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高手175章惊险游戏vip

  马哥倒是对风哥的刺意味儿丝毫没有减轻,冷笑道:“咱们要是抓到那小子。的好好折腾折腾他。谁让他敢拿枪指着我们风哥的脑袋呢?”说话间尽显意之情。挑着眉毛看着风哥。

  风哥倒是反咬了马哥一口。道:“当时我面临危险的时候。你干嘛去了?眼睁睁的看着。却没有丝毫的|隐之心。你还是人吗?”

  马哥却振振有词的道:“如果我当时暴露了。你不是更危险?而|。更容易打草惊蛇。不是吗?”

  风哥看了看表。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情形。试探的问道:“我觉的那个小子不简单。现在就是弄不清楚。他究竟是童妙妙的什么人呢?难道。难道是他的保镖?”

  马哥却道:“风老四。这不应该是你考虑的问题。我们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先抓住他们。一切就都有了答案。”

  风哥道:“我。我觉的这个真的不简单。没那么容易对付。”

  马哥冷笑道:“我在把整个明星小区都包围了。他们就是插上翅膀也难飞了。你却说这种话。是不是很不合时令?”

  风哥不无忧虑的点了点头:“但吧。但愿这只煮熟的鸭子不会飞走了。”

  这算的上一个硕大模的势。几十个黑道中人。将明星小区控制了起来。在马哥和风哥的引导下。各自展开搜索。随时观察动向。而且。这明星小区还有马哥的几位朋友。因此。要想找到他们。说起来倒也不是难事儿。

  ………

  却说楼顶上的河。见下面的形势已经迫在眉睫。此时也容不的多想了。倒是童妙妙依然心有余悸不知道黄河究竟要搞什么名堂。难道。他真的想用一根绳子攀到对面的小区里?这样做的话。实在是既危险又艰难。况|。使能过去。那自己呢?自己怎么办?

  “我们。我们还报警吧。”童妙妙试探的对黄道。

  黄河轻轻一笑道:“可以。

  不过在警察来之前。我们还是的力求自保。”

  妙出电话。拨通了110

  黄河看在眼里。轻轻的摇了摇头。

  而他手中的绳子。经啪的扔了出去。

  不偏不倚绳子的一头系在了对面小区楼顶上小阁楼顶端。绕了三圈儿。稳稳的套住了黄河用手一拉。很牢固。便迅速的将绳子的另一头。系在楼顶的阁楼上。绳子被两个阁楼束的紧紧的。摸一摸。弹性十足。童妙妙目睹黄河做完了这一系的动作。觉很不可思议。

  “我们怎么过去?”童妙妙盯着绳子。疑惑的问道。

  黄河轻轻一笑道:“这个。你需要知道。现在。你只要配合我。牢牢的抓紧我。就行了。如果你有恐高症。那就闭上眼睛。”黄河说完后。拿出剩余的一绳索抖开。在童妙妙面前晃了晃。继道:“现在。必须的把我们两个人牢捆在一起。捆的越牢。你就越安全。”

  妙坚决不敢这是真的。还要捆在一起。这算什么?

  “难道。难道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吗?我觉的你这办法太。太冒险。而且太难让人接受了。”童妙妙惊盯着黄河道。

  黄河解释道:“我不否认这样做看起来很弱智。但是你要知道我们的处境。现在。他们的人。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刚才。已经有几个人朝楼顶上看。这意着他们不是傻瓜。再不走的话。就会有人跟着我们的脚步。钻到楼顶上来。你知道吗?”黄河点燃了一支烟。猛吸了两口。狠狠的丢在的上。用脚踩灭。催促道:“别犹豫了。相信我吧。”

  童妙妙望了望两楼间的长绳。又居高临下的看了看楼下。眼晕。心乱。此时的她。已经全然没有了希望。她实在无法短时间做出果断的抉择。进。她实在不敢相信。能人仅凭一根长。就可以飞到对面的楼上去;退。这些危险分子已经展开行动。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的人就能赶到楼顶。,险也异常明显。

  这该怎么办呢?

