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经理室。(*泡_书_吧*中文网*超速更新最新小说章节*PaoShu8.Com)

  谢东义愤填膺地表着自己的意见,陈秀和王蕾坐在一旁,随时准备跟他辩驳。黄河则若无其事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面相很平静。

  谢东愤愤地道:“现在公司在控制成本,凡是没必要花的钱,我都要控制,这是我的原则!”

  陈秀看他这种独揽财权的做法,就有些气愤,自从他来之后,公司的资金被他束缚的死死的,几乎没人能在他手里抠出一分钱。最为甚,就连公司的奖励也也难实施下去,为此,各部门负责人没少跟谢东闹别扭。

  陈秀语重心长地道:“谢经理,控制成本也要讲究方法,不能盲目地控制,该花的钱一定要花,没有投入哪来的回报?”

  王蕾也附和陈秀道:“是啊,不要把公司的资金变成死的,黄副总花的每一分钱,都是对公司有好处的!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谢东瞟了瞟黄河,终于做出了一丝让步,不甘情愿地道:“这样吧,我给你们五百块钱的过节费,买点儿月饼,布置一下节日的气氛,再多了,公司不出!”说这话的时候,谢东就像是要割自己肉似的,那个难受啊。

  黄河仍然默不作声,任凭心里的愤怒一次一次地冲撞着,如果不是看谢东责任心还算强,黄河早就跟他翻脸了,一个部门经理,连副总经理都不放在眼里,竟然想一手遮天,独掌公司的财政大权。

  王蕾立刻反击道:“不行不行,五百块钱能买什么?公司所有的员工加起来,能有三百多人,五百块钱能买多少月饼?再说了,集体会餐怎么办?五百块钱,连个零头也不够!”

  陈秀掐指一算,可不是嘛,五百块钱,这么大的一个公司,一人一个月饼都分不到。

  倒是谢东仍然坚持自己地想法。固执地道:“中秋节嘛。每人一两个月饼。象征一下就行了。至于会餐。公司没必要组织。可以让各部门自行组织。AA制。公司给员工按时工资已经不错了。没有义务还得掏钱请他们吃饭!”

  无语。

  就连陈秀也彻底无语了。要说抠门儿。陈秀是专家。但是自认为跟谢东比起来。简直是没得比。这财务部经理。实在太强大了!

  王蕾听谢东这么一番话。气地不成样子。反驳道:“谢经理。你要知道。员工是公司地根本。公司与他们之间不仅是简单地雇佣关系。我们必须让员工在公司工作地顺心。让他们感到温暖。只有这样。员工才能和公司一条心。才能”

  谢东根本不听她这一套。打断她地话。道:“员工会和公司一条心吗?他们心里想地。是公司多少工资。怎么算计公司。员工和公司本来就是对立地。公司没必要花费这么多地财力去讨好他们。还不如拿这些钱进行投资!”

  王蕾见跟谢东讲道理讲不通。目光投向陈秀。道:“小陈总。你看这事儿?”

  陈秀也拿不定主意,又把目光投向黄河,但黄河只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沉默不语,似乎根本没心思聆听他们的辩论。她尝试提醒黄河道:“黄总,你看这事儿怎么办?”

  王蕾却又对陈秀道:“小陈总,我看这样吧,你给大陈总打个电话,看看她怎么说。如果公司在这方面不舍得投资的话,那公司还有什么凝聚力可言?等着倒毙得了!”王蕾愤愤地瞪了一眼谢东。

  陈秀似有些为难,见黄河迟迟不肯表意见,便鼓了鼓勇气,一咬牙,又对谢东道:“谢经理,这事儿我做主了,公司拿出五千块钱,用于中秋节买礼品、会餐。

  这件事儿就这么说定了。你赶快让出纳把钱送到这里来,我们马上要出了。”

  不愧是陈婷地亲妹妹,说话就是有底气!

  但谢东此时却瞪着惊恐的眼睛,伸出五个手指头,晃悠地惊呼:“什么?五千块钱?陈秀你疯了吗?”

