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秦思三人的意料,幽云城竟然出奇的大,甚至比起雷罚城还要大上一些。不过只是大并不能让三人吃惊,最重要的是,当三人随同克雷维格沿着寒蒙灵气中分出的碎石小路到达幽云城外的时候,整个幽云城的情景让三人目瞪口呆。

  天空中,一束朦胧的光华径直将整座幽云城笼罩起来,站在没有城墙的城外,四条笔直的大街将这座城池分成四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极为整齐,宛若四块分隔好的豆腐块一样构成了整个幽云城的架构。

  这里虽然名为幽云城,虽然是建立在极北的没有一丝光线的黑暗深渊之中,虽然是四周依然如同黑暗之渊一样不断散发出阴冷没有丝毫生气的黑暗之力,但却是带着光明的。

  “这怎么可能。”秦思瞪大了眸子,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城池,幽幽的光线宛若天光,从幽云城的正上方射下,而幽云城的正上方,幽暗灰色的天空昭示着这座城池完全是建立在黑漆漆不见一丝光线的黑暗之渊下方。

  那么,这道光线是从哪里来的呢?这一刻,秦思甚至忘记了此行是为了帮助李扬搞到第五把鸿蒙灵尺的事情,脑海中全是来自于这个充满着诡异气息的城池的思考。

  “飘羽天尊能够来到幽云城,实在是我等之幸。”一道黑雾,无声无息从四人面前涌出,转而化作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一张充满了阴冷感觉的脸庞上镶着一对仿佛能够冻结人心的眸子。正是幽云城主,神界八大圣皇之一,掌握着黑暗本源力量地强者,暗之圣皇荆默冷。

  克雷维格俊逸的脸上此时也挂着淡淡的微笑,“圣皇太客气了,飘羽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天尊罢了,怎容得圣皇如此称赞。”

  此番话,秦霜心中最为明白,的确属实。对于高高在上的鸿蒙以及林蒙来说,一个天尊不过是蝼蚁罢了。如今进入天尊境界的秦霜心中更加明白的是。一个天尊和一百个天尊,在鸿蒙这样的人物面前,依然是蝼蚁。

  他明白,却不代表永远都是圣皇的暗之圣皇能够理解,哪怕他掌控者黑暗本源力量已经无数个衍纪,对鸿蒙神界地事情了解甚为清楚,但在他没有正面与鸿蒙、林蒙等人物接触前,都不会有太过深刻的了解。

  “飘羽天尊这样说可是让我很难堪了,若天尊都不算什么。那么我们这些永远都无法进入天尊境界的家伙又是什么呢?”暗之圣皇荆默冷自嘲一笑,双目中幽光闪动宛若鬼火,好奇的瞥了一眼秦思三人,在眸光放在秦霜身上时微微一亮,“相比这位就是紫玄盟新晋天尊秦霜副盟主吧对于秦霜,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依照势力。他完全可以将这个紫玄盟的副盟主无视掉。但若是依照鸿蒙神界的习俗,一个神王在面对天尊时,可是要尊敬无比的,当然,八大圣皇一直都是例外。

  秦霜微笑着点点头,“圣皇眼力非凡,在下正是秦霜。”

  荆默冷笑了笑,便将目光转向克雷维格身上,对于秦思和李扬,他没有丝毫兴趣。

  “上次极北一别。本以为飘羽天尊已经随他放下一切。隐匿修炼去了,却不想如今又见到了飘羽兄,不知飘羽兄此次前来又是为了何事?”

  克雷维格眼珠转悠了一下,悄然打量四周,“来此自然是寻求圣皇援助,不过此地似乎并不是谈话之地,再者我等远来是客,莫非圣皇不欢迎我们?”

  荆默冷微微沉默了一下。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单手伸出作邀请状,“飘羽兄大驾。又岂能不欢迎,请入幽云城。”

  克雷维格笑了笑,转过身对有些不耐烦的秦思使了个眼色,让三人稍安勿躁后,大袖一挥,便当先向幽云城走去。暗之圣皇也对三人微微一笑,与克雷维格并排走着。

  “许久没来,除了黑暗之渊的通道所在地空间有些混乱外,幽云城依旧如故啊。”克雷维格到了这里,似乎变了一个人,原本脸上时常挂着的冰冷不近人情的神色竟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淡淡的笑容。

  荆默冷再次沉默一下,眼角微微抽搐片刻,叹道:“他和老祖的战斗,差点将整个极北毁掉,若不是老祖手中有着宝贝,恐怕当初这里早就不负存在了。”