  其实。面对这种情况。黄河心里也有些后怕。他之所以保持镇静。是想给本来就惊恐万分童妙妙增加一针镇静剂。望面前这条长绳。黄河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虽然以。他经过多次类似的训练。但这次毕竟是实打实的冒险。有任何的防护措施。绳索究竟能不能真正承担二人的重力;自己不能携带一个一百多斤的活人攀过去;这都是谜。都是未解之谜。

  倒是童妙妙反复分析了一通。不由的一咬牙。心想:豁出去了。自己还有什么理由退缩呢?人家黄河和自己并没有太多的交情。但此时却能舍命相救。如果自己继续瞻前顾后的话。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于是。她冲黄河点了点头。表示默许了他的方案。

  到默许后。黄河灵活的将童妙妙“三花大绑”。然后拴在自己身上。他嘱咐童妙妙道:“记住。咱们要双保险。你一定要抓紧我的身体。明白吗?”

  妙妙颤颤的点了点头。但是再望一眼面前的长绳。顿时出了一头冷汗。

  黄河试探的到了楼边儿上。轻轻的道:“抓紧。一定抓紧了。还有。闭上眼睛。不要乱看。两分钟后再睁开眼睛。”

  妙妙果然闭上了眼睛。但她的睫毛跳动的厉害。证明她心里颇不平静。

  黄河狠狠的舒了一口气。猛的抓住了绳子。凭借强悍的腕力。他的身体倒是有了一个很大的缓冲。一瞬间。他吊在了长绳上。而童妙妙。则紧紧的搂着他的身体。不敢有半点儿的松懈。

  黄河开始移动手臂。他的动作虽然有些灵敏。但不难感觉的出来。他故意放慢了节奏。稳稳的前行着。

  此时的童妙妙。算是怎样一种心情啊?紧紧的抱着黄河的腰身。身体与他拴在了一起她眼睛半睁半闭。惊恐的心情难以平静。因为她知道。只要黄河一松手。他们二人被坠落下去。急剧的坠落下去。被摔的粉身碎骨。

  一步。一步步步辛。

  妙妙的心在狂跳。至差点儿张出来。她的腿在发软。急剧的发软。因为她知道她的下。都是空。距离的面有几十米高。倒是黄河也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在出汗能不出汗吗?将近三百斤的重量都压在这一根绳子身上。他倒是还从未做过如此大胆

  试。他也尝试着微微的闭上眼睛。缓解一下心里压力|。他还不住的安慰童妙妙。因为她会因过度的劳累和紧张松开了自己的身体。虽然拴了绳子。但那样的话。会很难受一旦她松开。自己也会受到牵连。影响情绪。甚至会在一急下。撑断绳索。甚至被迫松开绳索。

  “童小姐。不要紧张。马上就到了。马上就到了着眼睛默数十个数。你数到十的时候。们已经到了对面的楼上……你要想。这其实是一次简单的游戏。有在。就一定能成功。只要一到了对面儿。我们就彻底安全了。就彻底摆脱了他们的束缚……”因为是一边集中精力攀绳。一边是腾出一张|来安慰童妙妙黄河有点儿分心。甚至语言有些语无伦次了。

  妙妙嘴上道:“不怕不怕。有你在。我就不怕我相信你。”话虽这样说。心里却紧张的要命。而且。她自己都能体会到。自己的手在颤抖。搂抱住黄河身体的手甚至开始发酸。真想不顾一切的松开。松开。这种滋味儿。还真是用语言无法容了。

  童妙妙只觉黄河然停住了。自己的身体也似触到了什么硬物。睁开眼睛一看。长长的了一口气。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会儿工夫。他们已经置身于码亚小区侧面。但童妙妙的轻松感马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要知道。他们在虽然到了终点。但是剩下的这几步该怎么跨跃呢?

  黄河在原的停了停。嘱咐童妙妙道:“抓紧了。还有最后几步了。一定要抓紧。”

  妙妙抱紧黄河。是看看他么样置身到楼顶。

  黄河又持着绳靠了墙壁。然,用脚蹬在墙上。手抓紧。脚一步一步向上攀登。

  妙妙感到身体在倾斜。急剧倾斜。啊。她的身体快要成水平线了。

  黄河的脚终于接触到了楼。但他此时的身体。已经是水平倾斜状。这一瞬间。倒是让童妙妙狠狠的捏了一把汗。天知道这是一种多么高难度的动作。而且异常危险。如果是黄河自己也就罢了。偏偏身上还挂着一个一百多斤重的童妙妙。身的倾斜和异样。已经让童妙妙颇感惊恐。她甚至有一种遥欲坠的感觉。她的背上开始发凉。仿佛自己随时都要坠落似的。

  啊?

