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显是来兴师问罪的,现在他似乎越来越猖狂了就成了华联公司的主人,对任何人说话不加客气,甚至连华联公司最具权威的副总经理黄河,都不放在眼里。{泡 书 吧}专业提供手机电子书电子书下载()

  或许,是因为他身份的特殊,让他底气十足,毕竟,他是陈婷的老同学,又是同乡,单凭这一点儿,就足以让他气宇轩昂了。

  谢东毫不客气地坐在黄河对面,眉头紧皱。

  因为最近的几件事情,黄河对他颇有反感,尤其是他邀功一事,让黄河进一步认清了他的真实面目。其实黄河有些疾恶如仇,像他这种小人,黄河见得多了,但是能将小人演绎的这么没水平的,实在是罕见。

  没等谢东话,黄河就将他一军:“谢经理,麻烦你下次进来的时候先敲门,这个不难吧?”

  谢东愤愤地扫了一眼黄河,又回头瞟了瞟办公室的门,道:“怎么,黄总的办公室里有鬼?还不让人进了?”

  黄河笑道:“我办公室的门,很容易进,就看你怎么进了。”

  黄河自然是话里有话,谢东能听得出来。

  但谢东马上改变话题道:“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早上的军训,弄个拳术训练是什么意思?我还没见到过哪个公司会练这个玩意儿,你以为咱们的员工是当兵的吗?这是不是有点儿乱弹琴了?”

  没等黄河回话,王蕾就主动答道:“谢经理,这个决定是根据民主调查决定的,民主调查地结果你已经看过了,而且,大陈总和小陈总都很认可,这有什么不对吗?”

  谢东狠狠地瞪着王蕾。质问道:“那做这个决定之前。为什么不事先征求我地意见?”

  黄河接过话茬儿。道:“这是公司高层商量决定地。难道还要跟你汇报?”

  谢东脸涨地通红。争辩道:“黄总。你应该知道。我地身份。公司里地任何事情。我都有决定权。这个难道陈婷没给你说过吗?”

  黄河心里想笑。没见到过这么大言不惭地人。

  但嘴上却道:“谢经理。我不得不提醒你。公司地高层只有三个。你。是经理级别。明白吗?”这一军将地。实在高明。一下子就让谢东脸上地颜色进一步变深了。

  谢东‘哼’了一声。道:“你可以打电话问问陈婷。我在公司是一个什么地位。她给我地权限是可以管理公司地任何事务。包括职工在内。”

  黄河笑道:“我不想问,因为我知道,你只是个经理,你没有权利跟我讲条件!”黄河就是想杀杀他的锐气,这个谢东,以为有了陈婷的支持和倚靠,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如果现在不让他知道,锅是铁打的,那以后他就会在华联公司兴风作浪,呼风唤雨。而陈婷,似乎还没体会到这种家庭式管理模式的危害。因此,于公于私,他不可能纵容谢东,哪怕谢东是陈婷的老公,也不例外。

  “你”谢东气的差点儿站起来,愤愤地道:“黄河我告诉你,你不要为所欲为,一句话,如果你真的想实施你的拳术训练,我们财务部不会有人参加,一个也不会。”

  黄河觉得他纯粹是无理取闹,质问道:“你会吗?”

  谢东坚定地道:“不是我想跟你作对,是我不能芶同你的做法,我觉得公司进行拳术训练极不合理,就这样。”

  黄河还真给他较上真儿了,义正词严地道:“谢东,我告诉你,公司既然安排了这项训练,我就会坚定不移地执行下去,谁给这项工作施加阻力,我就会处理谁,就这么简单!”

  谢东挑眉反问:“怎么,包括我在内吗?你敢吗?”

  黄河严肃道:“你不妨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

  谢东从椅子上站起来,冷笑一声,扬长而去,在门口丢下一句话:“别拿自己不当外人,掂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吧。”

  黄河轻叹一口气,自言自语地道:“公司怎么净是些这种自以为是地人啊!”

