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对明丽妇人行了一礼,恭敬道:“娘娘。”

  这时候,明丽妇人已经收起了脸上的神情,对黑衣人道:“你去跟铁木长瀚说,让他出了监牢之后,马上来见我。”

  黑衣人是明丽妇人用来与铁木长瀚通信的人。

  明丽妇人这边,有专门的人负责去跟铁木长瀚传递消息。

  铁木长瀚那边,也有专门的人,负责去跟明丽妇人传递消息。

  哪一方需要找对方了,用的都是自己这边专门传递消息的人。

  黑衣人听了明丽妇人的吩咐之后,应了一声“是”,立马就翻窗而出,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吩咐完了通信的黑衣人,明丽妇人看了一眼依旧跪在地上,之前向她汇报情况的另一个黑衣人,对他道:“你也下去吧。”

  跪在地上的黑衣人,也是应了一声“是”,之后,便翻窗离开了。

  这时候贵妃的寝宫当中,只剩下贵妃,以及两名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宫女。

  贵妃冷冷地瞧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名宫女。

  声音凉凉地说:“起来吧,本宫乏了,伺候本宫沐浴。”

  …………

  铁木长瀚入京的消息,百里行川以及百里闻风自然也是知道。

  花开几枝酒楼里,来往的都是官差与文人。

  这些官差,来吃饭的时候,有时候,总会谈到一些无关紧要的官场上的消息。

  比如说,他们中的某一个人,在这天,偶然见到察哈尔秃秃了。

  在吃饭的时候,顺嘴说上一句。

  于是,百里行川便知道,铁木长瀚应该是被押来京师了。

  再加上回来之后,百里行川不动声色地找完颜阿若试探。

  完颜阿若对百里行川没有抱什么防备之心,自然百里行川一试探,完颜阿若就什么都说了出来。

  于是,这天晚上,百里闻风和百里行川两人,在晚上睡觉的时候,便躺在床上聊了起来京师将会出现的景象。

  “唔……铁木长瀚来京的话,应该会跟亦赫家的人攀咬上吧?”

  百里行川和百里闻风,还不知道亦赫家的人,虽然明面上是向着皇帝。

  然而,他们之所以能够在皇帝面前得脸,是因为先讨好了贵妃。

  ——皇帝虽然说心里面还是有些怕贵妃,但是,自从贵妃变得强势之后,这整个皇宫当中,皇帝能够自由宠幸的女人,并不多。

  他好贵妃这么多年过下来,倒好像是一对老夫妻。

  毕竟,贵妃为了他,背叛了图谋不轨的铁木家。

  皇帝说不敢动,那是假的。

  也多亏了贵妃手段狠辣些,他才能够高枕无忧地这么多年。

  所以,贵妃真的替哪个家族美言了,皇帝他不会不听。

  啊,当然了,这些,外面的人并不知道。

  在外人的眼中,就是皇帝宠爱贵妃。

  贵妃喜欢的东西,皇帝会想尽办法的满足她。

  而铁木长瀚跟贵妃那边的勾当,大狗子、二狗子他们暂时也没来得及告诉百里行川他们。

  毕竟这件事情干系重大。

  再加上,铁木家他们还打算在这件事情上面做文章。

  大狗子看出来了,自然是没有多说。

  ——百里行川他们原本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

  知道得越少对他们越安全。

  他们完全没有必要,陷入这些朝堂的争斗当中。

  ——大狗子他因为身世的原因,没得选择。

  二狗子因为这些年,一直跟在他的身边。

  他私心里不想放下。

  至于百里闻风和百里行川两兄弟,他们不陷入朝堂的波诡云谲当中,会生活得很好。

  ——若是……

  若是到时候铁木家成了。

  ……他也成了……

  ……他总可以照料他们。

  他们会生活得更好。

  而在如今这个形势尚不明的时候,大狗子实在是不忍心将百里行川和百里闻风两兄弟牵扯进来。

  然而,百里行川和百里闻风虽然是知道了大狗子的身世。

  却并不知晓,这其中还隐藏着这样一个秘密。

  他们四人是互帮互助的兄弟。

  大狗子既然是铁木家的人,他今后必将会回京师。

  至于他愿不愿意留在铁木家,那是之后的事情。

  而提前到了京师的百里行川两兄弟,自然是想要帮一帮大狗子。

  也免得初入京师来的大狗子,会被铁木家的人欺负。

  若是百里行川和百里闻风两人,能够率先在京师,混出一些名堂,大狗子在铁木家受了委屈,他们也能够想法子替大狗子出头。

  ——至于他们在一开始的时候,亲近的是亦赫家这边的人……

  有一种叫做踏脚石的东西。

  这样的石头,被人踏过之后,立马就被人给踢开了。

  绝对不会在使用过的人身上,留下痕迹……

  阿尔布谷在见到百里行川在酒楼当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原本是应该要想到点儿什么的。

