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的华联公司,似乎乱成了一团。@泡@书@吧@中文网@超速更新最新小说章节*(PaoShu8.Com)

  陈秀来上班时,看到了黄河留在自己桌子上的档案袋。

  打开一看,顿时吃了一惊。

  那是一份辞职报告。

  黄河并没有写他为什么要离职,只是在上面提到自己不胜任这项工作,这让陈秀大为不解,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离职呢?陈秀忍不住眉头一皱,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她匆匆地拨通了黄河的电话,但是没人接听。不知道是黄河故意不接,还是他根本没带手机。

  本来,陈秀欢心鼓舞地来到公司,还特意为黄河准备了一件礼物一个‘菲利普’牌电动刮胡刀。因为她知道,明天是黄河的生日,对此,她是特意查看的公司员工档案,女孩子的心一般都比较细,陈秀也不例外,她还在外面订了一个精致的生日蛋糕,准备找几个主管和员工给黄河过一个生日。但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黄河竟然莫名其妙地离职了。

  说出一种怎样郁闷的心情,陈秀猛地坐到了椅子上,看着黄河的办公桌依旧,资料夹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上。而人却早已空空如也。她在心里做出了种种的猜测:难道,黄河被别的公司挖走了,别的公司给他特别好的待遇?难道,黄河跟公司的谁谁谁生了摩擦,一气之下离开了公司?难道,是黄河觉得自己能力有了,小小的华联公司容不下他了?

  众多的问闪现在脑海,让她无法得到正确答案。

  这样想着,却不小心把放在桌子上的刮胡刀碰到了地上,咔咔一声,把她吓了一跳。

  刮胡刀被摔坏了,但她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可惜。最为可惜的是,公司突然之间失去了一个顶梁柱。那种感觉,简直有点儿黔驴技穷的无奈。她在想:公司里如果没有了黄河,那该怎么办啊?大到公司管理运营,小到业务流程,制度维护,都是他黄河一手操办,公司地运营和管理模式,也都是他黄河的思路,他这一走,不是把公司彻底架空了吗?

  黄河的离去,简直让她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想起黄河为公司所做地一切,实在难以想像,他会在这个小时突然离开。

  她情不自禁地抓起了那把为黄河精心挑选的刮胡刀,猛地摔在了墙上

  一阵脚步声,很急促。

  王蕾匆匆地赶到了办公室,脸上也是愁云密布。

  陈秀一抬头,冷冷地问了一句:“黄河走了,他就这样走了?”

  王蕾如实答道:“他说早上没吃饭,出去吃饭了。”

  陈秀苦笑道:“他这是借口,他走了,他什么时候利用上班的时间吃过饭。他把公司抛弃了!”说话间,眉宇中的伤感愈明显。

  倒是王蕾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他出去的时候,我跟在他的后面,他去了一家商场,然后,然后就找不到人影了。”

  陈秀猛地一怔:“他不会是到对面的福星商场上班去了吧?”

  王蕾摇摇头道:“不会吧?”

  陈秀心里的愁绪翻滚着,道:“那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突然离职了呢?”

  王蕾嘴巴轻启,欲言又止之后,鼓起勇气地道:“这事儿不怨黄总,怨公司,是公司太对不起黄总了。”

  陈秀不明白王蕾地话,惑道:“什么意思?公司对不起他?”

  王蕾不失时机地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工资表,递到了陈秀面前。

  陈秀看了看,顿时大惊失色。她突然站了起来,愤愤不平地一拍桌子:“这个陈婷,纯粹是个傻冒儿,给黄河开一千八的工资,打要饭的吗?像刘朝和谢东那两个白痴,却开三千多,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要打电话骂陈婷,她,她简直是个混蛋!”

  王蕾从来没见过陈秀这么大地火,估计陈婷要是在场,陈秀非得拿刀把满,这事儿就是搁谁头上谁也会火,工资少的可怜不说,主要是站在黄河的角度上,一对比,职务低的、工作做的比自己少的人,反而拿高工资,这明明就是一种侮辱,十足的侮辱!

