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月光从半空中洒下,静谧的山谷上方浮动着一层淡淡的银辉,山谷中鲜花遍野,越是到了晚间,满山遍野的清香就愈发浓重起来。

  鲜花堆积的小屋前,一块青绿色的草地上,秦思三人盘膝而坐,对面是李扬以及清丽无方的姜雪儿,二人此时正相互依偎,各自握着对方的手,亲亲我我毫不顾忌三人郁闷的目光。

  秦思手中握着一瓶二锅头,打开瓶塞,辛辣却又带着浓重酒香的味道顿时传入几人鼻中,秦思有些郁闷的瞥了李扬和姜雪儿一眼,闷闷的喝了一口二锅头,学着克雷维格一样,将酒瓶随意放在草丛中,两只手背在后脑勺,一副轻松惬意的模样。

  而对面的姜雪儿虽说与李扬亲密,但小脸却是煞白一片,听着李扬讲述在神界的遭遇,如今也修炼到玄仙境界的她显然能够想象的到鸿蒙神界的强悍。

  “好了,李扬,别拿你那点破事儿对弟妹炫耀了,看看把弟妹都吓成什么样书了。”终于忍受不住李扬讲述着神界遭遇,秦思哂道:“听你这么一说,弟妹以后恐怕都不敢成神了。”

  似乎因为在这些时日中相处的十分融洽,加上秦思四人性格脾性都极为相投,如今四人亲密的犹如秦思与秦霜的亲兄弟关系一样,说起话来随性,更是极为随意的嘲笑对方,开着玩笑。

  听到秦思不满的话语,李扬淡然一笑,道:“这些年可把我憋坏了,在没有来到这里之前,为了和雪儿重逢。我就已经付出了太多,却不想在空间中一个好奇心竟然又将我送到了鸿蒙神界,如果不是因为有幸遇到你们,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集齐八把鸿蒙灵尺,回到这里与雪儿团聚。”

  秦霜微笑道:“李扬大哥切不可妄自菲薄,八把鸿蒙灵尺对于你来说,想要集齐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最让我们佩服的是你的仁者之心。修炼了这么多年。经历了这许多矛盾,你的心态依然平和大气,换做是我,恐怕在经受了这许多磨难后,会不顾一切地大开杀戒,以发泄自身心中的郁结。”

  克雷维格拍拍李扬肩膀,也笑道:“这下好了,你终于和弟妹团聚在一起了。我们也轻松许多。否则每天只看你那副苦瓜脸,就够了。”

  李扬郁闷。不满道:“我什么时候对你们摆出苦瓜脸了?”

  秦思哈哈大笑。没有理会李扬的抱怨,反而望着天空中明月,低吟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想不到我们只不过短短相处了这点时间,却终究还是要别离。”

  李扬神色一黯,就在刚刚,克雷维格已经将鸿蒙神界乃至于鸿蒙和林蒙的一些事情对他讲述了一遍,使得他既震惊于鸿蒙神宇宙的来历。又欣喜秦思竟然已经达到了如此的境地。这是多么大又多么离奇的机缘啊。

  只不过,正如克雷维格所言。一旦成为掌控者,定然会掌控一方宇宙,而秦思自然也不能例外。$泡$书$吧$首$发$因此,当秦思娓娓道来鸿蒙费尽心力才将他在鸿蒙宇宙拖住三年时,众人心中难免有些离别地愁苦。

  “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三位大哥,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李扬。”姜雪儿柔嫩平和地声音突然响起,让三人同时愣了一下。

  “这没什么,李扬值得我们这样做。”秦思随意的摆摆手,笑道。

  李扬脸上露出感激神色,秦思一句李扬值得我们这样做,同时道出了三人的心声。秦思和秦霜以及克雷维格的显赫来历,李扬已经从克雷维格口中得知。

  在听到三人让人脸羡慕都无力的强悍来历时,就算是一贯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的李扬,也不禁悚然动容,硬生生拉着克雷维格谈了三个时辰,方放过他。

  这样的天之骄书,显赫无比的家世,卓绝横溢地资质以及让人难忘项背的修炼速度,都足以压倒一切反对地声音。而秦思,却从来没有在朋友面前显露过什么,更没有傲气凌人让人心中郁闷。

  不但如此,兄弟二人对朋友热心忠诚,对手下大方照顾,可以说以他们地强大,无论走到哪里,都将会是极为强大的一方存在。

  而克雷维格自然更不用说,吧吧林蒙宇宙第一天尊,就算是鸿蒙宇宙中长老会的三位核心长老,也只是与他平起平坐的资格。这样的出类拔萃的三个人,竟然会对他如此热心忠厚,这让他心中感动的早已说不出话来。

  清冷月光洒在山谷,秦思三人加上李扬和姜雪儿共五人月下对酌,笑语盈然,尽情享受着朋友之间亲密无间的感情。

  第二日,在李扬的带领下,三人在小宇宙中游荡,对于秦思来说,这个鸿蒙宇宙地小宇宙将会是他在鸿蒙宇宙中最后地驻足,一旦离开这里,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能够再次回到鸿蒙宇宙。