  王蕾也无奈地道:“黄总,看来公司该好好整顿一下了,谢东现在简直无法无天了。”

  黄河笑道:“谢东这个人责任心有,但是不会做人,不善于隐藏,如果他能有陈强十分之一的心计,他在公司不会是这个样子。”

  王蕾建议道:“黄总,要不我到陈总那里参他一本。”

  黄河摇摇头道:“不用,静观其变吧。”

  王蕾点了点头。

  黄河看了看表,对王赵二人道:“你们俩到各部门统计一下现有的新员工的名单,统计完去给他们做工作证。”

  “好的。”王蕾率先站起来,冲赵依依使了个眼色,便出了办公室。

  黄河舒了舒懒腰,觉得最近这几件事还挺棘手,不由得轻叹一声,看来,自己又要费些心思了。

  一阵嗒嗒嗒的脚步声,黄河凭耳力判断出:陈秀来了。

  陈秀穿了一身浅橙色的职业裙,红色高跟鞋,走起路来洋洋洒洒。

  但她的脸上充满了疑虑。

  见到黄河,她习惯性地点头示意,二人同在一间办公室工作,已经达成了相当的默契,陈秀每次来上班,都会向黄河投一次问好般的目光,算是见礼。黄河也毫不吝啬地还她一个微笑,以示还礼。

  陈秀把坤包扔到办公桌上,却坐到了黄河身边。

  满脸狐疑地道:“奇怪了,真是奇怪了。”

  黄河追问道:“什么奇怪了?”

  陈秀闪烁着美丽地大眼睛:“我姐今天早上给我打来电话,听她的语气,好像那八十万欠款是谢东追回来的似地,我就纳闷儿了,陈婷怎么会这样认为呢?我都还没给她说这件事,一直想给她一个惊喜。

  ”

  黄河不知道她是真不知还是装傻,道:“你不给陈总汇报,还有别人汇报啊。”

  陈秀猜测地道:“难道是谢东?”

  黄河点了点头:“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解释了。”

  陈秀愤愤地道:“我明白了,是谢东主动给陈婷打电话,把催回账款的功劳都加在了自己身上。这个谢东,太阴险了!”

  黄河却装出无所谓地样子,道:“正常现象

  喜功,是某些人的本色。”

  陈秀正气凛然地道:“不行,我得给我姐解释清楚,不能让这个谢东得逞,这件事情明明就是你费了好一番周折才搞定地,不能让你地成绩,成为别人进步地阶梯!”说完后掏出了手机。

  黄河能看的出来,陈秀这是故意在自己面前表现,她能真地看不出门道?这小丫头聪明着呢,她之所以要装糊涂跟自己追根问底,其实是想告诉自己,她要为自己出面讨回公道,借此在黄河面前表现一番。

  黄河倒是装作一副大气凛然的样子,对陈秀道:“算了陈秀,谁追回的欠款并不重要,重要地是公司免受了损失,仅此一点就足够了。”

  陈秀差点被黄河感动哭了,黄河能有这种想法,实在是公司的欣慰,作为公司法人陈婷的妹妹,陈秀觉得就连自己也很难达到这样的觉悟。如果是自己追回了欠款,反而让别人给邀功了,她非得把那人大拆八块不可,又怎能不向陈婷说清楚?

  但陈秀还是给陈婷打了电话,如实地反映了此事……

  “搞定了,陈婷知道真相了,没准儿一会儿会给你打电话。”陈秀反映完,向黄河炫耀道。

  黄河轻轻一笑。

  陈秀兴师问罪地挑眉道:“怎么,帮你这么个忙,你也不感谢我?”

  黄河笑道:“我又没逼你给陈总反映,是你自己非得反映的。”

  “你”陈秀气的直打哆嗦,骂道:“没良心!”

  黄河平静地道:“你可以这样认为。”

  但陈秀被黄河打击惯了,似乎也有些习以为常了,无奈之余,凑了过来,扑散过来一阵香风。“黄总,晚上有空没有?”陈秀问道。

  “应该有吧。”黄河道。

  陈秀埋怨道:“什么叫应该有啊,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黄河笑道:“你是想请我吃饭?”

