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的新保镖,是她原来拍摄电影时的两个临时动作两个受伤的保镖,被她给了一笔钱,委婉地安排他们另谋他路去了。

  这两个新聘用的保镖,童妙妙觉得虽然不能与黄河相比,但也能凑合一气儿了。他们曾是海军陆战队的队员,个个身怀绝技,退役后曾经在一家保安公司担任过领导职务,后来被一个山西煤老板看中,给出年薪五十万的天价,负责保护自己的安全。提起山西的煤老板,相信人人都知道,那简直是大款的代名词。身价千万的算是小老板,身价过亿的比比皆是。不过偏偏不凑巧的是,2006年正是国家严查煤厂事故的一年,这位煤老板也没能幸免于难,在一次重大的煤窑事故后,这位煤老板一夜之间全没了,这两位身怀绝技的保镖也跟着倒了霉,失业了。后来,他们便到了天乐影视公司,靠零零碎碎地当动作演员替身勉强过活。俗话说的好,是金子总会光,曾经跟天乐影视公司合作拍过戏的童妙妙,又成了他们的新主人,虽然薪水没有原来那么高了,但是能给一个著名的影视歌三栖明星当保镖,那也算是自己的荣幸了。

  不过,童妙妙却对自己的这两个新保镖不甚满意,她总觉得在他们身上欠缺一点儿什么,尤其是跟黄河一对比,更显得突出。然而,她没有权力勉强黄河,她知道,哪怕自己给黄河开出天价地报酬,他也绝计不会委身给自己当什么贴身保镖的。

  连续几个月了,童妙妙都没有再拍什么影视剧,也没录过唱片,因为她一直在等待天乐影视公司要投拍的一部叫《英雄霍元甲》的电影,在这部影片中,她将担任第一女主角。而天乐公司一直就谁担任男主角的问题争议不休,投资商想在这部电影里大胆启用新人,但剧组领导却想让老演员上。在一直僵持的局面之下,致使这部电影迟迟不能投拍,电影公司的王牌星探周传涛,一直在辗转各地寻找适合出演剧中霍元甲地新人,然而,翻来覆去,唯一被他相中的一个人却迟迟没有跟他联系。

  这天,童妙妙正在家一边吃香蕉一边看电视,却突然接到了周传涛的电话,童妙妙想具体问一下情况,就邀请周传涛来自己家里做客。

  周传涛来的时候,样子有些疲惫,一身时尚的休闲装,与他那愁眉不展的脸庞很不相衬。童妙妙邀请他坐下,追问道:“怎么了,我可是从来没见过你这么愁眉不展地样子。”

  周传涛抚了抚他那自认为很酷的三七分头,叹了口气道:“到现在,公司还没物色到合适的人选出演《英雄霍无甲》里地男主角,本来公司选出了几个,但都被投资方否定了,我啊,现在的脑袋都快爆炸了。”

  童妙妙倒是有些惊诧地道:“周大哥在挖掘新人方面可是出了名了,怎么这个就把你难住了?”童妙妙的置不无道理,遥想当年,自己还是一名影视艺术学院的学生时,就被这位传奇式地星探一眼识中,连同学校的几个同学,都被他挑到天乐影视公司合拍了一部叫《少男少女》的青春电影。几经周折后,她和被周传涛选中的几个同学都摇身一变成了娱乐圈儿里的巨星,自那以后,周传涛便被娱乐圈儿戏称为‘超级星探’,凡是被他看中的新人,前途绝对是光明无限。最为传奇地一次是,公司在东北农村选拍一个小外景的时候,周传涛还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一个农村地傻小子弄到了公司,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他远房亲戚,直到这个农村地傻小子在《农民工进城》和《俺家的一亩二分地》等乡村题材电影里担任主角时,才明白了这位周大星探地神奇之处,那傻小子因为这两部电影,几乎是一夜成名,创造了电影史上的又一个神话。现在,周传涛是剧组的副导演,主要工作就是演员调配和挖掘新人。其它的影视公司抢破头地想把周传涛挖过去,但是也许很少有人知道,周传涛是天乐公司女董事长曹莹的秘密情人,外人再怎么使劲,开再高的薪水,也是绝计挖不动这位神仙的。

  周传涛听了童妙妙的话后连连叹气,道:“你不知道啊,为了挑选这部电影的合适人选,我都跑遍了全国,但是挑来挑去,要么没气质,要么没功夫,要么的长的太寒碜,几个月当中,就瞅着一个人还不错,但是后来联系不上了。这可是把我郁闷死了。”

  “哦?”童妙妙追问道:“你当时没给那个人留个电话吗?”

