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青年叫林与强,他对自己的威胁之大,赵佳蕊自然)7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家伙会摇身一变成了酒店的保安部经理。

  半年前,赵佳蕊曾经采访过一起虐待老人的事件,其真相可以说是骇人听闻。那是在齐南市郊区的一个小镇上,有两个老人经常受到儿子的虐待,要么毒打,要么咒骂,儿子还结交了社会上的一些狐朋狗友,动不动就逼着父母要钱,出去大吃大喝,老人不给便打骂不止……有个邻居看不惯,便打电话将此事反映给了齐南市生活频道的帮办中心,频道栏目组把这个采访及疏导任务交给了赵佳蕊。

  赵佳蕊平时最看不惯那些不孝子女的不孝之事,因此,她一了解情况便与公安部门联合,依法对老人的儿子进行教育疏导,但偏偏这个儿子是个蛮横之徒,赵佳蕊实在恨铁不成钢,与其发生过几次口角争执,甚至当众斥责此人的行为。这人便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有一次,见赵佳蕊单独过来看望并采访他的父母,便心生歹念,竟然把赵佳蕊强行拉到自己的卧室里,欲实施强奸泄愤。

  幸亏赵佳蕊拼命抵抗,才幸免于难,逃出他的魔爪。

  随后,他还威胁赵佳蕊把采访录相及经过全部毁掉,不然的话,他跟赵佳蕊没完。

  然而,赵佳蕊却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女孩,她不会畏惧他的淫威,在相关负责人的协助下,这位儿子迫于压力,不得不表示洗心革面,孝敬父母,重新做人。然而,他只是表面上的应付,他对赵佳蕊的愤恨越来越严重,尤其是他不孝敬父母的节目播出后,更是坚定了他的报复决心。

  当然,这位不孝的儿子便是此时站在赵佳蕊面前的客服经理林与强。

  不过赵佳蕊倒是想不通了,像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当上酒店的经理?

  “林与强,你想干什么?”赵佳蕊脸上虽仍有一丝慌乱,却不明显。

  林与强冷笑道:“想干什么?哈哈,你心里应该清楚,你让我在齐南市丢了人,我也会让你在齐南市更丢人!”说完,林与强一拍手,瞬间从外面冲进四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个个匪气十足,他们是林与强的朋友。

  林与强接着淫笑道:“赵佳蕊,我林与强就是一个混子,谁伤害了我,我就会加倍伤害谁,这是我的原则。我不怕得罪人,也不怕坐牢,我会让我的这几个兄弟轮流宠幸你,哈哈,齐南市第一大美女被我们给轮奸了,然后把照片发到网上,你说会引起什么效果?哈哈,而且,我也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即使我们把你先奸后杀,警察也没法抓我,没有这点儿本事,我林与强还在社会上混不混了?”

  赵佳蕊一怔。她不知道这个林与强是在威慑自己还是真地想这样做。“林与强。像你这种无耻地人。酒店竟然还敢让你当经理。无耻。实在是无耻!”

  “这酒店就是我哥们儿开地。你说我能不能当?”林与强得意地歪着脑袋。色迷迷地愤愤盯着赵佳蕊。恨不得把她强奸一千一万次。杀了再奸尸。以解半年前地心头之恨。

  黄河在一旁听地认真。虽然他不知道林与强和赵佳蕊因何结地仇。也不知道这里面存在着怎样地渊源。但却也能听出些许端倪。当记者这一行还是比较得罪人地。尤其是像赵佳蕊这样颇有正义感地生活频道记者。生活频道地各大新闻版块儿。对当今地各种不良现象进行了猛烈地抨击。赵佳蕊主持节目地时候更是如此。每每播报一则违背社会伦理地新闻。便会颇有感慨地发表一些尖锐、一针见血地看法。对那些新闻主题地反方主角。实在是留下了不少祸根和隐患。

  林与强一挥手。身后地几个青年吊儿郎当地将他们围了起来。

  “兄弟们。今天我豁出去了。赌一把!这个号称齐南市第一美女地赵大记者。今天就是我们最大地乐趣!”林与强瞟了瞟黄河。冷笑道:“这个家伙。算他跟着赵大记者倒霉。把他一块带上。免得这家伙报警!”