  陈秀一怔,道:“恭喜你,答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黄河高深莫测地道:“你呀,把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了,我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要请我吃饭。”

  陈秀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诧异道:“不会吧?我的脸上有吗?”夸张地表情可爱又天真。

  或许,女人都有天真的一面吧。

  陈秀接着道:“就这么说定了,下班后坐我的车,索尼伦大酒店。”

  又是索尼伦大酒店!

  貌似这个酒店的影响力太大了,凡是稍有身份的人,都会将这个酒店作为奢侈的消费目标,它没有星级,也没有过多的广告,但是知名度却很广泛,人们也只能隐隐约约地知道,这是哪个著名明星开设的,具体是谁,却很少有人知晓。只有为数不多的人知道,其实索尼伦大酒店的东家不是别人,正是住在明星小区地童妙妙。

  黄河追问道:“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陈秀笑道:“这个问题问的有点儿多余了,请你吃饭,还需要理由吗?如果真的需要理由,一万个都不够!”

  挺幽默的,这陈秀。

  黄河笑了笑,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我也不好再拒绝。”

  陈秀点了点头,一边往外走,一边道:“OKK,我出去一趟,下班后回来接你。”

  ……

  下午五点半,下班的时间到了。

  黄河看了看表,在签退本上签了字,顺着窗户朝下瞧了瞧,陈秀地车不在,看来,她还没回来。

  王梦璐背着坤包,停在副总经理办公室门前,敲门。

  黄河让她进来,见她春光满面,却带着一种内敛的羞涩。

  王梦璐靠近黄河,轻轻地道:“黄总,有空吗?跟我去我家吧。”

  哦?

  黄河一惊,心里暗道:怎么不早说啊,我都答应陈秀了。

  王梦璐接着道:“这几天,我爸一直在念叨,要请你到我们家做客呢,我爸可想你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你,可郁闷了。”说话地时候,她的脸色有些绯红,不敢直视黄河地眼睛,右手紧张地直搓衣角。

  黄河歉意地道:“明天,明天吧,梦璐,你告诉王叔,我明天去。今天有点儿事儿,得去处理一下。”

  “哦。

  ”王梦璐有些失望,但随即还是笑道:“那好吧,黄总,咱们可是说好喽,明天一定要去呢!”

  黄河点了点头,心里猛地一阵悸动:她真美。

  像王梦璐这样的女孩,实在是百看不厌,越看越想看。

  在华联公司,王梦璐简直就成了一个传说,她地美丽,她的善良,她对任何人的和蔼可亲,都被传为佳话。不仅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男士,对她垂涎三尺,就连公司的女员工们,也都很乐意跟她交往。一个女孩子,做到这一点相当不容易,因为对于一个美女来说,不引人嫉妒是不可能的,太美了,不仅引人妒忌,更容易让人心生仇视,然而,仇视王梦璐的人几乎没有,因为她做的太完美了,她的善感和友好,让公司所有的女员工望尘莫及,没有人会把这样一个完美的女孩作为自己仇视的目标。就连有仇必报,嫉妒心强的赵依依,也与王梦璐成了要好的朋友。赵依依曾经在黄河面前说道:王梦璐太完美了,她不仅是男人心中的白雪公主,也是女人心目中的女神,我恨不得自己去做个变性手术,变成男人,娶了王梦璐……

  王梦璐的出现,就是这么神奇,一点儿也不夸张。

  就是黄河与王梦璐说话的时候,陈秀踩着嗒嗒嗒的脚步声,洋洋酒酒地上了楼,正好看到了他们谈话的场景。

  陈秀当即一愣,瞟了一眼王梦璐,把目光停留在黄河身上,催促道:“走吧黄总,吃过饭,我带你去看电影!”

  黄河心道:看电影?都什么年代了,还看电影!

  但还是点了点头,冲王梦璐一摆手,示意告别。

  王梦璐注视着他们的身影,渐渐地走下楼去,直到彻底从视线中消失。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Paoshu8。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