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驿是京师门户,在大清传驿系统鼎盛的时候儿,足五进的深广大院,有百十个驿丁,二百余匹驿马,再加上大车骆驼,一天招待南来北往的大小官吏不计其数。(@泡@书@吧@中文网@超速更新最新小说章节*PaoShu8.Com)院子内外,整天都是闹哄哄的。

  自从电报进了大清,天津那里海路又开通了之后,谁还乐意按照一站一站的从陆上赶路。路桥驿自然就败下来,朝廷财政紧张,又砍了不少传驿系统的银子。驿丁走的走散的散,剩下不多几个,也干脆就在附近落户,开了荒地自种自吃。

  路桥驿大院已经破败荒凉得不像样子,院子里头荒草长得老高,还能看到城狐社鼠出没其中,到了晚上,院子里头不知道是什么活物在叫,长一声短一声,在夜色当中传出去老远。

  这种景象,似乎就是大清皇朝末世的预演。

  文廷式吱呀一声推开西面破败厢房垮了半扇的门,里面蓬的一堆灰冒出来,他咳嗽两声,拍拍巴掌退后一步,笑道:“韩老爷子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我们一个翰林学士,一个外务部侍郎,都是红顶子大员了,就有这么见不得光?老爷子大摇大摆的进了北京城找咱们,又能怎么样?复生再不会多说什么的…………他现在心思已经分得到处都是,处处都是急务,哪还顾得上我们两个书生!”

  康有为跟在他的后面,两个人都没带从人,青衫小帽,一副文人出来寻幽访胜地模样。他脸色沉沉的,只是道:“韩老爷子是个谨慎人,复生不会注意咱们,可须臾少不了他这位财神爷,新军,现在都是靠着他地银子撑起来的…………找这么个地方会面,我瞧着也是应该。”

  文廷式只是笑:“应该,应该!咱们应该来这里吃灰!”他又退后一步,站在西厢房前庭院当中,负手朗声道:“我们二位已经应约而来,尊客犹自行踪渺渺,欲识尊颜,何其难乎!”

  看着文廷式那个做派,康有为轻轻哼了一声,负手望向别处。光绪可以信任谭嗣同,最信任的就是这位文廷式,他上窜下跳,就是想当这位圣君心腹,想成为清流领袖。结果京华春梦近年,他先是被谭嗣同无情甩开,接着又被这文廷式当作手下使用。心头这一股邪火,真的不知道向那里泄去。这怨毒之情,也越来越浓厚了。

  两人悄立庭中,旁边月洞门口传来了两人轻轻的脚步声。文廷式和康有为将脸转过去,就看见韩老爷子苍老的身形出现在月洞门口,在他身后侍立的,就是曾经是徐一凡大管家的章渝,一脸阴沉地跟在后面,和文康二人目光一接,就恭谨的低下头来。

  “文大人,康大人?老头子实在是忙,谭大人现在在在需钱,老头子正是在殚精竭虑为他筹划军用的时候,生意都顾不得了…………两位大人见召,不能不来,只是时间有限,不知道二位大人,对小老头子有什么吩咐?”

  韩中平颤巍巍地行了一个礼,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这里地方是他安排的,还拿足架子等了一会儿才过来,现在还说这么一番话…………沾了谭嗣同的边春风得意起来的人,怎么都是这么一副做派!

  康有为焦躁得火都快从头上冒出来了,这段时间老康栽了好几次跟头,性格大为收敛。要不然韩老爷子这不阴不阳的几句话就能让他跳起来!

  他冷冷的拱了拱手:“这位就是北地财神韩中平韩老爷子,这位大人,和韩老爷子慕名已久,正是圣君第一心腹信重的翰林学士文廷式文大人,今日大家在此一会,心里面咱们应该有数得很,一些没味道的话,似乎就不必说了罢…………”

  文廷式却一掀眉毛,拉着康有为朝韩中平笑道:“老爷子,既然如此,咱们拍手就走,不耽搁您老爷子地大好前程!几百万两银子塞到复生那里,听说复生已经许了由大盛魁出人担任察哈尔的都统?这可是世镇口外的事业,恭喜恭喜!

