍惜。现在你们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

  “什么选择?”黄追问。

  “让你们陈总亲自来。不然的话。这事儿就能些难办了。”程总老谋深算的道。

  一听此话。黄河知道这程总是有意为难华联公司。他的立场已经很明确了。只要陈婷不亲自出面。这欠款似乎很难要的回了。

  但黄河却偏偏不信这个邪。他倒看看。这年头。欠账的和要账的。究竟哪个更应该嚣张!

  黄河点了一支烟。表情瞬间冷了下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78xs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泡 书 吧!)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