  紧接着。林与强又拍了拍其中一个穿着黑背心地人地肩膀。指使道:“小三儿。你。赶快把后院地金杯车开来。在酒店前面等着我们!”

  这个穿着黑色背心的青年便转身走出了包间。

  这时候,林与强身边一个胖子打量着黄河,突然惊道:“林哥,我怎么看着这哥们儿有点儿眼熟呢?”

  “哦?”林与强也打量了一下黄河,却又笑了,讽刺地道:“是有点儿眼熟,长的挺结实的,好像是拍==^泡@书@吧@首@发^:78xs==的那家伙吧?哈哈!”

  另外几个痞子一听这话,纷纷爆笑起来,唯独那个穿着黑色背心的青年眉头一皱,嘴里直嘟哝:“在哪儿见过来着,这人这么面熟呢怎么……”

  林与强点了一支烟,开始大发施令:“兄弟们,抓紧时间动手,把他们弄到金杯车上,然后带他们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好好地折磨她!”

  有个兄弟问:“林哥,这男的也带走?”

  林与强骂道:“废话,不带走,我们能安全吗?”

  这次赵佳蕊真的有些恐惧了,她没想到这些人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酒店的包间里实施绑票,实在是太目无王法了。她身体往后退了退,瞟了一眼黄河,见他似乎镇定自若,心里暗想:看来,自己这次反而把他也给连累了。

  一阵歉意袭上心头,就在这四个恶徒准备行动的时候,赵佳蕊突然喊道:“行,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我希望你们放过这位先生,他,他只是我要采访的一个人,希望你们能放他一马!伤害你的人是我,跟他没关系!”关键时候,赵佳蕊萌发了一身的勇气,她实在不想让黄河受到任何牵连,那样的话,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林与强冷笑道:“赵大记者,你太天真了,我可能放过他吗?我要是放过他,谁放过我啊?今天他跟你在一起,只能认倒霉吧!”林与强把嘴里刚吸了两口的香烟猛地往地上一扔,大脚一踩,狠狠地拈灭。

  一直沉默的黄河向前走了一步,手里顺势拿了一根筷子,其实他真的不想跟这些小混混小痞子发生什么摩擦,他觉得没兴趣。

  “就凭你们几个,

  们走?”黄河狠狠地道。

  林与强没想到面前这青年的口气还挺硬,脸上一怔,随即笑的前仰后合,指着黄河冷笑道:“操,口气还不小啊!牛B不大抱着吹,哈哈!就你这B样儿的,还敢在这里摆酷装牛B,撒泡尿照照先!”

  黄河倒也不生气,因为跟他们生气,不值。

  黄河将手里的筷子放在胸前,笑道:“那你们先问问我手里的筷子,它让不让你们得逞!”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黄河手一抖,手中的筷子象一道暗器,刷地疾速飞出。

  叭

  一声清脆的声音。

  众人脸上皆为一愣,寻着声音看去

  这几人的脸色刷地白了,赵佳蕊也朝那筷子的方向一看,既意外又惊喜,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轻笑。

  那筷子竟然硬生生地垂直插进了墙壁上的木质浮雕里,根据露在外面的筷子长度可以推断,筷子至少插进去有五公分!而浮雕的厚度也不过只有三公分左右。这说明,筷子不仅穿透了浮雕,而且,还刺进了墙壁里。

  林与强的脸色也轻轻一变,但随即又舒展开了,对已经惊的脸色煞白的兄弟们道:“别信他的,拿根筷子耍一耍就敢冒充武林高手!操,老子就是要看看你的真本事怎么样!”说话间摩拳擦掌,而脸上,其实已经有了半分恐惧。

  这时候,那个穿着黑色背心的青年再瞟了瞟黄河,猛地一怔,突然嘴巴张的极大,脸上像遇到鬼一样煞白煞白的。随即‘啊’地一声,冲过去拉住林与强,失神道:“林哥,不要,不要啊,我们快走吧,快走啊!”

  林与强愤愤地冲黑背心青年骂道:“操,你小子怎么了?被他吓到了?”

