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宴几乎进行到下半夜,也就是将近子时末的时分,吕云飞以横扫**的姿势,把所有那些都以为只要再加把劲吕云飞便会倒下的那些宾客给放倒了之后,这才解放了开来。\\\\安排好仆人们将那些喝得烂醉的客人,一个个般进了吕云飞事前已经让人建好的简易客房里面,这才松了一口气。

  “少爷,司马大人和苏大人求见,他们正在书房等候。”没等吕云飞回新房,超级BOSS保镖独孤求败已经来到近前。

  “哦”吕云飞想起这两人在酒宴上似乎确实没沾什么酒,而苏轼这历史上酒词皆好的强人,更是只是在众人劝酒之时,稍微将酒杯沾了沾嘴唇,这时候求见,想来要是没有十分要紧的事是不可能的了。

  “恩,我知道了,你也忙了一天了,下去休息吧。”吕云飞点点头说道。独孤求败听从了吩咐之后,吕云飞这才向书房走去。

  越过几道回廊,吕云飞已经来到了书房门口,一进门口,苏轼和司马光两人同时站了起来。

  “太傅大人,您来了。”

  “两位请坐,来到这里无须客气,岳父大人,您也是的,都坐下吧。”吕云飞连忙让这两位大宋的顶梁柱落坐了下来,听司马光也跟着称呼自己为太傅而不是贤婿,吕云飞便知道两人必定是有要紧的代表朝廷的事要与自己商量,不然也不可能与如此正式的口气说话。

  “岳父大人,苏大人,是不是皇上有什么事要劳顿两为亲来?”

  “太傅果然神机,下官此行正是奉了皇上之命前来,是这样的。皇上吩咐我们与太傅大人贺婚之后,务必请吕少侠您出马,希望您能以师傅的身份,让大理世子段誉能够劝其父亲。让大宋大理两国合并,这是皇上让下官交给太傅您的,里面都是一些相关地条款。”苏轼说着,从袖袋里面取出一封封了火漆的密函,双手递与了吕云飞。

  “这事好办,我看看这上面写的什么来着,呵呵。”吕云飞笑着,打开苏轼递过来的密函,不看不知道。越看越难受。

  苏轼与司马光两人本来看着吕云飞是心情蛮好地样子,正想着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不料在吕云飞看到那些条款之后,却是越看越脸越黑,其中必然是有什么是让吕云飞不满意的地方,于是苏轼便试探着问:“太傅大人,是不是其中有哪里不合您意思的地方?皇上有吩咐过下官两人。假如是太傅大人觉得过于苛刻的地方,可以略为删减的......”

  砰!没等苏轼说完,吕云飞已经愤愤的将手上的密函拍在桌子之上,骂咧咧道:“这什么条款?屁的条款!拿笔墨来!”

  苏轼与司马光两人面面相觑,闹不懂吕云飞至于发这么大的火么。正的说自己是汉人。(首'发)却无人敢欺侮,再大地骂名,我吕云飞也敢担负!”

  司马光与苏轼两人同时看得有些恍惚,也不知道是被吕云飞的豪言壮语所感动还是白天喝多了两杯。看着吕云飞地背影也觉得越发高大起来,昂视都觉得有些艰难。

  不知不觉中,吕云飞此时的言行思想,却已经在这两位大宋的股肱大臣中,留下了一枚随时准备生根发芽的种子,让两位将来地巨人,先一步开始像吕云飞那样生出重振大汉的雄心。

  三日后,与七位妻子温存了三日的吕云飞,终于在司马光和苏轼两人的催促下。踏上了大理皇城的宋理合并的道路,花费了将近七日的工夫,终于,在段誉的帮助下,让段正淳作出了答复,大理与大宋合并,合并后大理不在以国自居。只由大宋重新规划于丈量地方,重新对原大理国境内的土地进行编造吏户本口之册,宋理同时正常施行新法。

  两年后,吐蕃因为内乱与饥荒地爆发,加上赵思忠的安排下不时的对吐蕃边境进行骚扰。终于,国家四分五裂,赵思忠也在接到赵煦的发兵令之后,举旗攻打吐蕃国境,并于同年六月,将原吐蕃国所有的皇室部队消灭一空,再接连消灭了几股由吐蕃地方爆发的小规模势力之后,吐蕃,彻底的成为历史地代名词,成为了第二个明面上与大宋合并的国家。

  同年七月。西夏国国主李琼阼,在接到吕云飞的密函之后,派出使者正式与大宋接洽,只花费了不到半日时间,便与大宋签下了宋西合并的备忘录,与大理一样,享有部分皇室特权与经济补贴。

  次年,大宋皇帝在所有大臣的建议将。向全大宋子民宣布。彻底地取缔前朝留下的国号计历的方式,改以统一的公历计算。按汉人祖先黄帝建成华夏第一国的当年为起点,为第一年(吕云飞为新历所编造的一个传说而已......),大宋正式使用新历,新历为一O九X年,同时,鉴于大宋国土已经比先皇开拓之时大了许多,而民族的组成方面,也已经变得颇为复杂,因此再以大宋为公名已经不合时宜,大宋朝廷经多次研究之后,终于将国名定下,国名大中华帝国。

  同年,大中华帝国政军商部门正式对外宣布改组,取消原来的部门编制,一切编制均按吕太傅所设新式编制进行改组!

