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高手186章跟我女儿入洞房vip

  却说王梦璐的到了黄河的肯定答复后。硬是高兴的一天蹦跳的。盼望着时间快点儿走。而且。她非常隆重的将个好消息通报给了他的父亲王龙。王龙接到这个消后兴的说话都口吃了。当即表示下午会开车过来接他们。

  下午下了班。王梦璐便急忙赶到了黄河的办公室。略显羞涩的敲门。|好。

  其实此时的黄河。也正在等王梦璐的出现。他没有食言。既然答应了她。就推掉了一切应酬。只等着跟她一起回家。

  简单客套了几句。两个人并肩下了楼。

  楼下。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灰色的西装。三七分头。胸前挂着一个镶有照片的作证。正站在一辆黑色轿车前。左右张望着下班往家赶的华联公司员工们。脸上略显期盼之意。

  “爸。等了很久了?”王梦第一眼现了这个中年人。马上露出了强悍的笑容。轻盈的跑了过去。

  这个中年人便王龙无疑了。王梦璐凑到他身边。朝黄河挥着手笑。王龙一见到加快了脚步的黄河。马上加深了笑容。并且张开双臂。似乎要拥抱黄河的样子。

  果然。等黄河走近。龙率先施了拥抱。口里直道:“好兄弟啊好不容易才把你|到我家。我都嘱咐璐璐她妈了。酒菜估计这会儿|准备好了。只等咱们打道回府了。”

  王梦璐却在王龙身后使儿的揪了揪他的衣角。皱着眉头道:“爸。你怎么又叫黄总黄兄弟啊差了辈分儿了。”

  王龙猛的一脑袋自嘲道:“唉。看我这记性。看,记性。”

  客套了几句然后上车。黄本以为自己坐后座王梦璐坐前座的。没想到这丫头也跟自己坐在了后面。弄的副驾上空空如也。

  王梦璐率先打破了车里的寂静开玩笑的对父亲王龙道:“爸。我今天可是把黄总给你请到家了。你怎么感谢我呀?”

  王龙递给黄河一支烟。笑道:“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王梦璐摇头道:“不。我都多大了。已经是大人了。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能还让家长给买东西哄着呢。”

  “那你想要什么?”王龙很疼爱自己的这个女儿因为她的懂事儿。因为她的善良。王梦璐或许天生就是王家的活宝。命运对于王家是不公平的。王龙兄弟三。两个哥哥都相继死于车祸。因此王梦璐这个宝女儿天生就是王家唯一的后人活宝不过王梦璐刚出生时并不讨人喜欢。关键是她的皮肤不怎么白。反而有点黑。当时王龙就纳了闷了儿了心想自己是方百里有名的大帅哥。老婆也是回头率百分之百的大美人。怎么生出个女儿就这么丑又这么黑呢?当时的确郁闷了几天。然而。王梦璐出生十天之后。那样就彻底变了。虽然皮肤也不白。但是她的可爱程度却成了医院妇产科病房的焦点。来病房探视的护士也喜欢逗弄一下这个爱的小女孩。再后来。王梦越长越漂亮。也是越看越漂亮从小学到大学的这几年里。她几乎成了美丽和善良的代名词。据不完全统。十几年间。梦璐收到的情书加起来足有屉了。

  更有戏剧性的是。年。齐能集团的总部领导曹勇第一次到王龙家里做客。第一眼见到王璐的时候。王了这么一话:“你这姑娘啊。虽然长的不是很漂亮。但是有股子精气神儿。”;曹勇第二次去王龙家里做客。再次见到王梦璐的时候。又对王龙说了不同的一句话:“你这姑娘啊。长的挺漂亮的。你看吧。虽然长的不怎么白。但是健康可爱。水灵灵的。”;到了第三在王龙家做客。又见到王梦璐的时候。却对王龙说了不思议的一番话:“哎呀。你这女儿长的太漂亮了。这是我活这么大数见过的最漂亮最可爱的女孩子。这可真是你们两口子祖坟上冒烟儿。生了这么个美丽可爱的女儿!”