  宝贝?跟随在二人身后的三人心中顿时升起了不妙地念头,空间混乱,能够平稳空间的宝贝,这一刻,那个宝贝的名称不用说,便已是呼之欲出了。

  李扬和秦思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莫非刚刚从凡人界当完劳力回来后,马上还要再次当回劳力去修复这里的空间?只是,这鸿蒙神界比起凡人界的空间悬殊委实太大,秦思小脸煞白的想着,就算把自己拆骨煎皮也无法修复这里的空间啊。

  更何况,就算能够修复,恐怕到了那时候,自己不累死才怪了。

  “想必圣皇所说的宝贝便是那鸿蒙灵尺吧?”果然,不等三人有哀呼的时间,克雷维格便已是笑着点出了这里为何会有鸿蒙灵尺存在地原因了。

  秦霜听得心中好笑,林蒙二伯果然非凡,教出个徒弟将凡人界空间差点打碎了,而自己则是差点将鸿蒙神界地空间打碎,这师徒倒也好玩。

  只不过,当初大伯鸿蒙又岂会让林蒙二伯如此折腾呢。

  嘴角边露出隐隐笑意,秦霜好笑的看着大哥秦思小脸煞白的模样,又瞥向一脸期待望着秦思的李扬,心中猛然升起无限笑意。

  “不要这样看着我,不要说小爷无法修复鸿蒙神界的空间,就算能够修复,这种累死人的活儿,你也别指望小爷去做。”秦思是真的急了,他可以为了李扬而做出一些牺牲,哪怕是拼命他都不会眨巴一下眼睛。

  但要说,是除却这件事,除却修复空间这个苦活,秦思几乎都要哭出来了,这不是人干的活啊。如果说修复凡人界空间,是用一把刀在他地身上割掉几块肉,那么,修复鸿蒙神界地空间,纯粹是让他尝受千刀万剐的极刑。这可不是拼命,这是一点点地在磨掉生命。

  李扬没有言语,依旧用那种无比特别,无比期盼的目光望着秦思,看的他一阵发毛,连连向秦霜身后躲去。

  而他们前面的暗之圣皇荆默冷显然也没有料到克雷维格会如此准确的猜出老祖手中的,能够稳定当初大战破坏的空间的宝贝,脸上惊容一闪而逝,怎么说他也是八大圣皇之一,无数年的修炼和勾心斗角早就让他养成了镇定无比的心态。若不是克雷维格张口便将那宝贝抖搂出来,他也不会这样吃惊。“飘羽兄非凡,竟然一口就猜中了老祖手中的宝贝。”荆默冷打着哈哈,心中快速思索着克雷维格来此的目的。

  他既然能够猜出老祖手中的宝贝,那么来此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想到这里,荆默冷的脸色更加阴沉起来,“飘羽兄来此,幽云城欢迎不尽,但鸿蒙灵尺事关重大,乃我黑暗之渊最大的秘密之一,希望飘羽兄能够帮我们守住这个秘密。”

  不论如何,荆默冷都要阻止克雷维格提出来此的目的,否则若是由他亲口说出,恐怕到时候若是拒绝,这个翻脸不认人的家伙会立即翻脸。

  荆默冷直视克雷维格,幽然的眸子中闪烁着坚定的目光,显然是不准备再去问克雷维格来此的目的了。

  克雷维格却是不理会他这套,想提前用话将他堵死,让他不好意思提出此行的目的,这对于一向冷漠强势的克雷维格根本行不通。

  微微一笑,转过头对李扬使了个放心的眼神,克雷维格道:“老祖手中的宝贝,我可是花了大力气才猜到的,此次前来幽云城便是想要向老祖借鸿蒙灵尺一用。”

  果然如此!荆默冷心中一震,脸色顿时阴沉的能够滴下水来,“飘羽兄莫非不知道如今我整个黑暗之渊,五千神王,五个天尊以及无数天神神人都倚靠着鸿蒙灵尺的作用才勉强生存下来吗?”

  克雷维格笑道:“这个自然明白,只不过我对鸿蒙灵尺志在必得,确实有大用处,还望荆兄通融一番。”

  这已经不是借了,克雷维格说出此话,明显是准备抢了,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傻子,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他话中的含义。

  “克雷维格,你欺人太甚。”荆默冷大怒,竟是再也不称他天尊的名字,而是直呼他本名。

  PS:月票很好玩,三八,二一四,哇咔咔,又是三八节又是情人节,不错不错。
星辰变后传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