  …………不过,兄弟呢还有句话说,几百万两银子能不能担保换个察哈尔都统?兄弟瞧着悬,复生老兄包揽把持,宏阔廖远的手段大家这些日子都瞧在眼睛里头!这用韩老爷子财力起新军的念头,是康大人当初苦心孤诣保存下来的,复生不过坐享而已。可南海老兄,现在又是一个什么下场?新军拣选过程,韩老爷子也看在眼里,各地起团那么多,却少有完整的民壮团队留下来,全部化到复生原来掌握的各个营头里头,新军一切事务,还不是听复生说话!如今世道,枪杆子在谁手里头,权位势力就在谁手里头。南边那个徐一凡就是明证…………

  …………复生为海东徐一凡义弟,海东徐帅行事,自然亦步亦趋。再过一些时日,在韩老爷子北地财神的财力支撑下,新军真正掌握在他手中,到时候,韩老爷子,您想想您那个察哈尔都统还捞得捞不到在手里?”

  他似笑非笑的说着,头还在空中缓缓地画着圈。一副京城烟云,全在掌底的模样。大家伙儿心里头都有数,谭嗣同地包揽把持,实在是够瞧的了。不光他们这些老牌子清流帝党没落着好处,就连韩老爷子费尽心思运银子,起民团,在拣选新军地时候也吃了老大一个闷亏!

  以己度人,人无利益,谁肯早起。复生包揽把持得这么狠,将来大家能不能在他手里落下好下场,真的难说。

  要不然韩老爷子怎么在康有为稍一联络之下,连矜持都没拿一下,就约好了大家伙儿在这儿会面?

  会面之前,康有为还有些犹,谭嗣同固然待人刻薄,谁也没在他手里捞

  去。

  可是他现在毕竟是个二皇上,大权都在他手里拿着,他们能拿出什么诱惑韩老爷子改换门庭?这时间还得趁早,一旦谭嗣同将民间团壮化进他的营头里面,大家再用什么劲儿那可都就晚了!

  这个担心,他也和文廷式说过。可文廷式还是一副说服韩老爷子如翻手一般容易地诸葛亮状,还神神秘秘的对他保密,这家伙,得志了也不过又是一个谭嗣同!

  康有为冷眼旁观着两人对话,心里面却只是转着自己的心思。想到郁结处一口闷气只能无声吐出。

  天下如此之大,为何却无我康南海出头之地?小人得志,所在皆有,大才高士,屈处下僚!

  他在那儿书空咄咄,文廷式却昂然冷笑一声,从怀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明黄色的札子,札子还系着明黄色的丝绦,他捧着札子:“老爷子,其他的话,兄弟也懒得多说。你只是要知道,复生毕竟只是二皇上,他不是皇上!察哈尔都统,向来是旗人子弟事业,复生就算轻许这个给你,北京城百万旗人,为这个事情也能把天给捅一个窟窿!到时候复生还能不能安于位上,难说得很…………能许这个察哈尔都统给你的,只有皇上!这份密旨,就是明证!”

  一句话说得场中所有人都是一怔。

  什么年代了,光绪还玩儿衣带诏这把戏?搁在以前,说不定康有为还会热血沸腾,觉得圣君行事,果敢非常。现在毕竟在谭嗣同身边混了那么久,看到了谭嗣同怎么处理实务,多少也有点触动。政治运作,实力为先,谭嗣同就是一直在辛辛苦苦地抓实力,甚至不惜包揽把持之名,得罪那么多人。

  韩老爷子对谭嗣同有不满是一定的,但是要说服他上帝党这条船,得和他好好分析帝党在京城实际拥有的潜势力,能对谭嗣同形成多少掣肘,并有什么有着相当把握地手段一旦难,就能将谭嗣同掀翻然后大家伙儿再谈合作条件。

  现在捧出一份衣带诏,大咧咧的许下察哈尔都统这个几乎世镇的职位,就能让老得毛都白了的韩老爷子纳头就拜?

  让康有为眼睛都瞪大了的却是,韩老爷子用一种热烈得近乎狂热的眼神看了那份密诏一眼,身子剧烈的颤抖着,然后就捂住了眼睛。他的这些举动不过是短短一瞬,韩老爷子已经转眼就是一脸庄重,整整衣襟跪倒。

  “…………没有大清,怎么会有小民此生?没有大清,怎么会有大盛魁如此事业?圣君垂顾,以察哈尔都统此等要职加之,小民但凡有半点天良,敢不诚惶诚恐?文大人,圣君有命,小民敢不遵从!但有吩咐,小民就算破家,也勉力而行!”

  在他身后,章渝也五体投地的拜了下来。

  文廷式昂然站在那里,看见韩老爷子颤巍巍地磕头完毕,顿时就改了一副嘴脸,笑着上前将他拉起,温言道:“…………这又何必?老爷子这么大岁数了,就算面圣,圣君也再不会让老爷子行全礼的…………老爷子,察哈尔都统这个职位,兄弟可以为老爷子确保!只要老爷子谨遵圣君之命行事!”