  自从第三次见到王璐之后。曹勇就开始打起了歪主意。愣是硬着头皮找了王龙N次。把自己的儿子跟王梦璐合合。但都被王龙以梦璐年龄还小委婉的拒绝了。但是那个勇仍然不死心个月至少带着儿子去王家一趟。次去都会提到儿女配成双的要求。

  这也难怪。像王梦璐那种女孩儿。的确是世间少有的尤物。天知道她的迷人系数有多高。没有任何男人在看她第三眼之后没有任何歪念。也没有任何男人不把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奇妙女孩儿当作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当然。王龙欣赏她个女儿的重要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她长的可爱长的漂亮。还因为她的善良。她的与世无争。她的没有任何坏心眼儿。天晓。这个王梦璐纯到了什么程度。她二十几年来。没有说过一句脏话。没有跟任何人生过任何的口|和矛盾。也没有任何人愿意把她当作自己的敌人和对手看待。所有人的都喜欢她。包括女人。包括男人。

  一想到这些。王龙心里就说不出的骄傲。眼见着女儿渐渐长大。王龙心里其实也有了很多担忧。包括女的归宿。女儿的幸福………

  这一老一少在车上了几句话后。便将话题引申到了黄河身上。王梦璐开始给父亲卖起了关子:“爸。你知道我们黄总今天成了什么了吗?”

  她的这句话似乎没有表达清楚。但是王龙还是能明白女儿的意思。追问道:“成了什么了?”

  “他现在是我们的总经理了。”梦璐很自豪的说着。脸上那种愉悦的表情。似乎比自己升职成为总经理还要高兴。

  王龙倒是猛的一怔受到了强悍的震撼一个二十二岁学历并不是太青年。成了一家中型企业的经理。其雷人指数可想而知。

  王梦璐接着道:“还有你的女儿也没让你失望哩。现在是代理财务部经理。”

  王龙受到的雷击不亚于刚才。在他看来自己的女儿那么老实。根本不可能成为一个管理。这是他的主观判断

  然。这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你说什么。你当了财务部经理了?”王龙追问。

  王梦璐点了点头。脸微微一红。道:“不过不是正式的。是暂时代理如果有了合适的人。估计我就被了。”

  黄河在旁边。听到王梦璐说出那个“撸”字。一时间竟然觉的非常好笑。这其实是一个很常的字眼儿。但是在王梦璐那样善良的女孩儿嘴里说出来。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儿。

  王龙扑哧笑了。对黄河道:“不怕你笑话。我女儿根本不是当领导的料儿让她当个普通员工还行。当理当主管的。她没那个天分。”

  黄河很同意王龙的,。但还是宁可相信天分是可以培养的。于是道:“梦璐如果好好学一下管理方面的知识。我想也不见的不能胜任。”

  王龙笑道:“那就烦黄总你多多关照指导一下。我倒是想看看。我这个女儿是怎么麻雀变凤凰的。”

  黄河倒是说了一句不合时令话:“实梦璐本来就是凤凰了。”刚说出口倒是有些后悔。心想龙不会误会吧

  车辆行驶到半路上。河然提出要上个厕所王龙把车停在一个公共厕所旁边。见黄河下了车。便转过身来对王梦璐道:“璐璐。你跟着过去看看。”

  王梦璐哭笑的道:“爸。你|么呢。黄总上厕所。我跟着干什么去?”王梦璐的脸上已经挂满了羞涩。

  王龙笑道:“傻女儿。你以为们黄总真的是去,所了吗?”

  “不是去上厕所。那是干嘛。他不可能半路上逃跑的。我了解我们黄总。他说过去我们家做客。就一定不会食言。又怎么能半路上偷溜呢?”王梦璐眨着大眼睛望着父亲。似乎对他的怀疑有些不满。

  倒是王龙忍不住心暗想:我的傻女儿啊。你可真是傻的可爱。嘴上却说:“傻女儿。你们黄总很可能是借着上厕所的幌子。下去买礼品去了。”

  “哎呀。”王梦璐这才明白了什。一下子打开了后车门儿。但还是冲父亲问了一句:“那你明知道人家去买东西。你还让黄总下车干嘛?反正我们不能收黄总的礼。是咱们主动邀请黄总过去做客的。又不是人家自己要抢着去的。不能收礼。”

  王龙真有些懒的女儿解释了。但还是略显焦急的道:“行了。璐璐。你赶快去吧。去盯着他点儿。别让他买东西。你说咱家啥也不缺。不用他买。”

  王梦璐“嗯”了一声。快步朝着公共厕所旁边的商场走去。

  但是刚刚到了商场边儿上。就见黄河已经提了一大盒精装的八宝粥走了过来。王梦璐眉头一皱。冲到黄河跟前。非要缠黄河到商场里退了去。但胳膊拧不过大腿。黄河当然懂的人情事故和礼尚往来的道理。串亲戚会朋友。哪有空着手去的道理?

