氏大厦。燕办公室。

  由黄河牵头,燕会见了陈婷。

  当时燕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职业装,见到燕的一刹那,陈婷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顿时觉得惊为天人。不仅是气质,还是容貌,堪称世间无双。这一刻,陈婷这才明白黄河为什么会那么深爱她了。当时,在黄河的婚礼上,陈婷曾经见过燕一面,但当时没有仔细看,这次细细地端详了几眼后,不由得心里多了几分自卑。

  燕倒是对她很友好,安排人倒水沏茶,道:“陈总有时间能光临燕氏,我感到有些受宠若惊呢!”

  陈婷也客套道:“燕总这是说笑了,你能同意见我,是我最大的荣幸!”

  燕道:“听黄总说现在华联集团出现了困境,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一声,能帮的忙,我一定会帮!”

  陈婷道:“谢谢燕总,你们已;帮了我大忙。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真的想不到……想不到——”

  “想不到我们会帮你?”燕接过了话茬儿,笑道。

  陈婷点了点头,道:“说实,是没想到。”

  燕笑道:“其实以陈总的能力,还有很多潜能没有发挥出来,我这个人有个爱好,就是喜欢帮助被自己看重的人,哪怕是素昧平生也好,一面之缘也好。只要我觉得他有发展潜力,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拒绝帮忙的。商场如战场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的多!”

  陈婷赞赏地点了点头。从燕说话地语气里。她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地巾帼。自己虽然是个人物。但是跟燕一比。实在是不屑一提。她原本以为燕只不过是仗着他父亲地名号。才在燕氏集团担任要职。今天一见。才真正明白来她并非浪得虚名。

  “是啊。”陈婷附和着。拿起茶喝了一口水。女人进食或者喝水地姿势大多都不怎么雅观。但是陈婷不同。她不管是进食也好还是喝水也好。都彰显着特殊地气质和风采。纤纤细手举杯间唇轻试。嘴唇与茶水接触地刹那。发出阵阵好听地啧啧声。声响不大。但听着悦耳。还有她地姿势。双腿交叉子把腿部地线条映衬地美妙绝伦。足上那双棕色长筒皮鞋发显得魅力无限。

  黄河还有意识地看了看燕地坐姿。值得一提地是她以前地那种雷人坐姿。在这种正规地场合佛改进了不少。那只手不是护在两腿中央。而是搭在了小腹处。黄河心里暗暗一乐。却没有过多地去扫瞄。

  燕和陈婷谈地相当投机。两个女强人。谈经理谈管理。谈商业。头头是道。互为补充。直听地黄河也不断点头。

  如此一来。二女竟然有种相见恨晚地感觉。

  中午地时候。燕坐庄。宴请陈婷。陈婷一开始借口推脱。但还是没经起燕地真诚挽留。只好同意。

  但燕又给陈婷出了一个难题,她竟然想让陈婷把她妹妹一块约过来。

  别说是陈婷感到疑惑,就连黄河也不知道这丫头在搞什么名堂。

  倒是燕发现了二人的疑惑,解释道:“我和陈秀有些误会,我想借这个机会消除一下。其实陈秀很讨人喜欢,只不过当初为了爱情,我太自私了,伤害了她。现在想一想,我的做法确实有些过分了。”

  原来她是想跟陈秀化解前嫌,示好。

  然而,谈何容易啊。情敌,有的时候比战场上的敌人还要可怕。更何况,这个情敌,还是曾让燕折腾的连哭了好几场的情敌。她会原谅燕吗?虽然黄河已经约见过她,确认她现在的情绪很稳定,但是如果让陈秀见了燕,想起曾经的事情来,谁敢保证她不会翻脸?

  对比陈秀,陈婷显得老练多了,确切地说,她也算是燕的情敌,但是她没有陈秀那么不理智,否则的话,或许现在跟黄河在一起的,就是陈婷了。

  “燕总,我看就不必了吧?陈秀她脾气很古怪,我害怕她会失态。

  ”陈婷推辞道。

  燕道:“没关系。其实从内心来讲,我很喜欢这个可爱精怪的小妹妹,我不想和她之间,永远有一种化解不开的心结。”

  看燕说的这么真诚,陈婷想了想,道:“那好吧,我给她打个电话试试。”

  然后,陈婷给陈秀去了电话,电话那边的陈秀接到姐姐的电话,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她甚至在想,燕不会是给她们摆鸿门宴吧?

