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吃过早饭,王龙开车将二人送到了华联公司,便也调头上班去了。

  点名完毕,黄河回到办公室,想起了手头里的二三事,觉得有些棘手,尤其是关于赵依依那禽兽父亲的事情,缠绕在他的心中,他很想尽快解决,他决不允许像这样的斯文禽兽戴着教师的面具祸害人间。

  他把希望寄托在了一个人身上。

  美女记者赵佳蕊,多重身份的她,总喜欢采访一些精灵古怪的世间百态,市里的新闻频道也经常报道一些违背伦理的荒唐事件,黄河觉得如果把此事交给她来处理,势必会引起社会更大的关注,这些记者,有的是办法捧你,更有的是办法糗你。

  于是,黄河拨通了赵佳蕊的电话,约她星期天见面一叙,自己答应过她,会圆她一个想见‘空中飞人’真面目的心愿。

  赵佳蕊听到黄河要约见自己,激动的不得了,说话都有些颤抖了,其实像赵佳蕊这样的公众人物,各种类型的风光人物见得多了,偏偏是黄河拨动了她的兴趣,那一次的蒙面超人闯关,至今还让她记忆犹新,她非常想了解了解这位犹如侠客重生般的黄河。

  了结完这个心事,黄河开始整理手头上的资料,主要是安排公司的管理进程以及招聘进度,按照陈婷的要求,营销部的员工已经有了数量上的突破,也基本上达到了陈婷的要求,但是现在最主要的目标,是要提高员工的实际营销能力。

  ………

  却说陈婷和陈秀早上去电信运营商那里开会,接到了一个重要的通知,一回公司,便把黄河找到了总经理办公室,研究策略。

  原来,电信运营商中的移动、联通、网通接连下达通知,相关代理IP业务均告暂停,这意味着公司将有一百多名营销人员将暂时失业!不仅对公司来说是个重大的经济损失,更容易引起员工内部的思想动荡,因此,几个高层坐在一起商量对策。

  这种三家运营商同时暂停业务的情况,还是首例,以前也暂停过,但都是某一家暂停,其他两家的业务照常可以做。从来没有过三家业务同时暂停的情况。

  陈婷在办公桌面前,胳膊抱成一团,急的团团转。陈秀也是如此,虽然坐在沙发上,但不停地掂着脚尖,眉头也拧成一个疙瘩。倒是陈强坦然自若地翘着二郎腿,表情平静,不是他家的事,他自然不甚关心,更何况,即使业务暂停,他的工资也会照发,何乐而不为?

  陈强率先发表看法:“我看啊,还是劝退一部分员工吧,只留下三四十个核心员工,这样的话公司可以节省很大一笔开销,等到业务放开了,再把人冲上去也不迟!

  陈秀点点头,附和道:“眼下也只有这样了!”

  陈婷却不无忧虑地道:“这样的话,我们的招聘投资,全都泡汤了,好不容易把营销人员的数量冲上去,想大干一场,结果上面停了政策,这真是老天要捉弄我陈婷啊!”陈婷用手捏了捏人中,似乎很是为难。

  如果这种情况在以前,倒也没什么,以前公司人少,不必顾忌这些,但现在光电信业务部就一百多人,电信业务一停,无营业收入,光发底薪就难道支撑,这样下去,公司非得被拖垮了不行!

  业务一停,确实是对公司的一大挑战,原本开朗多谋的陈婷,此时步入了另一个困境,她在想:难道真的要将这些辛辛苦苦花钱招聘来的员工们解散了吗?这种进退两难的境界,让她俏眉紧促,心里乱成了麻。

  陈秀建议道:“要不,咱们先想办法做些其它业务,挣不挣钱的先维持一段时间再说!”

  陈婷疑问:“你想做什么业务?”

  陈秀道:“比如说我们可以暂时做一些信用卡、电信宽带等业务,这些业务的利润也不错!”

  陈婷使劲儿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行,这样的话公司就乱套了,而且,如果出不了成绩,再好的员工也会被拖垮,我们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就会葬送。我还不如豁出去,哪怕暂时先让她们什么都不干,每个月我给她们发工资发底薪,这样的话公司受些损失,但是营销部的核心员工能留下,人留下就是财富,只要业务一开,什么都好办了!”

