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此时的心情是复杂的,无法形容。(*泡_书_吧*中文网*超速更新最新小说章节*PaoShu8.Com)

  看着娇羞的陈秀,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启齿,手里的报纸轻轻滑落,他又点了一支烟,将窗户开的更大,猛吸了一口,望一望窗外,无限心事涌上心头。

  陈秀半天才回过头来看黄河,脸上的羞怯仍未散去,眼神里藏满了深情。“黄总,你,你能明白吗?”她轻轻启齿,试探地问道。

  黄河调节下心情,故作平静地道:“明白什么?”内心却在谴责自己还在装糊涂。

  陈秀紧盯着黄河的脸颊,支吾地道:“我,我为你献出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虽然,虽然很遗憾,没有见到,见到证明我贞洁的东西,但,但我可以向天誓,那是我的第一次!你不应该把,把”陈秀脸上的羞涩又加深了许多,才鼓起勇气地道:“把处女红当成是判断我纯洁的唯一标准,这,这是有例外的,刚才的报纸你也看了,不是吗?”

  黄河触到了陈忧郁悲伤的眼神,很真实,也很触动人心。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只是轻轻地道:“陈秀,对,对不起”

  话还没说完,陈皱眉:“对不起?你跟我说对不起?”

  黄河深吸了一口烟,想用尼古的味道,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风流,这两个字,究竟是不是褒义的词汇?风流了,又该怎样买单?

  陈秀的眼泪,哗地滑落,这是河第一次见到她如此伤心。

  她的泪是一条河流自从有泪珠滑落,就再无停息。

  她潺潺地道:“黄总,我陈秀心自问,对你的爱天地可鉴,日月可证。

  我从来没对任何一个男人有过这么强烈的感情。直到遇到你!我不知道,你是怎样一步一步,彻底占据了我的心,让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和你在一起,我甚至愿意付出我的所有一切,为了你,哪怕是女人宝贵的贞操,我可以毫无保留地给你!难道,难道你和我上床,只是逢场作戏吗?”

  声音如泣如诉,直听的黄河心事重重。

  黄河不知道应该怎样对安慰她,刚才的平静和羞涩,与此时地泪水和倾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说这些话,对于一个女孩子,尤其是是要强的女孩子来说,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啊,那需要付出太多的勇气,太多的感情!

  黄河不知是处于一种什么心理,一只手轻轻地抚在了她的头上,另一只手,为她抹眼泪,然而,女人是水做的,她地眼泪又怎能擦干?

  眼泪这种武器,对于女人来说,就像是杀手锏,具有十分强悍的能力,管你是铁铮铮的汉子,还是十恶不赦的子手,在女人的眼泪面前,都会有所触动。黄河也不例外,他知道陈秀为什么伤心,也知道她费尽心机证明自己,是为了什么。然而,一夜风流后地他,又该怎样面对?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戏里戏外都是真。如此的情景,他哪里还能怀疑陈秀把处女之身献给了自己?尽管当时没有看到那珍贵地处女红,但陈秀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一切。因为她的泪,因为她屡次三番的坚持。那份健康时报,便是最好的证明。

  细想一下,黄河真的不知道,是天在眷顾自己,还是在毁灭自己,一次一次的风流债,又该如何去偿还?王珊、陈婷、陈秀,她们都把弥足珍贵的处女之身,毫不怨言地献给了他,而他,又能回报她们什么呢?

  在黄河为陈秀擦拭眼泪的时候,陈秀突然身子一软,躺在了黄河怀里。身下被挂档杆咯的很不舒服,但她似乎没有感觉到,只是想尽情地享受这种偎依在心爱之人身上地感觉。

  黄河轻拍她的肩膀,凑近她的耳边,轻轻地道:“陈秀,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陈秀却陶醉地抽泣道:“不,不,我不回去,我要跟你在一起,我要永远跟你在一起!”

  “冷静点儿好吗?”黄河劝道。

  陈秀摇了摇头,香飘扬着直黄河的鼻孔。“你能吻吻我吗?”陈秀钻在黄河怀里,忘情地问道。

  “这”黄河为难地一皱眉,但还是俯下身子,在她的额头留下轻轻一吻。

  陈秀侧着脸看着黄河,绽放出了含泪的微笑,小嘴儿一颤动,却猛然间用它堵住了黄河的嘴巴。

  她的亲吻依然是那么僵硬,让黄河想起了那晚,单单从这方面判断,她很少接过吻,甚至从来没有过。

  黄河用一记深情的回吻,补偿她的心痛

  时间在流逝,一分一秒。

  小路很静,车也很静,风也渐渐没了力气,更让周围地一切显得那么静谧。

  车上的这一男一女,深情地亲吻着,她满怀感情;他,满怀心事。她斜躺在他地怀里;他用粗壮的胳膊拥揽着她地身体。

  良久的陶醉

  梦总会醒,亲吻,也会结束。

  黄河不失时机地推开陈秀,嘴角上尚留有她地唇香,黄河不会忘记,她的唇香,是怎样一种奇妙的味道。甜甜的,香气十足,她的唇那么轻柔,那么润滑,那么热情。

  黄河用手抿了抿嘴唇的口水,假装平静地道:“陈秀,我们真的该走了。”

