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恍然如梦,这奢华昂贵典雅之家的主人竟然是一个小小的导购员!

  但黄河还是不敢相信。她虽然也属于高薪阶层,但是撑死了一年能赚多少钱?她哪能买的起这么昂贵的房子?更何况她还扬言自己银联卡上有五百万,偷的还是抢的?或者是她本有着显赫的家势?根本无从去想,也无从获得答案,总觉得一切都是不可思议,此时此刻,黄河觉得这个曾害自己职场失意的丫头还真不简单,有些神秘,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燕璟让黄河先去洗澡,把衣服换下来,黄河还是发扬了女士优先的优良作风,让给了燕璟,燕璟也不再推让,兀自地进了洗澡间。

  黄河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电影频道里演的是李连杰主演的《中南海保镖》,看到这部电影,黄河心里顿时涌进了一丝伤感,他想起了自己现役时的辉煌经历,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沦落到这部田地,世间太凶险,职场太凶险了,自己根本不懂得什么职场法则,这初入社会的第一步,自己太失败了!

  十六岁入伍,二十二岁退役,六年间叱咤风云,震撼了世界!

  往事不堪回首,一回首心里会滴血,如今的狼狈,更让他怀念曾经的辉煌,然而,他又怎么敢过分的回味?他还要面对崭新的人生,他还要拼搏还要闯荡,他还要用自己的实力证明给齐能集团看!

  在黄河看来,余光富城府颇深,不动声色地给自己使了连环计,使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违犯实习纪律,从职场竞争的角度来看,他是对的,他是赢家,但是通过此事要考虑一下购物中心的高层们了,尤其是那位经常坐在办公室不出来的总经理,他怎么会二话不说就在违纪处理单上签字呢?他可知道,他所失去的,是一个可以给贵合甚至是整个齐能集团挑大梁的警卫专家?有了他,齐能集团的安全保卫工作会踏上一个崭新的台阶!

  洗澡间里传来了阵阵水声,将黄河的思绪彻底打乱,不难想象一个美女专心致志裸体洗澡的样子,那又是怎样一种情趣?不自然间,黄河感到身体有些躁热,此时电视屏幕里正演到了许正阳的警卫目标杨倩儿想和他发生点儿什么的暧昧场景,许正阳的一连串动作证明他也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不过类似的情景,自己在部队执行特种警卫任务时也遇到了不少。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证明燕璟已经洗完出来了,黄河朝她瞟了一眼,禁不住让原本躁热的身体更加躁热,燕璟裹了一件白色的浴巾,除了女人最重要的那三点被包裹住外,其它的景象都暴露无遗,粉颈、香肩无一不映衬着她洁白光滑的肌肤,裸露的半截胸部,深深的乳沟,可以判断出她那两处山峰的坚挺与尺寸,浴巾下摆刚刚将她的神秘之处裹的严实,雪白的大腿不肥不瘦,丰润而不失色泽,白晰而不失灵性,她的头发还有着一丝的湿润,披散开来,散发着美丽女人特有的气息,本来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时更亮,俊俏可人的脸庞此时更美,好一副令人如痴如醉的美人出浴图!

  黄河的目光注意到了她那条雪白的浴巾,因为裹的紧,致使她本来就很摩登的身材显得更摩登,而黄河意识里有种声音情不自禁地喊道:碍事儿的浴巾,快,快,掉下来,掉下来¬¬——

  如此情景,致使黄河的眼神久久扑朔,微启的嘴巴半天没有合拢。

  其实刚刚退役的军人,都会有一个很微妙的时期,不管你在部队多么牛B多么显赫,美女面前多么坐怀不乱,一旦走向社会你都会被社会的某些因素所干扰。在部队,纪律便是笼子,在这个笼子里,军人的个性甚至是生理需要,都会被束缚的难以逾越,然而,一旦走向社会,则像是刚被从笼子里释放的小鸟,曾经所有被压抑的一切就会被得到加倍的释放,谁都不例外。

