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你的用词,霍奇森先生,我们是中立的,不管最后是谁获得胜利,都与我们无关,我们只需要献上信仰就可以了。”

  “至于信仰的对象原本是谁,现在又是谁,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事情。”

  希腊总统阿基米斯在霍奇森说完后当场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帮助哪边?这位霍总统还真敢想,真以为人家神王更替是你们家总统选举啊,你一票,我一票,争取早日上位?人家神王更替是要死神的,而且死的还不是一个两个神,是动不动就整个二代神灵死绝的那种。

  掺和到那里面去,你也不怕下一秒天上掉下闪电把你劈死又或者降下一片海水把你淹死?

  他们希腊对这次战争的态度只有一个字,那就是苟,啊不对,是中立。

  或许在两个劫匪争夺一袋金子的时候会对周围的人进行清场,以防止被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但他们绝对不会去蝼蚁进行清场。

  因为蝼蚁是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

  在神灵的面前,人类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难道你们就不想要永生吗?”

  霍奇森不死心的游说道,“那可是永生啊,人生如此快乐,我们却只能享受百年,你们不觉得这实在是太短暂了吗?”

  “当然,我这样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全体人类。”

  “你们想,假如牛顿活到现在,我们人类的科技会进步到何种地步?假如爱因斯坦活到现在,我们现在是否已经实现了大一统场论?”

  “那些杰出的科学家,发明家,那些在人类历史上散发着璀璨光芒的人类,假如他们都不曾被死亡带走,而是安安稳稳的活到了现在的话,你们说我们人类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走出星系,还是称霸银河?我觉得这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次永生的机会对我们人类至关重要,我觉得我们有必要集合集体的力量去争取,然后研究它,掌握它。”

  霍奇森用自己在演讲时惯用的慷慨激昂的语调试图将永生这件事情包装成全人类的幸事。

  各国首脑闻言心里不约而同的鄙视了起来,大家都是千年的狐狸,在这里玩什么聊斋呢。

  不过……。

  埃及总统克莱门斯目光闪烁了起来,如果能破解永生,让蓝星上人人都得到永生,也是一件好事啊。

  “总统阁下,我要提醒你的是,宙斯许诺的永生,只有祂在获得胜利的前提下才能得到,倘若祂失败了,那就一了百了。”

  一名埃及神学家这个时候提醒道。

  希腊历史上,每次奥林匹斯神王更替,上一代神王的下场可都不怎么好,乌拉诺斯被割了小JJ,化作天空,上升到世界的最高处。忍受永恒寂寞的痛苦,而克洛诺斯虽然没有明确说明祂的去向,可从其后克洛诺斯再无声息就看得出来,这位神王的下场恐怕不怎么好。

  宙斯要是失败,下场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说这话,就是怕自家总统为了永生就不顾一切跳进宙斯阵营的大坑里面,然后被连带着埃及一起被就地埋了。

  “不干涉他国神系变迁是我们埃及人不变的方针,我当然不会为了宙斯的许诺就冒然改变我们埃及中立的立场,不过你觉得,这次的战争,宙斯获胜的希望大不大?”

  克莱门斯先是义正言辞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紧接着就问了起来。

  “我个人觉得这次宙斯赢得胜利的希望不大,虽然宙斯在奥林匹斯神话传说中是诸神之王,但诸神之王也不是不可战胜、不可反抗的存在。”

  “而且,奥林匹斯神话的世界观和北欧神话的世界观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冥冥中的命运主宰了一切,哪怕是神灵也无法抗拒自身必然会到来的宿命。”

  “不管是作为原始神的乌拉诺斯,还是背靠大地母神盖亚的克洛诺斯,在必然的命运降临之后,都毫无反抗的丢掉了神王之位。”

  “……按照希腊人的说法,雅典娜由女神转为男神,正好对应了普罗米修斯对宙斯做的‘你会被自己和墨提斯生下的男孩推翻’的预言。”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最终的结果是怎么样的我也无法预料,也许是宙斯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也许是雅典娜成为新的神王……”

  说到最后,这名神学家生怕自家总统还念着永生,又劝说了起来,“但不管是哪种,我觉得我们埃及还是观望比较好。”

  宙斯获胜了,许诺的永生肯定先给国内的大人物,到他头上的机会约等于零,可宙斯要是失败了,神灵降下的惩罚到他头上的可能性就太高了,所以他坚决反对帮助宙斯。

  “嗯嗯,我们埃及绝对不干涉他国神系更替。”

  克莱门斯重重的点了点头。

  发生在希腊的事情对人类来说是非常重大的事情,重要到关系到以后的世界格局,但人类又不是什么超凡生物,不可能连续好几天都盯着希腊看,再加上各国首脑里有不少好几个年纪大了,精力比平常人要差很多,很快各国首脑就去休息了,只留下刚轮换的人继续盯着希腊。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刚刚离开的各国首脑带着他们的心腹再度聚集在一起开会。

  “我们要不要帮助宙斯?那可是永生,神灵亲口许诺的永生啊。”

  小小的会议室里,霍奇森忍不住率先开口。

  “帮助祂可以,但万一祂输了怎么办?”

  在这个地方克莱门斯也撕开了平日里戴的面具,赤裸裸的说道。

  利益他想要,但他不想要风险啊。

  “我们可以把消息透露给那群在黑非洲关爱黑叔叔、大搞医院建设的血族们,让他们去帮助宙斯,等事后再用利益和他们交换名额,反正永生的名额对血族没什么作用,他们理论上是永生的。”冰岛总统安德森斯特雷奇出主意道。

  其他国家首脑闻言彼此商量了一下,对冰岛总统的主意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补充,然后纷纷点头答应下来。
我夺舍了太阳神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