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陈秀意料的是,当她大大方方地坐在那个并|头,正准备朝床上撩起一条腿,卖弄一下自己冰清玉洁的时,黄河却已经置身于门口,打开了门。

  “干嘛去?”陈秀赶忙收起所有的联想,站起来冲黄河问道。

  黄河很坦然地转过身,轻轻地道:“我到你屋里去睡。”

  “你,你”陈秀气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那对原本就容易让人意淫的眸子更显得格外明亮可人,有时候也不得不相信,美女就是美女,生起气来还是美女。生气的女人倒是别有一番风韵,那气的微微颤的身子,就像是在风中摇曳的迎春花,别提有多撩人情思了。

  但黄河还是转回了身,坚定地从明亮地小屋,迈向了黑暗了院子里。

  陈秀狠狠地跺了两下脚,仿佛真想跺出个十六级大地震,窈窕的身子紧随着跟了出来,对着黄河在相对比较黑暗的院子里的背影喊道:“黄河,你,你太欺负人了。”

  黄河没理会她,直奔向北屋的房间。

  陈秀回头瞟了一眼身后的小屋,眼睛滴溜溜地一转,仿佛又来了主意。

  心想可恶的黄河,你想逃避本姑娘,本姑娘也不是好惹的,白送上门儿的水嫩姑娘你不要,偏偏喜欢独守空房,是不是脑子里缺少蛋白质了?然后掐着纤纤细腰,雄纠纠气昂昂地跟了过去。

  陈秀地腿脚不慢,因此黄河刚一进门,她便像幽灵一样拍了拍黄河的肩膀,黄河刚才就一直在数着陈秀的脚步声,因此并不意外,此时正想推开卧室门的他转身怒视着陈秀,强势地道:“陈秀,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究竟想住哪间?”

  陈秀倒是说了一句让自己非常满意地回答:“你住哪间我就住哪间。”

  “这有意思吗?”黄河说了一句模棱两可地话。

  “意思大了。我就搞不明白了。自从我们”试量了几下也没把那不堪出口地几个字说出来。却含沙射影地继续道:“自从我们‘有’了之后。你就一直在疏远我。你弄脏了本姑娘。就把本姑娘抛弃了吗?反正我不吃那一套。你就是再花心我也跟定你了。谁让你是我地初恋?”陈秀啧啧地说着。脸蛋委屈地像是一朵被抹了泥巴地鲜花。她急需要大地地滋润。而大地却不再接纳她。

  黄河暗暗想笑。却又有些拿她没办法。她也真够有才地。一个‘有’字。就把谁也无法启齿地‘’之类地字眼儿形象地表达了出来。望着面前地陈秀。楚楚可怜地表情。黄河不得不承认。她是个小美人儿。是个可以让任何男人看了一眼后都能起意淫之心地小美人儿。他也不例外。作为不缺少任何物件地男人。谁不想在这绝妙地温柔夜里。与美女一起共享鱼水之欢?但自认为还算善良地黄河。却实在无法再鼓起勇气去伤害她玷污她。他实在不想第二次甚至第N次地把这个任性但很痴情地女人。当成自己风流地对象。尽管这种想法很微弱。微弱地如同一层薄纸。他愿意用这层薄纸将曾经地暧昧暂时隔挡开来。因为也许只有女人。才能抵御得了陈秀那看了望而生淫地诱惑。

  陈秀此时地固执。就像是在坚守自己地信念。当然。她想和黄河同房而睡。并不完全是为了。或重温时地惊涛骇浪。她只是想最大限度地接近这个男人。拥有这个男人。因为她能感觉得出来。拥有了这个男人。就等于拥有了一切。

  陈秀见黄河默不作声。干脆一把牵过黄河地手。直接占据了主动权。将他拉进了卧室。

  然后有些生疏地将门销的插关插上。

  黄河触到了她这张委屈的如洗澡被人偷窥的俏脸,噘着小嘴儿,俏美的脸庞嫩的如同刚刚出锅的白玉豆腐。她的身体说不上丰满,但也说不是瘦弱,胸前地尤物虽然不似陈婷那般饱满,却也并非小巧玲珑,那东西实在是圆润的可人,第一眼看上去便能判断出它大体的形状,尤其是在她那纤纤细腰地衬托下,这两处尤物更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其实最值得欣赏的,当属她那双纤细修长地,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或许只有黄河知道它地美妙与俏丽,洁白与光嫩。外人只知道她的小腿长地美丽,殊不知,那平日里被时尚装束包裹的大腿,还有那算不得丰满但却很翘很匀称的屁股蛋子,能让男人流出多少无耻的口水。

