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软没撬开江慕棠的嘴,启程回校时还是郁郁寡欢,江承嗣瞧着女儿不太高兴,还特意和她谈心,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着要回学校了,有点舍不得。”

  “所以当初你就不该跑那么远的地方去读书,现在知道家里的好了?”

  江承嗣嘴上这么说,心里去挺高兴的,觉得女儿是舍不得自己,还特意给她多打了点生活费。

  司清筱有些无语,怎么女儿说什么他都信,这丫头哪次开学不是乐颠颠的,舍不得这种话,也就他信。

  江承嗣甚至动了念头,想送她去学校,却被江软果断拒绝了,她报考的学校那么远,就是不想被家里干涉。

  没打听到堂哥的八卦固然可惜,不过回校后,与久别的同寝小姐妹相聚,吃饭逛街,一起聊八卦,日子自然滋润。

  那日没课,宿舍里其他人正在逛学校论坛。

  “这届大一数科院有个男生长得好帅啊。”

  “数科?那不是在老校区?要不然还能去看看。”

  “是有多帅啊,比严迟学长还帅?”

  ……

  听到严迟的名字,正低头玩手机的江软手指顿了下。

  说起严迟这个人,江软应该是见过的,只是没什么印象了,却常听外公提起。

  外公和他父亲关系应该是非常好的,只是司家回京后,整体工作重心也迁移到了京城,随着家中孙子辈陆续出生,各自奔忙,加上生意往来减少,山高水长,就算再亲昵的关系,如今却也淡了。

  人与人的关系就是如此,长久不维系,肯定会生冷,况且南江的那位严先生,据说还是个冷清寡淡的人。

  反正在江软的记忆里,对严家没什么印象。

  只是当她来这里上学时,司屿山才说:

  “那个严迟好像也在软软报考的学校。”

  游云枝当时还说:“这敢情好啊,还可以让他帮忙照顾一下。”

  司家有过这个念头,司屿山甚至还为此给严家打过电话,具体聊了什么,江软无从得知,只是司屿山后来告诉他:

  “你严迟哥哥说了,以后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他。”

  “哥哥?”司清筱坐在一侧,忍不住笑出声,“爸,你这辈分不太对吧,严迟应该跟我平辈啊。”

  “那就是严迟叔叔。”

  江软:“……”

  叔叔?

  什么玩意儿?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带你去南江,他带你出去玩,还差点把你弄丢的事。”司屿山笑道。

  江软根本不记得了,她此时内心还在纠结着叔叔的事。

  江软第一次入学,是自己去的,家里人要送她,她没同意,觉得自己是大学生了,什么事都能自己处理。

  “那你到了南江,有什么事,可以去找严迟。”江承嗣也叮嘱了一番。

  江软到南江时,严家曾经给她打过几次电话,邀请她去家里吃饭,被她委婉拒绝了,因为她本身和严家不熟,哪儿好意思借着外公的名头去叨扰人家。

  人家是看在与外公的交情和面子上,和她客气,但她不能不识趣儿,真的去打扰。

  而且……

  只要去了,自己就莫名其妙多了个叔叔,她可不愿喊一个只比自己大一点的人叫叔叔。

  自己在京城,在霍家那边,就有个小舅舅和小姨,他可不想来了南江……

  还多出个叔叔。

  只是到了学校以后,她才知道,严迟有多么出名。

  而与他齐名的,还有他生人勿进的坏脾气。

  这就导致,某人就算长得再帅,也极少有女生敢靠近。

  江软入校第一天,就被学姐警告过:

  “在我们学校,除了作弊啊,打架斗殴这些校规不能碰,还有一个人不能碰,那就是严迟!”

  “不要觉得他家里有钱,长得帅就硬要往上凑。”

  “到最后受伤的肯定是你,珍惜生命,远离严迟。”

  江软本就没打算招惹他,最主要的是,两人还不在一个校区,她的校区是新建的,在一个小岛上,有大桥通往市区,流水公交班车,也有轮渡,去城里方便,环境也好。

  而严迟则在城区的主校区,几乎没什么机会碰面。

  这也导致江软来南江一两年,都没见过严迟,更没接触过任何严家人。

  直至严迟毕业……

  都没见过他。

  ……

  宿舍的人还在讨论那个很帅的大一新生,江软手机响了,是学生会的一个学姐,大学刚入学,大家都卯着劲儿参加了不少社团,江软也是如此,还报名参加了学生会,新闻采访部。

  只是后来越来越懒散,就连开会她都不愿去了。

  “学姐。”江软接起电话。

  “下午主楼教室201开会,这学期第一次开会,主席也会参加,你要是再不来,肯定就要被开除出学生会了。”这个学姐与她同专业,一直都很照顾她。

  “好,几点啊,我肯定准时去。”

  江软纯粹就是去混日子的,而下午开会的内容,主要是围绕着新生晚会和学生会新成员招募,每年都差不多,倒也没什么特别。

  只是今年不太一样……

  “大一新生军训最后一天会有军训拉练,到时候老校区的学生都会过来,所以今年的晚会,是两个校区合办,必须格外重视……”主席正在慷慨激昂说着,其实这些和江软本身没关系。

  只是后来给各个部门分配任务,江软在新闻部,往年都会去采访一些教授、院士给新生说一些鼓励的话,今年不同……

  说要采访优秀的学姐学长,或是毕业生,给新生做表率。

  而优秀毕业生,第一个,就是——

  严迟!

