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无情人有情,砸点票票行不行?望朋友们多多支持,弥补一下被扣的几千票,谢过了,呜呜——}}

  台下的罗森,被这意外的结果惊的不知所措,他甚至开始狠狠地对着常林骂起了脏话,并扬言要炒他的鱿鱼,就因为这一战的失利,常林以前那些所有的荣耀,似乎在罗森心里统统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陈婷觉得自己实在无法消遣这突来的惊喜,她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这个黄河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如此轻松地打败一名职业保镖?在黄河获胜的那一刹那,陈婷真想冲上去赏他一个香吻。

  倒是罗森果然没有食言,答应了与陈婷的合作,尽管他并不怎么乐意,而且有些犹豫。

  陈婷掏出早已准备好的合作合同,当场签下。

  打车回厂的时候,陈婷不停地打量着黄河,几次欲又止后,她终于忍不住地问:“黄主任,你,你以前究竟在哪个部队当兵?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了,你竟然能打败罗森自认为是自己骄傲资本的常林,这真是太让我意外了,你为公司立了一功!”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陈婷始终意犹未尽,这戏剧性的经历在她脑海里久久盘旋着。罗森本想拿这个荒唐的赌局将自己一军,没想到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想来实在好笑。

  黄河轻笑道:“其实我是纯粹侥幸罢了,我也没想到能打败他,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

  然而,黄河越是低调,陈婷就会越感到他神秘,心里自然而然地树立起了一个伟岸的英雄形象。

  回到厂房,陈婷要带黄河去最豪华的酒店庆祝一下,却被黄河拒绝了。黄河劝陈婷还是节省一点儿,以后公司用钱的机会还多着呢,能省则省。其实这正应了陈婷的本意,如果不是过于激动,她能太阳从西边出来,为黄河大出血?

  ……

  在深圳呆了一天半,陈婷以最快的速度,跟罗森就合作一事进行了促膝长谈,具体事项敲定后,陈婷决定在回齐南的路上,到水臣县考察一下市场。关于水臣县陈婷早有耳闻,只是一直没有时间去发展这个县的市场,水臣县位于山东省与江苏省交界之处,属于山东南部的一个中等发展地区。然而,前不久,陈婷在销售统计表上发现,公司三码手机的销售终端,竟然有很大一部分集中在了这个并不太发达的县区里。

  也就是说,这个县区的群众都比较认可三码手机,而很少买行货,这可能是由于当地的经济状况所决定的。

  其实很多人买手机,对水货有一个错误的认识,都以为水货手机肯定不如行货。其实这种认识是片面的,水货也分很多种,有走私进口、无序列号的,有贴牌的三码机,有高仿的品牌机,还有翻新机,有的水货手机比行货机功能要全。进口的手机,一般都会进行某些功能的屏蔽技术处理,而水货则依然拥有这些功能;三码机的质量是最复杂的,质量好的,可以和品牌机相媲美,质量差的用不了一天两天,这一点就要看投机商投入的成本和技术等条件了;在水货当中,翻新机的质量是最令人担忧的,这种手机是用旧手机翻新而成,质量方面是最差的,普通的用户在购机时根本无法分辨。

  因此,陈婷想在水臣县建个网点儿,扶持一个区级代理商,以水臣县为突破口,然后进一步向周边市区县发展。

  ……

  在深圳办妥合作事项后,陈婷和黄河马上动身,坐火车先到了水臣县城。

  通过县城的建筑水平,陈婷可以推测出,这里的经济发展并不是太好。但是从周围的人群携带手机的类型比例情况来看,跟她推测和调查的结果很一致,大部分水臣人用的手机都是三码机,用品牌机的很少,因此,她倒是对水臣县多了一分希望。

  陈婷的吃苦性令黄河敬佩,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到达水臣县城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但陈婷只是草草地吃了一包方便面,然后就带着黄河去拜会县城几家规模比较大的手机店。

  经过摸底儿,他们认准了一家位于县城中部的手机销售点,决定分步骤将其培养成公司的一大代理商,与店老板吃了顿饭,一切都还顺利,陈婷算是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了却了一件心事后,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陈婷决定在此休息一夜,次日再回齐南市。毕竟,在水臣县城转了四五个小时,她实在太疲惫了,两腿发酸,头有点儿轻微的晕眩,更何况,她也怕黄河会对这接连的疲惫产生反感。更何况,这天的天气并不怎么好,阴云密布,凉风轻袭。

  夏季的天气让人难以捉摸,陈婷正准备和黄河打车寻一家比较正规的酒店或宾馆开两间客房,涮涮涮,雨点儿滴滴嗒嗒地从天而降,而且越来越密,刹那间雷公公也露了面儿。除却今天是阴天外,这雨下的没有任何的征兆,甚至天边根本就没有黑云,雨下的真蹊跷。

  在雨中,黄河朝身边这条街顺眼一望,发现离他们十几米远的地方,就有一个旅馆。

  黄河也不顾及什么男女有别了,一把拉过陈婷的小手,小跑到了旅馆门口。

  好在反应够快,身体还没完全湿透,不过有了雨水的滋润,陈婷身体的线条被勾勒的清晰无比。胸前的高耸,显得更高耸了。脸上盈盈的雨滴,竟让黄河觉得她很清纯很可爱。

  黄河指了指这家旅馆,建议道:“要不咱们就在这里将就一下吧!”

  陈婷眉头一皱,瞟了瞟这家旅馆,档次不高,但牌子挂的不小,店名叫‘迎客旅馆’。

  “小旅馆,你能住的惯吗?”陈婷问黄河。

  “住的惯,就怕陈总住不惯啊!”黄河道。

  “你住的惯就行,那就委屈你了,跟我出差,条件比较艰苦,等回了齐南,我再好好补偿你!”陈婷冲黄河一笑,释放出女强人特有的电流,让黄河身体轻轻一抖,不知道是因为雨水的凉气所致,还是由于陈婷的电击所致。

  黄河心里暗道:你怎么补偿我?给我加工资?

  那貌似不错。

  然而,苍天无情,进到旅馆一问,才知道房间都客满了,只剩下一个单间。

  陈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携黄河走出旅馆,在楼檐的遮掩下,朝南北东西望了望,再没找到旅馆的踪影,便又重新推开了迎客旅馆的大门。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