  陈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动了引擎,开始前行。

  的很慢,因为她有心事。

  经过这条人烟罕见的小路,在一棵大柳树的旁边,现了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敏感的黄河第一眼望去,就现这里面有猫腻。因为车子一直在轻微地晃动着,一刻未停。在与这辆车擦肩而过的一瞬间,透过半透明的车窗,能看到一对男女半裸的身体,在疯狂地做着原始的运动。

  当然,陈秀并没有现这个细微的插曲。

  乡村小路,缠绵。这是城里人和有钱人带着小蜜、偷偷地打野炮的最佳场所。

  在大自然的怀抱中,有鸟叫,有风吹,在车里的舒适环境中,这一次来之不易的偷情,实在显得太过于弥足珍贵了。

  车,渐渐地穿越,驶上了宽阔地大马路。

  人多了,路平了,嘈杂声替了安静,各种车辆的马达声,汇成了路上的主旋律。

  陈秀安静地开着车,其实心里杂,一个拐弯处,她又重新瞟了身边的黄河一眼,轻轻地道:“黄总,你现在相信了吗?”

  黄河知道她这话的意思,却知道如何回答。若有所思地道:“也许吧。”

  “也许?你然说也许?”陈秀眉头一皱,面带愤愤地道。

  “陈秀,你想的太多了!”黄河虚地道。

  陈秀面带忧郁地:“我为你付出了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你然说我想的太多了!作为一个男人,你难道就不能说一些负责任地话吗?”

  黄河道:“那你觉得我该怎么负责?”

  陈秀静了半天,才从口中吐出两个字:“娶我!”

  黄河在心里苦笑,陈秀此时的样子楚楚可怜,不断地向他出信号,由此可见她对黄河的感情之深。然而,他能对她负责吗?如果没有燕,这也许可以考虑,然而燕现在患了绝症,他又怎能弃她于不顾,与其他女人好呢?

  都是风流惹的祸!

  黄河诧异的时候,陈秀又问道:“怎么,让你为难了?”

  黄河摁了一下额头,努力压抑住心里地不安,故作平静地道:“为难倒谈不上,只不过,你还不了解我。我们还没有达到谈婚论嫁的程度!”

  陈秀埋怨道:“切,说这种风凉话!那天晚上你为什么不这样说?”

  黄河强势道:“你再仔细想一想,那天晚上地事情。是我主动的吗?你应该知道,对于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来说,一个漂亮女人不断地挑逗,这意味着什么?我不是神,我是人,于是顺理成章地生了不该生的事情。这一切,难道只是我一个人的原因吗?”

  “这”陈秀支吾着,半天没说出话,她当然当初的事情,黄河屡次三番地劝自己回房休息,自己却怀叵测地一步一步诱他上钩,本以为这样就能得到他的心,没想到此时此刻,陈秀并没有后悔,只是有一种强悍的酸楚,占据着她的心。

  “但,但是事情已经生了,你说怎么办?让我怎么嫁人?”陈秀耍起了小性。

  一个堂堂地副总经理,说出这些话,实在是有些不成体统。

  然而,在爱与恨之间,人是没有理智可言的。

  黄河轻轻地叹气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从一开始,就是你设下的圈套,你喝醉酒,让我送你回家。再后来你就想方设法地让我留宿,故意赖在我的屋里不走这一切,都是你事先预谋好的,目的就是想达到自己的小算盘,我说的对吗?”

  陈秀倒是振振有词地道:“是又怎么样?你还不是上钩了吗?如果你自制力强一点儿,就不会生那件事。现在你在我的手掌心,你逃不掉了!”

  “你想拿那个缚我?你觉得可能吗?”黄河道。

  陈秀继续道:“别装了,我的黄副总,我还不知道你地性格吗?你现在可以无视我,可以对我不负责任。但是你不忘了,我手里还有王牌。我就不相信,我陈秀想得到的男人,我会得不到!”

  黄河一怔,倒是陈秀从来没说过这样地狠话!

  对此,黄河语气渐渐平缓,借机缓和一下僵硬的气氛:“你手里还有什么王牌?”

  陈秀神秘地道:“你会知道地,不会很久了。”

  黄河沉思片刻,道:“陈秀,也许到那个时候,你就明白了,其实我黄河只是一个普通人,或许会辜负了你的错爱。”

  陈秀啧啧地道:“那我不管,你应该知道,我很执着地。”

  “……”

  苍白的对话之中,已经置身于公司楼下。

  回到办公室,陈秀板着脸,似乎还在回味二人的对话。这次买月饼的经历,让她突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似的。

  良久,陈秀突然对黄河道:“黄总,下午下班后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咱们好好谈谈!”

  黄河当然知道陈秀想谈什么,推辞道:“我晚上有点儿事儿要处理,改天吧。”

  陈秀眼神当中闪烁出一丝不满,但还是点了点头。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黄河突然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母亲的声音仍然慈祥,关切地问:“河儿,还好吗?”