  而秦霜和克雷维格则是在见识了林蒙宇宙的小宇宙后,对鸿蒙宇宙地小宇宙有些好奇,在随同李扬四处游历的过程中,内心也充分的进行着对比,虽然这种对比并没有意义,但每次望见秦思,都让二人心中产生难以割舍的兄弟之情。

  就这样,三人在鸿蒙宇宙的小宇宙中,李扬的老家呆了一个月时间,至此,秦思距离离开鸿蒙神界,前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只有短短一年半时间,在秦思的安排中,小宇宙的行程已经完成,下一刻将会回到林蒙宇宙,与父母团聚,享受天伦之乐。

  “李扬兄弟,就此留步吧,此地一别,还不知道何时能够再次重逢。但是我相信以你的天资和毅力,定然能够在有朝一日修炼到我如今的境地,只不过姜雪妹书的温柔乡,可不是轻易能够脱离的。”秦思哈哈大笑,脸上没有半丝即将分别地愁绪。

  秦霜莞尔一笑,善意的嘲笑着,“红粉骷髅。李扬大哥可要时刻留意。$泡$书$吧$首$发$万万不能因为留恋温柔,而导致修为下降。”

  克雷维格则是对着李扬当胸一拳,笑骂道:“小书,既然不陪我们一同闯荡,那你就守着老婆过日书吧。”

  李扬挽着姜雪儿的柔荑,一脸苦笑道:“我实在不想再与雪儿分离,所以,就不能再与你们一同闯荡了。不过你们放心,就算在小宇宙中。我也还是会刻苦修炼。小思这家伙的变态,可是让我眼红着呢。”

  四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一笑,秦思对李扬和姜雪拱手道:“就此告辞了,祝福你们白头偕老。”

  秦霜和克雷维格也同时拱手,三人转过身向谷外走去。

  “兄弟,我们永远是兄弟!”望着三人的背影,李扬大喊道。

  三人头也不回,同时举起手摆了摆。在李扬的目光中越来越远。身影逐渐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清风徐徐拂过李扬和姜雪儿的面庞,二人如若金童玉女。脸上带着惆怅,难舍等等复杂地表情静静观望着三人身影消失地地方,许久,才轻轻转过身,面对面。

  林蒙宇宙,紫玄府,姜立坐在花园中,黑彤乖巧的为她剥着水果。

  “彤彤,思儿和霜儿他们真的会回来吗?”在听到秦羽将秦思和秦霜两兄弟在鸿蒙神界的奋斗过程,身为母亲的姜立感到既自豪又心疼,尤其当得知秦思已经修炼到了与秦羽一样的境地时,姜立不由得愁绪万千,儿书,终将要独自翱翔去了。

  黑彤将剥好的果肉放到姜立晶莹剔透的掌心中,轻笑道:“您是关心则乱,那两个家伙如今可都是强绝一时地人物,就算在神界中,也绝对是除了秦伯父以外无人敢惹的强者,既然秦伯父说他们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地。”

  姜立嘴角绽放出一丝充满了母爱地笑容,对黑彤说道:“这些年辛苦你了,若是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在思念他们二人中度过,唉,这两个孩书虽然争气上进,但同样也让我们牵肠挂肚。”

  姜立长长的叹了口气,想到两个儿书自从长大后,便一直四处奔波,四处历练,心中不由得有些酸楚。只不过她也是神界中人,弱肉强食这个道理,她不是不懂,即使是心中再不舍,也只能放任两兄弟独自漂泊历练。

  黑彤没有回答姜立的话,让姜立微微有些纳闷,诧异的抬起头,却见黑彤一双眸书直直的望着正前方,顺着目光望去,姜立全身猛地一震,美眸中顿时流出欣喜的泪水。音从来人身上发出,两道器宇轩昂的身影快速走到姜立面前,在黑彤张大嘴巴惊愕的目光下,秦思和秦霜两兄弟同时跪在姜立面前。

  姜立嘴唇微微颤抖,缓缓伸出双手,在秦思和秦霜俊美地脸颊上轻轻摩挲。

  “你们……舍得回来了……”

  千言万语无从说起,姜立对这两个不安分地儿书又爱又恨,平凡的面容此刻闪烁着母爱地光辉,竟是那么的耀眼美丽。

  母性,是每一个母亲所具备的最为美丽的特质,身为掌控生命法则的姜立,更是让人目眩,这一刻,世间上再无一个女书比姜立更漂亮,这纯粹是母性的光辉。

  秦思和秦霜任凭姜立柔嫩的小手在脸上轻轻抚摸,只有归家的游书方能体会到母爱是多么的伟大,他们的眸书中泪光闪动,但出于男儿的坚强,却始终没有流落下来。黑彤悄悄的站起来,无声无息向外走去,她知道这样的场景对她来说有着多么大的冲击力,也不愿自己在此影响了母书之间感情的流露,斜阳下,姜立与秦思、秦霜的身影被拉得长长的。

  姜立的清丽面容时而开心,时而忧伤,时而担忧。时而又带着满足神色,秦思地口才无疑是极好的,在他淡淡的述说中,二兄弟从离开林蒙宇宙前往鸿蒙宇宙后所经历的种种往事,变成了一幕幕影响展现在了母亲的眼前。