  黄河颇为无奈地点了点头,此情此景,说他一点儿也没有,那是扯淡。但是他却实在不想再逾越这条不应该逾越的鸿沟,不是他没有胆量,是他存在于心中的那丝善念。人世间最大的悲剧便在于此,进退两难,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黄总,睡吧,睡在你身边,我觉得特别踏实。”陈秀坐在床头,尝试着像勾情的妖怪一样嗔视着黄河,多么希望他会突然冲过来把自己抱住,哪怕他不和自己行那种臊人的周公之礼,也算知足了。

  然而,她的希望破灭了,黄河只是冷冷地道:“你先睡吧,我出去散散步。体验一下乡村的新鲜空气。”

  陈秀知道他想借机逃跑,哪肯放过他,赶快不动声色地冲到他的身边,大胆地挽起他的胳膊,道:“那我陪你,你到哪儿我就到哪儿。”

  黄河暗自苦笑,被人缠上倒也是一种煎熬,他真有一种进了看守所的感觉,有人像跟屁虫一样,非要点缀在自己身边。这种滋味儿说不上难受,但容易让人把持不住方向。

  但黄河马上改变了观念,

  带着温度地手臂,反而率先坐在床上,道:“不去了觉。”

  陈秀乐颠颠地也赶到了床头,厚着脸皮道:“那我也不去了,也睡觉。”

  “随便。”黄河终于再没有勇气跟她斗智斗勇了,心想随你便吧,本帅不喜欢跟女人太过较真儿,那会很累,我只管睡我的觉。

  可怜的是,床上就一床被子,黄河想把它摊开,三下五除二地脱了衣服,只穿了一件三角裤,盖了一半儿在身上。其实如果不是陈秀在场,他倒真想裸睡,只可惜女人猛于虎也,他可不想让一个不是自己老婆的女人知道自己裸睡的习惯。

  陈秀瞟了一眼黄河的睡姿,不怀好意地一笑。心想本姑娘晚上非得好好折磨你,你丫地是死活也跑不出本姑娘的手掌心儿了。一边想着,一边在门口的脸盆儿架子上扯过了一个红脸盆儿,到外面接了点儿凉水,又在暖壶里添了些热水,用手搅了搅,觉得温度适宜了,才乐滋滋儿地搬了个小板凳儿,坐在上面脱了鞋袜,将那双虽然不比燕那般小巧玲珑的玉足伸了进去,脸上顿时露出了强悍的笑容。

  黄河听到了水声,扭头一看,皱眉道:“陈秀,你干什么呀,这可是人家洗脸的盆儿。”

  陈秀却不屑一顾地回道:“什么呀,这是洗脚的,我特意看了的,这不,侧面儿还写着几个字:洗脚盆儿。你以为我们女人都跟你们男人似的,不爱干净,女人一般都有三个盆儿,一个是洗手洗脸的,一个是洗脚地,还有一个是”

  呜呼,黄河倒是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说。不过却颇有兴致地问道:“还有一个是干什么的?”

  陈秀实在是羞于启齿,但又一想,怕啥啊,在生理方面儿,黄河又不是外人了,自己的身体都被他掌握的一清二楚,还怕说出点儿女人的私密?于是陈秀还是略红着脸解释道:“还有一个盆儿,是女人用来清洗私处的。”

  黄河有点儿汗颜,幸亏她还算委婉,没直截了当地说是用来清洗阴部的,那样的话,就实现有些雷人了。

  但黄河马上转移话题道:“你不是白天刚刚在河沟子里洗了脚吗,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儿,洗着玩儿啊?”