  周传涛无奈地道:“留了。我当场就给他留了。但一直没音讯呢。邪门儿了。还有人不想出名挣大钱地。”

  童妙妙道:“我估计是他不敢相信吧。你猛不然地就给人家一个电话。谁知道你是不是骗子啊?”

  周传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嗯。有这个可能。现在虚假地影视招聘信息太多了。我估计很多人都不敢相信了。可惜了。可惜了。那么好地一块材料。不进影视圈儿真是可惜了。这既是公司地一大损失。也让那哥们儿失去了一个绝好地机会。可惜了。”

  周传涛连道‘可惜’。可见他对这人地期望值是何等之高。

  童妙妙问道:“什么人能让你周副导这么看重。现在又觉得这么惋惜啊?”

  周传涛咂了一下嘴巴。道:“其实掘这个人。纯属偶然。还记得齐南市明湖公司有个节目叫智勇大闯关吗?我无意中进去看了看。被一个姓黄地选手给震住了。他那闯关时地动作。简直帅呆了。就像是一阵风。像是被处理了地武侠高手在飞檐走壁地电影剧。行走一阵风。你是没见当初地那场面儿。简直太火爆了。完了之后观众忽忽地都冲了上去。抢着跟他合影留念。

  我,我还给他偷拍了几张照片儿,最近一直打听这个人,但由于他当时戴着面具,根本没法寻找。”

  童妙妙一听周传涛的话,扑哧笑了:“周大哥你真不亏是电影人,把一个闯关的选手吹嘘的跟个古代大侠似的。”

  周传涛急道:“妙妙,你呀是没见那场面儿,我说地一点儿也不带夸张的,都是事实。”他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儿,摆在童妙妙面前道:“当时我用手机截取了几个片段儿,你看看,你看看他那闯关的动作,还有最后那一个空翻,**,简直就是一部活生生的武侠大片儿!”

  童妙妙眉头一皱,道:“真的有那么夸张?”童妙妙接到照片儿,看了几眼后猛地一愣。

  周传涛在一旁追问道:“现在相信了吧?”

  但童妙妙没答话,只是默默地盯着照片儿,一根手指轻触嘴唇,轻轻地道:“我,我,我怎么觉得这个人的举止和动作那么面熟呢?还有身形也面熟。”

  周传涛鄙视地一笑,夺过照片,小心翼翼地往衣服里揣,讽刺地道:“行了行

  根本就戴着面具,你上哪儿看着眼熟去?”

  童妙妙一副吃惊地神色,伸出一只手道:“你,你再让我看看。”

  “看什么,别看了,我还得留着继续寻找呢。这家伙啊,可是让我找苦了,但是找了这么久,一点儿线索也没有,郁闷啊。”周传涛苦笑地说着,点了一支烟,郁闷地吐着烟圈儿。

  童妙妙随口道:“没准儿我能认识他呢。”

  周传涛一惊,倒是像被她的点醒了似的。毕竟童妙妙在齐南市呆了有一段时间了,没准儿她真地知道这个让自己苦苦寻找的家伙的底细呢?这样一想,却果然把那几张珍藏的照片掏出来,重新递给童妙妙看。童妙妙一边看一边思量着挠后脑勺,却似猛地被什么记忆点醒了:“我看他,越看越像一个人!”

  周传涛身体猛地向前倾,差点儿靠在童妙妙那张俏脸上,他急促地问:“像谁?”

  “像我地一个朋友。”

  周传涛的身体有些颤抖,情绪有些激动地道:“你,你可别骗我,我可受不了那打击。”

  童妙妙抿着嘴唇道:“他叫黄河,现在是一家企业的总经理。”

  周传涛猛地一拍大腿,继续乘胜追问道:“你是说他叫黄河是吗?”

  童妙妙点了点头:“嗯,是啊。他就住在明星小区,我们关系还不错呢。”

  周传涛像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这,这,这是真的?黄河,黄河,不错,就是这个名字,照片上的人就叫黄河,当时我听得清清楚楚。快,快,快再仔细认一下,是不是你说地黄河,快。”激动之下,周传涛竟然一把握住了童妙妙的手,童妙妙能感觉得出来,他地手有些颤抖,心想都是老导演了,怎么还这么不冷静?

