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和黄河从酒店里出来,径直回了星星公司。

  黄河脸色很平静,王珊却多了几分忧虑。刚才她亲眼目睹了黄河与黑社会的人交手的镜头,虽然很庆幸黄河技高一筹,但是猜想那些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以后黄河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这些人跟以前到米线铺闹事儿的那些人不同,无论是组织性还是社团规模,都要比那些不入流的小痞子们强悍几十倍。

  王珊轻轻地问道:“黄哥,咱们这次惹了大麻烦了。”俏眉轻皱地看着黄河。

  黄河却一脸平静地点了一支烟,道:“该来的总是逃不过,我们没必要担心,放心吧。”

  王珊咬着嘴唇琢磨着什么,试探地问道:“要不,要不你先到深圳的公司去躲躲,只要你在齐南,他们就能找到你。”

  黄河笑道:“我有那么胆小吗?再说了,如果我害怕被他们找上门儿来的话,那我就不会趟这个浑水了。有的时候,跟这些黑道上的人打打交道也未必是件坏事!”

  王珊见劝说无用,只能在心里不停地祈祷,愿平安之神保佑黄河。但她马上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道:“对了黄哥,陈强跟黑道上的人都有来往,要不,咱们让陈强出面,把这件事情都圆圆场,哪怕是破点儿财,也比整天提心吊胆的强吧!”

  黄河摇了摇头,道:“珊珊,我劝你啊,陈强那种人还是少来往的好,知道吗?”

  王珊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可是他现在确实帮了我不少忙。”

  黄河冷笑道:“他会无缘无故地帮你?如果不是为了达到他自己的什么目的,他不会凭空帮助任何人!”

  王珊愕然地道:“黄哥。你知道吗。我好害怕你会出事儿。”

  黄河笑道:“我能出什么事儿啊。你放心吧。好好弄弄你地公司。有什么需要帮助地。尽管说。”

  王珊点了点头。一把抱住了黄河。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从王珊这里出来。黄河径直去了赵佳蕊家。按照事前地约定。黄河要在电视台主办地‘爱心活动’栏目中扮演重要地角色。

  赵佳蕊不亏是齐南市第一女记。还专门搞了一场声势浩大地爱心互助大会。全场有上千人参加。齐南电视台生活频道现场直播。赵佳蕊等知名记跟踪主持并报道。

  让黄河没想到地是。齐能集团也派代表参加了此次募捐爱心大会。董事长李福携带着贵合商厦副总经理王龙端坐在第一排。按理说。这场爱心捐助活动。齐能集团应该是主角。身为国企地他们。确实出手不凡。他们捐助了一百万元。这个数目对于齐能集团来说。地确不算什么。甚至可以用九牛一毛来形容。但他们地大手笔足以令在场地公司高层和个体捐助汗颜。整次募捐大会。在隆重地感人旋律中掀开序幕。各单位委托地募捐代表迈着轻盈地步伐。将本单位地一片爱心投放进一个大地能装下两个人地爱心互助箱里。数额不一。除了齐能集团。其它单位有捐三万地。有两万地。还有几千甚至几百地。

  捐献完毕,赵佳蕊作为这次活动的席主持人,开始逐个邀请捐献数额超过一万的企业代表上台讲话。第一个是齐能集团地领导,这是不容置疑的。然而生活往往充满了戏剧性,那位齐能集团地名誉董事长李福,站在赵佳蕊身边,眼睛就没闲着,总是不失时机地瞟瞟身边的赵佳蕊,说起来也挺不容易地,追求赵佳蕊也有一段时间了,但迟迟没有进展,看着风姿绰绰的梦中情人笑容可掬地持着话筒,性感地亮光礼服轻盈晃动,李福的心脏都要承受不了强悍的跳动了。他不禁在心里暗暗誓:妈的,泡不到这个赵佳蕊我就不姓李!

