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花都演义》急需票票,望朋友们不吝支持谢过啦!链接地址:dianBook143321

  令馨穿着一套红色的紧身长套羽绒服,将身体的线条包裹的很完美。>差不多半年没见,黄河还真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奇妙感。

  简单的说了几句后,令馨也破天荒地伸手帮着一起包水饺,只可惜,她的水平实在有些不敢恭维……那是水饺吗,简直就是一群小猪模型,跟妈属于一种水平。

  黄河暗自笑了笑,敢情跟这娘儿俩一比,自己还算是脖子上挂暖瓶——水平(瓶比较高啊。

  二十分钟后,令市长匆匆赶了回来,手里提着两条鱼,见了黄河,笑道:“黄河,现在成了黄总了,想见你一面,比见国家主席还难!”

  黄河赶快站起笑道:“令市长说笑了,我哪敢啊!”

  令市长把鱼给了令嫂,令便到厨房里忙活去了。令市长扎了条围裙,坐下来,竟然也跟着二人一起包起了水饺。

  不过,黄河感得出来,令市长的水平,可是比老婆孩子要强了十万八千里了。

  几个人有说有笑,倒也闹。

  包水饺,酒菜已经齐备,令市长招呼黄河坐下,支使令馨去他卧室拿了一瓶茅台,打开,顿时酒香四溢。

  令市长跟黄河碰了碰杯。感深口闷。二人毕竟是老交情。因此喝地都比较痛快。

  令则恭敬地坐在一旁。帮着他们递烟倒酒了一个耐心地聆听。

  酒过半旬市长道出了自己这次邀请黄河地主要目地。他指着令馨笑道:“黄总啊。馨馨现在已经停课了。进入了实业阶段。如果你不嫌弃让馨馨去你们公司先当个小职员。锻炼一下!”说完后市长举起酒杯。敬了黄河一杯酒。

  黄河受宠若惊地道:“令市长。这——”他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对于令馨。他自然了解。生于大家庭地她。虽然有些任性是在工作方面还是比较细致地。尤其是对自己地话几乎是言听计从。在华联公司实习地时候丫头确实帮了自己不少忙。但是令市长怎么舍得让她地千金去当一个小职员呢?

  “怎么?黄总为难了?”令市长笑道。

  黄河赶快道:“别。令市长直接叫我小黄就行了。叫黄总我可承受不了。”

  “你现在已经今非昔比了嘛。燕氏集团的操盘手,可是比我这个市长牛B多了。”令市长道。

  “令市长可真折煞我了。”黄河笑道。

  “行,那我就还叫你小黄。小黄啊,这件事对你来说,不难吧?”令市长又道。

  黄河道:“令市长,难是不难。就怕委屈了馨馨呢。”

  令市长道:“不委屈。能让馨馨进入燕氏集团,我也算是功德圆满了,哈哈。更何况,有人在燕氏,我也足够放心了。”

  其实黄河一直有些不解,凭令市长和燕世国的关系,只要他话,燕世国肯定会买账,而且令馨在燕氏至少也当个经理啥的,倒是这令市长找到自己,那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了。

  见黄河沉默,令市长接着道:“小黄啊,你别为难。馨馨进了燕氏,我不希望她有多大的作为。当个小职员,我就心满意足了。”

  黄河道:“令市长,您为什么不直接找燕世国燕总?当然,您不要误会,因为燕总毕竟是燕氏集团的龙头,有他说句话,令馨在燕氏肯定能挂个高一些的职务。”

  这时候,令馨抢过话茬儿道:“杀鸡焉用牛刀啊!”

  令市长白了她一眼,转而对黄河笑道:“实不相瞒,我啊,刚和老燕闹了点儿矛盾。不好意思再去找他。所以只能找你了。”

  “矛盾?”黄河一惊。

  “小矛盾。燕世国想……”话到嘴边儿,令市长却没说下去,而是端起一杯酒,道:“不说了不说了,喝酒!”

  黄河突然觉得里面有情况。但又不方便继续追问。

  令馨又给二人倒上酒,冲黄河笑道:“黄总,要不,我再去给你当助理,怎么样?”

  令市长斥责道:“别插嘴。安排你干嘛,你就干嘛。哪有自己要求的。”

  令馨冲他扮了一个鬼脸。扫兴地噘着嘴巴叹了口气。

  这句话倒是点醒了黄河,燕不是想给自己配个助理吗?让令馨当自己的助理,不是很好?这丫头挺机灵,以前给自己当助理的时候,用着顺手,脑袋瓜子也够灵活。

  不过,他就是害怕燕会吃醋,因此不同意。

  黄河对令市长道:“令市长,这样吧,我回去跟燕商量商量,尽量给馨馨安排一个合适的岗位。”

  令市长点了点头,道:“不过我得提醒你……你和燕,要注意,要提前做好准备啊!”