  韩老爷子身子犹自微微颤,只是点头,抖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文廷式一指康有为:“老爷子,现在一切如常。复生对你有什么要求,照办就是。唯一不同的就是,入选新军的团练,加紧联络,必要的时候,一声号令,就拉得出来!居间联络的事儿,就是南海老兄这位大家的熟人,他和复生有交情,没事去新军营头坐坐,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他话音犹自未落,一直恭顺的站在韩老爷子身后的章渝低声插话:“…………各地团练,已经打散,入营之后,要是给谭大人时间…………恐怕咱们就调遣不动了。”

  文廷式诧异的看了章渝一眼,一笑只是说了句:“放心,没那么多时间给复生地。”

  他拍拍手:“大家伙儿上负着圣君重托,这时间都不富裕,今日一会,重在交心,其他的,再安排吧…………老爷子,圣君对您,对大盛魁都有重望,还指望老爷子一脉,能成我大清西北重臣呢!今日,就如此罢!”

  康有为这个时候才走过来,朝着韩老掌柜一揖而别。他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头却在大骂自己混蛋。要是早知道韩老爷子其实这样忠君,早知道当初就别拉拢谭嗣同搞这一摊子了,直接扯上光绪地虎皮,现在这个二皇上地位,还怕不是他的?

  嗨,这时机,什么时候才能落入他康南海掌中!

  这个时候儿,后悔也都晚了。文廷式已经招呼他离开,大家不过行礼而辞。文廷式在前,飘飘洒洒地头也不回,直朝外走,真有个风云变幻全在胸中的潇洒劲儿。可是康有为却不住回头,看着韩老爷子那佝地身影呆呆的还站在庭院当中。

  …………这个老头,内心所想,真的就是如他所说么?作为一个商人,他已经牵扯到大清高层内争当中太深太深,稍一不慎,不要说世镇口外了,家破人亡也是指顾间的事儿。

  难道他…………就知道走到现在,他要求一个好下场其实很难么?他到底图的什么?真是图那个世镇口外,大盛魁的百年基业?