  陈秀掏出了手机,手开始微微颤抖,这是过度的气氛所致,她现在已经无法冷静,她要在她姐面前爆,让她知道,她做了一件多少荒唐地事情!

  刚刚想拨通她的号码,就听得门口一阵脚步声,愣了一下,朝门口看去。

  更为爆炸的一幕诞生了。

  赵依依带着七八个主管,以及几个核心员工,足有十几个人,一起冲进了副总经理办公室。

  还没等惑的陈秀开口问话,赵依依就率先愤愤地开口道:“小陈总,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你必须把话说清楚!不然的话,员工们都要乱翻天了。”

  陈秀见这十几个人个个虎视眈眈,颇有兴师问罪的意图,绷着脸,好像自己欠她们八万块钱似的。心下非常不解,暗想:难道她们也是工资不满意?不应该啊,挨个数一数,这些人都是员工当中的精英,包括这八个主管,业绩非常好,九月份的工资高地能拿到四五千,一般的也能拿到两三千,这种工资水平,可是比以前整整翻了一番,她们怎么会突然来办公室闹腾呢?

  陈秀心里虽然有火,但还是冷静了一下,追问道:“赵依依,这是怎么了?”

  赵依依愤愤地道:“我们想不通,为什么黄总工作那么卖力,对公司那么忠诚,可是工资还不如两个刚刚来公司不久地经理多?刘朝,垃圾。

  谢东,差不多也是垃圾,像他们这样的垃圾,都能拿到三千多块钱,而黄总,为什么只拿到可怜兮兮一千多块钱?公司还有原则吗?难道,想给谁多少钱就给谁多少钱吗?”

  一连串的反问,倒是将一个泼辣女孩地本性,演绎到了极限。

  几个主管也纷纷地表了自己地愤慨,埋怨公司这样做实在是伤害了黄总,实在是不公平的表现。并告诉陈秀,现在营销部的员工已经乱成了一片,因为黄总的不公平待遇,大家都很有意见,如果公司再不及时纠正,势必会造

  恶劣地影响。

  陈秀总算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她们和自己一样,也是为黄总鸣不平来了。得知这个事实后,陈秀倒不再责怪她们,而是实事求是地道:“我现在也正为这件事着急,不过你们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黄总的工作大家有目共睹,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黄总蒙受不平的待遇!”此时的陈秀,其实比任何一个人都觉得义愤。毕竟,黄河和她一间办公室,他的工作,他的一切,都被陈秀看在眼里,包括黄河拿自己地钱为公司办事儿,都令她感动不已,然而此时此刻,公司里的十几名主管跑过来闹事儿的时候,她并没有责怪她们,因为她们跟自己想地一样。

  但是陈秀是聪明人,通过这个现象,陈秀也深深地意识到了危机,就因为黄河的工资问题,公司里的主管和员工,竟然如此大动干戈地为黄河鸣不平,由此可见,黄河在公司的威信达到了一种多么可怕的程度!如果黄河真的离了职,公司就会比生7.9级大地震还要动荡,员工们都和黄河一条心,如果黄河自立门户或到了别的营销公司,那公司的精英,不都得跟他一块走了?

  这样的话,公司岂不是被掏空了?

  与己与公,黄河地离职,都是有百害而无一益。

  黄河对赵依依和几倍主管道:“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马上给陈婷打电话,给黄总讨回公道。你们也可以把自己的心里话,到陈婷的邮箱里。陈婷不是公布了一个自己的邮箱吗,专门用来收集民主意见的,咱们一块努力,给她施加压力,我就不信,公司这么多人反对的事情,陈婷她敢一意孤行?”

