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更到,呵呵,准备建立读者群了,明天吧,柿子会公布群号,戒时喜欢柿子的人,一定要进来哦。

  “圣皇今日可还安好?”秦思笑容中透露着一股子讽刺的味道,显然是想到上次会面时的不愉快。

  尉迟正峰原本脸上还挂着笑容,但听到秦思的话语后,笑容顿时凝住,好半晌才轻吐了口气,抱拳道:“欢迎紫玄盟秦盟主大驾西极火焰山,秦盟主年少有为,天尊之下第一人,尉迟某佩服至极。”

  “好说,好说,圣皇乃整个鸿蒙神界中仅有的八大圣皇之一,小子一向钦佩至极,今日再次相见,却是万分荣幸。”秦思打了个哈哈,不冷不淡的说着,听得一旁陈德眉头大皱。

  尉迟正峰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心中暗自对秦思大为不满,上次之事即便是他处理的有些不对,但也不至于让秦思这般计较。想到这里,尉迟正峰不由得对秦思的斤斤计较有些瞧不起。

  能够成为一盟之主怎么也应该有些容人之量才是,秦思这番计较让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周飞儿暗中扯了一把他的袖子,美眸中透出担忧的神色,秦思失笑着摇了摇头,瞥向尉迟正峰阴沉的脸色,从容道:“圣王如今也知冷嘲热讽,甚至是蔑视的言语很是噎人吧?哈哈,小子太过计较了,望圣王不要与无知小子计较。”

  尉迟正峰哭笑不得,这秦思可真真正正是个不能得罪的人,只不过是上次言语间有些冲突罢了,却没有想到这小子竟是这般记仇。摇了摇头,尉迟正峰说道:“上次之事,我也有不对之处,英雄出少年。秦盟主万万不要记仇了,呵呵,请。”

  秦思也笑了笑,没有言语,如今他怎么说也是紫玄盟的盟主。紫玄盟是什么势力?恐怕如今的鸿蒙神界没有人不知道,更没有人没有听说过天尊之下第一人的秦思,秦大盟主。既然如此,又何必拿腔作势,与这些眼界高傲的家伙虚伪应对?

  西极火焰山虽然名为山。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巨大的山脉,其中包含着六座大山以及无数地峡谷深渊,所有的大山和峡谷深渊皆是布满虚无业火。寻常神王若是贸然闯入,恐怕也会极为狼狈。

  不知为何,陈德自从见到尉迟正峰之后便一直沉默,并没有如同秦思想象中的晚辈见到长辈时应作的礼数。秦思和平天对望一眼,心知陈德这人看起来容易说话。但是实际上却是外和内刚,一旦认定的事情,即便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虽然不知道陈德与天火家族究竟发生了什么。秦思却隐隐觉得恐怕天火世家是真的对不起陈德了,心中不禁对陈德与天火世家的矛盾起了好奇之

  尉迟正峰步速很快,带着四人左转右转,往往便从蔓延遍地的虚无业火中穿行过去。每次穿行虚无业火。尉迟正峰的身上便会散发出一股莫名地火焰,而那些虚无业火便会分出一条道路,让他通行过去。

  四人之中,陈德乃天火世家出身,对这虚无业火自是熟悉至极,微笑着望向前方三人,他心中不禁有些恶作剧的想法。倒要看看秦思三人如何过这虚无业火组成的障碍。

  与平天一战。陈德虽然在周飞儿地暗中相助下胜了平天,但周飞儿此举无疑给他的心中留下了阴影。从战后一直到现在,都认为自己却是输了。

  因此,他也念念不忘,寻找机会与平天能够公平一战,想要证明自己的真正实力也不逊于平天。只不过一路上秦思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每每当他想要提出时,便会被秦思东拉西扯往往便没机会开口,让他郁闷不堪。

  此时到了西极火焰山,陈德自是要看看三人究竟如何通过这里。要知道西极火焰山就算是神王,若是不能对火焰有着极深刻的理解,想要通过那跳跃着地,附着在地面上的虚无业火,也是极为吃力的。

  脸上带着善意地笑容,他已经决定,若是三人稍稍出现一丝狼狈征兆,他便立即出手,总之不能让三人在外人面前狼狈。

  只不过,这幅场景他注定是无法看到的,先不说秦思如何,单单是平天和周飞儿,各自身上都拥有强悍至极的法宝,过这虚无业火如若无境,只见二人周身散发出强大的气息,将凑过来地虚无业火硬生生逼退至周身三米之外。

