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公园内部。

  “再不出手的话,好不容易找来的劫匪要被消磨地差不多了。”鹰钩鼻男子盯着全息屏幕,阴沉地说道。投影时断时续,显然是遭到了干扰,不过断断续续的屏幕已经足以让他了解到门外正在发生些什么。

  心里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他的名字早被人遗忘了,但只要提到『ken』这个绰号,一定会让不少人内心深寒。加入灾厄这么多年来,一手制造出许多震惊国内外的答案,行踪却始终飘忽不定,说是犯罪者的传人物也不为过,然而这却是他近十年来第一次以本人的身份参与到行动来。

  让他做出决定的,是在亚联邦东区挥之不去的、失败的阴影。

  洛丁死亡,组织多年扶持的奎恩也落入了稻草人之手,虽然他借以替身逃出升天,也成功卷走了一笔巨款,但这番损失并不能让组织欣然接受。

  更重要的是,他也始终忘记当天晚找到自己替身的青年。

  强烈的危机感,让ken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再安全,甚至有时还会梦到对方找门来,在惊恐转醒。

  而当时的人,处于某种原因来到了北欧。

  起组织的命令,ken更想亲手了解悄然在心滋生的阴影,只有亲手为东区的失败划句号,他才能摆脱困扰自己的噩梦。

  这么一想,整个人便不由自主地亢奋起来了。

  “不要着急,我想看看那家伙到底还有什么别的本领。”操作台前的小姑娘看起来完全没有紧张感,看着投影抱头鼠窜的劫匪,她反而开心地笑了起来。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手段,一点都不狠厉,也没有鲜血与死亡,像是纯粹地鞭笞那些误入歧途的人们“到目前为止,对方都还没暴露出杀心呢。”

  “现在不是玩的时候。”

  “大叔,你为什么要加入灾厄呀?”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ken愣了愣,他们搭档也有几年时间了,灾厄的成员都懂得分寸,私事在组织里绝对是禁忌的话题,因为除了他们这些“职业罪犯”之外,组织内还吸纳了不少“业余罪犯”,白天是普通的班族,遍布各个行业,在特地的时候则会戴面具,以满足自己暴力、肮脏、追求刺激的愿望。

  既想要戴面具,释放出自己邪恶、真实的一面,又不愿意抛弃现有的身份地位,这种人皆是,而打探隐私,则会引发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不必知道对方平时是什么人,也不必了解他的全部过去,组织成员唯一需要了解的,是他们此时此刻,能做些什么。

  ken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但搭档却不经意勾起了他的回忆。

  也许是因为东区的失败让他最近变得有些神经质了,行事风格也变得优柔寡断、患得患失。

  和诸多后来加入组织的人不同,他第一次犯罪并不是一次蓄谋已久的狂欢,而是气血冲昏了头脑,没有计划性,也不是为了满足隐藏与心的噩梦,只是很普通地、像一个失控的青年一样犯下了杀人案。

  唯一和普通青年不同的,是在回过神来时,他没有恐慌。

  手里拿着钝器,看着顺着楼梯流淌下去的血液,以及尸体瞪大了双眼,向前屈伸着试图从楼梯拍下去的右手,心的某种欲望像是突然被点燃了。

  没错。

  这个世界存在着天生的犯罪者,只不过有的人一开始便知道心的渴望,而有的人,则需要一丁点的引导,ken属于后者。

  漫长而刺激的逃亡生涯让他逐渐接触到了灾厄这个组织,并不知不觉地成为元老级的成员。

  至于他搭档的经历,他多少有些耳闻。

  因为这个小姑娘和别人不同,她是从欧联邦某秘密部门叛逃出来的,以部门间谍成员名单作为投名状,加入了这个组织。之所以和他成为搭档,也是为了避免对方是部门派来组织的卧底。

  见ken迟迟不作答,小姑娘天真无邪地歪了歪脑袋。

  “我啊,是因为太无聊才加入组织的。”

  至少ken能确定,他的搭档不是卧底,这世不会有因为这种无聊原因叛逃的卧底人员。

  “我早厌倦和那些半吊子的犯罪者打交道了,为了一己私欲而走犯罪之徒的人统统都是半吊子。”

  即便对于灾厄这种极恶的组织而言,这也是相当危险的言论,因为组织里目前起码有一半人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却又无法抛弃现实的身份。

  “做一个恶人,要彻彻底底地邪恶到底啊。不需要诸多借口,也不需要事后寻找那些博人同情的借口,这才是我加入灾厄的原因。”她看着投影狼狈不堪的劫匪——那些人,正是她所说的,半吊子的犯罪者。因为缺乏决心、又可能传犯罪者的带来的追捧,将自己陷入不伦不类的处境。

  那么,做什么样的事,才能造一个极恶之徒?

  “联邦的部队、普通的游客以及半吊子的劫匪,他们全都是我的狩猎目标哦,而且他们的使命已经达到了,现在已经有不少联邦的部队被吸引过来了吧?广场国外游客不在少数,到时候只要使用大叔你的能力,能制造出一起震惊世界的恶性事件了!”

  暂且给那些人获救的希望,再将希望扼杀在摇篮之,这才是她希望看到的结果。

  没有波折的邪恶和没有波折的正义一样无趣。

  “所以眼下,让那些自诩正义的人占占风吧,占得越高,摔下来的时候才越疼。”

  这已经不是小孩子恶作剧的程度了。

  ken看着对方,搭档眼满是兴奋与计划即将得逞的狂热。

  是的。

  这个世界有的人生下来是犯罪者,而心理学给这类人赋予了诸多定义。

  他也是其一员。

  ken拿起联络装置,进行了最后确认。

  “你保证,那个叫王沈的亚联邦小子一定会来这里吧?”

  和他联络的,是一个叫做沈络的人。白狼和沈络突然间带着从亚联邦获得人格代码来到找到了拉维什,并为京都的事件了实现的可能。

  只是,ken隐约觉得对方和他们这些人不太一样。永远抱有目的,决定其善恶的,也只有他们抱有的目的,这种摇摆不定的立场多少让他有些担心。

  “我保证。”

  沈络在电话另一端说道“他一定会来的,和你们自诩天生的邪恶之徒一样,这世界也有一些看到别人落难便忍不住想要施以援手的人。”
量子意志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