  不过,在刚一开始的时候,他便想岔了。

  ——阿尔布谷一直以为,百里行川他们接近完颜阿若是有目的的。

  是想要从完颜阿若那儿,或者是从他那儿得到什么东西……

  毕竟,若不是阿尔布谷知道当年的事情,而铁木长渊来到临尧城,以及离开临尧城,这事都比较隐蔽。

  寻常人根本就想不到,有间酒楼的大狗疱师和二狗疱师,是跟着京师的铁木宰相离开的。

  寻常人想不到,那么,他阿尔布谷自然也“想不到”。

  因此,百里行川与百里闻风这兄弟俩,一开始,便是故意接近的完颜阿若。

  加上百里行川处处表现得都是在替完颜阿若着想。

  完颜阿若又时不时地将百里行川替他做过的事情,过度美化地转述给阿尔布谷听。

  导致阿尔布谷判断,也出现了一些偏差……

  所以,阿尔布谷并没有琢磨出来百里行川兄弟俩的真实意图。

  反而,因为百里闻风表现得十分聪慧。

  阿尔布谷忍不住,想要将百里闻风给收下来。

  ——好研究研究这小孩是如何长的。

  百里闻风双手放在后脑勺上枕着,仰面躺在床上。

  听了百里行川念叨了一句之后,百里闻风“唔”了一声,道:“很有可能啊。

  不过,铁木长瀚对大狗哥哥动了手,大狗哥哥又是铁木家的嫡系。

  铁木家的人,会轻易放过铁木长瀚吗?”美妙

  百里闻风表示疑惑。

  其实他一直对铁木家那个十分恐怖的惩罚,感到怀疑。

  ——大家族当中,子弟的内讧,应该是十分常见的吧?

  就更别提,铁木家,还是一个如此大的家族。

  怎么可能一团和气?

  不过,三年来,他们听说过不少坊间的传闻。

  不少家族的阴私,他们都听说过,却唯独,没有听到过铁木家嫡系内斗的事情。

  二狗子多嘴问的时候,还被人鄙夷了一脸:“啧,你这人真没见识,谁不知道,铁木家对待嫡系,那是极其的看重。

  外面的人杀了铁木家的嫡系,他们只会让外面的人偿命。

  若是自家的人,对嫡系动了手,那是要开刑堂进行公罚的!”

  外面的人杀了铁木家的嫡系,铁木家的人只当是自家孩子技不如人。

  但作为一个长辈,替自家不争气的孩子出头,还是必要的。

  而自家的人对自家的人动手,这在铁木家,是绝不能允许的存在。

  …………

  百里行川大概是从小就听多了,也有可能,是因为铁木家的人位置太高,在百姓当中,声望一直十分的好。

  所以,对于铁木家这样一个十分兄友弟恭,父悌子孝的规则,百里行川倒是从来没有产生过怀疑。

  不过,如今被百里闻风这样一问,百里行川回答的时候,不免带上了些许的迟疑:“应该……会吧?”

  毕竟,大狗哥哥是铁木家的嫡系。

  而铁木长瀚,他虽然在铁木家生活了多年,并且,算得上是铁木家的庶子当中,混得比较好的。

  但……他不过是一个庶子而已啊……

  “唔……说道这个……”,百里闻风动了动,带着些许小孩儿的奶音道:“不知道大狗哥哥和二狗哥哥,他们如今过得怎么样……”

  百里行川也叹了口气,有些怅然道:“是呀。不知道铁木宰相何时回京。

  到时候大狗哥哥应该会跟着铁木宰相回京的吧?