  童妙妙又仔细审视了一下照片儿上的黄河,继续道:“看身形和举止,都很像。”

  一听这话,周传涛再也控制不住心里地激动,猛地抱住童妙妙就亲,童妙妙皱紧眉头轻声道:“周大哥,别这样,别这样。”

  “哦,我,我冲动了,激动了。”周传涛赶快松开童妙妙,不好意思地说着,又道:“你,你能联系上他吗?你要是能联系上他的话,你,你就是我周传涛地大恩人!”

  童妙妙笑道:“周哥,有这么严重吗?看把你激动的。”

  周传涛摸着胸口祈祷道:“但愿这次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我告诉你啊,这个人完全具备做明星的潜质,你应该知道,我周传涛看人的准确性。如果《英雄霍元甲》由他来当男主角,这部电影肯定能一炮走红。”

  童妙妙道:“那倒是,那倒是。只不过我跟他接触了这么长时间,倒是没现他有什么明星潜质,就是打架逃跑什么的很厉害,还有,还有适合演杂技,他能从这一个楼顶带着重物,借着绳索爬到另一幢楼上去。这个我知道。”

  周传涛不知道童妙妙和黄河之间生地那些微妙事情,自然不懂她这些话的意思,听的是朦朦胧胧的。但他马上想到了什么,不禁眉头一皱,继而急促地问道:“对了,你告诉我,你认识的这个黄河,他长的怎么样?”此时周传涛最大的担心就是黄河地长相,关于他的能力和气质已经不容置疑,可惜得是一直没能见到这家伙的庐山真面目,万一他要是长的实在太对不起观众,那实在是太浪费了这一块儿好料儿了。

  童妙妙偏偏给他卖了一个关子,道:“他的长相嘛,容我再想想。”

  周传涛本来就急的像热锅上地蚂蚁,好不容易无意中找到了个线索,自然更是心急如焚,他抱着拳央求道:“妙妙,我叫你妙妙姐还不行吗?你快告诉我,这个黄河长的怎么样,不会是对不起观众的那个类型吧?”

  童妙妙笑道:“看把我紧张地,其实,其实啊,这个黄河长的超帅,小平头,典型的一副帅哥脸,谁见了谁动心。”

  周传涛还是不放心,继续追问道:“我的妙妙姐,你可别耍我,这事关重大,开不起玩笑地。”

  童妙妙脸色一变,埋怨道:“嗨,我没给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周传涛仍然心有余悸,指着自己的脸颊道:“有我帅吗?”

  看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童妙妙差点儿笑得前仰后翻:“你?十个你也没他帅啊。他属于那种让女人看了一眼就会记一辈子的男人!”

  周传涛擦拭了一下微微出汗地额头,松了一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他要是长的跟我一个操行,那就彻底完蛋了。”

  童妙妙不失时机地将他一军:“周大哥倒是挺有自知之明呢。”

  “那当然。”周传涛一抚头,昂扬地道:“上天为我关一扇门儿,也必定会为我开另外一扇门儿。我虽然长地丑,但丑有丑的福气,我练就了一双识人地慧眼,凭这双慧眼,叱咤娱乐圈儿。”

  童妙妙笑道:“恐怕叱咤娱乐圈儿的,不是周哥你,而是被你捧红地那些新人吧?”

  周传涛乐道:“那还不一回事儿吗?我骄傲!”

  童妙妙见他的神情已经从一开始的迷茫和颓废中走出,不由得暗暗一乐,心想这个周传涛,真是个喜怒无常的怪人。

  周传涛从喜悦中清醒了一下,继而一本正经地道:“好了妙妙,事不宜迟,你抓紧时间帮我约一约这个黄河,怎么样?天乐公司的命运就拜托在你身上了。”

  童妙妙赶忙道:“别,别,我可没那么大的架子。

  ”

  周传涛又问:“妙妙,你实话告诉我,你跟这个黄河的关系到底好到了什么程度了?”

  童妙妙不乐地问道:“周大哥,你什么意思啊?你怀我和他有不正当的关系?”

  周传涛赶忙解释道:“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意思是说,你跟黄河的关系到底怎么样,能不能让他相信你的话?”

  童妙妙本来也是个幽默的人,笑道:“我们俩啊,好到家了,就差穿同一条裤子了。”

  周传涛急了:“我问的是正经事儿,你别以为我在开玩笑。”

  童妙妙呵呵一笑:“我们的关系呢,真的不错。这个你放心,他还帮我”童妙妙本来想说‘他还帮我买过胸罩内裤呢’,但一想这玩笑容易开成绯闻,就没再继续说下去。

  周传涛又点了一支烟,道:“那就好,那就好。你,你现在赶快打个电话给他,咱们就在你的索尼伦酒店给他大摆一桌,花多少钱我听着,你放心,我不会占你的便宜。”

  童妙妙笑道:“看你说哪儿去了。我有那么小气吗?一桌饭都请不起啊?”