  回到了车上。又少不了一番客套。王龙虽然豪爽。但是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客套的推让还_

  不了的。黄河也不例外。

  很快。在王龙娴熟的驱车之下。到了小区门

  王母早就做饭。在小区门口等着。见到王龙开着车回来。马上朝车上摆手。

  这是黄河第二次见到王梦璐的母亲。她依然显的很年轻。也很漂亮。岁月在她脸上没有留下过多的痕迹。不知道是保养有方还是自然天成。如果是把她和王梦璐摆在一块儿。没准儿会被人认作是姐妹俩呢。

  一进家门儿。一阵嘘寒问暖与客套之后。王母把菜摆上了桌。看着一桌子的好菜。很久未进荤腥的王龙馋的差点儿掉了哈拉子。黄河上次就听说了王家的家务事儿。不觉间对王龙暗暗表示了深刻的同情。有个不食荤腥的女儿管不让吃肉那实在是有些憋屈的慌。不过说实话。黄河倒是很欣赏王梦璐那种众不同的女孩儿。这种因为小动物受伤就会流下眼泪的时期的林黛的确是一种性与魅力的象征。

  王梦璐看了一桌子的荤腥。撇了撇嘴。自己识趣的盛了半碗素菜坐到茶几上吃了起来。

  而王龙黄河两个忘年之交。杯碰碰。开始互相倾诉起思念来。

  王龙一开始就做好了让黄河留宿的打算。因为可劲儿的劝着他喝酒。中国的传统似乎已形成了一个成文的定律。酒桌上。越够朋友。就让酒让的越凶“感情深。一口闷。”这句经典的让酒台词儿到现在依然流行。一杯一杯酒下肚。大有桃园结的味道。王龙越喝越勇。大有喝不吐血不罢休的豪迈情怀。黄河虽然委婉的推辞着。但是在王龙的再三要求|。也喝了不少。不觉间。一瓶子的茅台陈酿已经被喝的只剩下瓶子儿了。

  王母先是在一旁陪笑。偶尔也聊上几句。但见这两位忘年之交越聊越投机。赵聊越带劲儿。也不便在这里当电灯炮了。她见女儿已经吃完了饭。悄悄的把女儿召唤到了自己的卧室。这对母女就开始拉起了悄悄话儿。

  王母率先开口道:“璐璐。你老实告诉妈。你们黄总对你怎么样?”

  王梦璐开心的道:“可好啦我们黄总对谁都挺好。和蔼可亲。严厉慈祥。有的时候像是一大哥哥。有的时候像是一个严厉的老师。”

  王母指划了一下王璐的额头。小声道:“傻丫头。理解能力这么差。我不是问你他工作方面对你怎么样。我是问你他平时对你怎么样?”

  王梦璐依然会心的笑道:“好啊。很好。很关心。”

  王母继续追问道:“那种哥哥对妹妹的关。还是那种。那种不怀好意的关心呀?”

  王梦璐脸涨的通红。怨道:“。看你说什么呢。什么叫不怀好意啊。我们黄总人可好。公司里大到总经理。小到员工。都服他。都敬佩他呢。他现在已经是我们公司的经理了。”

  王母猛的一惊。不由自主的提高了音量:“你说什么。他。他当了总经理了?”

  王梦璐点了点头:“是啊。今天

  |陈总刚宣布他的任职。可民心。”

  王母倒是也露出了笑容。忍不住轻细语道:“怪不的璐璐她爸早就一眼相中了这个男孩子。非要想办法把他招做自己的女婿呢。原来他是早就心里有数啊。”

  王梦璐听到母亲的自言自语。疑惑的追问道:“妈。你在嘟哝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没什么。没什么。”王母赶快饰。继续道:“对了璐璐。你给妈说句实话。行不?”

  王梦璐不知道母今天是怎么了。表现有些奇怪啊。于是笑着道:“妈。璐璐什么时候骗过您啊?我肯定说实话。你只管问呗。”

  王母鼓了好大的勇。轻轻的了一句:“你。你喜欢你们黄总吗?”

  这话一出。王梦的脸马上红成了红富士。就连耳根也红了。赶忙捂住了半边脸。羞涩的道:“妈。看你说什么呢。羞死人啦。羞死人啦呀。”

  王母继续道:“璐璐呀。你也别不实话。现在情况非常危急。你知道你爸为什么要三番五次让你请你们黄总过来做客吗?”

