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我们为什么要逃!”

  齐霜颖还傻傻的站着。这个从没出过门的公主根本不知道。眼前的人是想要她的名。

  “公主快走!”

  此时。叫兰姐的护卫也不好给她解释什么。只能拼命抵挡两个高手护卫的进攻。同时让另一个护卫带她离开。

  “蓬!”

  整个酒楼瞬间变成了粉碎。那个护卫总算清醒过来。拉着齐霜颖就往外飞去。她即使在迟钝。也明白过来这是有人要对齐霜颖不利了。

  刚才。四个护卫之间都没有尽全力。所以酒楼还能保住。不过现在一变成生死相拼。这个只是由圣石残留物建造的酒楼哪里还支撑的住。没有了酒楼的阻拦。剑心立即拉着齐霜颖快速朝外飞去。

  “高大。你留下来等人一起料理了他。高二。你跟我一起去追!”

  见齐霜颖要逃。克兰无名哪还坐的住。立即安排一个人留下。带着另外一个人就追了国去。

  “娘。我有事先回去一趟。让小霜留下来陪您!”

  紫玄府。秦思突然心中一动。他留下的一件圣器被损坏了。这是秦思留给圣兽山的联络方式。不过没有重大事件是不允许使用的。

  “好。娘知道。你们现在都长大了。有属于你们自己的天空了!”

  姜立叹了口气。慢慢的说道。无论是秦羽还是秦思秦霜。现在都已经是圣界的人了。比能量空间的人整整高一个层次。姜立明白。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赶上他们了。

  “娘。您不要灰心。我和弟弟还有父亲一定会想办法把您接到圣界去的!”

  秦思看姜立的样子也不好受。一家人都在圣界团聚自然是秦思的心愿。不过即使秦思是圣元。也无法将一个没有领悟能量法则的人带进圣界的。

  “我相信。你快回去吧!”姜立微笑点点头。他对秦思的身份还是了解的。秦思现在比秦羽和秦霜都要厉害。既然说有事。那肯定不是小事。

  “好的。小霜。你好好陪娘。我先回去了!”

  在鸿蒙空间。秦霜。林蒙和鸿蒙都无法自由返回圣界。只有秦思可以。

  圣兽山。秦思的宫殿内。一群高级圣兽和高级圣人正愁着脸看着坐在的上大发脾气的齐霜炎。这几天的日子。是齐霜炎这一辈子所没经历过的。

  克兰无名对她动了杀心。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带着她的护卫在克兰城外追上了她们。齐霜颖毕竟只是一个中级圣人。即使他有父亲给他的高级圣器也不是克兰无名的对手。在她的护卫拼死保护下。她们才又逃出去了次。不过她的护卫也已经重伤了。而之前提醒她的那个叫兰姐的护卫。则再也没有出现过。

  还好。在护卫拼死的护卫下。齐霜颖终于逃到了那一座城池。这次齐霜颖变聪明了。急忙高声喊出了自己的身份。克兰无名在这座城池的高级圣人阻拦下。最终还是没能杀死齐霜颖。

  不过。这次齐霜颖的教训也是非常惨重的。两个护卫一死一失踪。以致有人将她送到圣兽山后还继续在吵闹。

  “怎么回事?”

  回到圣兽山的秦思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会跑到这里来。现在看来。这次这里的人急着找自己。恐怕就是因为她了。

  “秦思。你是不是恨我当初强行将你带到天元城堡了。你想杀我你就说啊。我站在这里让你杀。也不用让别人来欺负我!”见到秦思。小丫头的眼睛立即红了。歇死的的大声喊叫着。

  单纯的小丫头。已经将气撒在了秦思的身上。无理取闹般的赖在了秦思的身上。不过这事发生在秦思的的盘上。他也逃脱不了责任。更何况。现在整个圣界都在秦思的管辖之下。

  “霍大哥。究竟怎么回事!”秦思没理会发飙的小丫头。皱着眉头问向一旁的霍思量。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霜颖公主在我们的势力范围内被人追杀了!”

  霍思量苦笑一声。刚才他可让齐霜颖的吵闹给弄的头快炸了。用秦思事先的信号让秦思回来的。也是他。

  “你说什么。追杀?”

  秦思声音猛的提高了一截。不可思意的看着霍思量。在自己的的盘上。齐霜颖。这个天元城堡的小公主被人追杀了。在秦思眼里简直就是不可能的是。

  “是的。听说是在克兰城。公主的护卫一死一失踪。具体恐怕要将克兰城城主叫来才能知道了!”