  周传涛摆手道:“行了行了,别再客套了,你赶快给他打电话,约个时间见见面儿。”

  童妙妙‘嗯’了一声,果然掏出手机,拨通了黄河的手机。“黄总吗,在哪儿

  ”

  那边道:“在公司呢。”

  童妙妙笑道:“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这时候,周传涛却急匆匆地凑近童妙妙耳边,轻轻私语道:“先试探一下他是不是真地是我要找的那个黄河,不然的话我们不是亏大了?”

  童妙妙捂着话筒道:“怎么试探?”

  周传涛灵光一动,道:“你就问问他是不是在智勇大闯关节目里拿过冠军。”

  童妙妙点了点头,敞开话筒继续道:“对了黄总,听说你在明湖公园的智勇大闯关游戏里拿过冠军,是不是啊?”

  黄河道:“嗯,拿过,你怎么知道?”

  童妙妙笑道:“这么风光的事情谁不知道啊。”然后朝身后正急的团团转的周传涛使了个眼色,纤纤地左手摆了一个‘OKK’的造型。

  周传涛小声问道:“怎么样,他参加过?”

  童妙妙捂住话筒,轻声回道:“嗯,参加过,就是他!”

  周传涛兴奋地一蹦三尺高,激动的猛地一拍手,昂扬地自言自语道:“哎呀妈呀,终于找到你了,你让我找的好苦啊!”脸上强悍的兴奋元素,溢于言表。

  童妙妙和黄河客套了几句后,直接道:“黄总,这样吧,给我个面子,这两天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吃顿饭,就在索尼伦大酒店,我会让你见一个神秘的人。”

  黄河道:“神秘地人?谁?”

  童妙妙卖起了关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我可以提前向你透露一个信息,这个人,也许会改变你的一生。”

  黄河道:“没那么夸张吧?”

  童妙妙道:“是真的。信不信由你。”

  黄河道:“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答应了。不过这两天不会有时间,得等两天以后,我现在正在安排公司地事情。”

  童妙妙笑道:“那也行,那也行,只要你肯赏脸,我就翘为盼了。”

  ………

  挂断电话后,童妙妙向周传涛炫耀道:“搞定了,两天后,索尼伦大酒店。”

  周传涛却表情晴转多云,埋怨道:“你怎么不直接跟他说,我要和他商量合作拍电影的事情?”

  童妙妙笑道:“周大哥,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是故意给他卖个关子,到时候啊,给他一个惊喜。”

  周传涛一琢磨,也是这么个理儿,又恢复了笑容,左拳击右掌地道:“这倒是不错,但愿这次不会让公司失望。妙妙,多亏了你呀,如果实在成功不了,你就是牺牲色相施展美人计,也得把这家伙给我套到天乐公司跟我们合作,《英雄霍元甲》能不能成功,关键就看这一锤子买卖了。”周传涛半开玩笑地道。

  童妙妙也开玩笑地回道:“我倒是愿意牺牲色相,就怕人家看不上咱哩。”

  周传涛笑道:“就凭咱们妙妙这身材这脸蛋儿,还有在娱乐圈儿的天后地位,哪个男的看了老二不硬,那算是邪门儿了!”

  童妙妙脸色一变,埋怨道:“周大哥,看你,说什么呢,你这说脏话地毛病可是又越来越严重了。”

  周传涛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语,连忙一拍嘴巴道:“看我这张臭嘴,该打该打。”然后收敛了笑容,又道:“对了,你陪我明天到齐王山上上香拜拜观世音菩萨,让她保佑我们这次一举成功。”

  童妙妙笑道:“周大哥还挺迷信呢。”

  周传涛回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我这次可以把所有的赌本都押在这个黄河身上了,他要是不给我长脸,那我在天乐公司还怎么混啊?”