  夕阳已经西下,照在韩中平身上。

  如血。

  ~~~~~~~~~~~~~~~~~~~~~~~~~~~~~~~~~~~~~~~~~~~~~~~~~~

  延庆县现在最为风光地人物,非当初在小葛庄快要饿死的刘大师兄莫属。

  当然

  人家既不叫刘大师兄,也没人敢喊他刘大子,来是刘如虎。响当当的一标统带,总兵衔地副将。

  虽然官照还没部复下来,但是二皇上谭大人亲口许的,还能错得了?刘如虎刘大人这些日子已经将红顶子大模大样的戴上了,坐着绿呢的大轿子到处拜客。

  二十二县拣选新军,成标的就他这一县。一千五百条壮汉在手底下,这威风气势,用眼睛瞧着都觉得烫人。不光谭嗣同拣选新军的时候对他温言嘉勉,另一头阎尊也飞法帖过来,终于记起他这么个亲传弟子了,要倒过来上门看他。阖延庆县不论官绅,帖子如山一般飞过来,县太爷在帖子上还自称卑职。

  这一切,都让刘如虎在没人的时候都会掐自己一下大腿,生怕醒过来的时候还在小葛庄那破败院子里头扛饿。

  不过就算现在富贵灼人的时候儿,他老刘也有一个好处,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这一切,都是那看似和气地矮胖子项老板一手一脚踢打出来的,其中犯险之处,很是有几回,这位项老板总是笑吟吟的一副不在乎样子。这气度,就不是凡人了。

  现在延庆标的一切都是他们在操持。千头万绪的事情,一千五百入选新军的登记造册,安家费的放,按照营务初步编队,还有行军到京城南苑大营入营的准备工作,全是项老板在幕后安排。但是出奇的是,他不担任何名义,人也很少见,在外头担起这个名声的都是葛起泰他那帮少林会地兄弟,四个营官,全是小葛庄少林会出来的。项老板花了如此多心思,脑袋别在裤腰带总算冲杀出来,到底为地是什么,真让人弄不明白。他几个心腹手下也没一个当官的,还有两个现在是他刘如虎地贴身戈什哈,他自己心知肚明就是用来监视他的。

  难道这个标统他还瞧不上眼,冲着协统或一军统帅去地?

  刘如虎早就懒得去猜,反正他是项老板手里的肉。要是项老板拿他当相公,他就得扮兔子。反正他不管怎么花钱,怎么享受,项老板眼皮都不会抬一下,还会问他现在应酬多,钱够不够使?

  他一个康庄乡下装神弄鬼的神棍,以前了不得骗顿酒肉就当过年。香教起坛之后,就算雄心勃勃,也不过是想到北京城混一个穿绸吃油。哪象现在,县太爷在他面前称卑职,山珍海味吃得有点反胃,每天晚上虽说军营有体制,但是还偷偷把县城出名的几个当红婊子接到营房里头胡地胡天,就算死了,也***值了!其他的,管那么多。

  县城享受的时日短,准备个十来天,怎么也要开拔去南苑了。南苑大营已经派了军官过来准备引他们这支队伍,这二三十个丘八已经被项老板哄进了婊子窝,门都懒得出。从他刘如虎到接兵地军官,谁也不想走,到了大营,那还有现在这么自在!可是二皇上谭嗣同当家,谁敢说半个不字儿,时限一到,都得抬腿。只等阎尊过来谈过之后,就得出。

  所以早上一起来,刘标统就觉得时间宝贵得很,忙不迭的喊人送洗脸水和洋牙粉过来。洗漱完了,今儿有三个饭局,下午那场还有京城来地好班子!晚上是唱京韵大鼓的陪酒,唱大鼓的妞儿白白的牙齿,细细的腰,眼波一转人都快化了,今儿破着砸百把银子,也得把她抱上床!

  正坐在床上,喊了两声,看人还没进来,刘如虎了脾气:“人***死到哪里去了?一个个托门子进来伺候老爷,要补千总,要补把总,要几品几品的功牌,伺候人都伺候不好,还想当什么差?”

  门吱呀一声打开,靴声,进来的却是项老板派在他身边地两个戈什哈。两人脸上都是一副兴奋神色,往常两人都是尽量锋芒不显,努力做得和身边人差不多,今天却象出鞘的利剑,身板挺拔,按着腰间一副英姿勃的样子。仿佛要在谁面前表现一样不管在哪里,我们都是最好地!

  在这两人面前,刘如虎可不敢耍架子,穿着袜子就跳了起来:“两位早哇!我说呢,准定是二位有事商量,才把那些混帐遣开……其实一句话,二位何必这么辛苦?带个二指宽的条子,我刘大子还敢不办事儿?每天辛苦二位在我身边跑来跑去,这心里头,总是惭愧得很…………”

  那两个人却不理他,恭谨的在门口分左右站好。啪的一声打了个立正:“吴老板,刘如虎就在这儿!”

  门外接着走进来一个穿着皮袍子的青年,暖帽下面如冠玉,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笑吟吟的就走了进来,眼光在刘如虎身上一扫而过,顿时就让老刘觉得自己腰里银子似乎要丢,下意识的就捂住了腰。

  “…………这就是咱们捧起来的大师兄?希罕东西哇,得照顾好了!两个人伺候不够,这次我又带了一些弟兄过来,他身边怎么也得有七个八个弟兄照应吧?还是你们两个带队,刘大师兄出一点差错,你们自己知道是什么处置…………”

  他说得随便,笑得也潇洒随和。刘如虎却愣在那里,一阵一阵冒冷汗。他隐隐约约觉得,那位项老板背后有着庞大得难以想象地势力存在。在这势力眼中,他刘如虎连蝼蚁也比不上!现在这个庞大势力终于显露了一角,而他刘如虎的命运又将如何?