  黄河笑道:“妈,我挺好,你和我爸要注意身体啊,现在天渐渐凉了,注意添加衣服,防止感冒!”

  母亲道:“

  你上次给家里留下地三万块钱,妈拿出三千装修了剩下的那些给你存起来,等你结婚的时候用!”

  啊?黄河当时一怔,自己什么时候给家里留过三万块钱啊?

  “妈,什么三万块钱,我什么时候给过你钱啊?”黄河追问。

  母亲道:“你忘了,你让你媳妇儿给我的,用信封装着”

  妇?

  黄河知道母亲指的是燕。

  这丫头,在搞什么名堂!

  黄河虽然在瞬间知道了相,但还是没有把事情真相告诉母亲,只是劝道:“妈,那三万块钱啊,是给你和我爸花的,别不舍得,儿子现在有钱,娶媳妇儿不愁。”

  母亲道:“有了也不能乱花,要得节省。”

  黄河:“嗯,知道。”

  “……”

  挂断电话,黄河沉思了片刻。他万万没有想到,燕那丫头,竟然偷偷以他们二人的名义,给母亲留下了三万块钱。黄河感激她的善良,但这三万块钱能要吗?不能要。自己堂堂一个男子汉,怎能无缘无故地要女人地钱财?

  他觉得,必须得找燕问个清楚。

  因此,下午一下班,他便踏了回明星小区的路,平时他都是坐公交车回家,这次,他破天荒地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明星小区驶去。

  半路上,手机铃声匆匆响起。

  低头一看,竟然北京的座机电话!

  是燕的哥哥燕刚!

  燕刚在电话里和蔼地问道:“黄河,最近还好吗?”

  “好,很好,你呢?”黄河答道。

  “我也很好。燕还好吧,你们还在一起吗?”

  “燕也很好。你没给她打电话吧?”

  那边支吾道:“打了,打了。我昨天就打了。”

  客套了几句后,燕刚突然在电话那边安静了几秒钟,半天才说道:“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希望你听了不要生气。”

  黄河有种不祥的预感,追问道:“是不是关于燕地?你不会又要劝我离开燕吧?”

  燕刚忙道:“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我是想告诉你,我骗了你。”

  黄解:“了我什么?”

  燕刚降低音量道:“我骗你说燕得了绝症!”

  黄河脑袋嗡地一声,但随即便被欣喜冲晕了头,兴奋地道:“你是说燕没得绝症,是吗?你是在骗我?”在听到燕刚的这话之后,黄河地心剧烈地兴奋起来,虽然暂时还不是知道是不是真的。

  燕刚道:“不错,燕根本就没病。我只所以骗你,是想试探你一下,看你对燕是不是真心的。”

  “哦。”黄河真想骂他一顿,害自己提了这么久的心。但没有。

  燕刚继续道:“通过对你的了解,我觉得你这个人还不错,燕那丫头也很喜欢你,以前我害怕你欺骗燕的感情。

  所以才三番五次地试探你,现在我放心了。我能感觉得出来,你喜欢燕,你是一个可以让她托付终生的人。”

  黄河激动地道:“谢谢,谢谢。”

  燕刚:“你不会怪我吧,我欺骗了你。”

  黄河:“怎么会呢。过这段时间,你可是让我担心坏了。”

  燕刚:“为了妹妹的幸福,出了这个下策。哈哈。”

  黄河:“你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燕刚:“在这种情况下,你没有抛弃燕,这充分证明了你对她的感情是真地,把妹妹交给你,我很放心。”

  黄河:“谢谢,谢谢。”

  燕刚:“你放心,我会帮你们的。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一块来北京一趟,好让爸妈见一见他未来的乘龙快婿啊!”

  黄河窃笑道:“会的,会的。”

  燕刚:“……”

  ……

  黄河和燕刚的这次通话,恐怕算得上是最愉快的一次。从刚开始的意外和惊喜,到体会到一位哥哥的用心良苦,黄河哪里还有责怪他的意思?虽然这种试探地方式有些雷人,但黄河还是接受了。越是这样,他越懂得珍惜燕,更加明白失而复得的珍贵。

  这一切充满了戏剧性,所有地一切都不重要,只有这种胜似于‘死而复生’的喜悦。

  出租车上,黄河开心地手舞足蹈,出租车司机还以为他疯了。

  明星小区。

  按门铃,燕开门。

  燕穿着一件红色地无领纱衣,蓝色短裤,依然是那双蝴蝶结拖鞋,她像往常一样,开门后给了黄河一个熟悉的微笑:“你回来了。”依然是这句熟悉地问候。

  而黄河见到燕的这一刹那,竟然比当了神仙还兴奋,他的心里,已经被这突来的惊喜冲溢的异常激动,他在门口呆立了片刻,猛地冲进去,一把把燕抱了起来。

  燕摸不到头脑,不知道这黄河得什么美事儿了,一进门就做出这样亲昵的动作。

  “你怎么了?神经兮兮的!把我吓了一跳!”燕在黄河双手的簇拥之下,善意地埋怨道。

  黄河望着她的俏脸,神秘地一笑,然后用一记深深的吻,来表达自己的兴奋之情。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