  童妙妙道:“但愿这次你是对的。”

  …………………………………………

  …………………………………………

  华联集团,总经理办公室。

  挂断童妙妙的电话后,黄河觉得有些蹊跷,童妙妙在电话中卖关子地提到一个神秘的人,可以改变自己地人生。这令黄河忍不住展开猜测,但再怎么猜,他也猜不到正确答案。

  之后,黄河召集公司的经理召开了一次例会,在会上,黄河就新款高仿机地生产计划与大家进行了探讨,很多经理觉得黄河这是在冒险,只有几个‘革新派’经理支持黄河地意见。对此,黄河有些气氛,得到大家地支持,干起来也没劲儿。因此黄河试图说服大家,反复地论证了以后通讯行业的市场和展趋势,并强势地指出:“通讯行业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无论是品牌机,还是三码机,平均每三个月就会更新一次市场,价格方面更是变幻无常,如果我们只把眼光禁锢在品牌机和三码机上,那公司很难有重大地展。并且极有可能被日益变化的市场所淘汰,物竞天择,适生存。在这个通讯工具日新月异的更新时代,我们只有将眼光紧跟时代的展,才有可能立于不败之地。”

  手机部常务副经理孙兴置疑道:“依黄总地意思,公司要转型做高仿机,我觉得风险还是有些大,毕竟,我们对这一块儿的生产不熟悉,如果贸然去做的话,很容易出差错,甚至连成本都收不回来。”

  ‘革新派’经理易水莲道:“那么,依孙经理的意思,我们就安安稳稳地在以前的成绩上睡大觉?光怕风险是不行的,我们必须得创新,就像黄总所说地,现在通讯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不在沉默中爆,就会在沉默中灭亡。”

  孙兴皱着眉头盯着易水莲道:“易经理是电信部门的经理,你对手机了解吗?好像这个会上,你地言权并不大吧?”

  电子商务部经理江星表意见道:“孙经理,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易经理虽然是电信部门儿的经理,但她可是从平安集团磨砺出来的能人,我赞成她地想法。”

  孙兴挠了挠头道:“你就这么依赖平安集团出来的营销人?只不过是跑业务遭人烦的差事,反正我反对,我不同意公司搞什么高仿机的生产,一是成本不容易控制,二是我们根本没接触过,三是我们对客户的认知程度也不了解。风险太大,弄不好,公司的家底儿都要赔进去。”

  “我支持……”

  “我反对……”

  黄河静观各位经理争先恐后地表意见,气氛确实不错,大家也都是在为公司着想,但头疼地是,自己辛辛苦苦策划好的计划实施不了地话,心里的确不是滋味儿。

  他这个人有些时候还是比较讲究民主地,其实他一个人拍板决定的话,也没关系,但那样就会疏远了诸位经理,很难了解他们地真实想法。因此,黄河这才决定召开这次经理层会议,共同探讨这件举足轻重的公司展计划。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在经理当中,保守派倒是占了近半儿的比例。支持与反对的人数恰好基本持平,一时间也难做出让大家都满意的抉择。

  河的计划,肯定是拥护的,这丫头挺机灵,关键出来压阵,道:“黄总提出的这个生产计划,是跟深的大陈总探讨过多次的结果,大陈总也对这个生产计划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就我个人而言,我很佩服黄总和陈总的魄力,正所谓经商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们如果不推陈出新,就很难在激烈的商战中取得胜利,胜利永远属于那些敢于打破陈规,敢于第一个吃葡萄的人。我的建议是,我们可以适当控制投产的成本,力求做好胜败的估算,成功了最好,万一不成功,我们还有另辟蹊径的余地。不知道我的这个建议有没有道理啊黄总?”王蕾把目光投向了黄河。

  黄河自然知道,王蕾这是在暗中帮自己使劲儿,这丫头简直是个鬼灵精,先是拿陈婷出来震撼一下那些‘保守派’经理,紧接着又直接把话茬儿传到自己这里,不给‘保守派’任何辩解的机会。确实够机灵的。

  于是黄河继续道:“王助理的话很有道理,让我受益匪浅,也算是给我提了个醒儿,打商战嘛,有赢必有输,但是我反复地认证过,咱们生产高仿机的计划,输的机会很小。为什么呢?大家可以想一想,现在市场上的手机多以品牌机和三码机为主,三码机的款式大都是各公司自己设计的样式,到销售柜台一看,简直是琳琅满目,五花八门。质量呢,也是高低不一,很多投入成本低质量极差的三码机,将市场胡乱搅和,大大削减了客户对三码机地认可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推陈出新,改作高仿机,无是一个巨大的机遇。我可以向大家说明一下高仿机的好处。高仿机不需要我们自己设计外观,只需要拿着畅销品牌的外形,做一些内容上的改变,当然,基本的功能都是一样的。这样,我们就占据了很多优势,先,价格问题,我们地高仿机,可以比实际的品牌机要便宜三倍五倍甚至是十倍以上;其次,我们会争取让高仿机的外形和功能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客户花几百块钱买一部时尚的高仿高端机,也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从心理学角度上来讲,也是比较占优势地;然后,现在生产高仿机的厂家还不多,在市场还没饱和的情况下,我们地高仿机一旦投入,很可能就能换回巨大的回报,甚至几倍的回报。综上所述,我认为,生产高仿机这个计划,对公司来说是一次契机,也是一次跨越。”