  霍思量不过是初级圣人。碰巧的正在齐霜颖逃去的那个城池。所以才一起回来的。

  “让克兰克斯立即过来见我!”

  秦思突然爆叫了一声。齐霜颖虽然曾经强行将他带进了天元城堡。不过在秦思的眼里。她也不过是一个寂寞而又有些不懂事的小丫头而已。就像自己的妹妹一般看待。现在在自己的的盘上居然有人差点杀了他。也难怪秦思发火。

  “霜颖你别担心。不管是谁这样对你我都会惩罚他。你也是的。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的身份!”

  “我说了。说了之后他们才要杀的我。剑心姐姐死了。兰姐姐也没有了消息。呜

  秦思的问话。又勾起了小姑娘的伤心事。在秦思面前。齐霜颖再也忍受不住。拉住秦思的胳膊就哭了起来。

  克兰克斯。在的知天元城堡的公主在自己的盘遭人追杀之后就感觉要遭。没等秦思找他。就先开始着手调查。在克兰城。没什么事能瞒的住他。没多久。就查出这事是克兰无名干的。对克兰无名的胆大包天。克兰克斯是又怒又急。连续派人要将这个小子给抓回来。

  还没找到克兰无名。秦思已经派人来请他了。克拉克斯也明白。这一劫估计自己是逃不过去了。垂头丧气的跟着来人去了圣兽山。

  “克雷克斯。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秦思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不过任何人都能听出他心中的愤怒。

  “至尊大人。是小侄克兰无名。他胆大包天。和公主有了冲突之后居然不想着请罪。却想着灭口。属下有罪。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克兰克斯跪在的上。将自己调查来的详细讲了一遍。秦思在问过齐霜颖后也证明克兰克斯没有说谎。这件事确实是他那个胆大的侄子自己干的。并不关他的事。

  “你那侄子呢?”

  “回至尊大人。属下也在找他。听人说。听人说!”克兰克斯抬头看了一眼秦思。见他样子又露出了不悦的样子。急忙接着说道。“听人说。他已经逃到了能量空间去了。具体在哪。属下也不知道!”

  “能量空间?”秦思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高级圣人是可以离开圣界的。也可以进入到别的能量空间。不过那个能量空间的掌控者如果领悟了能量法则的话则就出不来了。在能量空间中。只要掌控者领悟一些能量法则。都比高级圣人厉害。简单的说。就是我的的盘我做主。那里毕竟是属于掌控者的。

  不过领悟了能量法则的掌控者大都进入到了圣界。很少有留在自己空间的。没有领悟能量法则的掌控者。也根本不是一个外来高级圣人的对手。不会利用能量牵制对方。根本伤害不了高级圣人。

  “你。就是你。就是你个坏蛋。还我剑心姐姐。还我兰姐姐!”

  一旁安静的齐霜颖。突然又暴动了起来。抓住克兰克斯不断摇晃着。克兰克斯则是尴尬的跪在的上。

  “克兰克斯。公主的那个护卫呢?”

  秦思脸色也阴沉的很。克兰无名逃到了能量空间。若正好进入一个没有领悟能量法则掌控者的空间。还真拿他没办法。

  “那个护卫。已经死了!”

  克兰克斯再次抬头看了一眼秦思。低声的说到。兰护卫为了不让后来的人去追公主。自己一个人硬生生拖住了他们一队的人。最后自爆而死。

  “你赔我兰姐姐。你赔我剑心姐姐!”

  听到兰护卫已经死的消息。齐霜颖更加的悲痛了。再次抓住克兰克斯不住的嘶豪着。

  “好了。霜颖。我答应。一定帮你找到那个混蛋。让你亲手杀了他。你放过他吧。这事和他无关!”秦思低下身子。轻声劝说着齐霜颖。

  “怎么无关了。杀我剑心姐姐的就是他侄子。你要杀了他为剑心姐姐。为兰姐姐报仇!”

  齐霜颖不拉克兰克斯了。抓住秦思的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又哭了起来。从出生到现在。她还从没遭受过这样的委屈。

  “好。好。你先起来!”

  秦思苦笑一声。这件事。虽然不是克兰克斯做的。但是他的责任也不小。自己的侄子仗着自己的势力胡作非为。这是秦思所不允许的。

  最后。克兰克斯最终还是没被秦思所杀。不过他的城主位置没了。而且。人也被送到了天元城堡接受天元的惩罚。公主遭遇追杀可不是小事。秦思必须拿出些什么让天元消气。克兰克斯就顺理成章的去了天元城堡。至于克兰克斯是死是活。则不关秦思的事了。
星辰变后传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