  王梦璐道:“不就是我爸想黄总叙叙旧吗?”

  王母摇了摇。道:“不。其实呀。你爸是想借这个机会。向你们黄总提亲。”

  王梦璐猛的吃了一惊。一无辜的样子:“妈。真这样吗?”

  王母又点了点头。责任委婉的推到了王龙身上。道:“你爸说了。像黄河那样优秀的才。如果行晚了。他就做了别人家的女婿。咱们近水楼台。再加上你爸和黄河之间的关系。把他招到咱们王家当女婿。那岂不是咱祖上冒烟儿了?”

  王梦璐既羞涩又焦急的道:“妈。咱不能那样做。不能啊。要是人家黄总不同意你让我后怎么面对黄总啊?”

  王母对此倒是颇为自信的道:“璐璐你放心。就咱这条件。他有可能拒绝吗?像我女儿这么好的女孩他就是打着笼界找。也找不到第二个。”

  王梦璐羞的更深了。低着头心像是涌起了巨浪一样。无法平静。她说不出是担忧还是兴奋。抑或过度的紧张。她也不知道是该配合着父母为王家招了这个好女婿。还是该阻止他们的行为。她只知道。心里的矛盾已经上升到了无法退去的层次。

  王母继续道:“璐璐。妈是过来人。妈能看的出来。你很喜欢黄总。是不是?”

  王梦璐不知道怎么答是好心。被彻底的揪了起来。

  王母又想启齿。却听的外面的王龙带着酒劲儿的喊道:“璐璐她妈。再开一瓶茅台酒!”

  “好的。马上。”王母到命令后。冲王梦璐使了个眼色后。出了卧室。

  只留下一个心情复杂到极限的王梦璐。一个人心事重重的想着某些事

  却说黄河和王龙酒半旬。话便越来越多了王龙喝多了酒。有梁好汉的爽快。挥舞着双手比划着。赞叹着。甚至口头里开始带上了脏话。说话也不再讲什么分寸了。很明显。他是喝多了。跟黄河晾酒量。那实在是自投网。要知道黄河在部队庆功宴的时候。一个人曾经喝趴下过三个将军级的副局长。

  黄河虽然有些微醉但不至于像那样被酒精麻醉的没了分寸。他倒是甘愿做一名聆听。听王龙海吹海捧的夸赞着自己。虽然他并不怎么爱慕虚荣。也不喜欢别人奉承自己。

  然而。王龙的醉意来越明显。竟然在搁下筷子的空当儿。问了黄河一件很难启齿的事情:“小黄啊。跟我说句实话。碰过女人没?”

  黄河猛的一愣。不道怎么回答。只是嘿嘿一笑。却不说话。

  王母在一旁拼命的给王龙使着眼色。此时的她。真想过去抢过王龙杯中的酒。泼洒在他的脸上让他清醒清醒。但她毕竟个有教养的妇女。那种事情她做不来。而且。她也有管男人闲事的习惯。尤其是这种会友的场合。她是很少参与的。只管伺候。因。她盯了王龙半天。见暗示无效。也懒的跟他生气。心想男人之间怎么总逃脱不了那种话题?无奈之下。她脆进了卧室。一个人生起闷气来。

  王梦璐早早的洗个澡。披散着一的秀。跟母亲在卧室里聊起了心事。

  而外面的王龙。越喝越勇。越喝越能白话。他倒够爽快。把自己和梦璐母亲的恋爱史。一一向黄河道来。除了过分的情节。都像说评书一样说的明白。黄河只管听。不表任何意见。只当是今天又遇到了梁山好汉。听他爽快的讲着爷们儿之间的话题。

  “小黄啊。你说实话。你觉。的我女儿怎么样?”王龙还是把话题转到了他最值骄傲的女儿身上。

  黄河差点儿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梦璐人特别好。真的。”

  王龙摇晃着身体。手一挥。醉意十足的继续追问“长的咋样。你说。”

  “长的好。”黄河敷衍着。想劝不要再喝。但又转而一想。反正又不出门儿。在自己家。难的来个一醉方休的境界。

  “长的漂亮不?模样儿出众不?”王龙挥舞着胳膊比划着。语句当中满了炫耀的成分。

  黄河只,头。

  王龙说话间舌头已经不能正常的打弯儿。语言里夹杂着些许凌乱。但他还是保持着一种前所未有的英雄气概和豪爽情怀。滔滔不绝的夸赞道:“小黄。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这个女儿。论长相。咱不是夸赞。那是千里挑一。是吧?论文凭。虽然不是很高。但至少也是本科学历。是吧?论心理儿。我敢说全中国没有我们家璐璐善良的。更有人情味儿的。是吧?谁要是讨了我的女儿做老婆。是不是。是不是会很幸福很知足?”