  公元一O九六年,大辽在耶律重元的儿子耶律涅鲁古的掌管下,终于忍受不了大宋连年地壮大,举大军攻击雁门关边境,开始之时,曾一度攻打了大宋守军的一个措手不及,使得大宋因为调动迟钝的情况下,居然出现了捉襟见肘的情况,好在最终还是因为出动了大宋的超级武林高手,曾经一度斩杀两万辽军的吕云飞,从大辽四十万大军中,取了大辽主帅耶律多瑟查的人头,迟缓了大辽攻宋的行动之后,大宋终于将新军调动到达,在新式火器地攻击下,号称东方第一铁骑地大辽骑兵,别说建树,就连自保都成了问题,以往无往不利的骑兵,在大宋地新式火器的攻击之下,就像下锅的大米一样,掉个不停。

  在攻打将近半月,死伤过半之后,大辽铁骑终于溃败了,散乱满山遍野的大辽士兵,在大宋士兵追赶了将近三月,才终于失去了抵抗的心理,全体向大宋(大中华帝国)投降,至此,大中华帝国终于将盛唐时期所打下来的江山,全部纳入了怀里,经大中华帝国地理部门走遍整个大中华帝国的国境之后,终于量制出新的国土地图,整个大中华帝国的国土面积,是当年大唐时期的一点五倍!

  公元一O九八年,东瀛大乱,原大辽余孽在耶律涅鲁古的带领下,逃出了大辽,以船东行,东渡日本海之后,一翻狂攻猛杀之后,将东瀛的所有地方大名全部杀光之后,东瀛彻底的臣服在大辽人的铁骑之下,成为大辽最后的国土。

  被仇恨蒙蔽了眼睛的耶律涅鲁古,重整了军队之后,以原大辽骑兵为督军,督促日本倭军进行轮番侵扰中原沿海城市,大中华帝国几翻追袭都错失了良机。这其中受到戏弄的吕云飞,更是别提的有多火大,几次都错过了机会。

  终于,当大中华帝国地万吨级的战列舰研造的成功。吕云飞才终于以大中华帝国总参部特别助理的身份,跟随这大中华帝国地第一支战列舰舰队,踏上了政府东瀛的旅途。

  公元一O九九年,东瀛全境沦陷,东瀛原皇室成员全部被俘虏,而作为外来人的耶律涅鲁古,更是在吕云飞追杀了半年之久之后,终于于富士山山下一户名叫德川茅厕的农夫家里伏首,被吕云飞挟着人头回到帝国号战列舰上。

  公元一一OO年。帝国舰队凯旋归来,所有参与战争的士兵和军官一律受到了大中华帝国百姓的热情欢迎,而此时的大中华帝国国土上的子民,每家每户都以参军为荣,谁说不是,参军不但家里能免除大部分赋税,而且一旦士兵获得军功。其家属还能凭借着相应等级的军功从政府民政部门领取丰厚地家用补贴,几乎没有哪家是会反对这样的好事的。

  --------------------让人留恋的分割线----------------

  “小德!你给我站住!再跑,我让你外婆惩罚你!”太湖边上,一处与一般平民居所完全不一样的,显得非常富有且雅致的庄园内。一老妪正气喘吁吁的追逐着一个身高还不到一米,却跑得比大人还要快地小孩,那老妪还会点武功,但使尽全身力气都追不上来,甚至,还有渐渐拉远距离的趋势。

  那小孩看老妪跑得辛苦,调皮的回头扮了鬼脸道:“我偏不!外婆又怎么了,我就听我爹我娘的,其他任何人的话我都不听,嘻嘻!”

  “小德。你又不听话了!”黄鹂般清脆地声音传来,一名身着茄紫色的宫装少女,款款的从庄园内走了过来,小德见状,连忙刹住了脚步,堪堪的在跑到那少女面前几步停了下来。

  “紫姨,小德...小德...只是...那个......”那叫小德的小孩,支吾了许久。都支吾不出一个所以来。

  紫色宫装少女。恬然一笑,朝那老妪挥了挥手。让那老妪走开了之后,才半蹲了下来道:“好孩子是不可以欺负老人的哦,刚才你这样对熊婆婆,那是不对的,你知道吗?你想想,熊婆婆年纪这么大,要是不小心摔着了怎么办?”

  “小德...小德知错了,紫姨,你...你惩罚小德吧。”小德大概也知道了自己不对,伸出小手出来。

  紫色宫装少女巧笑了一下,伸出手来,轻轻的拍了一下小德的左手之后,看着小德诧异的目光,柔声地解释道:“作为一个敢做敢当,敢于承认自己错误的男子汉,紫姨又怎么会惩罚你呢?好了,以后千万别犯错误了,不然,到时候论到你爹惩罚你的时候,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哦。”

  “恩,小德明白了,谢谢紫姨,小德去做功课了!”小德说完,立即施展出完全超越了一般武林高手水准的轻功,踏着奇怪的步法,飞也似的逃走了,紫色宫装少女看着小德离去的身影,慈祥的笑了起来。

  “阿紫,这小家伙又在犯错了吗?”吕云飞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阿紫身后,原来两年前,王夫人与王语嫣终于和好,不过却依然反对与吕云飞地婚事,但在王语嫣以再谈论她与吕云飞地亲事,便再也不忍她这个母亲的威胁下,王夫人终于妥协了,并且要求王语嫣回到曼砣山庄来主,王语嫣考虑了一二,总算答应了王夫人地要求,带着只有两周岁的阿德,回到了曼砣山庄。

  “阿德是个好孩子,只是一时调皮罢了,姐夫,你可不要惩罚他啊!”阿紫头也不回的说道。

  “阿紫,你变了,变得更加善良了!”吕云飞由衷的说道。

  “有吗?呵呵?或许是吧。”阿紫略微有些欢喜的说道。

  全书完!
天龙之横行天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