  黑背心青年再看一眼黄河,却不敢直视他的眼神,那双眼睛太有光芒了,像是一道利剑,刺的他心里走发慌。“他,他,他是,他是中南海保镖,首长身边的保镖”说话间语无伦次,抓紧了林与强胳膊的那只手,竟然有些颤抖。

  这话一出口,林与强顿时乐了,一把扯开黑背心的胳膊,骂道:“中南海保镖,保你个头!你是不是看李连杰的电影看多了?帅哥,中南海保镖在北京好不好?傻B,<吗?一看就知道是个上班族。拿着筷子耍耍威风,变个戏法就把你给忽悠住了?”

  黑背心青年焦急地解释道:“林哥,真的,他真是!我,我刚才怎么觉得他那么面熟呢,原来是在电视上见过!我经常看新闻,我记得以前新闻里D首长下来视察时,身后那个穿着黑色西装戴着墨镜的就是他!每次视察都是他!长的一模一样,一定是他!一定是!”

  其实黑背心一开始就觉得黄河跟电视上那个首长警卫长的一模一样,开始还有些怀疑,直到黄河施展了筷子穿墙的绝技后,便不由得确认了。

  林与强一怔,再转身打量了一下黄河,冲黑背心继续问道:“你确认?”

  黑背心点头:“确认,绝对确认,就是他,而且,现在网上他的照片传的可多了!”黑背心曾经无意中点进了‘中南海保镖’的贴吧里,里面就有一条贴子,是网友费了好大的周折才搜集到的首长身边某些贴身警卫的照片集录,其中有好几张就是黄河。不过,后来那贴吧被和谐了。

  林与强顿时傻了眼,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会遇到了传说中的大内高手!

  倒是正伫立在墙根儿的赵佳蕊,此时更是惊愕不已,眼睛扑闪扑闪地盯着身边的黄河,嘴巴半天都没有合拢。

  林与强露出了尴尬的笑,刚才的神气一下子飞到了九霄云外,忙向黄河陪着笑道:“原来,原来是……一场误会,一场误会,大哥您多多担待,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这样吧,这顿饭算是我请客,向您赔罪了!”

  此时的林与强像只哈巴狗一样,半弓着腰,不敢直视黄河的眼神,说话间语无伦次,脸上冒出了冷汗。其实刚才黄河的那根筷子已经让他有所顾忌,只是他仍然抱有侥幸之心,所以才打肿脸充胖子,心想自己四个兄弟,还能收拾不了他一个人?但再听黑背心这么一说,心彻底凉了,中南海保镖,这个传奇式的群体,自从李连杰的电影《中南海保镖》上映之后,还有谁不知道?在影片上映后,网上掀起了一股崇拜中南海保镖的狂风,很多网友到处搜集关于中南海保镖的资料,在首长访问和视察的新闻录相里截图判断,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对这个群体进行了解追踪,甚至是模仿。

  其实,所谓中南海保镖,不过是世人给封的一个称号,尤其是电影《中南海保镖》播映之后,这个称呼便流传的更广了。这些人的真实身份都是现役军官,职务一般是首长处的警卫参谋或者警卫秘书。

  黄河本以为今天会免不了出手,却没想到在这些痞子里面还有人喜欢看新闻,而且竟然从新闻里的镜头记住了自己,这倒是挺有戏剧性。不过黄河因此却也诞生了些许忧虑,首长的警卫,那是一个高级保密的群体,然而,随着网站信息量的增大和人们了解信息手段的增多,这个群体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在网上,甚至是国家和军队的一些重大机密,都被传播的非常广泛,屡禁不止。这无疑是为国家的安全工作布下了一个深深的隐患。

  倒是黄河没闲心跟这些不入流的小痞子们计较什么,而是冲林与强提醒道:“我不管你对赵记者有什么不满,我只想提醒你一句话:赵记者是我的朋友,如果有人想对她不利,那这个人将是我的敌人!我这次没心情跟你们纠缠,你们走吧!”

  林与强强挤出一丝笑意:“谢谢,谢谢大哥,我一定记住,一定,改天我再为大哥压惊!我,我们先走了,您吃好,吃好!”

  林与强和众人一走,黄河怕他们会再找人过来报复,赶快带着惊愕不已的赵佳蕊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打了辆车,黄河准备把赵佳蕊送回她家。
极限高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