  王蕾看的出,此时的陈秀,其实是极不冷静的,因为黄河的缘故,她似乎已经与陈婷杠上了。这种现象是好事儿,也不完全是好事儿,至少作为一个公司高层来讲,这是很危险地信号。

  然而,对此,王蕾也觉得无能为力,她想起了陈婷告诉自己的那一番话,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蹊跷。因为她能感觉得出来,陈婷对黄河异常器重,一直在重用他,她怎么可能做出这么弱智地事情呢?给经理开三千多工资,给副总经理开一千多,如果不是她得了神经病,就是别有用心,或是想把副总经理架空,让他自动提出离职。

  赵依依和众位主管们,听了陈秀的一番话,倒也平息了一下心里地不满。说实话,黄河在她们心里,那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她们怎能眼睁睁地看着公司这样对待黄河,这太不公平了。

  勉强熄了火,赵依依带着几个主管和员工,回到了营销一部,继续就此事展开议论。营销一部里,到处都是怨声载道,到处充满了愤愤不平地叹息。也有几个跟黄河关系特别好的,拿出手机给黄河打了电话,但是没人接。

  副总经理室,陈秀再深深地叹了口气,对王蕾道:“王助理,你去营销一部看看,赵依依和几个主管,说不定还会闹出什么事情来,你去劝劝赵依依,要冷静!”

  “好的!”王蕾站了起来,出了门儿。

  陈秀突然觉得自己挺可笑的,自己都不冷静,还想让别人冷静?

  陈秀掏出电话,继续给陈婷打电话。

  她的情绪依然激动,待电话接通,开口便骂:“陈婷,你,你简直疯了,你疯了是不是?”

  那边的陈婷被骂的莫名其妙,不解地道:“怎么了陈秀?”

  陈秀质问道:“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待黄总。”

  陈婷:“怎么对待黄总了?”

  陈秀:“他现在离职了,你知道吗?”

  话一出口,陈秀听到电话那边一阵清脆的响声,料想是陈婷正在喝水,水杯突然掉到了地上。

  陈婷:“什么?黄总离职了?为什么?”

  陈秀:“还不是因为你!”

  陈婷:“你把事情说清楚,怎么会是因为我?他为什么辞职?”

  陈秀:“你一手遮天,经理的工资都是你一个人制订的,不是吗?”

  陈婷:“是啊,怎么,黄总嫌工资少?”

  陈秀:“废话!我都嫌少。一千八,你给黄河开一千八!却给刘朝和谢东开三千多,你是不是脑袋进水了?刘朝和谢东两个人加起来干的工作,也不及黄总的一半儿,你难道不知道黄总在公司的重要性吗?现在,你把黄总气走了,我看你的华联公司怎么办!等着倒毙吧!”

  陈秀越说越愤怒,如果陈婷就在身边,她非得扇她两个耳光子。

  陈婷:“怎么会呢?黄总的工资一千八,还少吗?”那边的陈婷满是疑惑地问。

  陈秀差点吐血:“一千八,一个副总经理,你就给他开一千八?你以为很多吗?”

  陈婷:“黄总的基本工资是1890,加上业绩提成和效益奖金,他这个月能拿到5890,比谢东和刘朝多了将近一半,这难道还少吗?不过,不过你可以先稳住黄总,你告诉他,如果他觉得工资不满意,我可以再给他加,只要不超过一万,我都答应,一定不要让他离职,那样公司损失太大了!”

  陈秀猛地一惊,这才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工资表上的那一千八,只是黄河的基本工资,是陈婷对黄河格外开恩,黄河是唯一享受整个公司业绩提成和绩效奖金的领导。但陈秀还是有些惑,如果真如陈秀所说,那一千八只是基本工资的话,为什么在工资表上没有体现呢?

  于是陈秀继续问道:“但是,但是工资表我看了,黄河九月份的工资只是单一的一千八,没有别的项目工资。”

  陈婷显得很惊讶:“不会吧?我为了这件事,特意嘱咐谢东,让他别忘把黄总的奖金加上去,他做工资表的时候没加吗?”

  此时的陈秀,算是彻底明白了,原来问题不出在陈婷身上,她错怪了陈婷,真正从中作梗的,是谢东!

  但陈秀马上出了一头冷汗,谢东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