  陈秀一边拨弄着脸盆儿里的水,一边道:“我晚上都有洗脚地习惯,用中药洗脚,据说那样可以使脚青春永驻,不易衰老。”

  听说过容颜青春永驻的,倒是没听说过让脚青春永驻的。黄河禁不住心说,陈秀啊陈秀,你这丫头是不是神经不正常啊,还要让你那脚青春永驻,有个屁用?别人鉴定你青春不青春,你总不能脱了鞋袜,伸出你的脚让别人鉴赏吧?但是黄河虽然这样想,却并不反对陈秀的这种做法,一双柔美的小脚,的确是女人身上的一大亮点,那可爱的人间尤物,的确很难撩拨人地情趣。

  于是黄河偷偷地朝陈秀看了几眼,脸盆儿里冒着热气儿,天知道那双光滑细腻的小脚伸在水里,会是怎样的一种画面。那用手撩拨水地声音,也外醒目触耳,光洁的小腿也显得那般美妙可人,倒是陈秀洗脚地位置正好与黄河面对面儿,黄河觉得如果陈秀再坐高一点儿,就能从她微微敞开的腿里,观察到她最神秘地风景了。

  丫的,黄河不想再多想,干脆收回视线,将身子斜了过去,眼不见心不淫,有多么诱惑地美女,就有多少装成君子的小人。

  黄河如是想。

  好在陈秀洗脚的时间并不太长,只有十几分钟,待那撩拨清水的声音停止后,黄河才忍不住地转过身来,瞟见陈秀已经蹬上鞋子,辗转到了床边儿上。

  睡觉。这是陈秀今晚的最后一个内容。

  黄河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安息了,正试图闭上眼睛,陈秀突然摇了摇黄河的身体,轻声问道:“有剪指刀没有?”

  黄河淡然地回道:“拜托,这不是我家,我也不知道剪指刀放在哪里了。”

  陈秀俏眉轻皱地自言自语:“那怎么办啊?”

  黄河埋怨道:“你是不是得了神经病啊,找剪指刀干什么?”

  陈秀大气凛然地道:“修脚趾甲呀,有点儿长了。

  ”

  黄河汗颜道:“非得今天修啊?”

  陈秀振振有词地道:“那当然,能今天做地事情,就不能推到明天去做。”

  黄河汗颜,却强势地道:“别让我再听到任何的噪声,包括剪指刀的声音。”

  陈秀倒也不再坚持,从容地脱去外衣,只剩下一只三角裤和一个乳白色的胸罩,其实陈秀还有意识到放慢了脱衣服的过程,意在想让黄河不经意间瞄到自己这完美的曲线,而且她还故意咳嗽了两声,想引起黄河地注意,但是黄河的定力似乎在此时显得异常强悍,根本没有半点儿的反应,气的陈秀只能望着自己这惊世骇俗的身体望而兴叹地自恋一番。心里早已经叫苦地埋怨道:不识相的家伙,这么完美的身体展现在你的面前,你都不珍惜,真不知道你丫的是不是男人。

  脱去外衣的陈秀,还故意多在外面停留了半分钟,本以为黄河会不经意地朝这边儿瞟上两眼,但她想错了,于是她又心怀鬼胎地对着黄河道:“是你不让剪脚趾甲地,晚上趾甲不小心划伤你,你可别说疼也别怪我。”

  黄河虽然没说话,表面儿上没反应,但耳朵却一直在聆听着她细细的充满感性的声音,鼻子也嗅到了她钻进被窝儿那一刻所带来的香气和一丝温存。这些都是信号,似乎在无

  诉黄河,他的身边躺着一个美女的半,动不动了。

  却说这夜,一开始的还相安无事,待半个小时过后,陈秀就开始不老实了,那藏在被窝里的两条腿,自然不自然地撇到了黄河的腿边儿上,黄河跟美女同床时,睡眠能力极差,理所当然地感觉到了这些微妙地变化,但他始终坚忍着,没让身下的坚挺支配自己的大脑。