  陈秀坚定地道:“我没疯,就这么定了,你马上落实。”

  黄河用眼睛地余光瞟了瞟陈秀,嘿,这丫头今天倒是挺强硬,很有领导风范。不过,这里面貌似多了一种其它的成分。估计如果黄河不在,她肯定不会说出这么激昂的话来。那,这算是一种炫耀呢?还是一种强势的命令?

  但是谢东却不听陈秀的招呼,皱眉道:“不行,五千块钱,不可能!”

  陈秀气地脸都红了:“谢东,我是副总经理,公司的财务,除了陈婷,就是我说了算!”

  谢东冷笑道:“陈婷临走地时候特意嘱咐我,不让任何人乱动用公司的资金,包括你陈秀在内!”

  陈秀愤愤道:“不要叫我陈秀,叫我职务!”

  谢东不屑地笑了笑,继续道:“陈秀,你作为陈婷的妹妹,更应该懂得为公司节省开支,可是你却一个劲儿地替外人说话,你不觉得脸红吗?”

  这句话让王蕾和黄河听了极不舒服,王蕾反唇相讥地道:“谢东,什么是外人?谁是外人?你这话什么意思?”

  谢东冷笑道:“谁是外人谁心里清楚,不过王经理你是自己人,这个,我知道。”

  谢东的话,陈秀自然明白,严格上说,办公室里,唯一的外人就是黄河,或许,在陈婷和陈秀的眼里,黄河已经成了‘圈儿里’人,但在谢东眼里,他不是。每个公

  一个中心圈儿,在这个圈儿里地几个人,便是公司的像华联公司这种家族式企业,圈儿里人无非是沾亲带故地几个高层及经理,像陈秀,是陈婷的妹妹,谢东,是陈婷地同学,从小一块儿玩泥人长大的伙伴,王蕾,则有着更为神秘地身份,她与陈秀和陈婷之间的关系,只有陈氏兄妹二人知道,而谢东,只是隐隐约约地猜测到,王蕾与陈婷有着非同一般的亲戚关系。

  陈秀见谢东死活不肯同意签字拨款,既生气又有些无奈,陈秀毕竟还不成熟,为了支持黄河过节时地安排,她不惜跟谢东作对。她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身雄纠纠地冲到了财务室,冲出纳员喊道:“给我支五千块钱,过节费,买完东西开票给你!”

  谢东马上从后面追了过来,听陈秀这么一说,马上也给出纳施加压力道:“没有我的批准签字,任何人不能私自支钱。否则,我会追究你玩忽职守的责任!”

  如此一来,陈秀和谢东算是彻底杠上了。

  “谢东,你你敢拦我?”

  “陈秀,我是财务部经理,财务上的事儿,我说了算!”

  “公司的中秋节,怎么过?”

  “按我说的来,一人一两个月饼,然后各部门AA制,会餐。”

  “哪有这样的?”

  “……”

  陈谢二人争辩的不可开交,倒是让人家那个女出纳矛盾了,不知道该听谁的,一个是自己地直接领导,一个是公司的副总经理,两个人谁也得罪不起。

  黄河和王蕾在办公室里,听得陈秀和谢东开始辩论起来,语言当中越来越增添了火药味儿,王蕾试探地问黄河道:“黄总,怎么办啊?你去管管吧,再不管,他们俩可是要打起来了!”

  这些荒唐地琐事,黄河真的有些厌烦了,硕大的一个公司,为了几千块钱的过节费,竟然让公司的领导们吵地不可开交!而且还是当着财务部的员工面前这成何体统!

  黄河稳定了一下情绪,站起身,到了财务部。

  倒是黄河地出现让财务部起了骚动,从会计到出纳,到会计主管,十几个人陆陆续续地站起来,满脸堆笑地向黄河问好。

  这种场面在华联公司算是先例了,能博得员工如此尊重的公司领导,除了黄河,再无其他人。

  黄河冲这些礼貌的员工点了点头,目光停留在如泼妇骂街般的谢东身上。“谢经理,麻烦你过来一下。咱们谈谈!”

