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给王梦璐正式面试,黄河就在心里给她打了个大大的对号。

  正式面试的时候,黄河让王梦璐口头做一下自我简介,王琳璐马上坐直了身子,很认真地做起了自我简介,很多求职者在这个环节喜欢亮优点,把自己曾经的辉煌一鼓脑全亮出来,以最大限度地博得面试官的好感,而王梦璐,却很坦诚地分析了自己存在的缺点,并表示公司如果录用自己,她一定会立足公司,在平凡的岗位上尽职尽责。

  可以说,王梦璐的面试并不突出,说辞反而显得很平淡,但是平淡之中却带着一份真诚,黄河甚至有种‘面试恨晚’的感觉,这么优秀的员工,如果真的能在公司入职,那肯定能为公司无形中增色不少。黄河虽然算不上千里马,但是在识人方面还是有一定造诣的,王梦璐给他的感觉是很清纯很真诚,是公司最为稀缺的员工类型。这种类型的员工对公司会很忠诚,对份内的工作会很认真。

  面试完毕,黄河活省略了很多步骤,直接告诉她,明天过来上班。

  王梦璐显得有些激动,对黄河直表谢意。

  黄河这工作就是既挖掘人又得罪人的活,他逗王梦璐说:“不用谢我,到时候请我吃个饭就行了!”

  “一定,一定!”王梦璐呵呵地笑着,眉宇之中总带着那么一丝羞涩。

  王梦璐走后,黄河在心里好一阵兴奋,这种女孩正是他苦苦追索却一直未果的女孩,她矜持、羞涩、忠诚、健康、美丽,几乎集所有的优点于一身。如果王梦璐之前是学行政管理或者人力资源专业的,那他肯定想办法让她做自己的助理。

  有些时候,人的直觉很奇怪,王梦璐这种女孩一看就知道会是个认真忠诚的好员工,甚至不需要了解过多。

  真有种‘梦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感慨之情。

  黄河看了看她的简历,对这个84年出生的女孩有着浓厚的兴趣,当然并不是对她起了色心,而是从她身上迸发出的那种清纯感和忠诚感,让黄河可以毫不犹豫地判定,这将会是一个难得的好员工。在她简历的出生年月日栏里赫然写着1984年7月26日几个字眼儿,这致使黄河突然有了灵感,刚才正愁买彩票琢磨不出号码来,于是便在纸上写出了一组彩票号数字:1、4、7、8、9、26,其实这些完全是从王梦璐的生日号里拆出来的数字。

  特殊号码填几呢?今天是10号,那就填10吧!

  如此一来,黄河才觉得满意,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有很多黄河这样的男人,觉得哪个女孩看着顺眼,便想从她身上搜索一些幸运数字,以此检验她是不是自己心中的幸运女神。方法是老土了点儿,但是重要的是这种乐趣。

  中午的时候,黄河便到彩票中心买了两注,拿着这组彩票号,黄河久久地意淫了一会儿,中奖,中奖,幸运啊,请降临在我头上吧!

  然后去吃饭。

  星星之家米线馆。

  黄河要了碗米线,米线西施王珊不顾其他客人的等待,先给黄河盛了一碗,搞的周围一阵埋怨,埋怨王珊不按先来后到的待客原则,王珊毫不客气地表态:哪这么多规矩?不想在这儿吃马上走人!

  黄河想起了自己刚来这里吃饭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

  王珊的米线做的很爽口,黄河正津津乐道地吃着,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米线店门口,稍顷,从车上下来一上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中年人一进门,就看到了黄河,脸上顿时堆起笑来:“哟,小英雄,是你啊,好久不见了!”

  黄河一瞟他,竟然是那位曾经被自己在这里解围过的国企副总经理王龙,他今天仍然是西装笔挺,胸前的工作证还没来得及摘下。一般人吃饭的时候,都喜欢把工作证装起来,而这位王总,却丝毫没有这个意识,不管到哪里,胸卡时刻悬在胸前,不知道是故意炫耀自己的身份,还是真的很忙,忘记了。

  “呵,是王总啊,好久没过来吃米线了!”黄河站起来招呼他坐在自己对面。

  王龙潇洒地坐在黄河对面,头也不回地喊道:“一碗米线,少放辣椒!”然后轻声对黄河道:“黄兄弟,好不容易又见面了,要不咱整点儿?”王龙轻握着拳头,做出要喝酒的样子。

  黄河摇头:“不,不了,有时间吧,一会儿还要上班!”

  王龙一笑,却也不再勉强。

  “最近忙什么呢,王总?”黄河问道。其实现在,黄河对王龙的反感早已消失,初次见面的时候,之所以反感他,是因为他是齐能集团的高层,黄河对齐能集团没有好印象,自然也把情绪带到了他身上,不过那天在与王龙的酒场上渐渐发现,这个王总倒还算正直,行事光明磊落,有一股豪气之感。

  “我啊,正忙着给女儿找工作呢,我想把她安排到贵合,但是程序太复杂了,需要做很多方面的工作!”王龙说话间,米线已经上来了,王龙转头冲王珊一笑,似是感激。

  王珊突然也在黄河对面坐了下来,轻笑问道:“黄哥,你下午下班能过来一下吗?我想请你帮个忙!”表情中尽带无限柔情。

  黄河一愣,虽不知道她所谓何事,却也痛快地答应了:“没问题,我下了班就过来!”心里却想道:这丫头要搞什么名堂,还整的神神秘秘的。

  “那好,我等你!”王珊冲黄河一笑,便神秘地站起来,进了内屋。

  黄河琢磨着,这算是艳遇吗?自己在心里意淫过多次的美女要请自己帮忙,是何意思?他虽然没问王珊要帮什么忙,却在心里兀自地猜测起来。

  从王龙口中,黄河得知,原来他有一个宝贝女儿,是个独生女,王龙似乎对这个宝贝女儿非常疼爱,一提到自己的女儿,王龙似乎总是无限自豪。

  王龙吃的很快,黄河因为吃米线的时候在琢磨事情,所以当他还剩下半碗的时候,王龙已经吃完了,站起身来。“黄兄弟,我先走一步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说,能帮的我肯定帮!”王龙留下这么一句话,便驱车离开了。

  王龙刚走,陈强突然潇洒地大摇大摆走了进来,一见黄河也在里面,便笑道:“听说这家米线做的不错,我也过来尝尝!”

  在黄河的印象中,陈强基本上不爱吃米线。米线上来后,陈强吃米线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眼睛总是淫邪地盯着米线西施王珊,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黄河自然料到这个色狼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美女也,心想也许他是听了关于米线西施的美丽传说后,忍不住过来看看。

  吃过饭出了米线铺,陈强意犹未尽地用小拇指指甲抠了抠牙缝,津津乐道地道:“我操,这做米线的小老板真他妈的正点,看来,我的员工没骗我!这碗米线,吃的值!”色狼本性又肆无忌惮地显露了出来。

  黄河一惊,试探地问道:“你,你不会对她也动了歪心了吧?”

  陈强大言不惭地道:“不错,何止是歪心啊,简直巴不得现在就跟她上床,这种冷美人表面上看着冷淡,实际上内心空虚着呢!一个星期,最多一个星期,保证把她泡上,你信不信?”陈强抚了抚自己油光镫亮的小分头,自信地道。

  陈强的泡妞功夫黄河自然是见识过,此时,不免有些担忧起来。

  他突然想,如果米线西施真的被陈强得逞的话,那实在太可惜了。

  为了正义,为了心中的米线西施不遭受伤害,黄河在心里暗下决定,一定要坚决阻止陈强的这次行动!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