  黄河不解地问道:“这话怎么说?”

  令市长犹豫

  道:“我听馨馨说过,你和燕情投意合,但是,得都同意你们交往。唉——”令市长叹了口气,给黄河递了支烟。

  令馨拿过打火机,帮二人点上,也侧着耳朵听父亲说话。

  黄河继续问道:“令市长,难道燕世国燕总他,他不希望我和燕交往?”

  令市长想了想,道:“小黄啊,我也不好表过多的看法,你最好是能和燕好好商量商量。燕家马上就要来齐南了,有些事情,不要想的太乐观。”

  黄河知道令市长也很难启齿,甚至是也了解的不太清楚,于是也不再追问。

  不过,从他的话河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毕竟,令市长和燕世国交情不错,燕家的风吹草动,令市长还是能察觉到一二的。

  吃过饭馨把黄河叫到的卧室里天。

  令馨的卧室的挺利落,墙上贴满了卡通人物画像。床头一角的桌子上,摆着一部联想笔记本,显示着WINDOWWS窗口的待机画面。

  令馨望了黄河两眼,心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儿想当初,自己那么的喜欢他然而,他不属于自己,心里的失落感是明显的,但是她也只能认命。毕竟,黄河喜欢的人,是燕她的好朋友。

  “听爸的意思,好像是……你和燕姐姐有阻力?”

  令馨试探地道。

  黄河点了点头:“令市长的话很明显,肯定是燕的家人不同意我们交往。”

  “要别人还好办燕世国反对,那就不好办了。”令馨不无忧虑地道。

  黄河自嘲地道:“是啊。不过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会来。”

  令馨点了点头,笑道:“我希望你和燕姐姐能走到一起。你们,很般配。”

  “谢谢。”黄河何尝不知道令馨对自己的心思,只不过,看的出来,她现在已经听天由命了。

  “如果我去给你当助理,燕姐姐会不会反对啊?”令馨问道。

  “我回去跟她商量商量。她应该能同意。”黄河道。

  其实黄河心里也没底儿。表面上看,燕不是喜欢吃醋的人,但实际上,她比谁都能吃醋。

  这是黄河通过陈秀一事,对她进一步的了解。

  令馨笑道:“其实我想在你身边,没有别的想法。我只是觉得跟着你,能学到很多东西。记得在华联的时候,你的每一个建议,和每一个方案,都很切实可行,我都会琢磨半天。其实我也希望有一天能和燕姐姐一样,成为商界中的精英。当然,我知道,自己现在根本还没那么本事。”

  黄河道:“你太抬举我了。我可没你想的那么伟大。”

  令馨道:“也许,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伟大。”

  “没那么夸张吧?”

  “怎么没有。你的魄力和能力,是不容置疑的。这一点,我早就看出来了。”

  黄河改变话题道:“这样吧,抽个时间,我把燕叫上,咱们一块聚聚,燕还经常提起你呢。”

  “她会提起我吗?我怎么感觉不太相信呢。燕姐姐多厉害,她哪里还记得我啊。连个电话也没打过,我给她打了几个,她一直没接,也没回。”令馨道。

  “可能是忙吧。”黄河赶快给燕打掩护。

  令馨呵呵一笑,道:“黄总,黄哥哥,这次就拜托你了。如果燕姐姐不同意我给你当助理,那我就在你们公司当个小职员也行。我学的是对外贸易,我可以……工资方面我不在乎,毕竟是实习嘛。

  ”

  黄河点了点头,道:“我会尽力的。”

  跟令馨聊了聊,黄河一抬腕儿,觉得时候不早了,就想告辞。

  令市长带着家人把黄河送到外面,目送他上车,行驶。

  黄河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燕正坐在电脑前打什么资料。见黄河回来,燕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问道:“又到哪儿去应酬了?”

  黄河实话实说,道:“我去令市长那里了。”

  燕笑道:“行啊,跟市领导关系处理的不错。继续保持,以后说不定我们还有用到他的地方。”

  黄河趁机道:“想要让别人帮忙,我们先要帮帮人家。”

  “什么意思?燕问道。

  黄河道:“令馨回来了。”

  燕表情一怔:“什么?馨馨回来了?你怎么不早说啊。你要是早说,我也跟你一起去拜访令市长了!”

  黄河笑道:“你也没问我啊!”

  燕撒娇地冲黄河了一个媚眼儿,道:“夫妻之间的事情,还用问吗?”

  黄河在燕脸庞留下轻轻一吻,把她扶在沙上坐下,道:“我跟你商量点事儿!”

  “什么事,老公?”燕紧挨着黄河坐下,握着他的手,问道。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