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禾不理解夏珩绛突然变化的态度,不过,这并不妨碍她的执着。

  “不行,珩绛哥你必须答应我不告诉我爸妈我的消息,不然我不会说的!”

  苏禾说的很随意,只是她显然忽略了一件事。

  目前,她才是被控制方!

  她想要和一个成功的商人进行谈判,这明显是不可能成功的。

  “好啊,你不想说那我就去问问莫谌那臭小子去,到时候我要是不小心说漏了点什么,我就不能保证了!”

  小丫头翅膀都还没长全乎了,就敢威胁他了。

  夏珩绛说的不以为然,但他显然是知道苏禾会说的。

  毕竟,有求于人的又不是他!

  ……

  莫谌和莫默两人就站在餐厅的门口位置,离得苏禾两人有点距离,能够看见但是听不到他们说话。

  上辈子两人结婚当天,苏禾是和夏珩绛见过的,但是当时两人表现的都没有什么异常。

  当然,也可能是他当时根本就没有关注这个突然的老婆,所以没有注意到也说不定。

  反正在今天之前,他也不知道苏禾和夏珩绛还认识。

  而且刚刚听夏珩绛喊的称呼,那明显是只有非常熟悉的人才会喊的。

  那就说明,两人的关系比他想象的还要亲近一些。

  但是,他现在也听不到两人说的话,也不清楚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姐,禾宝和姐夫认识你不知道?”

  莫谌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觉得好奇而已。

  但莫默其实也是好奇的,毕竟,她也从来没有听夏珩绛提起过,她还认识苏禾。

  不然,夏珩绛来的时候她也不会一直在那儿夸奖人小姑娘的。

  不过,苏禾她是不知道,苏家她倒是知道,苏家大小姐以前还是她情敌来着。

  虽然后面两人并没有在一起,但是苏家和夏家的关系很好,她这些年做夏家女主人也跟着夏珩绛去拜访过。

  就是她见到的,好像只有一个苏蕴和一个苏溯,她并没有听说过有苏禾这号人。

  莫默不知道的是,苏禾是突然离开的,苏家女儿离家出走这种事毕竟不光彩。

  在外面也很少提起苏禾,知道的人知道有这么一号人,不知道的多多少少也能听到一些传言。

  不过,莫默常年都和夏珩绛在一起,夏珩绛自己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来,这些传言又不可能传到她耳朵里,她自然也就不知道了。

  “没听夏珩绛提起过,但是以他的身份认识的人都差不多,那同等级的又是姓苏的……”

  后面的话莫默即便没有说出来,莫谌多少也能够猜出来。

  但就是猜到了,因为前世的原因,他反而并不相信苏禾会是苏家的人。

  不过,他又想起另一件事。

  “姐,你见过苏家那个小少爷,你知道他的名字吗?”

  “嗯?你怎么突然问起那个小少爷了?我记得好像是叫苏,苏……苏溯?

  我其实也不是太清楚,你姐夫之前好像叫的是小溯,但连名带姓的没有听过。”

  莫默虽然不解莫谌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到底还是把自己知道的说了。

  莫默说完之后,莫谌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上次苏禾说是自己弟弟的那个男生,她喊的就是苏溯。

  所以,她就是苏家的小姐!

  可是,她如果是苏家的人的话,她又为什么什么都不说,甚至连结婚死亡都没有一个苏家人来过呢?

  就算他们不知道,那她和夏珩绛也是有关系,莫默的弟妹出事了,他不可能不知道。

  可他知道的话,那又为什么不告诉苏家的人呢?

  之前他不清楚的事,现在慢慢的解密出来,却同样让他更加迷糊了。

  因为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了!

  看着不远处的身影,莫谌的眼底的神色沉了沉,他觉得他似乎对于苏禾的事一直存在着某一种误区。

  他对她的理解,从一开始就只是因为上辈子的她走后留下的剧本。

  因为里面的很多事都和现实重合了,他就下意识的觉得那本剧本里面写的都是真实的。

  他明显忽略了一点,很多剧本都是根据现实生活改编的,里面到底有多少真实又有多少编撰,都只有编剧自己知道。

  当时看的时候,除了对苏禾的愧疚和后悔,他满脑子也就只有她的死。

  所以,里面有很多不经推敲的事情,他也下意识的忽略了。

  只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上辈子他们经历过的事情全都没有发生。

  他太过依赖那本剧本里的内容,他似乎真的需要从上辈子的阴影中走出来了!

  “阿谌?阿谌?!你刚刚在想什么,我叫你那么多声你都没反应。”

  莫默看向莫谌的眼神有些迷茫的情绪,其中似乎还有少许的担忧神色。

  莫谌看着莫默的眼神就知道,她多半是想多了。

  “没事,刚刚想到一点公司上的事,一时没想通有些入迷了。”

  “你最好没有骗我!

  我是你姐,就算是嫁出去了,那也永远都是你姐。

  有什么事就和我说,不要自己闷在心里什么也不说!”

  “我知道的,就是一点小事不会影响到我的。”

  莫谌浅浅一笑,知道莫默那是关心自己,所以并没有反驳她的话。

  虽然,就算是真的出了问题,可能还用不到莫默,他就能够解决了。

  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能哄莫默开心他随口一说也没什么关系。

  “最好是这样!”莫默不雅的白了他一眼,到底没有再说下去。

  主要是莫谌刚刚的那个眼神,她不知道莫谌当时到底是在想什么,她就怕这个家伙因为误会,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是的!莫谌当时看着苏禾两人的方向,露出那种眼神表情,她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莫谌误会了什么。

  不仅是对于自己老公的信任,更是因为刚刚在厨房门口见到的那一幕,让她觉得苏禾这个小女生并不差。

  莫默还在这里担心着,但既然莫谌说了没什么事,她也只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

  正在这里气氛有些些安静的时候,身后餐厅椅子上唯一一个坐着等着吃饭的夏末一开始控制不住自己了。

  “吃饭啦,吃饭啦!你们这些大人怎么事儿那么多呢?菜都要凉了,再不来我就全都吃光啦!”

  莫默:“……”什么糟心玩意儿!!

  好想把这个儿子回炉重造!
莫先生又来幼儿园啦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