  可以说,在任何一场公众活动或会议当中,只要有赵佳蕊参加,那么她便毫无非议地成了全场的焦点。像她这种性感拉风的女神级美女,没有人能抵挡得了她的魅力。台下千余人,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汇集到赵佳蕊身上,说句不夸张的话,台下的男士们,只要生理上没问题的,身下的悍将早已摆好了各种强悍的姿势。赵佳蕊出现在哪里,都是一个美好的神话,她是美丽与智慧造就的超级女神,把无数男性对美女的意淫,诠释到了极限。

  赵佳蕊一开口,台下顿时一片宁静,没有人愿意错过聆听她甜甜的声音,赵佳蕊纤纤细手握着话筒,坦然且面带微笑地介绍道:“我们这次爱心活动,可以说是硕果累累,现在站在台上的是齐能集团的董事长李福,以及贵合商厦的副总经理王龙,齐能集团作为齐南市处于领军地位的商贸国企,走过了数年的历史,而且,他们一直是各种爱心活动的参与和号召………”

  赵佳蕊介绍的工夫,一旁的李福心里美滋滋的,倒不是因为自己代替齐能集团捐了多少钱,而是因为赵佳蕊的声音真的好甜美,如此近距离地欣赏她,更觉得此女光芒四射,性感无限,心里的意淫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赵佳蕊滔滔不绝地介绍完了齐能集团,用时五分钟,随后又轻描淡写地依次介绍了齐南商界的另外几个大手笔企业,直到最后才让黄河上台,作为压轴。

  黄河上台的过程中,赵佳蕊还不失时机地给他使了个眼色,很轻微的一个暧昧眼神。黄河知道她是在炫耀,却也没做任何回应,只是坦然地走到台上,与赵佳蕊握手后,赵佳蕊开始提高了音量,道:“相信很多人都已经认识了,这位英姿飒爽的大帅哥,就是华联集团总经理黄河。他无疑是今天最耀眼的一颗明星。黄河先生一直热衷于慈善事业,几乎齐南市每次的慈善捐款活动,黄先生都会参加。说实话,黄河先生一直是我的偶像,他带领华联公司不断奋斗地历程,就像是一令人陶醉而感动的诗篇,让无数人领略到了这个年仅二十多岁的年轻企业家身上的那股气宇。说到这里,我不能不提一提华联公司的成长历史,从一个仅有一二百人的小公司,在数月地时间,展成现在员工上千、经济效应翻了几十番的中型集团,这就是我们黄先生黄总所创造地惊世神话。到现在,有一个顺口溜已经深入到我们的心里,‘买手机,到华联,华联让您更省钱’,这句朴实的顺口溜,现在已经成了通讯界的代名词……”

  倒是真不知道赵佳蕊从哪里弄来那么多的华丽词汇,她简直把站在台上地黄河,夸赞的如同救世主一样,连同他地公司,连同他的作为。

  而黄河,却不知不觉地为了她捏了一把汗,见她仍然滔滔不绝地夸赞个没完,心里暗道:行了,够了够了,你要是再夸赞下去,后面的程序都没时间走了。

  然而,赵佳蕊对华联集团和黄河的夸赞,竟然整整持续了十五分钟,比解说齐能集团的时间还要多了几倍。这不由得让台下起了议论和猜测,很多公司的老总在心里暗骂道:丫地,这是在采访募捐企业领导吗?这明明就是在给华联集团做广告!

  爱心活动过后,各企业募捐代表纷纷离席。齐能集团董事长李福给赵佳蕊了个短信,说是下午一起吃饭,但赵佳蕊公务繁忙为由推辞掉了。

  赵佳蕊刚刚推辞了李福,就给黄河去了电话,有时候,往往拒绝和一个人的约会,是为了和另外一个人约会。赵佳蕊便是如此,一拨通电话就迫不及待地道:“黄总,今天我的表现怎么样,可是让你们华联集团出够了风头呢。”

  黄河夸赞道:“不错是不错,就是时间太长了,台下那些老总们,个个都气地鼻子眼睛都邪了。”

  赵佳蕊笑道:“让他们邪呗。你可别忘了,你说过要请我吃饭的,别食言!”