  “是。是是。”黄河一边窃笑一边点头。对于这种喝醉了的人不能反驳。你一反驳的话他就会跟你理论到底。更何他的醉话然逆耳。但却都是大实话。没有半点儿虚假的成分。

  王龙继续摇晃着身体

  “小黄啊说真的。是。要是你娶了像我女儿这样的老|你会不是很高兴?”一边说着。手里的酒杯已经开始摇曳。手在颤抖。里面的酒慢慢向外挥洒。但他却像洋鬼子|戏一样。真盯黄河。似乎在诚恳的等待他的回复。

  “高兴。高兴。”黄河依然在敷。心想等王龙完了这个话题。一定要劝他别再喝了再喝的话他说不定能做出么英勇的举动呢。

  王龙傻呵呵的笑了。乎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他猛的一拍桌子。斜着眼睛看着黄河。晃晃悠悠的道:“高兴是吧?那。那我要是把璐璐嫁给你。你会对她好吗?会。你会更兴吗?”王龙说完这句话。更专注的盯着黄河似乎在待他更为肯定的答案。

  黄河猛的一惊。更是难以回答。然敷衍的点了点头。心想他现在喝多了。明天要是清醒过来。回顾起今天晚上的话。他一定后悔的想买后悔药去。

  王龙一听这话。马上大气凛然的拍了一下桌子。豪迈的道:“行。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我同意。咱们可是君子一言。马难追。你呢。以后。以后就是我的女婿了。我呢。以后。以后就是你的岳父大人。哈哈。有了你么个有出息好女婿。我算是了却了一件大心事。来。干杯。干杯!”王龙又掂起一酒。酒杯因为手的颤抖。洒了一半儿。但他还是准确的跟黄河碰了杯。豪爽的干掉了。

  王龙越说越离谱。说豪爽。竟然以此为契机。开始数落着黄河。教育的口吻道:“|黄啊。我既然把璐璐交给了你。你就要好好待他。别欺负她。别让她受委屈。知道吗?”

  黄河不住的点。了瞅那间卧室的门儿。心想位女士快点儿出来吧。再不出来你们的老爷子非的今天晚上就让我和梦璐入洞房不可。

  黄河本来是在心里谐的想。没想到果真应验了。那王龙开始站起来。摇晃着身体挥舞着胳膊。指着女儿的卧室道:“小黄啊。我跟你说。今天。就是你和璐大喜的日子。婚房呢。岳父大人我都准备好了。你。一定要记住。对。对我女儿要温柔。知道吗?她。她没见过世面。害怕。害怕。你。你赶快吃。赶快吃。吃了以后就入洞房吧。别让璐璐久等了。”

  黄河虽然也喝了

  但了王龙的这番醉话。忍不住汗颜良久。

  倒是王龙丝没有住口的意思。依然滔滔不绝的用他那打卷都困难而且很不流畅的舌头。夸赞和教育着前这个心意中的好女婿。听他那么一说。就好像梦璐和黄河已经结婚了一样。使的黄河又是好笑又是有些。丫的。经他这么一说。自己还真起了一丝邪念。呜呼悲哉。

  黄河终于忍耐不住。对王进行劝阻。但是酒喝到这个份儿。实在是越喝越勇。越喝越觉的自己成仙了。万般无奈之下。河敲开了卧室的门儿。让王家母子面儿劝说。王母歉意的客套道:“小黄啊。璐璐她爸喝多了就这德行。你别怪着他哩。”

  母女二人齐上阵。终究还是没有劝退王本事

  王龙干脆掂起了酒子。一边往嘴里倾灌。一边点划着黄河和王梦璐道:“去。去。你们去入洞房吧。去吧。入洞房。”

  王母尴尬的瞟了瞟旁边的黄河。示意道见笑了。见笑了。

  王梦璐羞的脸蛋通。冲她父亲狠狠的埋怨道:“爸。你都说了些什么呀。看你。醉成什样了。”

