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此时的神勇,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三十分钟,足足三十分钟的持续战斗,才终于‘缴械投降’了。

  女人在缠绵之后,都希望能得到对方的继续抚爱,因为她们所谓的高潮远远要凌驾于男性之上,而且时间也比男人要长的多,战斗结束后,黄河想从她身下‘撤兵’,但王珊却一把拥揽住他的腰部,不让他从自己身上撤退,她似乎还想乞求一些激情后的温存。

  然而男人在激情之后,欲望会急剧降低,甚至消失,与女人相反,大部分男人都不喜欢高潮后的爱抚,黄河也不例外,他喜欢激情后的默默欣赏,却不喜欢激情之后还继续调情。于是,他拨开王珊的纤纤玉臂,果断地从她身上下来,穿衣,下床。

  黄河点燃一支烟,坐在床边,兀自地欣赏着她曼妙的身体,他甚至有些难以置信,原来征服一个女人竟然如此容易,就连王珊如此美丽的女孩,也成了他的战利品,他感觉到由衷的满足。灯光依旧,照耀着她洁白无暇的身体,每一处都令人神往,每一处都是无比的震撼。

  她的脚也很美,光艳剔透,洁白如玉,虽然不似燕璟那般小巧,却也比一般的美足要完美数倍。她的脚踝处有蜻蜓点水般的一点纹身,像花生米大,纹的也是一只蝴蝶,点缀在脚踝处,似有画龙点睛之笔。

  顺着小腿往上观赏,完美的玉腿之端,是她完美的女性之美的巅峰之处,好美……

  啊?

  在这一处停留了片刻,黄河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他怀疑是自己眼睛花了。

  王珊跨下的床单上,竟然有零星的几滴血迹,而且她的隐私之处,也能依稀可见。

  那是处女红?

  难道她,她还是处女不成?

  黄河刹那间蒙了,刚才还在为自己的英勇行为暗自骄傲与庆幸,此时的发现却无非为他增添了强烈的心理负担。他万万没有想到,她会是个雏儿,刚才,她对自己的挑逗竟然不怎么反抗,反而是无比顺从,再加上她身上那几处清晰的纹身,无一不表明,她不可能是一个处女,因为在大部分人的潜意识中,没有人会把纹身女郎和处女联想在一起。

  王珊似察觉到了黄河异样的表情,身体稍微挪了挪,拿毛毯盖上,若有所思地道:“放心吧,我不会因此赖上你的,这次,是我心甘情愿的,虽然,虽然这是我的第一次!”王珊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她坦然地坐起身来,美妙的双乳随之轻微颤抖了片刻,面对黄河,凝重的表情突然一下子舒展开了,露出一丝轻笑。

  “你,你真的,真的是第一次?”黄河依然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明知故问地道。

  “这还有假?连初吻,都给了你!”王珊的指尖轻轻地触了触圆润的嘴唇,似乎仍在回味刚才的缠绵。

  但黄河的惊诧始终没有褪去,铁铮铮的事实面前,他心里怀着一种歉意,因为他知道,即使王珊是处女,他也不会对她负责,在他心里,有一个女孩的分量要远远超过她几十几百倍,尽量自己与她之间尚未有过过激的行动,他甚至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不知道她的家庭背景,但是他却深深眷恋着她,含糊着她。

  燕璟,这个极品天使的出现,让他对任何异性的暧昧都只能算是逢场作戏,不可能演化为爱情,爱与性,是两个概念,现在甚至没有人能分得清,到底是先有爱,还是先有性,有爱的不一定有性,有性的也不一定有爱,爱与性并存的现象,实在是少之甚少。

  见黄河仍然一脸的诧异,王珊重申道:“黄哥,你放心吧,我是心甘情愿的,你不要背什么包袱,我之所以会把身体给你,是源于我青春期的一个梦想,我那时候就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献给我最崇拜最喜欢的人,现在,我实现了,我很知足了,所以也不指望你会对我说什么承诺,甚至对我负责,够了,我已经知足了!”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这种笑跟刚才的笑不一样,夹杂着异样的情致。

  黄河也随之一笑,笑中却含有些许尴尬的成分。

  王珊把胸罩递给黄河,面带娇羞地问:“黄哥,你,你能帮我戴上吗?”

  黄河一怔,他记得跟赵依依暧昧之时,也曾有过类型的情形。激情之后挑逗男人,仿佛是女人的天生特长,她们会施展浑身解数,让男人更爱自己的身体,让男人更深地沉浸在自己的诱惑之中。

  黄河出乎意料地没有拒绝,把吸了半截的烟往地上一扔,脚一踩,接过这勾人欲火的花色系带式胸罩,上面的花纹很美,柔软光滑,这胸罩的尺寸正映衬着王珊胸部的尺寸,在帮她戴时,黄河有意识地瞅了瞅她胸前的丰挺,真美。鲜红的两处蓓蕾,刚才已经被他亲吻的加深了颜色,两处不大不小光洁如玉的山峰,将异性的诱惑抒发到了极限。

  在给她戴胸罩的时候,黄河见识到了她背上完整的凤凰纹身,其实像她这种晶莹剔透的身体上,恰到好处地纹着两只金凤,并不影响美观,相反地,使她的身体更具爆炸似的诱惑性,尤其是在这个越来越讲时尚的潮流社会里,女性纹身的并不少见,但是能纹的这这么性感且充满诱惑的,那就不多了。

  “你什么时候纹的身?”黄河一边帮她系上胸罩的扣子,一边试探地问道。他的眼睛,久久地注视着她后背上的图案。

  “纹了两年了,两年前的时候纹的,好看吗?”王珊侧过半截脑袋,若有所思地问道。

  黄河摇头道:“不好看,女人不应该纹身,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王珊乐道:“我倒不怕嫁不出去,到时候,他总不能先检查我的身体,再娶我吧!”其实她的笑容有些僵,她何尝不希望那个能娶自己的人是黄河,然后她也明白,黄河在她心中就像是遥不可及的英雄人物一样,她不可能得到他,他也不可能会娶自己,这是她的第六感觉。

  黄河发现了她眼中的窘态,她似乎怀有什么心事。

  黄河转而笑道:“你不知道现在流行先上车后买票?”

  王珊凝重道:“在我的世界里不可能!除了你,今天例外了。”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