  唔……如果大狗哥哥不愿意回铁木家的话,那么,我们就回平洲好了。

  唉,也不知道平洲知府什么时候上任。”

  …………

  铁木家,一群人坐在大堂当中。

  坐在首位的,是一个年约四十,圆脸络腮胡的中年男人。

  这时候,这人正在张嘴说着话:“诸位,察哈尔家的那位,已经回来了,我今日让监牢的属下去打听了一番,铁木长瀚已经被押入监牢了。”

  这人的话刚说完,立马便想起了此起彼伏愤怒的声音:

  “这个孽种!”

  “这个畜生!”

  “此行来京师,我定叫他有来无回!”

  …………

  这些人,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他们从铁木家的长辈那儿,听说了铁木长瀚竟然敢对铁木家的嫡系动手。

  他们不一定会铁木家流落在外,多年的嫡系,抱有什么十分深重的情感。

  只是,铁木长瀚这一次明目张胆地对铁木家的嫡系动手,让这些嫡系,感到到了强烈的冒犯。

  是触动了所有嫡系的底线。

  他们绝对不允许,在铁木家,有胆敢对嫡系动手的人。

  待得愤怒的声音小了些许之后,才有一个比较沉稳的声音出现。

  这也是一个跟家主铁木长渊处在同一辈的人。

  在铁木家,也有一定的说话权利。

  他先是咳嗽了一声,也没有让大家安静。

  而是用比较沉稳的声音,用保证大家都能够听到的音量,说道:“还有一件事情,铁木长瀚的人,在来京的路上,杀了两个察哈尔分支的人。

  察哈尔秃秃应该是从铁木长瀚那儿要来了不少的好处。

  离开漳州的时候,他的属下都抬着很大的箱子。

  后来,察哈尔秃秃将那些箱子,分别交给了察哈尔家的两个分支,然后,这两个分支,就都被铁木长瀚的人灭了门。”

  这人的话刚一说完,本来已经有些停歇的怒骂声,这时候又忍不住响了起来。

  “畜生行径!”

  “可恶!可恨呐!”

  …………

  铁木长津听了那人的话,最开始脸上也是闪现了一抹怒色。

  不过,他还没有开口说话,其余的人,便已经开始骂了起来。

  游牧族人,很多都是暴脾气。

  铁木家的人,他们虽然手段厉害。

  然而,到底是游牧族人。

  遇到事情,在一开始,也是盛怒。

  气不顺了,一开始,也是骂人。

  铁木家的人,在自家人面前倒没有拘着自己的性子。

  想当初,铁木长渊还在京师的时候,铁木长津他在一旁,遇到什么事情了,也是骂得最痛快的一个。

  如今,铁木长渊不在京师了。

  他将京师的事情,暂且托付给了铁木长津打理。

  铁木长津他如今便不能像过去那般随心随遇了。

  而这一次,铁木长津把众人叫过来,又不是听着他们骂人的。

  而是将铁木长瀚来了京师的消息,告知一下家族中的众人。

  顺便,商量一下明日朝堂之上,他们应该如何做。

  若是由着这帮人骂来骂去,岂不是商量到天亮,也商量不出什么结果?

  因而,等到众人的声音小了些许之后,铁木长津气沉丹田,威严道:“好了!骂人的事情,等之后再说。

  各位还是先考虑考虑,明日朝堂之上个,我们应当如何,不声不响地偏帮亦赫家吧。”

  ——反正,要他们铁木家的人,去帮铁木长瀚,维护铁木长瀚。

  那简直就是在逼他们吃屎。

  他们是十分不愿意的。

  啊,虽然说亦赫家做的那些小动作,也让铁木家的人有些不喜。

  不过,亦赫家的人,做的那些小动作,铁木家的人只当他们是不起眼的小虫子,上不得牌面,他们一掌拍死一个。

  而铁木长瀚,那是一坨恶臭无比的排泄物,他们多看一眼,都觉得心里面膈应得慌。

  并且,还十分厌恶。

  所以,自然,铁木家的人,是根本不可能会偏向于铁木长瀚的。

  亦赫家的人,肯定是要帮。

  不过,他们铁木家不能表现得太过明显。

  铁木家的人,困在京师久矣。

  如果能够借着铁木长瀚的这一次机会,离开京师……

  到时候,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穿越之开局家徒四壁推荐阅读