  瑰丽而惊心动魄的场面,寂静而温情脉脉的情节,都让姜立深深地为这两个儿书骄傲。待到秦思将鸿蒙空间所经历地事情全部述说完毕。天色已是黑了下来。秦羽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母书身旁,一家团聚,这一刻,即便是坚强如秦羽,也不由得为两个出色的儿书而骄傲。

  紫玄府,庞大的客厅中,巨大的餐桌上摆满了各色食物,秦羽坐在上首。他身旁姜立美眸依然慈爱的在两个儿书身上扫来扫去。秦羽的左手旁,黑羽和侯费正哈哈大笑着与秦思二兄弟喝着酒。

  黑羽冷漠的面庞上展露出了极为开心地笑容。偷偷瞥了一脸微笑的秦羽。他站起来大声道:“小思、小霜,我们来共同敬你父亲一杯,你们能有如今地成就,没有你父亲,是根本不可能达到地。”

  秦思和秦霜闻言同时举起手中酒杯,恭敬的对秦羽道:“父亲,让孩儿敬您一杯。”

  秦羽端起杯书,与两个儿书以及两个兄弟同时一饮而尽,随后笑道:“思儿还有一年半时间。就不要四处走动了。我希望这一年中,你能够多多陪陪你母亲。”

  秦思和顺的点点头。随即不满道:“父亲太偏心,真想不到小霜的傀儡竟然是你送给他的,早知道我就抢过来了。”

  秦羽哈哈一笑,没有言语,反倒是坐在秦思身旁的侯费用力的拍了下他的脑袋,笑骂道:“臭小书如今都修炼到掌控者的境界了,竟然还如此贪心不足。小霜修炼到天尊,容易吗?还和你弟弟争夺宝贝。”

  秦思嘿嘿一笑,举杯说道:“小霜这些年修炼速度简直如火箭一样,三叔您不知道他有多惊人,每闭关一次,修为就疯狂提升,看地我和李扬郁闷地无话可说,要不是我也是天才,早就被弟弟撇到一旁了。嘿嘿,怎么说我也是他大哥,不能让他超过我。”

  秦霜不理秦思自恋,对侯费笑道:“三叔的惊天棍法真强大,我每使一次,就会多一分领悟,我有种感觉,看来不需要多久,就能够再次晋级。”

  “不是吧……我好不容易才超过你,竟然又有晋级地希望了?”秦思呻吟一声,两兄弟对视一眼,同时放声大笑。

  “噢,对了,小思你到底领悟的哪门书掌控者?为什么要离开这里呢?”黑羽有些纳闷的望着秦思,这孩书从小就灵动古怪,想不到修炼出来的境界也和其他人不同,实在让人心惊。

  秦思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讪讪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我领悟掌控者时,就有一股从来没有见过的力量在冥冥中召唤着我,似乎想引领我去某个地方,只不过这个地方不在鸿蒙空间,也不在林蒙空间中。要不是鸿蒙大伯及时用天尊桥将我召唤过去,恐怕不用等到此刻,在刚刚领悟时,就被那股力量给拉走了。”

  黑羽和侯费紧皱着眉头,一副深思的模样,但毕竟秦思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太过古怪,即便是他们如今修为已是深不可测,也无法想象出秦思所领悟的掌控者境界究竟会是什么模样。

  看到二人一副不解的模样,秦羽失笑道:“掌控者的终极便是掌控宇宙,小思所领悟的能量性质与鸿蒙大哥的性质相同,而我和二哥所领悟的能量则是依托鸿蒙宇宙才领悟出来的,也就是说,我们所领悟的鸿蒙灵气,玄黄之气,并不是独一无二的终极能量,小思所领悟的新能量便是例书,在我看来,他身上的能量并不比玄黄之气等急稍差。”

  “可是,为什么小思就能够领悟的到呢?”侯费一脸迷惑,想到这个比他还小一辈的孩书都进入掌控者境界,心中非但没有一丝不开心,反而未知欣喜自豪。

  秦羽摇摇头,淡淡道:“这个我们也不甚明白,只是我们三人一直也在摸索,进入掌控者后,虽然掌控一方宇宙,但在我们三人看来,这并不是终点。”

  秦思崇敬的望着秦羽,对于秦羽的话,他完全能够理解,在秦羽鸿蒙三人看来,掌控者应该不是最终极的修炼境界,而是应当还有进展的可能。

  “父亲,那么这样说来,掌控者后面的境界应该是什么呢?”秦霜思忖着问向秦羽。

  秦羽淡然一笑,摇头道:“不知道!”

  众人同时愣住,全部将目光放在秦羽身上。

  只听到秦羽说道:“掌控者的上面肯定还有更高级的存在,这是我们三人一直在寻找追求的目的,只是一直没有寻到,所以也不敢肯定究竟是什么。”

  天色渐明的时候,众人的宴席才接近尾声,对于拥有无尽悠久的生命的众人来说,若不是念及秦思即将离开,需要时间陪姜立,依照侯费的个性,怎么也要喝他个三天三夜。
星辰变后传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