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瑶挣扎着:“夜星寒,你不要觉得我已经原谅你了,并没有,你快点放我下来,要不然,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夜星寒:“娘子,不要生气,你生气我会心疼的,怕你把身体气坏。”

  洛瑶翻了个白眼:“放开。”

  夜星寒:“不放。”

  此时此刻,夜星寒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耍赖,就差打滚了。

  洛瑶都已经无语了,这个家伙。

  洛瑶:“你快点把我放下来。”

  夜星寒抱着她来到了椅子那里,把她放在了椅子上面。

  夜星寒:“娘子,这些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到,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洛瑶:“不好。”

  夜星寒:“娘子,不不是想要知道我的故事吗?”

  洛瑶嘴硬:“不想知道。”

  夜星寒:“好好好,是我想要给你讲好不好?”

  夜星寒感觉顺毛。

  洛瑶其实也挺好奇他是什么身份的,上一世自己就不知道,自己这一世可不能继续糊里糊涂的了。

  洛瑶冷哼了一声:“这可是你要和我说的,可不是我要你说的,但是,现在不是说的好时候,有一些事情想要去处理,一会再说。”

  洛瑶说完,眯起了眼睛,想要拆散他们俩个,也要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自己又怎么会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没有记忆,没有力量的时候,她当然知道他派人保护了她,可是,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那些人却一个一个的都没有了踪影,自己的观察力还有感知力还是不错的,一直保护她的只有一个人,他也保护过他,可是,那个男子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至于他究竟在什么地方,怕是只有他最清楚。

  洛瑶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夜星寒也跟上。

  二人走了出来,外面,风此时此刻跪在那里,他的面前站着一位拿着鞭子的男子,一下一下的抽打在上面。

  这人正是娘娘。

  “啧啧,可真的是皮糙肉厚,胆子也挺大,就是,这小聪明耍的不怎么样。”

  风咬牙:“你究竟是谁?”

  他的身上有一股力量压的自己根本站不起来,只能屈辱的跪在地上,任由鞭子一下一下的打在自己的身上,倒不是很疼,但是,越是这样子,他越是害怕,这个男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娘娘一鞭子抽过去:“至于人家是谁,你没权利知道。”

  人家,这个人莫非就是娘娘。

  他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你,你是四大助手之一,娘娘。”

  娘娘:“呦,知道的还不少”他说着说着,收回了手里面的鞭子,那鞭子变成了一把扇子,他笑了起来:“既然这样子,那就给你一点奖励。”

  他的武器可以变幻万千。

  同样看起来也是没有任何伤害力的,就是他手里面的扇子了。

  风这个时候感觉自己身上被抽的那几鞭子非常的疼,是一层一层的逐渐递增。

  风:这就是那个最神秘的娘娘的实力吗?

  这个时候洛瑶走了出来,看着他痛苦的样子,非常给力,给了娘娘一个大拇指。

  “做的真棒,夜星寒,这位实在是太和我的口味了。”

  夜星寒:“你要是喜欢,他以后就是你的手下。”

  娘娘不干了:“停停停,也要问一下我的意见吧?你这个重色轻友的。”

  洛瑶:“嗯呢,不错不错,打扮的这么花枝招展,在我男人这里的的确确不合适,虽然说是一个男人,但是,我男人爱的只能是我一个,要是和你继续呆下去的话,万一被带坏了怎么办?”

  娘娘:这二人什么情况,上一刻还闹矛盾,这一刻,怎么这么的和谐,还有,她说的这是什么话

  洛瑶继续道:“你要是待在我身边就不一样了,我怎么说也比夜星寒懂你吧?”

  不得不说,她确实说出来了娘娘的心里话。

  可是,他觉得自己还是要据理力争的:“算了,人家喜欢自由,不喜欢被约束,要是你这么喜欢我,我可以有时间去找你玩。”

  这是变相的承认了,洛瑶笑了笑,看向了风:“聪明反被聪明误。”

  风现在的疼痛已经到了他可以承认的最大限度了,他紧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因为,这个女人在这里,自己不能那么丢脸。

  他忍住疼痛大笑道:“你根本就配不上夜帝,哈哈哈哈哈~”

  洛瑶耸耸肩,看向夜星寒:“我配得上你吗?”

  夜星寒:“是我配不上你。”

  风:……

  娘娘:……

  真的是妥妥的妻奴啊!

  洛瑶挑眉看向风:“怎么样?听到了吗?”

  风这个时候也终于想明白了,这里所有的人都在看自己的笑话,他的眼神突然变了,看向夜星寒的时候,带了一丝埋怨:“夜帝,你怎么能这样子对我~要不是我,你已经没性命了。”

  娘娘直接踢了他一脚:“你真以为那一次可以让他丢失了性命?愚蠢。”

  洛瑶偏头:“哦,我明白了,他对你有救命之恩?不对,应该是他觉得你欠他的。”

  夜星寒:“我只是懒得去管。”

  的确,他作威作福自己是知道的,可是并不是很过分,只是一些小打小闹,自己也没有去管,没有必要让他的手下对自己寒了心。

  毕竟,他的身份还是蛮高的。

  可是,偏偏他自己没有自知之明,觉得他是特殊的存在,觉得他在夜星寒的心里面位置很高。

  洛瑶恍然大悟,用手直接捣在了他的胸口,力气并不是很大:“怪不得,夜星寒,我和你生气了。”

  夜星寒宠溺的看着她,握住了她的小拳头:“是我的错,我管教不严,回去跪着,直到你消气可好?手有没有疼?”

  洛瑶嘟嘴,毫不客气道:“疼。”

  娘娘的眼睛都快要掉出来了,天啊,这个人是谁,还是自己认识的夜星寒吗?

  这个没有任何下线的人是谁?

  嘤嘤嘤,这妥妥的秀恩爱,这不是明显给自己看嘛?欺负他这个没有女朋友,没有娘子的,简直是没有人性啊!

  娘娘咳嗽了一声:“咳,麻烦言归正传可以吗?”

  夜星寒:……

  洛瑶:……

  二人就像是没听见一样,夜星寒还一脸疼惜的把她的拳头拿起来,放在嘴边吹了吹。

  “还疼吗?”

  可耻啊可耻。

  洛瑶一脸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还行吧。”
王与妖妻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