  黄河汗颜道:“那当然,那当然。”

  赵佳蕊道:“这样吧,为了最大程度地不引人注意,吃饭地地点就在我家吧。”

  黄河道:“在你家?那样算是我请你吃饭还是你请我?”

  赵佳蕊道:“咳,谁请谁不一样啊,在我心里最重要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其它。

  ”

  黄河汗颜,无语。

  挂断电话,赵佳蕊调皮地一噘嘴巴,匆匆地换了衣服,赶往家中。她这次可是施展出了浑身的解数,把能买到的山珍海味全买了个遍,她要让黄河尝尝自己的手艺……

  却说黄河挂断赵佳蕊的电话后,在停车场遇到了王龙,并相互间打了招呼。

  王龙夸赞道:“今天你可是个焦点人物啊,看来你和赵主持的关系不一般啊。”

  黄河笑道:“王叔你过奖了,我可担当不起。”心里却在暗暗擦汗。

  王龙道:“咱们搞商业的,就应该这样,能利用的资源都利用上。像电视台的记,媒体的编辑之类,认识的越多越好。”

  黄河点头道:“是这么个道理。”但黄河迅速转移话题问道:“李福呢,我刚才看见李福也来了。”

  王龙四处瞟了瞟,凑近黄河耳边小心翼翼地道:“说实话啊,李福没什么实权,他充其量就是在齐能集团挂了个职,那也是沾了他老爹的光。他现在估计又到哪里逍遥去了,这个李福出门儿讲排场,保镖和司机都带的全全的,派头大着呢。”

  黄河点了点头道:“嗯,这个我知道。其实我倒希望王叔你也能爬到总部去,依你的能力,我觉得没问题。”

  王龙笑道:“实不相瞒,我最近一直在活动,包括象征性地哄哄李福,都是有目的的。人在职场,不得考虑全面啊。”

  黄河赞道:“王叔果然是老将风范,我又学了一招。”

  王龙却就此打住,改变话题道:“你最近去过星星公司吗?那个星星公司的老总王珊,最近有些念记你,想让你过去叙叙旧。”

  “哦。”黄河点了点头,心想我们经常叙旧啊黄河知道王龙心里的小算盘,他是劝着自己去找王珊,然后王珊就可以担任媒人那个角色了。

  可怜的王龙还不知道,他和王珊之间的谈话,早就被躲在暗房里地黄河一字不落地听到了。

  辞别王龙后,黄河驱车径直去了赵佳蕊家。

  赵佳蕊早已将一切准备就绪,只等黄河的到来。

  她还有意地进行了打理梳容,挽起了头,穿着一套花色的裙装,这样看来,不比刚才主持栏目的她显得逊色。

  一桌的好菜,以及一瓶陈年美酒,含情脉脉的赵大美人儿,拎着酒杯给黄河斟酒敬酒。

  黄河倒是不失体面地敬了赵佳蕊一杯,道:“谢谢你一直以来地帮助,感激不尽。”黄河仰颈干了一杯,赵佳蕊又迅速给他斟满一杯。

  赵佳蕊笑道:“能帮助黄总是我的荣幸呢。”

  黄河点了点头,心里暗笑。

  两人边吃边聊,赵佳蕊毫不忌讳地给黄河当起了服务生,一次次地为他斟酒,在她看来,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地事情。她对黄河已经不单单是单纯的迷恋,而是势在必得,因为在他身上,有自己太多的赌注,而她,根本输不起。她只能赢。

  赵佳蕊先是坐在黄河对面,敬了几杯酒后,她不失时机地坐过来,与黄河挨的很近,黄河能嗅到她身上强烈的香水味儿和女人味儿。但对于这个充满魅力和诱惑地媒界巨星,黄河还是保持了几分矜持,冲她道:“别挨我这么近,我不习惯。”

  赵佳蕊却觉得黄河在装13,反而靠的更近了,娇滴滴地道:“黄哥,难道我就这么讨厌吗?”