  正所谓日有所思。醉有所为。王平日里总想着把自己的宝贝女儿托付给黄河。喝多了酒之后就把这个想法升华了。这让黄河有些尴尬。王梦璐更尴尬。眼见着王龙耍着酒疯。无能为力。一家人都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直到王龙渐渐的耍累了。才被王母连推带托的弄回了卧室。里边传来了一阵呕吐

  王梦璐脸对黄河道:“黄总。你别怪我爸。他他是高兴所以喝多了。”

  黄河也是略带歉意的道:“这事儿也怪我。我本应该劝劝王叔的。”

  王梦璐道:“你是客人。哪有劝主人不要喝酒的道理。”

  黄河想想也对自感渐渐淡化。只是让王梦璐跑了一趟。告诉母亲多给父亲喂水以免水。

  听着那边渐渐没有了声音。王母匆匆的赶了过来。跟黄河客套礼让了几句。便开始给安排房间。

  依然是上次住的那房。王母知道黄河也喝了不少。就嘱咐王梦璐过去照顾一下他。等他睡着了再回房去睡。

  王梦璐给黄河倒了一杯茶水。问道:“以后你们都不要喝这么多了。喝多了多难受啊还容易丢丑。”

  黄河点了点头。美美的品了一口茶水。那上面尚留着王梦璐指间的一缕清香。

  望着王梦璐这动人的身影。说是没有半点儿想法。那是扯淡。但是有贼心却没那个贼胆儿。黄河虽然喝的有些多了。也万万不敢在人家家里做出出格的举动。这一点儿他还是有分寸的。王梦璐含羞坐在旁边。俏眉轻皱始终关着黄河的动。生怕他会作或有什么良的反应。这让黄河情不自禁的联想自己喝多了时也是这样照顾自己。心想自己还真交了桃花运了。先后有那么多大美女与自己邂逅。甚至有的还跟自己生了不该生的关系。喝了不乱想那是不可能的。黄河也不例外。他一个劲儿的吸着烟。边吸烟边回味着曾经的一切。以及王龙今天的分表现。他当然也能体会出来。王龙今天醉酒的表现决不单单醉酒失言那么简单。如果他心里没想着那些事儿。他会在酒桌上跟自己说那些?

  黄河说不上是高兴是忧愁。回味着酒桌上的话。仍然记忆犹新。

  王梦璐陪黄河说了说话。然后回自己卧室接了一盆水。端进黄河的屋里。

  “黄总。洗个脚吧。洗了脚再睡觉。睡的香!”王梦璐用手试了试水温。刚好合适。

  黄河有点儿受宠若惊。

  璐这丫头。还真细心哩。不过黄却推辞道:“不洗了不洗了。”

  王梦璐笑道:“脚天天洗哩。我在书上看了。天天洗脚会改善血液循环。而且促进人体各个器官的良性功能运作。还有改善睡眠质量的效果呢。”

  其实黄河是不想让王梦璐看到自己那双粗犷的脚。没准儿一脱下鞋。还能释放出来一些子汉的味道。那多没面子啊?

  但是。在王梦璐的三劝解下。河还是脱下了鞋袜。泡了泡脚。顿时感觉舒爽无比。王梦璐还递过来香皂。让黄河真有些羞涩了。

  然而让黄河万万没想到的是。梦璐做出了更令人羞涩的一个举动:

  她。她竟然拿起黄河的子。随口道:“一会儿我帮你洗洗吧。明天一早肯定能干。”

  汗。黄河更是受若惊。忙伸手:“别别。我自己洗就行了。”心里使劲儿的擦了一下汗。心想像这种差事。一中只有两个女人帮自己做过。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一个便是燕。如果再多一的话。就的算上王梦璐了。

  王梦璐却道:“不紧的。你们男呀。洗不干净。等黄总有了女朋友。就不愁没人洗衣服洗袜子了。”

  黄河暗道:“我现也不愁啊。一直是燕帮我洗。

  黄河洗完脚。梦璐直接把黄河的洗脚水倒掉。然后又接了一盆儿。返回来。自己受一下泡脚的乐趣。

  这是黄河第一次看王璐小脚的全部形容。不觉间有些呆了。她的小脚实在很漂亮。然不是特别。却有一种玉石的光泽。让人忽略了它的颜色和其它。只记的它的俏美和可爱。王梦洗脚的时候很专注。脸上挂着笑。像是在享受的样子。不过。黄河倒是怀疑王梦璐这丫头有洁。她可是刚洗了澡。又大张旗鼓的洗脚。不是有洁癖的话。还有其它的解释吗?