  却说就这样血脉贲张地坚持着,却也恍惚地睡着了。男人在睡过一觉醒来的时候,是最容易性冲动的时候,更何况身边多了一个美女,而且,而且,她的腿依然搭在了自己的腿上。

  黄河情不自禁地转身瞟了瞟睡在身边的陈秀,丫的,真美,明媚的月光照进来,让这小丫头原本就很漂亮地脸蛋,更是增添了很多灵气儿,即使是在睡着了的情况下,也显得格外清新动人。尤其是她的香肩还有一部分裸露在被子外面,天知道她地皮肤好到了什么程度。

  黄河真有一种想吃定她的感觉,但是巨大地自制力,却让他一直压抑着。

  殊不知,他身下的小家伙,已经犹如珠穆朗玛峰一般耸立,幸亏内裤够宽松够柔软,否则,真有可能破裤而出了。

  黄河强忍着闭上眼睛,美人地身影又以恍惚的形象出现在他朦胧地印记里,挥之不去,天啊,这不是折磨人吗?

  又不知过了多久,黄河才再次进入了梦乡,然后好景不长,正要进入熟睡的他,被一阵巨大的挤压感弄醒了。他想缓缓地睁开眼睛,突然感觉那太争气的小家伙被什么东西束缚着似的,身体的一侧却被柔软而温暖的东西死顶着,动弹不得。

  他看到了极度暧昧的一幕:陈秀正似睡非睡地舔弄着小嘴儿,身体已经与他接近零距离,而且,而且她的手,竟然不偏不倚地握住了黄河的

  坚挺之物。

  黄河苦笑地心想,难道女人晚上总要找个什么东西抓着才有安全感吗?她倒是真会找,哪怕是抓着自己胳膊也行啊,偏偏却不偏不倚地抓在了那个地方,让他既羞恼又冲动,真有一种想将她就地正法浴血奋战的感觉。

  而且,她的小手还握的挺紧,那种奇妙的触觉感,真让黄河有些把持不住了。

  佛说过:老天要是想诱惑你,神都救不了你。

  佛还说过:女人是祸水,美女更是祸水。

  佛也说过: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

  黄河深深地舒了一口气,那种被小手握在私处的感觉,实在是让人太过舒爽,全身都觉得惬意,然而黄河却只能任由她摆布,因为他不想在一时冲动之下,会将陈秀就地正法。

  最为骇人的是,那位自认为是青春无敌美少女地陈秀,睡觉却是极不老实的,两条腿都没闲着,一条在黄河身上摩挲,一条却伸在被子外面去骚动风情,这让黄河立刻沉浸在一种特殊的境地空间,现在她的四肢,只有充分利用了四分之三,一只手握着黄河的私处,两条腿各自在被子内外分工明确,幸亏还有一只手闲着没事儿干,否则黄河真是有些吃不消了。

  这些情景,与上次的情形很类似,把陈秀第一次正法地时候,她也是以类似的方式诱惑着自己,迫使自己的冲动无法控制,才做出了那种男欢女爱之事。但是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黄河自我解嘲地心想,本帅这次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进你的套了,不管你是真的在睡梦中无意也好,还是有意挑衅于本帅,本帅都不会吃你这根葱,哪怕你脱光了衣服让本帅宠幸!

  如此一想,倒也心安理得地闭上了眼睛,但是越是闭上眼睛,身下的感觉就越清晰,他明明感觉到,那小家伙已经被陈秀的小手攥出水来,或那是陈秀手心里出的汗水,最为让人无可忍受的是,倘若是她老老实实地抓着也就罢了,偏偏还时不时做出轻轻拉伸和摩挲的动作,天晓得那种感觉有多美妙和羞耻。如果不是陈秀果真如同熟睡,很容易让人怀这丫头闲着没事儿干,想帮人家打飞机玩儿。

  幸亏此时地黄河,还能用意志控制冲动,虽然身下的小战将,已经英勇的想要爆炸,他依然尝试着去克制。丫的,有人说,跟恐龙在一起睡觉是一种巨大的折磨,殊不知,有的时候,跟美女在同一张床上睡觉,却是一种煎熬。如果黄河能预料到会有这么一段小插曲,他可是万万不会再与陈秀同床共枕。因为在他的潜意识中,已经将对她的暧昧当成是一种侵犯和伤害。

  “啊”