  黄河瞟了她一眼,道:“我讨厌女人跟我套近乎,那是一件很危险地事情。”

  赵佳蕊噘着嘴巴道:“黄哥,你知道吗,我花了几天几夜的时间,终于想出了一个绝妙的构思,保证能把你们公司的产品推销出去。”

  这句话倒是刺激到了黄河的兴奋点,黄河追问道:“什么构思?”

  赵佳蕊却耍起了无赖神功,凑近黄河眼前,嗔气地道:“你要是先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黄河汗颜,道:“算了,我不想知道了。”

  赵佳蕊猛地朝黄河脸上亲了一下,笑道:“你不想,那我就替你亲喽。你听我说,我是这样想的……”

  黄河擦拭了几下脸上地口水,尚存余香。说实话,被赵佳蕊这样级别的美女亲到,实在也不是什么坏事儿,黄河倒也不怪她,现在地女孩子,雷人的举动多了,赵佳蕊也不例外。黄河倒是不由得为自己地魅力小小骄傲了一把,自己身边的几个女性,无都是美女中地极品,然而她们却偏偏对自己情有独钟,甚至以身相许这些YY情节,实在比小说里的内容还要丰富。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还真不敢确信其真实性。就拿这个赵佳蕊来说吧,她可是全齐南市的王牌美女,多少大亨色男们对她望而生淫,甚至频频起攻势,就连李副省长的公子李福,也把她视为自己的绝版梦中情人,其影响力和魅力可想而知,但赵佳蕊却对任何人都保持着矜持与冷淡的态度,唯独对自己,她却像是转着弯儿的讨好和靠近。

  这算是戏剧性吗?

  黄河经常这样问自己,细数自己的经历,可以说是风光无限,他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让事业达到这样的高度;他也从来没想到过,自己身边能有这么多叹为观止的美女陪伴。俗话说,人不风流枉少年,人不流氓枉青春,黄河何尝不想亲手撕毁自己对美女的所有免疫力和矜持度,趁着自己年

  候,尝尽世间风流之事,阅尽世间绝妙之女,然而,样放纵自己,他还有良知,他还有自己一直引以为依托的燕陪着自己,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只要能有这个女人陪着自己,那便足矣。

  赵佳蕊在身边手舞足蹈、绘声绘色地道:“黄哥,我们可以共同策划一个这样的闹剧,一个女孩儿,突然之间跳进了湖里,幸好周围有人搭救………当然,作为记,我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做跟踪报道,等那个女孩儿被救上岸之后,我就开始添油加醋地采访她为什么要想不开,要跳水。然后那个小女孩儿指着旁边的湖水道:‘我刚买的华联牌手机掉进湖里了。’然后我们再以‘一个生命,一部手机’为题,在生活频道隆重播放这则新闻,同时号召观众踊跃讨论,就这么一个小新闻,炒着炒着就火了,你们华联公司的手机也跟着出名了……”

  黄河在心里暗暗佩服,不愧是齐南市第一女记,出个主意也真够馊地。不过这个创意确实不错,这明显就是一个商业广告!

  然而,这样一来,华联集团和赵佳蕊,也很可能会陷入一定的争议之中。

  “创意很好,但这明显是一个广告,而不是真人真事儿,观众们的眼光是雪亮的,你以为他们看不出来?”黄河道。

  赵佳蕊笑道:“那就要看我们请的演员如何了,演员要是演的像,就跟真地一样。你可以想一想,当她用手指着湖水说‘我刚买的华联手机掉进湖里了’这句话地时候,能给观众多大的震撼力?只要是看了节目的人,都在心里揣摩,华联公司的手机难道是纯金做的?竟然能让一个人为了捞手机连性命都不顾了?这样地话,各报纸媒体再争相一报道,品牌效应肯定没得说,你华联集团就等着数钱吧。”

  黄河咂着嘴巴道:“我怎么总觉得这似乎有点儿天真了呢?照你这么说,你们可以在新闻30里掺杂广告色彩的短片儿?”