  而秦思的表现,更是让陈德差点惊掉了下巴。却见秦思一脸微笑从容的在虚无业火中散步,如若鱼儿回到海水中一般自由自在,全身不见丝毫动作,更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只是偏偏是这样,那些虚无业火却如同在外游子见到母亲一般亲切,纷纷缠绕在秦思周围,熟知火焰习性的陈德明白,这是本没有神智的虚无业火突然产生了一丝智慧,在向秦思撒娇。

  撒娇!想到这里陈德一阵恶寒,暴烈刚硬的火焰竟然会如同儿女一般在秦思身上撒娇,就连西极火焰山的天尊们,恐怕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在前带路地尉迟正峰也察觉到了周围虚无业火地异状,早已得知秦思拥有与他一模一样的火源灵珠地他本以为秦思会驱动火源灵珠来将这些虚无业火驱退,却没有想到他竟是用如此自然而然的行走,便将那些桀骜不驯的虚无业火一一折服。不但折服,更加让人感到这些火焰天生便是秦思的伙伴兄弟一样。

  尉迟正峰心中震撼无比,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秦思竟是拥有着这般强大的天赋,若是天火世家能够出现一个这样的天才,恐怕八大神族之中,其他七族都要妒忌死吧。

  而此时的秦思却是没有理会一旁众人正以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望着自己,来到这里,他仿佛回到了家中一样,温暖,毫无作伪的情绪包围着他,让他深深的沉浸其中,与那些亲切的伙伴们,兄弟们通过一股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联系交流着,心头涌起雀跃的情绪。感激的情绪从心底升起,这趟陪同周飞儿外出散心,来到西极火焰山,实在是无比英明的决定了。

  想到周飞儿,秦思从深深的温暖中侧过头瞥了过去,却见周飞儿正以一种既惊讶又不解的眼神望着自己,不由得怔了一下,“飞儿,怎么了?”

  周飞儿心中的震惊难以复加,自幼便只有有限几个朋友的她,和同为小公主的尉迟洛儿交情深厚,二人身份地位,甚至是天赋都极为相似,无话不谈,故而对天火世家了解颇深。眼见着秦思能够如此驾驭虚无业火,她已是说不出话来,除了天火世家,她从来不相信会有人如此驾驭火焰,不,就算是天火世家,除了她的好友尉迟洛儿因为天赋极为强大,勉勉强强能够与火焰交流外,其余的就算是天尊,也无法会如同秦思这般能自如的与火焰交流。

  秦思的声音将她从震撼中唤醒过来,精致的小脸上露出璀璨笑容,周飞儿退后两步,与秦思并肩,右手自然而然的插入秦思的胳膊,抱紧后仰起小脸,“没什么,只是开心。”

  秦思周围的火焰在周飞儿凑过来的时候突然大炽,但随即便化为虚无,竟是能够感受到秦思的情绪,让周飞儿毫无阻碍的站到了他的身旁。

  周飞儿莫名其妙的高兴让秦思微微一愣,但随即想到这个古怪的小魔女向来不按常规出牌,也就摇摇头没有理会。他并没有回过头望向目瞪口呆的平天和一脸诡异神色的陈德,若是回头便会知道周飞儿的笑容会是什么含义了。

  尉迟正峰叹了口气,眼中黯然之色一闪而逝,他知道,整个天火世家,没有人能够具备秦思这般强大的天赋,即便是与周家这个小丫头媲美的洛儿也是不如秦思的。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天火世家若是拥有一个,该有多好。只是,他明知这是不可能的。

  闷闷的转过头继续向前带路,这一刻,尉迟正峰下了决心,一定要与秦思交好,否则一旦此子突破神王,进入天尊境界后,对火焰理解比天火世家还要深刻的他恐怕会对整个家族都会产生无比强大的震慑力。到了那个时侯,天火世家在鸿蒙神界可就真的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秦思不知道尉迟正峰心中的想法,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玩耍的心态,一路上与虚无业火交流的不亦悦乎,走了近半个时辰才终于到了天火世家位于西极火焰山的大殿当中。
星辰变后传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