  突然之间,黄河的小腿部感觉一阵剧烈地刺痛,这迫使他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

  从侧面儿掀开被子,坐起来,他看到了被子里生的一切,陈秀的那只脚还试图侵犯黄河的领域,她那脚趾很长但足以伤人的脚趾甲,无疑就是罪魁祸,望着小腿处被陈秀的脚趾划出的一道四五厘米的伤痕,都掉了一层肉皮儿,黄河心想都怪自己昨天多嘴,早知道如此,昨天就把自己挂在钥匙链儿上的剪指刀借她用用了。

  但也是这掀开被子的动作,正好让陈秀那只手地无耻动作尽收眼底。如此情致之下,这会是怎样一种境象呢?一只白嫩白嫩的小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命根儿,还不是地微微颤动,甚至摩挲,黄河心说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儿,难道手里不握着根东西,你晚上还睡不着吗?

  黄河瞟见了床头柜上,摆着一个水果盘儿,里面有几根香蕉,他马上想到了一个十分诙谐地主

  不住轻轻一笑,试探地轻轻地拿开陈秀的小手,然后翼地那颗香蕉塞到她地手心里。心想陈秀啊陈秀,我劝你,在没有改掉这个习惯之前,晚上最好是握着根香蕉睡觉,不然的话,容易出事儿。

  接下来终于安稳了几下小时,黄河再次醒来地时候,已经是早上四点多了,这时候很可能是月光的光芒转移到了别处,致使屋子里更加黑暗了,好在台灯还开着,释放着微弱地光芒,黄河感觉到身体并无异样,看来,陈秀那丫头手里有了香蕉,便不会再得寸进尺了。

  饶有兴趣地转过脸望一望陈秀是不是还睡的坦然,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差点儿晕倒:此时的陈秀,竟然闭着眼睛,很认真地啃食着那根被当作替罪羊的香蕉,吃两口,休息一秒钟,吃两口,休息一秒钟,一会儿工夫,那香蕉便被她吃了一半儿。

  黄河不得不怀疑,陈秀这丫头或许有梦游症,或是其它的心理不正常的症状。

  否则不会令人汗颜到这种程度,半夜里闭着眼睛吃香蕉,这种场景让人联想到鬼吃贡品,传说中农村驱鬼的时候,有时要给鬼神上贡,而鬼就是以这么一副尊容享受人间的贡物,令人堂目结舌。

  陈秀吃完香蕉,香蕉皮儿也没扔,仍然握在手里,然而刚有这个念头,就见陈秀缓缓地张开了眼睛。

  她醉意朦朦地自言自语道:“咦,怎么有股香蕉地味道啊?”

  黄河汗颜。

  陈秀继而现了握在手里的香蕉皮,突然一怔,瞟了瞟身边的黄河,见他正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俏眉轻皱地问道:“是不是你把香蕉皮塞我手里的?你,你怎么这么坏呀?”虽然是句埋怨,却饱含了一种爱慕的嗔怪之声,并没有真正要责怪地意思。

  黄河感觉自己简直成了窦娥,却也不解释这个,懒的理她,转过身,合眼睡觉。

  但陈秀怎肯放过,翻过身紧靠在黄河身上,朝他脸前晃动着香蕉皮,调皮地道:“你,你必须得给我一个说法,不然的话,咱俩没完。“

  黄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酥软,这丫头的身体温度还挺高,有个软乎乎且有弹性的圆鼓隆冬的东西顶着自己的胳膊,还有她的大腿,也靠在了自己的屁股边儿上。

  黄河转过身跟她理论道:“陈秀,你还好意思让我给你个说法?我地腿让你脚趾甲戳了道口子,你说怎么办吧?“黄河反过来咬了她一口。

  陈秀的表情猛地得到了巨大缓和,竟然嗔笑出声来,得意地笑道:“这能怪谁呀,昨天的时候我说要剪脚趾,你不让,出了事儿了你反而埋怨起我来了,你还算不算男人?”

  黄河再也懒得跟她斗嘴,轻轻一叹气,又瞄了瞄墙上挂的大圆钟,忙道:“不行不行,我得回去了,你自己在这儿睡吧。”说着想坐起来。

  陈秀却一把黄河拉住,问道:“你要到哪儿去呀?”