  赵佳蕊皱眉道:“不是,不是。我不是跟你解释很清楚了吗?我们采访的是真人真事儿,只要这件事演的逼真,没有人怀是我们一手策划的,我们要做到以假乱真!”

  黄河笑道:“纯粹是商业欺诈!”

  赵佳蕊却道:“你应该知道现在市场竞争的残酷,有些公司为了宣传公司的产品,竟然找了几个女模特在大街上裸奔,后背上写了本公司和产品地名字。还有天雅洗化公司,宣传自己新产品沐浴露的方式更是令人膛目结舌。他们在公司门口摆了两个大木桶,里面各装了一个一丝不挂地美女,不停地用天雅沐浴露撩拨着身体,引得上千名行人围观。虽然舆论对此凭价不一,有有贬,但是天雅公司的宣传目地却达到了,那些议论纷纷的媒体,不管是批判也好,还是褒奖也好,人家公司地宣传却达到了,难道不是吗?”

  黄河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赵佳蕊更是施展了三寸不烂之舌,给黄河讲了许多骇人听闻的新闻故事,黄河只是轻笑,投机之时,也点燃一支烟,津津乐道地听赵佳蕊讲故事。

  吃喝尽兴,赵佳蕊提议道:“黄哥,今天天气不错,咱们去钓鱼吧?”

  黄河愣了一下,心想这丫头怎么知道自己喜欢钓鱼?然而现在公司正在进行多项工作,他哪里有什么闲心去钓鱼?敢情公司里所有人都忙的不可开交,自己却溜到河边儿钓鱼自己还没晕菜到那种程度。

  赵佳蕊见黄河愣,不失时机地鼓励道:“黄总,适当地调节一下心情,其实是为了更努力的工作,你应该要有姜太公钓鱼那样高尚的情操,学会休息,明白吗?”

  黄河笑道:“我达不到那样高尚的情操,再说了,现在是冬季,鱼都懒的咬钩。”

  赵佳蕊道:“错了。冬天的鱼儿最缺少食物,最容易上钩了。”

  黄河道:“现在不是时候,等我的两个计划全见了成效,你要陪我钓三天三夜的鱼!”

  赵佳蕊笑道:“那好啊,咱们一言为定!”

  坐下来,赵佳蕊打开电视机,电视上正演着经典军事电视剧《亮剑》,黄河本来想告辞的,但却被屏幕里那激动人心的战斗场面吸引住了。一看表,时间还不是很晚,但决心看完这一集再走。黄河对军事电视剧有种独特的热爱,或许这与他曾经是一名共和官有一定的联系。其实更主要的是,源于他思想里的一种抗日情结。看李云龙杀鬼子,在211世纪,算得上是个潮流了,听他那一口粗话,豪放的气概让人忍不住激情澎湃。

  赵佳蕊拿出了一盘打瓜子,放在她和黄河中间,边看电视边问道:“黄总,你们当兵地时候也打过仗吧?”

  黄河笑道:“我们现在是和平年代,哪来的仗可打?”

  赵佳蕊却道:“我查过资料,你所在的部队,以前曾经改过很多次名字,叫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军直特务连,后来改称为中央警备团,直到后来才改成现在的名字中央警卫团。听说你们部队的番号以前是83411网上说,83411是当年参加革命时用的步枪地枪号,他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口号,然后成立了中央警卫部队,就以自己地枪号作为那支警卫部队的番号,因为你们部队肩负着保卫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安全,所以中央警卫团,也被称为是‘钢盔团’,我说的对吧?”

