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黄河第二次来到赵依依的门前,门口,黄河让赵依依去她认识的房客那里,找个锤头斧子之类的硬物过来,他用来帮她撬锁。

  谁知赵依依突然大笑起来,摊开手心,提起一串钥匙在黄河面前晃了晃。

  黄河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赵依依熟悉地开了门,将黄河拽了进去,插上房门。

  “你骗我?”黄河有些恼火!

  赵依依从正面一把抱住黄河,整个身子贴的很紧,埋怨道:“我不骗你你能有时间吗?你整天忙的要死,根本都不管依依的死活了!”一边埋怨着一边将手插进黄河的上衣里,抚弄起来。

  她的手带着温度,很柔软很滑嫩,黄河有种麻嗖嗖的感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气息依然清晰,美丽犹存,稚嫩犹存。黄河这才注意到,她的头发是染过了的,但颜色不深,略显金色,耳垂上钉着圆形耳钉,嘴角处也涂了淡淡的唇彩。

  “你骗我来想干什么?”黄河明知故问,却被这漂亮的小女孩搂抱的身体有了反应。

  赵依依没有回答黄河,却微启着嘴唇,轻盈地凑过来,以一记香吻告诉了黄河正确答案。

  她的手,开始伸进黄河的腰间,纤纤细手滑滑的,穿过腰带的束缚,直逼向黄河的臀部。

  黄河迅速用左手拨开了她的小手。

  赵依依一愣,松开黄河,原地伫立片刻,嗔气道:“黄哥,你难道一点儿也不想吗?我怎么觉得自从那次之后,你就一点儿也不在乎依依了,依依虽然不想让你负责,但是更不想我们只是一夜情的缘分,你答应过我,会每周来陪我一次,但是你做到了吗?你没有!”她的话越来越平静,但是平静中粉嫩的小脸已经变了颜色,似埋怨,似无奈,似渴望。

  赵依依说的没错,黄河是曾答应过她,但是好几次想过来时,都被突然而来的事情给耽搁了。赵依依虽然算不是绝代美女,但是却也能很轻易的拨动男人的心弦,她的俏丽与诱惑也是无法掩饰的。

  黄河忘不了与她第一次发生关系时的情景,虽然很短暂,但是那一刻,却铭记在心,每每回忆,便会勾起他身体的一阵躁热。他忘不了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那尚未熟透的诱惑,含苞欲放,令人心猿意马。

  其实黄河想结束这种不正常的暧昧关系,然而现实却让他欲罢不能。

  赵依依见黄河静在原地,两只手轻轻地移向腰间,轻盈地,解开了最下方的一个衣扣。

  黄河心里顿时一惊,他当然知道她要做什么。

  轻盈间,赵依依的白色制式女衬,纽扣全被打开,腹间一道肉缝出现在黄河的眼帘,她的皮肤依然如故,小腹光滑细腻,白色的胸罩也展露了出来,两手再轻巧地用力,将这件衬衣从身上褪去。

  黄河愣在原地,眉头一皱,却盯住了她的胸罩。

  赵依依看穿了黄河的心思,一只手抚在乳沟处,嗔气道:“你是在纳闷儿,我怎么戴上胸罩了是不是?我听说经常不戴的话,会导致乳房下垂,所以即使不想戴,也强制自己戴上了!”

  黄河对她的话,倒也不惊讶,因为他已经被赵依依雷习惯了。

  赵依依望着黄河,一只手甩到身后,停在腰际,只听‘哧哧’一声,深蓝裙的拉链被拉开,小裙马上松动了一下。

  黄河瞳孔放大,不由自主地向前迈了一步。

  当赵依依的深蓝色小裙轻轻滑落的刹那,黄河自设的心理防线,瞬间瓦解了。或许,从他脱下军装的那一刻起,他就可以不必太过掩饰地对女人的兴趣,哪怕是逢场作戏也罢。他忘不了自己退役的原因,更忘不了曾经的一切,他从未跟任何人提起过他退役的原因,虽然心中有怨言,但他又能如何?

  没有了纪律的约束,他又何苦对美女持排斥态度呢?

  她的身体仍然是那般完好,如玉,如梦,修长的细腿,完美的身材,大腿根部那颗黑痣,仍然看的清楚,而且,她那略显稀疏的神秘部位,也完整地展现在眼前,青春气息难以阻拦,少女的诱惑无人能御。她,她竟然又没穿内裤。

  她身体的曲线弧度都堪称绝版,皮肤充满光泽,粉色的**宛如新鲜蓓蕾,娇嫩诱人,不知道的还会以为她是黄花闺女。

  赵依依轻轻地走近黄河,用她火热的胴体把黄河彻底包围,当她试探地触到黄河胯下的那处硬物时,不禁娇羞地笑了笑。

  赵依依突然转过身,背靠黄河,一手从背后指着胸罩的系带,道:“帮我把带儿解下来吧,戴这东西真麻烦,每天要解半天,要是有人帮我就好了!”

  黄河帮她解开时,已经被欲望冲的如火如荼,他一把把一丝不挂的赵依依抱到了床上。

  “你今天行不行呀?用不用壮阳药?我都买好了!”当黄河压在赵依依身上时,赵依依突然问道。

  黄河摇摇头,没有过多的前奏,一切规整利索,将身体贴了下去。

  这次赵依依主动伸手引导他,很顺利地找到了方向,渐渐添力,赵依依芳心大悦,张着口,喘着嗔气……

  赵依依对黄河的表现很满意,她一边知足地嗔叫着,一边盯着黄河的脸庞,用胳膊搂住他的脖子,两条腿平蹬向空中,累了,就搭在黄河的腰际。

  “这次怎么这么厉害呀,老实说,你这几天是不是又找人实践过了,不然的话,怎么比上次厉害多了?”赵依依一边迎合着身体,一边满意地问道。

  黄河没有回答,只是突然间想到了很多。

  “你就会这一种姿势啊?笨死了,要不,我在上面行不行?”赵依依又问。

  黄河停下动作,果然依了她,翻下身子,由她施展曼妙的观音坐莲。

  如此三番,三百六十个回合之后,赵依依已经是香汗淋淋,但嘴角的笑容却始终没有停止过,在最后的关头,黄河将手拥揽在赵依依的腹部,猛然间,发出了男人步入愉悦巅峰的一声散吟。

  曲终末了,赵依依想让黄河紧紧地抱抱她,黄河却坐在一旁欣赏着她的身体,用手轻轻地抚弄着她光滑润泽的身体,不再理会她的想法。或许,他已经没有了过多的邪念,他更多地是在触摸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赵依依的表情一下子僵住了,说了一句让黄河摸不到头脑的活:

  “你,你怎么和我爸一样啊,乱摸……”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