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黄河企图进一步施展征服策略时,却被王珊“不行,不能再,再,那样了!”王珊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脸上尽是娇羞。

  黄河虽然扫兴,却宛尔一笑:“那就算了,我不喜欢勉强别人!”

  王珊惊恐地望着黄河,解释道:“黄哥,你,你别误会,别误会,其实,其实我不是有意想拒绝你,而是,而是刚才,刚才很疼很疼,现在还疼呢!”

  她的话虽然有些语无伦次,但黄河还是明白了其中的端倪,毕竟,王珊这是第一次,下体难免会疼痛无比,更何况,黄河能感应出她那处圣地的狭窄,就凭刚才他那近似野兽般的蹂躏,她不疼才怪!

  “黄哥,你什么时候想珊珊了,珊珊随时都会陪你,我不奢望别的,只希望能天天见到黄哥,我就心满意足了!”王珊见黄河不言,轻轻地靠在他的身边,将头斜着扎在黄河的怀里,意犹未尽。

  就在她入怀的那一瞬间,黄河触到了她脉脉含情的眼神,心里禁不住一阵遐思,他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只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告诉他,跟王珊上床很爽,爽的透心透肺,爽的如临仙境。然而此刻,他还是轻轻地推开了王珊,兀自地点了一支烟。

  他喜欢喜欢,尤其是是在思考问题的时候。

  “你在怪我吗?”王珊俏眉紧促。

  黄河摇头笑道:“我没怪你,我是怕克制不住自己!”

  王珊一愣,继而宛尔一笑:“黄哥,这次对不起了,确实是身体”

  黄河一摆手打断她的话:“我明白!你回房去休息吧,也累了。”

  王珊点了点头。转身回走了半步。又回过头来。重申道:“黄哥。你也早点睡。要是想让珊珊跳舞。珊珊随时会跳给你看。要是想让珊珊伺候黄哥。三天以后。珊珊会随叫随到。珊珊愿意为黄哥心甘情愿地付出一切!”

  她地话让黄河既满足又不安。望着她轻盈出门地俏丽背影。性感、美丽。黄河突然轻轻地摇了摇头。尽管他不知道自己在叹息什么。

  自己何德何能。竟能让她如此这般付出?

  黄河想起了与她地初遇。以及彼此接触地任何一个细节。从一个不愿睬人地冷面美人。到现在地温柔大方、媚羞如潮。实在是判若两人。她地顺从。以及滴落在床单上地那几抹处女红。让黄河品尝到了征服美女地快感。而与王珊之间地快感。何止要胜过与赵依依地几十倍!

  数落着与自己有过暧昧情节地几个旷世美女。黄河既满足又感慨。男人天生有一种征服欲。征服困难。征服对手。征服女人!而自己。算是成功者吗?

  或许不算。论对手。他还没有征服陈强。虽然自己地忍让。让陈强和自己成为了表面上地好朋友。但他对自己地威胁却是存在地。而且是不容忽视地。毕竟。他在公司地实力太强大了。要想彻底凌驾于他之上。实在不是易事。

  更何况,这陈强还对王珊存在重大的威胁,或许不光是王珊,包括他所接触的任何美女,都有可能成为陈强下手的目标。

  他心里有种声音告诉他,他要征服陈强,彻底地征服他

  论女人,他认为自己唯一征服过的,就是王珊,赵依依那种只能算是自动送上门儿的,至于美女老总陈婷,当时自己善心大起,在身体最需要释放的时候停止了征服,但是她曼妙无比的身体却让黄河记忆犹新,或许,她的身体,自从那次茅厕的意外事件之后,就已经深深地印在了黄河的心里,挥之不去,毕竟太完美了,完美的让人难以置信,完美的让所有男人都有强烈的征服欲望。

  至于燕璟,这是勾起黄河征服欲望的极限人物,她的美,对比于陈婷王珊来说,又上升了极高的一层,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美到了极限,包括她的善良甚至是带着一丝傲慢的心计,都让黄河很青睐。现在,名义上,她潜移默化地成了自己的女朋友,甚至像订娃娃亲一样,还签了份所谓的‘战略合约’,的确是戏剧了点儿,恶搞了点儿,然而这个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会心猿意马流尽口水的绝世美女,成了黄河对美女的意淫极限,他甚至不敢想像,如果有一天能够将她的身体彻底征服的话,那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而人世间,还有比那更幸福的意淫之事吗?