  王梦璐洗脚的样子。实在是尤如出水芙蓉一般。恰似一道美妙的风景美人图。让患有“恋足癖”的黄河看的美不胜收。直到王梦璐彻底洗完。还在回味儿那种“玉足戏水”的浩瀚之景。

  黄河心里暗想:等己回去。一定要让燕天天洗脚给自己看。那不也种享受吗?

  ……

  第二天。早上六点钟。黄河还在梦中的时候。王梦璐就敲开了黄河的卧室。黄河赶快囫囵吞枣的穿上衣服。开门。见王梦璐手里拿着自己的袜子。递过来道:“晾干了呢。嘿嘿。昨晚睡的好吗?”

  黄河点头。心里却想:能睡好吗?

  六点半准时开饭。饭桌上。王龙先是就昨晚醉酒事情跟黄河客套了几句。然后再想启齿时。却被王母使劲儿的拽了一下衣角。王母当然知道。王龙是想借着早饭的空当。趁机跟黄河提出把女儿许配给他的想法。但王母觉的时机还不怎么成熟。因此就跟他打起了暗架。

  吃过饭。王龙把黄和女儿送到华联公司后。自己却没有直接去上班。而是转了个弯儿。直接回了自己家。

  王龙一见到王母就开口埋怨道:“现在不说。到时候什么时候说?你没看出来吗。咱们璐璐对黄河有意思。”

  王母点划着王龙道:“你个死脑筋。说也不能像你昨天那样个说法啊?好像我们家璐璐嫁不出去似的。能不能委婉点

  ”

  王龙笑道:“人嘛。讲究的就是直爽。没必要拐弯抹角的。麻烦!”

  王母不无忧虑的道:“也不想。如果你跟那个黄河说了。万一人家不同意。咱们王家的面子。还有璐璐的面子。往哪儿搁啊?”

  王龙笑道:“就凭咱女儿那条件。凭咱家这条件。他不同意能行吗?我就不相信哪个男的见了咱们家璐璐没有想娶她的感觉!”

  王母善意的埋怨道:“看你。老不正经的。说什么呢。”

  王龙强势的道:“我说的不对吗?像黄河那种优秀的人才。我告诉你。现在这社会。还多吗?前途无量。知道吗?咱女儿要是跟了他。这一辈子肯定享尽清福了。然后咱们也了却了一件心事。那个曹勇也就不再纠缠咱们女儿了。咱们呢。有事没事儿给他们看看孩子。抱抱外孙儿。这小日子也算的相当滋润了。最重要的是。时候这俩孩子要是真走到一块。我给黄河拿出百万来。让他自己开公司单干。自己当老板。要是他不嫌弃我。我直接辞职。给我这个宝贝女婿去管理公司去……”王龙滔不绝的说完。又巩固了一句:“多么美好的未来啊!”

  王母狠狠的拍了一下王龙的的脑袋。哭笑不的的道:“看你。做白日梦的功夫倒是了不。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先瑟上了!”

  王龙用手抚了抚自己那神圣的三分头。脸上顿时又展现了年轻时的风采。自信的道:“放心吧。先。这个女婿咱们不会看错。其实。咱们女儿就是张王牌。我就不信他黄河不动心。他要对咱璐璐真没什么意思的话。那天大半夜的。会亲自送璐璐回家来?你也不仔细想想。这俩人儿呢。肯定是偷着谈对象呢。

  ”

  王母不禁一惊。道:“不会吧?看他们也没有那种亲密的表现啊。”

  王龙颇有自信的道:“怎么。人家亲密还在你我面前表现出来?你呀。真是老糊涂了。”

  王母一脸的无辜。

  倒是王龙的自信和做白日梦的水平。不由的让王母在心里反复的思量起来。她不停的揣测着。会不会真像她爸所说。|个让自己和丈夫一直看重准备重点培养的好女婿。真的会对璐璐有意思?

  “唉”王母不由的轻叹了一口气。突然冒出了一句:“是非谁能预料啊!”

  王龙没听清她的话。追问道:“你说什么呢?”

  但是再没了回话。一看表。时间不早了。便赶快下楼。驱车。直奔贵和商厦驶去。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