  但是听说黄河也在场,她心里多了一些慰藉,至少,她相信,黄河是不会那样做的。

  于是,没过多久,陈秀也

  到了酒店,四个人在酒店的2包厢里坐下。

  毕竟,因为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陈秀对燕还有很多事情不能释怀,因此,她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笑意,只是那种逢场作戏的迎合。她虽然年龄小,但是也懂得一些逢迎的技巧。她已经听姐姐说了,燕氏集团会拿出一个亿来帮助华联集团发展,就为了这个,陈秀也不会将对燕的憎恨太过于流露于表面。只是,如果让她装出以前的那种友好,貌似也不是件易事。

  燕点了两瓶红酒,服务员帮众人斟满后,她率先举起杯,跟大家同甘了一杯。然后亲自凑到了陈秀的身体,道:“陈秀,这杯酒算是我向你赔罪。对于以前的做法,我只能深表歉意,我是诚心地想让你原谅我。”

  黄河见此情景,心里多了几分欣慰。当然,这也是他想见到的场面。对于陈秀,以前他的确是有些讨厌她的吝啬和公主脾气,但是随着日后的交往,才发现,这丫头身上其实有很多优点。而且,她对自己又是一往情深,他实在不想让燕和陈家成为仇家,那样的话,他会一辈子感到不安的。

  然而那种伤痛又怎是轻易能够化解的,如果不是为了华联集团,陈秀是根本不会过来赴约的,她犹豫了片刻,纤手想去举杯,但还是缩了回去,望着燕的面容,往日的旧事又重新翻忆在脑海,现在,这个女人占有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自己还有闲心和她喝酒?

  倒是陈婷颇懂仪,替陈秀端起了那杯酒,劝道:“陈秀,燕总都说过这份儿上了,你就喝了吧。话说出来,其实你也有很多地方对不住燕总呢。”

  陈秀把目光投向了黄河,河冲她一笑,微微地点了点头。陈秀这才端起了酒杯,与燕干了一杯。

  那种带着苦的味道冲到嘴里,实在不是滋味儿,对于陈秀来说,她宁可喝白酒也不愿意喝这种进口的洋酒,酸涩难忍,口舌不爽。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黄河选择了燕,但陈秀并不怎么怪他。反而觉得是自己对不住他,她对他的信任感和依靠强仍然强烈,凝望着黄河熟悉的眼神,熟悉的表情和脸庞,说不出的滋味儿溢满心底,让陈秀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叹。

  紧接着,燕又跟她单独喝了第二杯,这次陈秀很爽快,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

  “陈秀,以后咱们还是好姐妹,好吗?”燕笑道。

  陈秀紧闭着嘴唇看着燕,她的笑是真实的。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燕,陈秀总会诞生一种自愧不如的自卑感。面前的燕,论长相论气质论事业,都要超过自己数百数千倍,黄河选择她,那实在不能算是什么意外。再说了,其实燕这个人心思并不坏,只是自己欺骗黄河在先,才让她有机可乘……如果是自己站在燕的立场上,说不定比她还要狠!

  但陈秀终究还是没说话,燕微微一笑,自释尴尬。

  然而,燕正要敬陈秀第三杯的时候,陈秀却主动拿起了杯子,反敬了燕。陈秀眼睛又瞟了一下黄河,道:“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照顾黄河,要是黄河受了什么欺负,我饶不了你!”

  众人皆是一惊。

  天晓得陈秀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何滋味儿。她的眼眶里已经溢满了泪,但没有流出来。黄河注定成了她一个虚无飘渺的梦,他们曾经的一切,注定成为了历史。所有的伤害,所有的悲情,只落在自己的心里。她委屈,她心酸,然而又有何用?她曾经想到过要与燕继续竞争,然而就此看来,她失去了一切勇气。对手处处比完美N倍,她拿什么去竞争?

  燕听了陈秀的话后,先是一愣,而后笑道:“一定一定。你放心。”她实在想不出拿什么话来附和。

  陈秀一口将杯中的红酒喝干,接着道:“我希望到时候你们能邀请我参加你们的婚礼。”

  众人又是一惊。

  燕点了点头,道:“嗯。谢谢你。”然后放下杯子,轻轻地拥了拥陈秀的身体。

  燕也有些心酸了。且不管陈秀的话是不是出自真心,但是都让人震撼,都让人同情。

  黄河见燕和陈秀喝酒喝的动了情,害怕继续伤感下去,赶紧举起了酒杯,站起来道:“来,咱们举杯共同干一杯吧!”

  见黄河发话,三女马上停止了一切动作,也相继举杯站了起来。

  四只杯子一碰,每个人心里都碰出了火花。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