  如今,他的思想也很平凡,两种诱惑也缠绕在他的心里,给他无穷的动力,一种是事业;一种是女人。

  这两种诱惑,不断地激发着他的征服欲。

  ……

  此后的两天,周五周六,黄河进一步将公司的各项事宜进行处理,并对抢占市场的工作出台了基本的政策和方法,宣传报纸印刷了十万份,有计划地分发到各部门,由各部门给所属员工分配宣传任务。

  同时,黄河还督促电子商务部,加大对公司网站的维护力度,为此,黄河向陈婷争取了八千元的网站宣传费用,在

  搜狐等大型网站上做了推广,并在公司网页的内容上T工夫。

  电子商务部主管江星,虽然被黄河指派的任务压的喘不过气来,但是还算负责,他积极地协助网站专员进行资料搜集和网站营销策略的商讨,网站方面的工作进展的还算顺利。

  至于对公司偏远部门和分部,黄河也制订了详细的检查制度,并在自己的日程表上,将定期与不定期地下点儿检查,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这其中,最为让公司吃惊的便是诺基亚客服中心的转变,在黄河与客服经理王蕾的几次交谈后,王蕾带领所属人员,提高了服务水平,端正了服务态度,客服部的工作和业绩多次得到了诺基亚厂家的充分肯定和赞扬。

  就公司整体而言,黄河也做了相关的宣传。陈婷去深圳搞合作研发去了,公司的重任就落在了黄河和陈秀身上,陈秀虽然也有些经验,但是年龄尚小,阅历不足,黄河虽然有谋略有魄力,但是在专业营销方面仍不是强项。两个人形成互补,工作开展的倒也有条不紊。

  在与办公楼东家商议之后,黄河还特意做了一块特大的展布,长三十米,宽一米七,底色为深红,上面用工整加粗宋体写了十三个刚劲的大字:买手机,到华联,华联让您更省钱……字为纯白色,红白相衬反光小,能见度高,把它固定在二楼和三楼的结合部,凡是经过此地的行人,基本上都会望上一眼,算是低成本地给公司做了一个广告。

  ……

  忙碌是充实的,也带有一丝身心的疲惫。

  星期天休班,公司员工都在家休息,而黄河却不能,因为他答应过赵佳蕊,星期天的时候会约她见面,这倒并不是单纯为了满足赵佳蕊想见见英雄的愿望,他也有私心,毕竟,赵佳蕊是整个齐南市媒体界的权威记者,集多项工作于一身,与她能有交往,于己于公都不是坏事。更何况,自己还有求于她。其实黄河想通过赵佳蕊,将赵依依的禽兽父亲送上‘断头台’,这赵佳蕊别看年龄不大,本事却不小,齐南市的多起极具爆炸力的震撼案件,像拐卖婴儿案,儿子拭父案等多起案件她都有参与,并进行了跟踪报道,在这些案件之中,有几件还是她在采访中搜集了线索和证据,而后呈报的公安部门。

  换句话说,这赵佳蕊也是公安部门的一把编外利剑,凭借记者的敏锐,她确实也办了不少大快人心的好事。

  因此,如果把赵依依那个禽兽父亲的事情告诉她,她一定很感兴趣,她会很乐意用她的三寸不乐之舌,设法让赵柄全现出原形。毕竟,对于一个生活频道的记者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极受关注的题材,这些市里的记者,都不怕得罪人,也不怕困难,尤其是赵佳蕊,一个人兼了三项工作,倒也做的乐不可支,其乐融融。

  黄河和赵佳蕊约定在天池公园见面,时间是赵佳蕊提出来的,看来,有请自己的迹象。

  黄河不喜欢高调,因此,他决定乘公交车去赴约。

  黄河很早就出发,经过华联公司时,他有意想趁机检查一下各部门值班人员的到位情况。

  上了二楼,各个部门一转,还算满意,各部门都有人值班,虽然电子商务部的值班员在办公间里玩儿游戏,但是毕竟是星期天,没有那么多的工作去做,黄河只是点到为止地说了她几句。

  财务部。

  财务部的值班员是公司出纳孙燕,见了黄河倒也礼貌,站起来问好:“黄主任,哦,不,应该叫黄副总,黄总,星期天,你怎么也来公司了?”

  黄河笑道:“我是经过,顺便过来看看!”

  孙燕向来很开朗,也很富有幽默感,她冲黄河笑道:“黄总,你一来,我们的心就会巴搭巴搭地跳个不停,我们可怕你了!”

  “我有那么恐怖吗?”其实黄河自然知道她所指何意。

  孙燕笑道:“那肯定呀,在我们心中,你就像铁面无私的包青天,连经理都敢处罚,我们谁还敢违反纪律啊?”

  这倒不失为一句极妙的奉承之言。

  黄河呵呵一笑,朝财务室内扫瞄了几眼,却发现了王梦璐办公桌上的坤包。

  咦,那明明就是王梦璐的。

  于是黄河疑惑地问:“王梦璐也来了?她怎么来了?”

  孙燕回答道:“哦,是赵依依把璐璐叫过来的,赵依依说找她有事,现在她们估计到哪儿玩儿去了,璐璐走的急,把包落在了这里!”

  黄河脸色顿时一变:“赵依依也来公司了?她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一会儿了,她一来就给璐璐打了电话,把她从家里叫了过来。”孙燕似乎还没注意到黄河脸色的变化。

  “坏了,要出事儿!”黄河眉头一皱,一种不祥的预感猛然闪现在脑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78小说网。Com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