  啪啪啪

  王蕾和江星带头鼓掌,其他的‘革新派’经理也都跟着鼓,那几个‘保守派’经理听了黄总地这一番认证,有几个也开始动摇了,无形当中站到了‘革新派’那一边儿,只有以孙兴为的几个‘保守派’,仍然觉得黄河的计划是在冒险。

  黄河看了看表,觉得时机成熟,开始严肃地道:“好了,讨论就讨论到这儿,下面咱们举手表决一下,赞同这个计划的,请举手。”

  陆续地,有十二个人举手。

  “好,放下。”黄河又继续道:“不赞成这项计划的,也请举一下手。”

  陆续地,有六个人举手。

  “好,放下。”

  黄河开始做总结性的言,道:“现在,大部分经理都能认清形势,支持这项计划,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地原则,我宣布,这项计划从现在起,正式开始实施。咱们会以最快的速度,争取早点抢占市场,回头我会与陈总具体再行商酌,同时,我也会就产品地进展情况给大家进行公布。同时,需要我提醒的是,咱们在坐地诸位,都是公司的栋梁之材,也都是中层以上地骨干,我之所以会将这么重要的商业信息搬上会议桌,是相信大家。因此,我不希望在产品还没出来之前,就有人把我们的计划泄露出去,那样的话,我现一个,处理一个,决不留情。还有持不同意见的经理,可以私下里找我谈,现在,散会。”

  这话一出,‘革新派’经理们和‘保守派’经理们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有的拍手叫好,有的板着脸,跟谁欠他八万块钱似的。

  散会后,王蕾跟着进了总经理办公室,神秘地道:“黄总,我刚才的表现怎么样?”

  黄河笑道:“表现很好,继续保持扬。”

  王蕾嘴笑道:“黄总啊,能不能换个表扬人的方式?你这句台词呀,都快老掉牙了。”

  黄河道:“是吗?我还以为你听了这句表扬会很高兴呢。”

  王蕾赶忙道:“高兴高兴,高兴是高兴,就是想听句新鲜的呢。”

  黄河想了想,道:“你抽时间帮我暗访一下那几个持反对意见的经理,谁要是有什么思想情况,马上向我汇报。

  ”

  “是!”

  王蕾啪地一个敬礼,响亮地回答。

  黄河给她纠正了一下手腕儿,笑道:“像你这种材料儿,没去当女兵真是可惜了。”

  王蕾一听这话,心里美滋滋的。

  下午下班的时候,财务部的出纳员孙燕鬼神兮兮地钻进了总经理办公室,问道:“黄总,能不能问您点儿事儿啊?”

  黄河道:“什么事儿,尽管问。”

  孙燕笑道:“那黄总不许骗我,行不?”

  黄河轻轻地拍了一下孙燕的小脑袋,笑道:“瞧你说的,好像我很喜欢骗人似的。”

  孙燕半带羞涩地问道:“黄总,能告诉我,您家的具体住址吗?”

  黄河顿时一愣:“怎么,查户口啊?”

  孙燕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就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

  黄河开玩笑地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不然的话,我不会告诉你的。谁知道你是不是因为那次我批评了你几句,怀恨在心,想找人暗杀报复我?”

  孙燕摇着黄河的胳膊道:“黄总,看您想到哪里去了,我有那么坏吗?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那你说说,要我地址干什么?”

  孙燕神秘地道:“这个,这个,不能说,不过,不过你会知道的啦。”

  “不说我就不告诉你。”黄河逗她道。

  孙燕着嘴巴,委屈地道:“黄总你不说是吧?不说我也能知道,反正公司花名册里地址栏上有,我自己去找。”

  黄河一惊,心想这丫头也够聪明的。

  孙燕出门后,黄河也拿了公文包,准备回家,今天燕打电话来说她晚上包水饺吃,黄河可是有些嘴馋了,因为好久没吃到正宗的猪肉韭菜水饺了。

  出了华联公司大门,黄河一眼就看到门口停了一辆奇瑞QOO汽车,从车上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黄河觉得面熟,再仔细一瞧,恍然大悟。

  怎么会是他?(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