  陈秀义愤填膺地道:“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果这样的话,单单是发底薪,每月的成本就要增加七八万,这七八万相当于白白扔进了大海!”

  陈婷眉头一皱,冲陈秀骂道:“屁!七八万怎么了?我有人,有人就不算亏,有人就有潜力!实在不行就依陈经理刚才说的,裁减半数员工,其他人每月享受底薪,直到业务重开!”

  ……

  几个人讨论的热火朝天,唯独黄河在一旁默不作声,陈婷多次暗示黄河发表意见,黄河却始终不言不语。

  再没有什么好的办法,陈婷也不得不打算采用陈强的裁员 底薪的办法,仅仅留下营销部门的核心员工,在业务暂停阶段,公司仍然发放底薪。

  但是虽然初步这么定下来了,每个月白白拿出几万来给员工们发工资,陈婷还是心里有些滴血,本来就抠门的她,这样一种无奈的举措,那不是拿刀剜她的肉吗?

  几个高层碰过头之后,各自散去,黄河却又单独到了陈婷的办公室。

  一见黄河,陈婷似想起了什么,还没等黄河说话,便道:“对了黄主任,你协助陈强敲定一下去留员工的名单,把核心员工的数量控制在三十至五十名之间,然后出台一个通告,把当前公司的情况说明一下,让她们与公司一块度过这个难关。”

  “那倒不必!”黄河主动坐在了陈婷的对面,道:“其实我们完全没有必要缩减员工人数,招聘到这么多人多不容易,一下子全没了,太浪费!”

  陈婷无奈地道:“我也知道不容易,但是没办法啊,业务停了,公司会被拖垮的!”

  黄河笑道:“这些人虽然没了电信的业务去做,但是我们可以换个思路,你现在不是正和罗森洽谈合作事宜吗?还有我们的手机部门支撑着,我们可以给员工一个合适的福利政策,趁这个机会对手机的营销也是一个促进!”

  “你是想让营销一部的员工销售手机?我觉得这样并不妥当!”陈婷并不认可黄河的建议。

  黄河笑道:“你先听我说完,公司的手机营销方面现在太过被动了,而且你在深圳投产的新项目,必须得把出厂前的宣传搞上去,在建立销售渠道方面下功夫。这样的话,咱们可以利用这一百多名员工,搞一次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渠道建设,我们要让整个齐南市甚至山东省都知道华联公司的手机,一方面我们可以广招代理商,一方面也可以直接进行终端销售,到时候,我会把公司的宣传报纸做好,先来一次抢占市场,同时,宣传好我们的网站,把网站营销想办法搞上去。这样,我们的员工就能拿着公司的宣传报纸和合作政策,深入齐南市城郊的各个手机营销点,来一次大规模的销售渠道大盘点。同时,我们给员工制订一个比较好的工资提成政策,等新款手机一出厂,就是我们大展拳脚的时候了。”

  陈婷听的一愣一愣的,眼睛直盯着黄河。

  黄河继续道:“而且,我们进行宣传的定位可以用一句广告词来概括,那就是:买手机,到华联,华联让您更省钱!这句广告词是我琢磨了好多天的,既简捷顺口,又能把公司手机最吸引人的特点道出来,那就是便宜!”

  此时的陈婷,算是彻底臣服了,她在商场纵横了这么多年,什么难关没经历过?什么困难没克服过?此时此刻,竟然还不如一个初入职场的行政后勤人员有想法!陈婷在心里仔细又剖析了一下黄河的话,觉得句句在理,条条可行,不仅解决了当前因为业务暂停出现的难题,反而把手机部门和新产品的宣传推广问题都给解决了,如此的良策,让陈婷忍不住又一拍大腿,猛地站起来,口里直赞叹道:“黄主任,你真是个天才啊!”

  黄河料到她那美妙的大腿肯定又拍红了,忍不住想笑。

  正暗自想象间,陈婷却走到黄河身后,将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香唇靠近他的耳边,激动地道:“黄主任,我觉得公司现在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黄河没想到她会在办公室对自己做如此亲近的动作,赶快间接提醒道:“陈总,你压的我肩膀有点儿疼!”回头看时,嗅到了她小嫩手散发出来的芳香,她今天的穿着跟前几天出差的装束无异,让黄河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那激情的一晚。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