  “我回偏房去睡,免得早上让人家葛老板看我们从一个屋里走出去,尴尬。”黄河道。

  “切。”陈秀倒是不以为然地道:“有什么好尴尬的?这不是很正常吗?”

  “正常个屁!”黄河坚定地坐起来,伸手要到床头拿衣服。他的衣服挂在床头的搭架上。

  倒是陈秀眼疾手快,一把把黄河的衣服抓过来,顺手一扔,扔到了她身边的床头柜上。

  黄河皱眉道:“行了陈秀,别闹了行不行?”

  陈秀偏偏要闹,撇着嘴巴道:“现在才几点?离天亮还早呢,你猴急什么?”

  黄河愤愤地道:“别胡闹了,把衣服递给我。”

  其实此时地陈秀,早已是心潮澎湃,欢心鼓舞,一夜的无聊,让她已经深深地感到了遗憾,她怎能错过这最后的一瞬光阴?她虽然不是那种放荡的女孩,但是黄河却让她无法控制自己强烈的想法和。她想与其暧昧不单单是为了满足生理需要,更重要的是,她想借机拴住这个优秀的男人,不让他落在任何的女人之手,包括她姐陈婷。

  出乎意料地,陈秀做出了一个极为大胆和雷人的动作,她猛地掀开了被子!

  展现在黄河面前的,是一件精美无比地身体,天知道这具身体具有怎样的诱惑性,对于陈秀的身体,或许是不能仅仅用‘秀色可餐’来形容地,那玲珑的曲线,还有那种震撼人心地青春气息,都是她美丽和迷人的见证。即使不说陈秀此时穿地异常暴露,就是她平时穿上最封建最保守的衣服,也总会有无数色男们,把他作为意淫地对象。

  就在黄河为陈秀的动作惊讶时,陈秀做出了一个更为大胆的动作,她竟然一翻身,轻巧地跨越到了黄河的身上。

  她的双眼含满了春情和温柔,她玲珑的身体更是充满了诱惑,还有她骑在自己身上的那两条修长柔美的,先不说触摸上去手感如何美妙,单单是见到,便不能不让人产生强烈的意淫,再加上她那温暖的,与自己的私处和大腿,竟然是零距离接触。

  有些女人,临幸了一次,便不想再与她生第二次,有些女人,即使一天与她疯狂一百次,也不觉得疲惫。而陈秀,则属于之两种女人的结合体。她的美丽和晶莹剔透的身体,足以让人乐意与她天天躺在被窝里,醒了便做,做了便睡,醒了再做,保证一天二十四小时不带疲劳的,因为她真的属于那种诱惑死人没商量的类型。然而,在黄河心里,她也同时属于第一

  只不过,他之所以不想与她生第二次,不是因为次,而是为了不想再伤害她。

  这种矛盾,实在是让人心里郁闷至极。

  陈秀这次表现地相当主动,或许从一开始,就是她的主动。她用纤纤细手划拉着黄河的胸部,感受他雄性的气息,她也腾出一只手去触摸那张英俊的一塌糊涂的脸庞,心底无限悸动。在她地心里,黄河实在是经历了一个褪变的过程,记得黄河刚刚到华联公司时,陈秀真有些看不起他,处处与他作对,甚至把和自己在同一间办公室办公的黄河当作是自己的奴仆,让他给自己倒水给自己整理文件,就差给自己按摩洗脚了。因为那时候的陈秀,觉得黄河的加入纯粹是公司的一大经济负累,她一直不明白陈婷招聘一个人事部经理究竟有什么用?这便是她选择了黄河的重要原因,陈秀选择黄河,当初并不是因为他的优秀,而是他的文化程度那实在是很低,与大都市,与人事部经理这个职位实在是大不相衬。她之所以这样做地目的,就是想让陈婷更清楚地看到,她招聘一个人事部经理,根本连屁用都没有。

  只是令陈秀没想到的是,陈婷竟然看中了她曾经是军人的身份,给他寄予了厚望;更让陈秀没想到的是,就是她曾经鄙夷的男人,一次次在公司创造经营和管理的奇迹,让一个没有任何竞争实力的小公司,逐渐走在了齐南市通讯行业的列,实力翻了数番,管理越来越有秩序这一切地转变过程,便是陈秀对黄河的感情由讨厌转向欣赏,再转向爱慕的过程。