  黄河吃了一惊,问道:“你对中央警卫团了解的这么详细?”

  赵佳蕊啧啧地道:“你别忘了本姑娘地多重身份,作为一个记,要通晓多方面的知识。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之所以要了解这些资料,是因为遇到了你。

  如果不是遇到你,我才懒地管什么中央警卫团还是警备团呢,跟我有什么关系?所以说嘛,关心一个人,才会关心这个人的一切,包括以前的经历。”

  黄河吓唬她道:“就你现在对中央警卫部队的了解,完全有资格把你当成间谍逮捕入狱,你应该知道,这些都属于机密内容。”

  赵佳蕊笑道:“现在这社会啊,知道你们部队的人太多了,包括很多你们部队的退伍兵,回乡后到处传播,再加上媒体和势力地渗透,中央警卫团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神秘了。”

  黄河点了点头,不无担忧地道:“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赵佳蕊继续乘胜道:“我还知道,你们中央警卫团其实是正师级编制,隶属于中央警卫局,中央警卫局又隶属于中央办公厅,同时也属于总参谋部,你们团共分为八个大队,分别驻守中南海、大会堂、万寿路、新六所、十八所、北戴河、故宫、玉泉山等地方,其中有几个地方

  公开的保密地点……”赵佳蕊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警卫团地相关相宜,让黄河听的目瞪口呆,要知道,这些内容都属于国家机密,黄河吃惊不是因为赵佳蕊知道这么多,而是有些担忧现状。现在,互联网上地信息越来越全面,越来越具体,大到国家的政策走向,小到个人地和生活,方方面面都有涉及。更别说是什么秘密机密,国家和军队的机密内容在网上都传的很多,就连固守在中央长身边的这层部队,也被多如牛毛的网页披露的如同,如此下去,令人堪忧啊。

  赵佳蕊见黄河沉默了,又道:“对了黄总,你在部队的时候,跟哪个长混?”

  黄河眉头一皱地道:“对不起,无可奉告。

  ”

  赵佳蕊笑道:“你的保密意识还挺强烈。让我来说吧,是不是D长?”

  黄河猛地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赵佳蕊神气地一抚秀:“别忘了,我是记,如果你忽略了记的能力,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黄河自然察觉到了些许端倪,自己从来没有给她说过这些,她却知道的很清楚,唯一的答案就是,有人告诉过她这些,而且告诉她的人会是极度危险的份子。

  赵佳蕊道:“能告诉我D长都是喜欢乘坐什么牌子的车辆吗?”

  黄河依然道:“无可奉告。你觉得这些对你来说有意义吗?”

  赵佳蕊笑道:“意义很大。奥迪A8这是D长主车的类型,车号为京V”

  赵佳蕊卖了个关子,没继续说下去。

  而黄河的脑袋却在嗡嗡直响,这个赵佳蕊,她知道的太多太清楚了,连中央长的主车号码都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啊。

  但黄河毕竟是黄河,他触到了赵佳蕊的眼神,那是一种充满期待而且略显急促和忧郁的眼神。正是她的眼神出卖了她,她并不知道D长的主车车号,她只是给黄河设了一个话局,想让黄河顺着她地思路,把真实答案道出来。

  黄河瞬间在心里肯定,赵佳蕊在使诈术,想哄骗自己无意中道出D长的一些资料。

  但黄河还是幽了一默,接着赵佳蕊的话茬儿道:“京V123。”

  赵佳蕊略显尴尬地一笑,道:“算了,不谈这些了,我知道你呀,就是给你一千万,你也不舍得把你知道的那些秘密告诉别人。包括我在内。”

  “哦?”黄河一扬头:“一千万?如果有人给我一千万,我愿意把自己所有的秘密告诉他!”

  “切,我还不知道你?”赵佳蕊轻轻一笑,用纤纤细手在黄河脸上划了一道圈儿,道:“还是留着自己享用吧,那些秘密对你来说是废物,对别人来说也是废物,也只有我们这些求知强烈的傻记,总想打听一些新鲜事儿。”

  黄河心里暗道:这个赵佳蕊地迂回能力果然很强悍!