  谁都知道,这是个硬茬。

  就算他没毕业,他都未必肯接受采访,况且人家都毕业了。

  “不过……总要试试啊。”部门学姐笑着,“那现在分配一下任务吧,大家一人负责去采访一个。”

  “我去找柳院长。”

  “那我采访丁教授,这学期正好有门课是他教的,比较方便预约采访时间。”

  ……

  江软还没回过神,就发现采访名单已经被人勾选完了,只留了个严迟给她。

  “江软,你可以吗?”学姐笑着看她。

  什么叫可以吗?这显然很不可以啊。

  “我从别人那里,要了严学长的电话,你试着联系他吧,反正你多试试看,实在采访不到那也没办法,你也别觉得有压力。”

  江软虽然是在学生会混日子的,若是真有任务,她也会认真对待。

  拿着严迟的联系方式回到寝室,她整个人都颓了。

  室友一听有严迟的联系方式,都亢奋不已,不过没人敢打电话给他,这号码,就是串没什么意义的数字罢了。

  江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既然任务落在她头上,总要试一试的,他不接受也是正常的,试过了,对学姐就有交代了。

  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发个信息过去探探口风。

  **

  此时的严氏集团

  下班时间,万物寂灭,整幢严氏大楼,只有顶楼还亮着灯,值班保安坐在一起,还在低声聊着天。

  “小严先生还没走?”

  “估计今晚又要加班了吧。”

  “真辛苦啊,他这个年纪,就该出去谈谈恋爱,挥霍青春,总待在办公室,太浪费时间了。”

  “他这性子太像严先生,希望别像他父亲,能早点找个媳妇儿成家。”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顶楼的沉静,电话接通,便是一道极为冷寂的男声,“喂……”

  “严学长,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庄硕,学土木工程的,我们以前见过的。”

  “有事?”

  “是这样的,学校要举行新生晚会,我现在是新校区这边的学生会主席,负责策划这次晚会,希望您给我们录一段采访片段,不会耽误您太长时间,应该这两天就会有新闻部的人找你。”

  严迟本不想答应这件事,只是这个人也算熟悉,心底想着,录一段视频,大概几分钟,也不会耽误事儿,他便同意了。

  江软此时也在编辑短信:

  【严学长您好,我是南江大学学生会的,因为……不知道您有咩有空,能不能请您接受我们的采访,不会耽误您太久。】

  江软反复检查了好几次,确定没有错字,就连标点都查过了。

  点击发送——

  她只说是学生会的,并未详细署名。

  也早就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她哪里知道,自家学生会的主席如此尽职尽责,为了严迟的这段采访,都已经亲自披挂上阵了。

  所以信息发出去,两秒后她就收到了回复。

  【可以。】

  ……

  江软当时就懵逼了。

  什么情况?

  答、答应了?

  这么快?不是都说他很高冷吗?他都不怕自己是骗他的?

  江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采访他,这算怎么回事?她该怎么办?

  硬着头皮问了句:

  【那您什么时候有空?】

  【这周五,上午十点,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去你的公司?】

  严迟拿着手机,眼底神色莫名,这学弟怎么回事?

  他不过来,是希望我去找他?

  这么没眼力劲儿?

  他以前在学校,即便是学生会也极少有女生敢主动靠近他,下意识以为这次来的是个“学弟”,也因此还闹出了个乌龙……

  轻哂一声,发了条信息过去:

  【要不我去你们学校?】

  江软咬了咬牙,【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跟您确定好地点,免得产生什么误会。】

  严迟笑了声,放下手机,没再继续回信息。

  而江软躺在床上,脑袋空空的……

  怎么办?

  他怎么就答应了呢?

  虽然没见过,如果见面自报家门,他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吧。

  两家也算认识,空着手过去会不会不太合适?要不要给这位严叔叔带点东西?可是买什么比较好呢……

  **

  江软头疼着,就给江慕棠发了信息。

  内容是:【哥,你会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男生的话,应该会更了解对方吧。

  江慕棠眯了眯眼:【你谈恋爱了?】

  【……】

  江软昏聩,果然不能问他任何事。

  【对方多大,叫什么,你们怎么认识的?他是学生,还是工作了?】

  【我没谈恋爱,只是一个学长,你别想太多!】江软生怕他误会,还一个劲儿解释,【真的就是一个学长,我要去采访他,找他帮忙,不方便空着手去见他,想带点小礼物什么的……】

  普通学长送礼物,根本没那么多讲究,况且都是学生,没社会上那么多客套的东西,居然还特意来问他。

  就算看不到她的脸,江慕棠也能感觉到某人着急跳脚的模样,直接回复了一条:

  【你着急了?说明真的有问题。】

  江软气结,懒得和他解释。

  严迟还没毕业,两人都没见过,或是产生什么联系,江软怎么都没想到,这都毕业了,会以这种方式和他打交道。

  这真是孽缘啊。

  ------题外话------

  严迟:这学弟……挺没眼力劲儿的。

  “某学弟”:……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