  谢东因为与陈秀的口舌之争,已经积累了一些火气,况且这口舌的根源本身就因为黄河要支什么过节费造成地。因此谢东没给黄河好脸色,反而是皱眉狠狠地道:“如果是因为过节费用的事情,免谈!”谢东一摆手,自认为自己非常潇洒。

  黄河心里愤怒,但面色未改,继续冲谢东道:“我不想再说第二遍!我在办公室等你!”

  然后转身回了办公室。

  谢东根本不想买黄河地账,然而,他哪里知道,在他的财务部,到处都是黄河地粉丝,还有王蕾、陈秀二位公司领导,也都站在黄河一方,黄河前脚刚走,谢东就要承受‘舆论’的层层压力。

  众人拾柴火焰高,财务部地几个员工你一句我一句地规劝谢东,让他服从黄河的差遣,这种舆论效果,倒是让陈秀和王蕾也感动万分吃惊。

  谢东终于迫于压力,跟着到了副总经理室。

  谢东一进门便自主地坐在沙上,冷冷地盯着黄河。

  黄河只是拿笔在纸上划着什么东西,却仿佛将他的进入没当回事儿。

  谢东咳嗽了一声,明知故问道:“什么事儿?”

  黄河依然不作声,好像根本不知道谢东进来似的。

  这时候,陈秀和王蕾也赶了过来,生怕办公室会生厮杀事件。

  谢东挪了挪屁股,继续问道:“黄河,你找我来究竟什么事儿?如果是支钱的事情,我只能给你一个答复,五百块钱,再多一分也不行!”

  黄河缓缓地抬起头来,面色依然显得很平静,笑道:“没有商量了?”

  谢东坚定地道:“没有,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黄河点了点头,拿笔在纸上戳了几个黑点儿:“你知道公司的根本,是什么吗?”黄河挑眉问道。语气很平和,没有半点儿不和谐的单调。

  但是坐一旁的陈秀和王蕾,却感觉了杀气。

  谢东两手合在一起,坦然地道:“公司的根本,是钱,没有钱,公司怎么运作?”

  “错!”

  黄河严肃地道:“公司的根本,是员工!没有员工的公司还叫公司吗?”

  谢东倒是同意黄河的这个观点,点头道:“你说地也有道理。”

  黄河继续道:“那么,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员工?”

  谢东答道:“当然是业绩好,能给公司赚钱的员工了,这还用问?”

  黄河继续道:“那么,员工为什么要给你的公司赚钱?”

  谢东随意道:“我给他工资,他当然要给公司赚钱了!”

  陈秀和王蕾在一旁听得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不知道黄河问这些干什么?他究竟是在搞什么名堂!

  黄河又问道:“然而,现在营销企业竞争这么激烈,员工凭什么只给你的公司赚钱?”

  吾,没答上来。

  黄河站起来,道:“那就让我告诉你!想让员工为公司赚钱,你必须得设身处地为员工考虑。过节的时候连个月饼都不舍得,员工会心甘情愿地为你赚钱吗?那样的话,员工不会在公司呆长久,也无法跟公司一条心,因此我们必须以心换心,我们的投入不会白投,员工会感到公司的温暖,在这种温暖地环境下,员工们的工作热情才会不断提高,思想才能更稳定,业绩才能越来越进步!”

  谢东听完后,冷笑道:“照你这么说,公司干脆把剩余地资金全给员工算了,那样员工不是工作热情更高?”

  靠,无理取闹!

  听了谢东的话,黄河真想抽他,真不知道他是木头脑袋,还是故意跟自己作对。自己对他已经很容忍了,而且还苦口婆心地给他讲道理看来,这一切都是徒劳的,这家伙脑子里根本没有管理和商业细胞,只有‘守财奴’式的激素!

  黄河再也没心情跟他扯淡了,猛地一拍桌子,怒道:“谢东,一句话,我希望你脑袋放灵活一点儿,不要做新时代的守财奴!你觉得为公司节约了成本,其实不然!你这样做是在将公司一步一步推向灭亡!”