  从赵佳蕊这里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七点多了,他径直去了吕刚地办公地点。

  自从黄河交给吕刚统筹旧家电市场的工作之后,吕刚可谓是没黑没白的工作着,这会儿,他还在那处命为‘华联旧家电市场’的二楼办公区里办公,陪伴他的,是他地女朋友孙燕。

  见到黄河的到来,吕刚和孙燕不约而同地站起来问好,黄河一摆手,示意别客气。

  “怎么还不回家?”黄河冲吕刚问道。

  吕刚摸着脑袋道:“时间紧啊,我现在正在草拟一份财务预算,给各个营销点儿下任务量,按完成任务地比例给销售骨干放工资和奖金。”

  黄河点了点头,夸赞道:“嗯,也要注意劳逸结合,早点回去吧。”

  吕刚受宠若惊地道:“黄总,没关系的,我准备以后就干脆搬到这里来住,很多事情等着去处理呢。”

  黄河道:“那也好。反正这里空房子多着呢。你就多操操心,这一炮能不能打响,就看你的了。”

  吕刚表态道:“黄总请放心,我一定珍惜您给我的这次机会,不让黄总失望!”

  黄河随即把孙燕叫到门外,递给她二百块钱,嘱咐道:“去,到外面买点儿吃的,再买瓶老白干儿,我跟你男朋友喝两杯。”

  孙燕不好意思接黄河递过来的钱,颤颤地道:“不用不用,我们有钱。”

  但黄河不是强行把二百块钱塞进孙燕地腰包里,目送她下了楼。

  酒菜买来后,黄河又陪吕刚喝了两杯。说实话,刚刚从赵佳蕊那里喝了酒,身体多多少少有了点儿反应,他是实在不想喝酒了。但是为了工作,他又不能不借着酒场好好跟吕刚唠唠工作,男人之间,有些话在酒场上特别能引起共鸣。因此,黄河和吕刚的这次简单地共饮,既让黄河不失时机地指导二三句,又把吕刚的计划和打算摸了个清楚。而且,这次简单地酒场,反而成了日后吕刚炫耀的资本,每每回想起来,他都觉得黄总平易近人,和蔼可亲。

  ……

  两天以后,华联集团新营业地二十几家大大小小的旧家电营销中心,已经陆续有几家开始了运营。

  对此,华联集团内部,产生了两种不同的预测。有的人认为公司有可能会血本无归,放着正经的不做,偏偏去做什么旧家电生意,这不明摆着是拜家子吗?还有的人认为,黄河的这个计划,是钻了政府政策的空子,如果不出差错,能大赚一笔。

  而整个齐南市商界,也都开始对华联集团的这一做法表了看法,众说纷纭,贬不一。

  而恰恰是在同一时间,华联集团又一个新的变革取得了初步的进展,陈婷打电话告诉黄河,命名为‘华联C25型号’的高仿手机已经出来了,两部样机以快件的形式,正飞速从深圳运往齐南市。

  得到这一消息后,黄河立刻组织各部门召开了紧急会议,部署了宣传、营销等各方面的工作。在这次会议上,黄河着重加大了对网站部的督促和引导。现在,华联集团的网站,已经成为一个比较正规的手机营销平台,并改名为‘中国时代手机网’,每天的流量由原来的几百上升到现在的近万,成交量在也逐渐上升。但是黄河仍然不满意,他的想法是,要让中国时代手机网,成为全国通讯类网站的领军网站,什么时候它能引领通讯界的潮流和展趋势,那才算成功了。

  对此,黄河与江星等网站部人员进行了沟通,决定每个月对网站追加一万元的广告等费用投入,利用一切可能利用的手段,力求让公司网站扩大到全国的通讯市场!(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泡 书 吧&!)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