  刘如虎毕竟是江湖闯得老了,这个时候福灵心至。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冬冬磕头:“吴老板,吴老板!小的一切奉命唯谨,只要几位老板有什么吩咐,小的水里火里,在所不辞!就算用不着小人处,小的自己也知道

  绝不会乱说乱动,当好这个招牌,只要几位老板将个好着落!”

  那吴老板正是楚万里,所谓姓吴,取的正是吴头楚尾之意。他们这一行人坐船前往旅顺安置下来,盛宣怀前往天津,北地消息,甚至不用全力去查探,就已经源源涌来。

  北地乱象已显,各香坛,风起云涌。村社之间,刀枪林立。和教民之间的冲突,已经一触即。谭嗣同孤心苦诣的支撑着危局,朝中不管帝党后党都在背后用力使劲,想把谭嗣同掀翻取而代之。盛宣怀转眼之间就已经打开局面,开始联络帝后两党之中的有心人,准备将北京朝局进一步搞乱。

  袁世凯地报告,也终于送到天津,楚万里在旅顺一接到电报,就要束装成行。他是主要负责行动这一块儿,行动一则要掩护,二则要实力。这两样袁世凯都已经打开局面,双手奉上,他楚万里不去,还什么时候去?

  一路行色匆匆,赶到这里,和禁卫军的几个弟兄接上头,袁世凯正好出去办事不在,他兴致来了,就先来瞧瞧这位刘大师兄。

  在徐一凡逆而夺取道路上最后一场大戏,他楚万里,就献上全部地勤奋和忠诚吧。

  刘如虎反应得如此之快,楚万里噗哧一声就乐了出来。袁世凯好眼力,挑得好招牌!他笑着过去,将刘如虎扶起来,拍拍他肩膀:“刘大师兄,心放回肚子里面去。你…………也算是人才,将来说不定还有和咱们这些弟兄同事的机会。你既然灵醒,我就不多说什么,一切就瞧着你自己了…………”

  正在安抚刘如虎地时候儿,就看见门外匆匆走进一个伙计模样的青年,低声回报:“袁……项老板回来了!求见吴老板!”

  楚万里一笑转身,大步走了出去,几个戈什哈站在门口,让刘如虎在屋子里面好好呆着。他走到二堂外面,就看见袁世凯矮胖地身影恭谨的站在庭院当中,垂手落肩,屏息无语。

  楚万里目光微微一凝,收起脸上笑容,慢慢落阶。

  这个人,是人才哪…………按照李云纵的话,得压一压,可是压他的这件事儿,不是他楚万里来做了,将来,这是徐一凡头疼的事情啦。

  徐一凡如彗星一般的出现,天南海北地将他们这些年轻人收入囊中。快将天下改变得让所有人都震惊。将来他们这些年轻人,更不知道会展到哪一步。英主和名臣的风云际会,从来都是历史书页上最让人心潮激荡的传奇。

  可是,这传奇以后地部分,不是他楚万里的啦。他知道自己的毛病,随和好脾气爱戏谑的背后,是一股读书人的臭脾气,他也知道他追随徐一凡创立的新世界不会如水晶一般晶莹剔透完美无缺。新旧变之际,不知道还会出现多少丑恶的现象。可是他就是不愿意在功成名就之后心安理得的看着未来会生的一切。

  中国需要独立自强,这个民族需要独立自强。他对此毫不怀疑,徐一凡正因为顺应了这个潮流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他楚万里也可以为这个理想粉身碎骨。可后面地事情,会有那么多的从龙之士追随徐一凡将来的大事业,就需要他楚万里了…………

  楚万里缓缓走到了袁世凯身边,拍拍他肩膀,笑道:“做得好。”

  袁世凯低声道:“不敢当大人夸赞。”

  楚万里冷冷一笑:“…………就一句话,此次事了,我是封金挂印…………”

  “大人?”袁世凯讶然抬头,一脸真诚。

  “大帅少不得大人!”

  “大帅也不是靠我楚万里才走到今天这步的…………别装了。我腾出一个位置,你又如此出色,还怕没有出头的余地么?总参谋长你是接不了,毕竟你没从一开始就跟着大帅。云纵会接这个位置,你要愿意带兵,一个镇统制估计是稳稳当当。开国六镇之一,你还愁不富贵?只怕大帅还是要你分管情报…………”

  楚万里神色严肃,淡淡的道:“我说这么多,就是一个意思,已经没人挡在你前面,你出头机会大把,在做事的时候,自效的心思不要太切,手里不要沾不需要流的血!”

  袁世凯默不作声,脸上神色动都不动。

  楚万里微微叹一口气:“……我这么一说,你就这么一听罢了…………一个王朝轰然崩塌,没有鲜血,怎么可能?你现在这个标,就是潜藏在北地的大帅一把尖刀,只是不知道到时候,大帅该怎么使用这把尖刀!天下都在看着哪…………”

  他低低叹息一声,转身就走:“我带了四十个人过来,以后你听我指挥,现在把人都安顿好了,务必不能张扬,咱们就在天子脚下,等着京城大变,等着大帅地最后决断!”

  “京城将有大变?”袁世凯追在楚万里背后,一脸急切的询问。楚万里笑着转头,半带嘲讽地回了一句。

  “你袁世凯能感觉不出来?”

  袁世凯淡淡回答:“标下只是不知道将是怎样一场大变罢了…………”

  楚万里站定,缓缓望向北京城方向。虽然在这里看不到,但是想必夕阳西下之际,那高大的箭楼之上,已经迎着那残阳了吧?

  颜色…………如血。

  ~~~~~~~~~~~~~~~~~~~~~~~~~~~~~~~~~~~~~~~~~~~~~~~~~~~~~~

  那个…………我又回来了…………
篡清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