  谢东貌似被黄河地气势吓到了,脸色一变,身体略显哆嗦,但嘴上仍然强硬地道:“我有我的原则,如果你觉得这样能让我改变地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必须知道一点,财务上,我说了算!”

  黄河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在原地走了两步,表情恢复了平静,但心里却在沸腾。这一幕,简直就像是秀才遇到兵的尴尬。他实在想不通,谢东堂堂的本科生,思想怎么会是这样老化?陈婷怎么会启用这么一个头脑简单的家伙担任公司的财务部经理,甚至还想培养他成为什么财务总监?

  狗屁!

  这种人,说理根本说不通!

  陈秀和王蕾早已气的眼睛直,但她们还是注视着黄河,似乎想看黄河怎样处理此事。

  黄河平静了片刻,突然间手腕一用力

  咔嚓一声

  手里地杯子猛地碎了。

  瓷片儿掉了一地。

  陈秀和王蕾,以及坐在沙上的谢东,心里同时猛地一惊。

  他,他竟然能捏碎杯子?

  黄河眉头一皱,指着谢东道:“像你这样地人,留在公司,只能把公司的资金变成死钱,你不适合搞公司地财务管理,依你的思想,充其量只能当个商铺里管账地!我已经给了你很多次机会,可是你总是自以为是,如果公司继续让你掌管财务大权,那将是公司最大的错误和遗憾!”

  说完后,黄河的手掌张开,清脆地一声响,手心里最后一片瓷片,落在了地上。

  谢东哪还敢再多说话?黄河捏碎瓷杯的动作,无疑是对他一种强烈的震慑,在早上军训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了黄河用拳头击碎青砖的场面,如果真把黄河惹毛了,痛揍自己一顿,那实在是太不值了。

  因此,谢东闭而不语,心里却在打着小盘算,他要向陈婷建议,将黄河驱逐出华联公司。

  他觉得这种人实在太可怕了!平时看着和蔼可亲,起火来像头雄狮!

  黄河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走到了门口,回头对陈秀道:“陈秀,你看着处理吧。我去抽支烟!”

  黄河之所以这时候选择出去,是害怕自己实在按压不住心里的愤怒,会忍不住对这个木头脑袋的财务经理动粗!

  这样值得吗?

  陈秀倒是对黄河的话言听计从,长时间的工作配合和实践验证,让她对黄河的管理才能达到了迷恋的程度。黄河在他心目中就是一个完美的人。再加上她本身就对黄河有着至深的爱意,因此,不论什么情况下,她都会和黄河站在一起。

  再说了,这个谢东的做法,也实在太过于脑残,她虽然抠门儿,却也实在看不惯了。刚才的时候她已经憋了一肚子气,此时在得到黄河的指令后,她心里的怨恨,几乎在突然之间,爆了。

  陈秀横眉竖目,咬牙切齿地冲谢东怒道:“我,我受不了了,实在受不了了!你,你就是个猪脑子!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被陈婷选过来当财务经理?谢东,你还是收拾收拾东西,走吧,你太优秀了,我们华联公司用不起你”

  王蕾赶快一拉陈秀的胳膊,轻声道:“小陈总,别冲动,跟大陈总商量商量再说吧!”

  谢东无辜地摸弄着脑袋,心里还觉得很委屈,暗道:操,老子这么为公司节约成本,怎么换来的,是这种结果?

  但他不怕这些,有陈婷撑腰,他怕什么?

  于是,他没再做任何辩解,愤愤地离开了副总经理室。

  陈秀眉头紧皱地盯着谢东的背影,狠狠地掏出手机,道:“我现在就给陈婷打电话,让谢东滚蛋!”

  她本来可以不必这样义愤,然而,谢东得罪了黄河,仅此一点,就足够让自己下定决心赶他走!

  毕竟,黄河在她心目中,那是怎样的一个人?

  那是一个,爱的神话!

  她愿意为心爱的人,做任何事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泡.书.吧*中文网*!)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