  或许,在黄河担任了办公室主任的时候,陈秀就开始意识到,谁要是嫁给了这个男人,谁将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直到现在,她依然这样认为。

  其实这种由讨厌到爱慕的转变,着实是一种想起来便偷着乐的爽快情节,就像小说里的乞丐,一夜之间变成了千万富翁,就像自己一直深恶痛绝恨不得杀之泄愤的大恶人,突然间解救了自己,而且解救了苍生一样,那种巨大反差所带来的爽快感觉,岂止是让人热血沸腾?简直能让人神魂颠倒,无法自控。

  陈秀,就是这种快感地牺牲品。

  此时的她,心里说清是什么滋味儿,对于黄河,她真是花了老本儿的想给予他什么,包括自己地身体,或许只有她自己能体会到,这个男人给自己带来的希望和欣慰,甚至是憧憬。她真有一种‘拥有了这个男人,就会拥有整个世界’地感觉。

  当一个美丽无比的女人,如此主动地诱惑自己,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能不算是一个强大地杀手锏。黄河越来越感觉到自己有些不能自控了,身上的陈秀让人既想爱抚,又不想伤害,但更多地却是歉意,或许,只有老天知道,当一个如此可爱艳丽的女人,半裸着身体,坐在自己身上做出各种暧昧动作时的诱惑与天真。那实在是让人不忍打搅不忍去拒绝。即使是一个杀尽天下无敌手的杀手,面对此类的情景,也会忍不住被她所制造的温柔所折服。

  确切地说,一直持排斥心理的黄河,心底防线有些动摇了。

  他迎合般的身体颤动,就是最好的例子。

  可惜天底下有太多太多的诱惑,让人无法抗拒,金钱,地位,权力,美女,都是弹指一挥间,说起来有用用起来也有用,这也正遵循着一条重要的能量守恒定律,人类的贪欲和淫欲,会让自己享受到自己所想享受的美好和刺激,但是却把隐患留给了未来。就像贪官一时间贪污了几千万,花起来爽,用这笔钱盖起了更大的洋楼,包养了更美的小蜜,购买了更高档次的名牌轿车,但他们却忽略了,这些爽快,同时也将他送进了未来的断头台,等待他的,不会是永远的荣华富贵。

  又如一夜风流数夜风流,人类往往为了那短暂的巅峰愉悦感,忽略了隐埋在自己人生中的最大炸弹,就像是一个刚刚踏出校园的学子,忍不住想尝试男欢女爱的美妙,去红灯区的洗头房小干了一炮,干炮时为了更爽偏偏不想戴套,爽是爽了,却不知那位小姐将性病的种子种在了他的身上。

  又如一个男人风流成性,阅女无数,欣赏和宠幸的女人身体,比翻书翻的都多,然而,谁能保证,在被他夺去贞操和这些女人当中,会不会有那种潜在的炸弹呢?

  黄河其实也想到了这些,这便是生活的定律,得到什么,就意味着将来会失去其它。因此,他也想尝试以特殊的方式去弥补,只是这种心理太坚定,也攻不破像陈秀这种女人的诱惑,尤其是当她如此主动地爱抚自己的时候。

  黄河还是回应了她,抬起胳膊,情不自禁地拥揽住了她纤细的小蛮腰,他知道这样做只会让陈秀越陷越深,但他更知道,如果不这样做,却能让陈秀越过越痛苦。因此,他现在没有了那种‘长痛不如短痛’的觉悟,他要做的,就是要让陈秀暂时不再痛苦。

  很有戏剧性,当女人尤其是美女一再主动地实施攻略后,再坚不可摧的城堡,也注定会成为废墟。

  这也许就是‘美人计’为什么会那么管用的根本原因了。

  一场惊涛骇浪的游戏,又在意料之外地上演了。

  只是,陈秀毫不吝啬地给黄河玩起了独创的新花样儿。(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ico章节更多,支持&泡&书&吧中文网&!)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