  妙妙感觉到河猛的一用力。借助于脚的蹬力和手抓绳索的力量。他的身体带动着自己猛的掀了起来。一瞬间的紧张后。们已经置身于楼顶。

  这样也行?

  妙妙彻底呆了。时此刻。她又重新审视了一下这个跟自己拴在一起的男人。他是什么人啊?他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做到了几乎所有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黄河三下王除的解去绳索。童妙则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眼睛里尽是不可思议的表现。黄河的脸上已经有了微汗。或仅有的这几颗汗珠。让童妙妙清醒的认识到。面前的这个人是人。不是神。但是他的确做到了人做不到的事情。或者说是只有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你。你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童妙妙道。

  黄河提示道:“现在议论的候。快走吧!他们马上就会发现我们。”

  “那。那我们哪儿去?”

  “先转移到安全的点再说。”

  “那什么的方属于安全的点?”

  “跟我走!”黄河解开楼顶上的绳索。挥着膀子朝远去一扔。扔到了刚才的楼上。然后拉着童妙妙。到了阁楼处。打开天窗。小心翼翼的钻了下去。童妙妙因为脚腕儿受了伤。嘴角里蹦出轻的呻吟声。黄河拿手扶着她。一直到了码亚小区的门口。

  很顺利的打了辆车。机问他们到哪儿去。黄河却问童妙妙道:“你在郊区有亲戚吗?”

  妙妙摇了摇头。

  黄河想了想。对司机道:“东郊处有个山湖镇。在那里停就行了。”

  不解的问道:“山湖镇?那整个山东最落后的一个镇了。人口少。经济条件很差。”

  “这就对了。”黄河咂了下嘴巴。闭起了眼睛。道:“记到了的我一声。”

  但童妙妙哪肯放过他。摇着他的胳膊问道:“喂。难道。难道我们真的没有其它办法了吗?非的去郊区吗?”

  黄河眉头一皱。一手道:“现在我急需要休息。不要打扰我。有什么问题到了山湖镇再问。”

  妙妙知道黄河不会害她。因此。虽然心存疑虑。几次欲言又止。见黄河已经坐着打起小呼噜来。不由的暗暗叹了口气。

  山湖镇倒还真够远的。足足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司机在小镇入口停住。随口问道:“你们要到哪个的方。具体哪个位置?”

  黄河揉了揉眼睛。道:“找个中档的宾馆。停下。”

  妙妙惊讶的瞟向黄河。问道:“你。你不会是。是想要。我们在这里住下吧?”

  黄河轻轻一笑。解释道:“不错。”

  “我?我为什么要住这儿?我有家啊!”童妙妙委屈的道。

  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大明星的气势啊。言语当中早已变的跟普通人无异。

  黄河笑道:“现在。你还有其它的选择吗?”

  妙妙不明白黄河话。心里像是被推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儿都有。

  车。停在了天舜宾馆门口。

  黄河观察了一下周围。童妙妙想起身。但黄河止住了她。道:“你先在车上等我一下。”

  童妙妙见黄河直奔了一个服装店。

  她觉的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不是真的。然而。这却都是铁铮铮的事实。她虽然不明白黄河让她住在这里的用意。但是能感觉出来。黄河是为她好。这一点是兀庸置疑的。

  倒是车里的司机这时候才转过脸来。突然对童妙妙惊异的道:“咦。我怎么看你这么面熟呢?”

  “是吗?可能是我的脸相长的比较大众吧。”童妙妙赶快拿一只手捂住了半边脸。生怕被这位司机认出。说句实话。在中国。不认识童妙妙的人的确不多。这位司机看来很少关注娱乐圈儿甚至很少看电影。否则的话。他不会只觉的童妙妙面熟。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