  这一点,刚刚退役的军人应该有更深的体会……

  燕璟纤纤细手轻抚了抚飘逸的散发,身体已经带着一股浓浓的清香扑面而来,黄河这才看到,她已经换上了一双扎着蝴蝶结的橙色女士拖鞋,这一重大发现顿时让他心花怒放,美不胜收,这一双小而精致的拖鞋里,装着一双完美无暇的三寸金莲,她的脚很小很美,纤细的五趾排列的恰到好处,洁净光亮的趾甲如圆似方,白晰粉嫩的脚踝配上这一双完美的玉足,就足以看的男人头脑发热,甚至萌生犯罪的欲望!

  “你也去洗澡吧,里面有条浴巾,我一会儿给你找件衣服先换上!”燕璟轻盈地坐在黄河身边,她的坐姿仿佛是女人当中的专利姿势,她依然是很自然地一只手扶在大腿上,别一只手却夹在两腿之间,这表面上是一个近乎于自卫的姿势,实际上却能让人别有一番异样的联想。女人的坐姿黄河见过不少,有盘着腿高雅而坐的;有张开腿露点而坐的;还有紧闭两腿向一方倾斜典雅而坐的;甚至有把脚盘在屁股前放荡而坐的,倒是尚还没发现有像燕璟一样将手挡在私处‘矜持’而坐的!

  燕璟的小脚兀自移了上来,踩在柔软的拖鞋之上,如此美感的震撼让黄河木讷到了极限,晶莹剔透的玉足小而精致,亮而脱俗,没有一丝缺陷,微细的毛细血管淡淡的,像是一副美足图上的画龙点睛之笔。

  黄河禁不住多看了几眼,即使站起身来,也忍不住朝着她的小脚瞄了几眼。

  他怀疑自己得了恋脚癖了,如此乐于欣赏美女的小脚,他觉得这种风景胜过女人脱光衣服给男人带来的震撼!

  燕璟的洗澡间虽然设在卫生间里,但却有着短墙相隔,面积挺大,地面是白瓷砖砌成的,金黄色的淋浴喷头让人联想到黄金,刚刚容纳一人躺进去的白色浴缸干净的闪着亮光,中间的矮墙处,挂了一条红绳,上面晾着红白相间的情趣小内裤和胸罩,散发出阵阵女人特有的清香,不知道是洗衣粉的味道还是燕璟带给它们的天然体香,但由此可以推断出,燕璟喜欢红色和白色,而恰恰是这几件女人的贴身小物品,勾起了黄河无尽的遐想。

  黄河轻轻地褪去湿透的衣服,享受着淋浴的快感,他仿佛进入了一种奇妙的氛围,在这种氛围里,他无法相信这会是现实,自己竟然鬼使神差地到了美女家,而且在她的洗澡间洗澡,而且,她还邀请自己住在这里——这一切,又怎能是现实?

  但是黄河揪了揪自己的耳朵,生疼,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而燕璟的种种表现,却让黄河狐疑不断。

  对于自己来说,她算是贵人还是仇人呢?说是贵人吧,她却曾经伙同余光富害过自己;说是仇人吧,她却情愿把自己收容在自己的家里,难道她不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具有危险的事情吗?一男一女,住在同一个房子里,即使不在同一间屋里住,但是谁敢保证不会发生什么?谁敢保证——

  正要躺在浴缸里享受那种飘逸之感的时候,黄河突然发现洁白的浴缸内壁上,贴着一根弯曲的毛发,这个重大发现让黄河惊讶不已,脸色略红,因为他知道,燕璟的头发是拉过直的……

  黄河足足洗了半个多小时,才满意地擦干了身体,然而找了半天浴巾都没找着,晕,这可怎么办?燕璟不是说里面有浴巾吗?但是黄河东张西望地找了半天,依然没有发现浴巾的踪迹,里面根没有能穿出去的见人的,除了红绳上晾的那几条小内裤外,再无其它。

  这可怎么办?不可能光着身子出去吧!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